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58節  
   
第458節

他說,一個人敢拼命,也能活命,何況我們有十幾萬人,不要怕!
大家都很激動,他們認識到,李自成是對的,到這個份上,只能拼了。
但問題在于,他們已經被重重包圍,在河南呆下去,死路,去陝西,還是死路,去山西,依然是死路,哪里還有路?
有的,還有一條。
李自成以他卓越的戰略眼光,和無畏的勇氣,指出那條唯一道路。
他說,我們去攻打大明的都城,那里很容易打。
他不是在開玩笑。

當然,這個所謂的都城,並不是北京,事實上,明代的都城有三個。
北京,是北都,南京,是南都,還有一個中都,是鳳陽。
打北京,估計路上就被人干挺了,打南京,也是白扯,但打鳳陽,是有把握的。
鳳陽,位于南直隸(今屬安徽),這個地方之所以被當作都城,只是因為它是朱元璋的老家。事實上,這里唯一與皇室有關的東西,就是監獄(宗室監獄,專關皇親國戚),除此以外,實在沒啥可說,不是窮,也不是非常窮,而是非常非常窮。

[1700]

但鳳陽雖然窮,還特喜歡擺譜,畢竟老朱家的墳就在這,逢年過節,還喜歡搞個花燈游行,反正是自己關起門來樂,警衛都沒多少。
這樣的地方,真是不打白不打。
而且進攻這里,可以吸引朝廷注意,擴大起義軍的影響。
話是這麼說,但是畢竟洪承疇已經圍上來了,有人去打鳳陽,就得有人去擋洪承疇,這麼多頭領,誰都不想吃虧。
所以會議時間很長,討論來討論去,大家都想去打鳳陽,最後,他們終于在艱苦的斗爭中成長起來,領悟了政治的真諦,想出了一個只有絕頂政治家,才能想出的絕招——抓鬮。

抓到誰就是誰,誰也別爭,誰也別搶,自己服氣,大家服氣。
抓出來的結果,是兵分三路,一路往山西,一路往湖廣,一路往鳳陽。
但這個結果,是有點問題的,因為我查了一下,抓到去鳳陽的,恰好是張獻忠、高迎祥、李自成。
沒話說了。
但凡是沒辦法了,才抓鬮,但有的時候,抓鬮都沒辦法。
真沒辦法。
抓到好鬮的一干人等,向鳳陽進發了,幾天之後,他們將震驚天下。

在洪承疇眼里,所謂民軍,都是群沒腦子的白癡,但一位哲人告訴我們,老把別人當白癡的人,自己才是白癡。
檢討
很巧,民軍抵達鳳陽的時候,是元宵節。
根據慣例,這一天鳳陽城內要放花燈,許多人都湧出來看熱鬧,防守十分松懈。
就這樣,數萬人在夜色的掩護下,連大門都沒開,就大搖大擺地進了鳳陽城。
慢著,似乎還漏了點什麼——大門都沒開,怎麼能夠進去?

答:走進去。
因為鳳陽根本就沒有城牆。
鳳陽所以沒有城牆,是因為修了城牆,就會破壞鳳陽皇陵的風水。
就這樣,連牆都沒爬,他們順利地進入了鳳陽,進入了老朱的龍興地。
接下來的事情,是比較順理成章的,據史料記載,帶軍進入鳳陽的,是張獻忠。
如果是李自成,估計是比較文明的,可是張獻忠先生,是很難指望的。
之後的事情,大致介紹一下,守衛鳳陽的幾千人全軍覆沒,幾萬多間民房,連同各衙門單位,全部被毀。
除了這些之外,許多保護單位也被燒得乾淨,其中最重要的單位,就是朱元璋同志的祖墳。


[1701]

看好了,不是朱元璋的墳(還在南京),是朱元璋祖宗的墳。
雖說朱五一(希望還記得這名字)同志也是窮苦出身,但張獻忠明顯缺乏同情心,不但燒了他的墳,還把朱元璋同志的故居(皇覺寺)也給燒了。
此外,張獻忠還很有品牌意識,就在朱元璋的祖墳上,樹了個旗幟,大書六個大字:“古元真龍皇帝”
就這樣,張獻忠在朱元璋的祖墳上逍遙了三天,大吃大喝,然後逍遙而去。
事大了。

從古至今,在罵人的話里,總有這麼一句:掘你家祖墳。
但一般來講,若然不想玩命,真去挖人祖墳的,也沒多少。
而皇帝的祖墳,更有點講究,通俗說法叫做龍脈,一旦被人挖斷,不但死人受累,活人也受罪,是重點保護對象。
在中國以往的朝代里,除前朝被人斷子絕孫外,接班的也不怎麼挖人祖墳,畢竟太缺德。
真被人刨了祖墳的,也不是沒有,比如民國的孫殿英,當然他是個人行為,圖個發財,而且當時清朝也亡了,龍脈還有沒有,似乎也難說。

朝代還在,祖墳就被人刨了的,只有明朝。
所以崇禎聽到消息後,差點暈了過去。
以崇禎的脾氣,但凡惹了他的,都沒有好下場。崇禎二年,皇太極打到北京城下,還沒怎麼著,他就把兵部尚書給砍了,現在祖墳都被人刨了,那還了得。
但醒過來之後,他卻做出了一個讓人意外的決定——做檢討。
請注意,不是讓人做檢討,而是自己做檢討。
皇帝也是人,是人就會犯錯誤,如皇帝犯錯誤,實在沒法交代,就得做檢討。這篇檢討,在曆史上的專用名詞,叫做“罪己詔”。
崇禎八年(1635)十月二十八日,崇禎下罪己詔,公開表示,皇陵被燒,是他的責任,民變四起,是他的責任,用人不當,也是他的責任,總而言之,全部都是他的責任。
這是一個相當奇異的舉動,因為崇禎同志是受害者,張獻忠並非他請來的,受害者寫檢討,似乎讓人難以理解。

其實不難理解,幾句話就明白了。
根據慣例,但凡出了事,總要有人負責,縣里出事,知縣負責,府里出事,知府負責,省里出事,巡撫負責。
現在皇帝的祖墳出了事,誰負責?
只有皇帝負責。

[1702]

對崇禎而言,所謂龍脈,未必當真。要知道,當年朱元璋先生的父母死了,都沒地方埋,是拿著木板到處走,才找到塊地埋的,要說龍脈,只要朱元璋自己的墳沒被人給掘了,就沒有大問題。
但祖宗的祖宗的墳被掘了,畢竟影響太大,必須解決。
解決的方法,只能是自己做檢討。
事實證明,這是一個相當高明的方法。自從皇帝的祖墳被掘了後,上到洪承疇,下到小軍官,人心惶惶,唯恐這事拿自己開刀,據說左良玉連遺書都寫了,就等著拉去砍了,既然皇帝做了檢討,大家都放心了,可以干活了。
當然,皇帝背了大鍋,小鍋也要有人背,鳳陽巡撫和巡按被干掉,此事到此為止。

崇禎如此大度,並非他脾氣好,但凡是個人,刨了他的祖墳,都能跟你玩命,更何況是皇帝。
但沒辦法,畢竟手下就這些人,要把洪承疇、左良玉都干掉了,誰來干活?
對于這一點,洪承疇、左良玉是很清楚的,為保證腦袋明天還在脖子上,他們開始全力追擊起義軍。
說追擊,是比較勉強的,因為民軍的數量,大致有三十萬,而官軍,總共才四萬人。就算把一個人掰開兩個用,也沒法搞定。
好在,還有一個以一當十的人,曹文詔。
為保證能給崇禎同志個交代,崇禎八年六月,曹文詔奉命出發,追擊民軍。
曹文詔的攻擊目標,是十幾萬民軍,而他的手下,只有三千人。

自打開戰起,曹文詔就始終以少打多,幾千人追幾萬人,是家常便飯。
但上山的次數多了,終究會遇到老虎的。
曹文詔率領騎兵,一口氣追了幾百里,把民軍打得落花流水,斬殺數千人。
但自古以來,人多打人少,不是沒有道理的。
跑了幾百里後,終于醒過來了,三千人而已,跑得這麼快,這麼遠,至于嗎?

于是一合計,集結精銳兵力三萬多人,回頭,准備跟曹文詔決戰。
崇禎四年起,曹文詔跟民軍打過無數仗,從來沒輸過,膽子特大,沖得特猛,一猛子就紮了進去。
進去了就再沒出來。
民軍已走投無路,這次他們沒打算逃跑,只打算死拼。
而曹文詔由于太過激動,只帶了先鋒一千多人,就跑過來了。

三萬個死拼的人,對一千個激動的人,用現在的編制換算,基本相當于一個人打一個排,能完成這個任務的,估計只有蘭博。

[1703]

曹文詔不是蘭博,但他實在也很猛,帶著騎兵沖了十幾次,所至之處,死傷遍地,從早上一直打到下午,斬殺敵軍幾千人。
眼看快到晚上,殺得差不多了,曹文詔准備走人。
這並非玩笑,曹總兵是騎馬來的,就算打不贏,也能跑得贏。
在混亂的包圍圈中,他集結兵力,發動突擊,很快就突出了缺口,准備回家洗澡睡覺。
當時場面相當混亂,誰都沒認出誰,在民軍看來,跑幾個也沒關系,所以也不大有人去管這個缺口。
但關鍵時刻,出情況了。
曹文詔騎馬經過大批民軍時,有一個小兵正好被俘,又正好看見了曹文詔,就喊了一句:

“將軍救我!”
當時的環境,應該是很吵的,有多少人聽見很難說,但很不巧,有一個最不該聽見的人,聽見了。
這個人是民軍的一個頭目,而在不久之前,他曾在曹文詔的部隊里干過。
作為一個敬業的人,他立即對旁人大喊:
“這就是曹總兵!”

既然是曹總兵,那就別想跑了。
民軍集結千人,群擁而上圍攻曹文詔。
曹文詔麻煩了,此時,他的手下已經被打散,跟隨在他身邊的,只有幾個隨從。
必死無疑。
必死無疑的曹文詔,在他人生的最後時刻,詮釋了勇敢的意義。

面對上千人的圍堵,他單槍匹馬,左沖右突,親手斬殺數十人,來回沖殺,無人可擋。
沒人上前挑戰,所有的人只是圍著他,殺退一層,再來一層。
曹文詔是猛人,猛人同樣是人,包圍的人越來越多,他的傷勢越來越重,于是,在即將力竭之時,他抽出了自己的刀。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他舉刀自盡。
曹文詔就這樣死了,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依然很勇敢。

無論如何,一個勇敢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崇禎極其悲痛,立即下令追認曹文詔為太子太保,開追悼會,發撫恤金,料理後事等等。
從某個角度講,曹文詔算是解脫了,崇禎還得接著受苦,畢竟那幾十萬人還在鬧騰,這個爛攤子,必須收拾。
所以,曹文詔死後不久,崇禎派出了另一個人。
當時的局勢,已經是不能再壞了,鳳陽被燒了,曹文詔被殺了,皇帝也做了檢討,原先被追著四處跑的民軍,終于到達了風光的頂點。

[1704]



上篇:第457節     下篇:第45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