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59節  
   
第459節

據史料記載,當時的將領,包括左良玉、洪承疇在內,都是畏畏縮縮,遇上人了,能不打就不打,非打不可,也就是碰一碰,只求把人趕走,別在自己防區里轉悠,就算萬事大吉。
對此,諸位頭領大概也是明白的,經常帶著大隊人馬轉來轉去,有一次,高迎祥帶著十幾萬人進河南,左良玉得到消息,帶人去看了看,啥都沒說就回來了。
照這麼下去,估計高迎祥就算進京城,大家也只能看看了。
然而一切都變化了,從那個人到任時開始。
對這個人,崇禎給予了充分的信任,給了一個絕後而不空前的職務——五省總督。

這個職務,此前只有陳奇瑜和洪承疇干過,但這人上來,並非是接班的,事實上,他是另起爐灶,其管轄范圍包括江北、河南、湖廣、四川、山東。
當時全國,總共只有十三個省,洪承疇管五個,他管五個,用崇禎的說法是:洪承疇督師西北,你去督師東南,天下必平!
這個人就是之前說過的第四個猛人,他叫盧象升
對大多數人而言,盧象升是個很陌生的名字,但在當時,這是一個相當知名的名字,而在高迎祥、李自成的嘴里,這人有個專用稱呼:盧閻王。
就長相而言,這個比喻是不太恰當的,因為所有見過盧象升的人,第一印象基本相同:這是個讀書人。

盧象升,字建斗,江蘇宜興人。明代的江蘇,算是個風水寶地,到明末,西北打得烏煙瘴氣,國家都快亡了,這邊的日子還是相當滋潤,雇工的雇工,看戲的看戲。
鑒于生活條件優越,所以讀書人多,文人多,詩人也多,錢謙益就是其中的優秀代表。
但除此外,這里也產猛人——盧象升。
所謂猛人,是不恰當的,事實上,他是猛人中的猛人。
但在十幾年前,他跟這個稱呼,基本是八杆子打不著,那時,他的頭銜,是盧主事。

天啟二年(1622),江蘇宜興的舉人盧象升考中了進士,當時吏部領導挑中了他,讓他在戶部當主事。
據史料說,盧主事長得很白,人也很和氣,所以人緣混得很好,沒過兩年,就提了員外郎,只用了三年時間,又提了知府。
到崇禎二年,盧象升已經是五品正廳級干部了,就提拔速度而言,相當于直升飛機,而且盧知府人品確實很好,從來沒有黑錢收入,群眾反應很好。
總之,盧知府的前途是很光明的,生活是很平靜的,日子是很愜意的,直到崇禎二年。

[1705]

這年是比較鬧騰的,基本都是大事,比如皇太極打了進來,比如袁崇煥被殺死,當然,也有小事,比如盧象升帶了一萬多人,跑到了北京城下。
當時北京城下的援兵很多,有十幾路,盧象升這路並不起眼,卻是最有趣的一路,因為壓根沒人叫他來。
盧象升是文官,平時也沒兵,但他聽說京城危急,情急之下,自己招了一萬多人,就跑過來了。
明末的官員,是比較有特點的,最大的特點,就是推卸責任,能不承擔的,絕不承擔,能承擔的,也不承擔,算是徹頭徹尾的王八蛋。
盧象升負責任,起碼他知道,領了工資,就該辦事。

但遺憾(或者是萬幸)的是,盧象升同志沒能打上仗,他在城下呆了一個多月,後金軍就走了。
當然,這未必是件壞事,因為以他當時的實力,要真跟人碰上,十有八九是個死。
但這無所事事的一個月,卻永遠地改變了盧象升的命運,因為這段時間里,他親眼目睹,一個叫袁崇煥的統帥,如何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囚犯。
這件事情,最終影響了他的一生,並讓他在九年之後,做出了那個關鍵性的抉擇。
朝廷的特點,一向是能用就使勁用,既然盧知府這麼積極,干脆就讓他改了行。
崇禎三年,盧象升提任參政,專門負責練兵。
當時最能打仗、最狠的兵,除遼東,就是西北,這兩個地方的人相當彪悍,戰斗力很強,敢于玩命,就算打到最後一個人,也不投降,是明朝主要的兵源產地。
盧象升練兵的地方是北直隸,就單兵作戰能力而言,算是二流。
然而事實證明,只有二流的頭頭,沒有二流的兵。

明朝的精銳部隊,大都有自己的名字。比如袁崇煥的兵,叫做關甯鐵騎,洪承疇的兵,叫做洪兵,而盧象升的兵,叫天雄軍。
就戰斗力而言,明末的軍隊中,最強的,當屬關甯鐵騎,天雄軍的戰斗力,大致排在第三(第二還沒出場),比洪兵強。
據高迎祥和李自成講,他們最怕的明軍,就是天雄軍。
比如關甯鐵騎,雖然戰斗力強,但都是騎兵,沖來沖去,死活好歹都是一下子,但天雄軍就不同了,比膏藥還討厭,貼上就不掉,極其頑固,只要碰上了,就打到底,不脫層皮沒法跑。

[1706]

天雄軍的士兵,大都來自大名、廣平當地,並沒有什麼特別,之所以如此強悍,只是因為盧象升的一個訣竅。
兩百多年後,有一個人使用了他的訣竅,組建了一支極為強悍的部隊,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曾國藩。
沒錯,這個訣竅的名字,叫做關系。
和曾國藩的湘軍一樣,盧象升的天雄軍,大都是有關系的,同鄉、同學、兄弟、父子,反正大家都是熟人,隨便死個人,能憤怒一堆人,很有戰斗力。
但這種關系隊伍,還有個問題,那就是沖鋒的時候,一個人沖,就會有很多人跟著沖,但逃跑的時候,有一個人跑,大家也會一起跑。
比如曾國藩同志,有次開戰,就遇到這種事,站在後面督戰,還劃了條線,說越過此線斬,結果開打不久,就有人跑路,且一跑全跑,繞著線跑,追都沒追上,氣得投了河。
盧象升沒有這個困惑,因為每次開戰,他都站在最前面。
事實上,盧先生被稱為盧閻王,不是因為他很能練兵,而是因為他很能殺人——親手殺人。

之前我說過,盧象升長得很白,但我忘了說,他的手很黑。
盧象升是個很有天賦的人。據史料記載,他天生神力,射箭水平極高,長得雖然文明,動作卻很粗野,每次作戰時,都拿著大刀追在最前面,趕得對方雞飛狗跳。
他最早嶄露頭角,是一次激烈的戰斗。
崇禎六年,山西流寇進入防區,盧象升奉命出擊,對方情況不詳,以騎兵為主力,戰斗力很強,人數多達兩萬。
盧象升只有兩千人,剛開戰,身邊人還沒反應過來,他就一頭紮進了敵營。

他的這一舉動,搞得對方也摸不著頭腦,被他砍死了幾個人後,才猛然醒悟,開始圍攻他。
盧象升的大刀水平估計相當好,敵人只能圍住,無法近身,萬般無奈,開始玩陰的,砍他的馬鞍(刃及鞍)。
馬鞍被干掉了,盧象升掉下了馬,然後,他站了起來,操起大刀,接著打(步戰)。
接下來的事情,就比較駭人聽聞了,盧象升就這麼操著大刀,帶著自己的手下,把對方趕到了懸崖邊。
沒辦法了,只能放冷箭。

[1707]

敵人的箭法相當厲害,一箭射中了盧象升的額頭,又一箭,射死了盧象升的隨從。
這兩箭的意思大致是,你他娘別欺人太甚,逼急了跟你玩命。
這兩箭的結果大致是,盧象升開始玩命了。而且他玩命的水平,明顯要高一籌。
他提著大刀,越砍越有勁,幾近瘋狂(戰益疾)。這下對方被徹底整懵了,感覺玩命都玩不過他,只好乖乖撤退,以後再沒敢到他的地界鬧事。
雖然盧象升的水平很高,但在當時,他還不怎麼出名,也沒機會出頭,然而幫助他進步的人出現了,這人的名字叫做高迎祥。

崇禎七年,高迎祥等人跑出了包圍圈,就進了鄖陽,鄖陽被折騰得夠嗆,巡撫也下了課,這事說過了。
但這件事,對盧象升而言,有著決定性的意義,因為接替鄖陽巡撫的人,就是他。
如果高迎祥知道這件事情的後果,估計是死都不會去打鄖陽的。
盧象升是個聰明人,聰明在他很明白,憑借目前的兵力,要把民軍徹底解決,是絕不可能的。
作為五省總督(後來變成七省),他手下能夠作戰的精銳兵力,竟然只有五萬人,但在這幾省地界上轉來轉去的諸位頭領,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有好幾萬人,總計幾十萬,還滿世界轉悠,沒處去找。

但他更明白,徹底解決民軍的頭領,是絕對可能的。
民軍雖然人多勢眾,但大都是文盲,全靠打頭的領隊,只要把打頭的干掉,立馬就變良民。
而在所有的頭頭里,最有號召力,最能帶隊的,就是闖王。
強調,現在的闖王是高迎祥,不是李自成。
在所有的頭領中,高迎祥是個奇特的人,他的奇特之處,就是他一點也不奇特。

明末的這幫頭領,都是比較特別的,用今天的話說,就是很有個性。
但凡古代干這行的,基本是兩種人,吃不上飯的,和混不下去的。文化修養,大都談不上,所以做事一般都不守規矩,想怎麼來就怎麼來,軍隊也是一樣,今天是這幫人,沒准明天就換人了,指望他們嚴守紀律,按時出操,沒譜。
但高迎祥是個特例,他沒什麼個性,平時不苟言笑,打贏了那樣,打輸了還那樣。

[1708]

許多頭領打仗,明天究竟怎麼走,不管,也懶得管,打到哪算哪。
高迎祥的行軍路線,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並表明路標,引導部隊行進。
更嚇人的是,高迎祥的部隊,是有統一制服的——鎧甲。
一般說來,盔甲這種玩意,只有官軍才用(費用比較高,民軍裝備不起),大部都是皮甲,而高迎祥部隊的盔甲,是鐵甲。
所謂重甲騎兵,就是這個意思,更嚇人的是,他的騎兵,每人都有兩三匹馬,日夜換乘,一天可以跑幾百里,善于奔襲作戰。
就這麼個人,連洪承疇這種殺人不眨眼的角色,看見他都發怵。打了好幾次,竟然是個平手。

所以一直以來,高迎祥都被朝廷列為頭號勁敵。
盧象升准備解決這個人。
當然,他很明白,光憑他手下的天雄軍,是很難做到的,所以,他上書皇帝,幾經周折,要來了一個特殊的人。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祖寬。
祖寬,不是祖大壽的親戚,具體點講,他是祖大壽的傭人。

但祖大壽同志實在太過厲害,一個傭人跟著他混了幾年,也混出來了,還當上了甯遠參將。
其實對于祖寬,盧象升並不了解,他最了解的,是祖寬手下的三千部隊——關甯鐵騎。
作為祖大壽的親信,祖寬掌管三千關甯軍,盧象升明白,要戰勝高迎祥,必須把這個人拉過來,必須借用這股力量。
現在,他終于成功了,他認定,高迎祥的死期已然不遠。
此時的高迎祥,正在為攻打汝甯做准備,還沒完事,祖寬就來了。


上篇:第458節     下篇:第460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