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62節  
   
第462節

賀瘋子氣勢洶洶地到了地方,看到了李自成,打了一仗,非但沒打贏,還被人給圍住了,且一圍就是兩個月。

[1716]

但李自成並不想殺掉賀人龍,因為賀人龍是他的老鄉,而且他正在鍛煉隊伍階段,需要人才,就寫了封信,讓高傑送過去,希望賀人龍投降。
這個想法是比較幼稚的,賀人龍同志說到底是吃皇糧的,有穩定的工作,要他跟著李自成同志四處亂跑,基本等于胡扯,所以信送過去後,毫無回音,說拿去擦屁股也有可能。
按說這事跟高傑沒關系,賀人龍投不投降,是他自己的事,可是意外發生了。
去送信的使者,從賀人龍那里回來後,沒有直接去找李自成,而是找了高傑。
這算是個事嗎?
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事,說是事,就是事,說不是,就不是。
而李自成明顯是個喜歡把簡單的問題搞複雜的人,加上賀人龍同志守城很厲害,他打了兩個月,連根毛都沒拔下來,所以他開始懷疑,賀人龍和高傑,有不同尋常的關系,就把高傑撤了回來。
無論是鐵哥們,還是鈦哥們,在利益面前,都是一腳蹬。
對李自成同志的行為,高傑相當不爽,但這事說到底,還是高傑的責任。

因為他回來之後,就跟邢氏勾搭上了。
到底是誰勾搭誰,什麼時候勾搭上的,基本算是無從考證,但史料上說,是因為高傑長得很帥,而邢氏是管賬的,高傑經常跑去報銷,加上邢氏的立場又不太堅定,一來二去,就勾搭上了。
關于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高傑同志是有體會的,在回顧了和李自成十幾年的交情、幾年的戰斗友誼,以及偷人老婆的內疚後,他決定,投奔官軍。
當然,他是比較夠意思的,臨走時,把邢氏也帶走了。
對李自成而言,這是一個極為沉重的打擊,老婆跑了,除面子問題外,更為嚴重的是,他的很多秘密,老婆都知道(估計包括私房錢的位置)。
除了老婆損失外,還有人才損失。

在當時李自成的部下里,最能打仗的,就是高傑,此人極具天賦,投奔了官軍後,就一直打,打到老主顧李自成都歇菜了,他還在繼續戰斗。
高傑投降的對象,是洪承疇,洪總督突然接到天上掉下來的餡餅,自然高興異常,立刻派兵出擊,連續擊敗李自成,斬殺萬人。
總而言之,對各位頭領而言,崇禎九年算是個流年,老婆跑了,手下跑了,跑來跑去,就剩下自己了。

[1717]

對高迎祥而言,更是如此。
老婆跑了,再找一個就是,十幾萬大軍都跑光了,就只能鑽山溝了。
所以高闖王毅然決定,跑進鄖陽山區。
兩年前,就是在那里,被打得只剩半條命的高迎祥撿了條命,東山再起。
盧象升聞訊,立刻找到祖寬和祖大樂,吩咐他們,立即率軍出發,追擊高迎祥。
祖寬回答:不干。
盧象升無語。
之所以無語,因為他們從來就沒干過。

關甯鐵騎
很久以前,我以為所謂戰爭,大都是你死我活,上了戰場,管你七大姑八大姨,都往死里打,特別是明末,但凡開打,就當不共戴天,不共戴地,不共戴地球,打死了算。
後研讀曆史多年,方才知道,以上皆為忽悠是也。
按史料的說法,當時的作戰場景大致如下:
比如一支官軍跟民軍相遇,先不動手,喊話,喊來喊去,就開始聊天,聊得差不多,民軍就開始丟東西,比如牲口,糧食等等,然後就退,等退得差不多了,官軍就上前,撿東西,撿得差不多,就回家睡覺,然後打個報告給朝廷,說殲敵多少多少,請求賞賜云云。

應該肯定的是,在當時,有這種行為的官軍,是占絕大多數,認認真真打仗的,只占極少數,所謂“拋生口,棄輜重,即縱之去”。
現象也好理解,當時鬧事的,大都是西北一帶人,而當兵的,也大都是關中人。雙方語言相通,說起來都是老鄉,反正給政府干活,政府也不發工資(欠餉),即使發了工資,都沒必要玩命,這麼打仗,非但能領工資,還能撈點外快,最後回去了還能領賞,非常有利于創收。在史料中,這種戰斗方式有個專用名詞:打活仗。
因為活仗好打,且經濟效益豐富,所以大家都喜歡打,打來打去,敵人越打越多,局勢越來越惡化,直到關甯鐵騎的到來。
其實關甯鐵騎的人數沒多少,我算了一下,入關作戰的加起來,也就五千來人,盧象升、洪承疇手下最能打的,基本就是這些人,最厲害的幾位頭領,都是被他們打下去的。
之所以能打,有兩個原因,首先,這幫人在遼東作戰,戰斗經驗豐富,而且裝備很好,每人均配有三眼火銃,且擅長使用突襲戰術,沖入敵陣,勢不可擋。


[1718]

而第二個原因,相當地搞笑,卻又相當地真實。
我說過,每次打仗時,民軍都要喊話,所謂喊話,無非就是談條件,我給你多少錢,你就放我走,談妥了就撤,談不妥再打。
但每次遇到關甯鐵騎,喊話都是沒用的,經常是話沒喊完,就沖過來了,完全不受收買,忠于職守。
我此前曾以為,如此盡忠職守,是因為他們很有職業道德,後來看的書多了才明白,這是個誤會。套用史料上的話,是“邊軍無通言語,逢賊即殺”,意思是,遼東軍聽不懂西北方言,喊話也聽不懂,所以見了就砍。
所以我一直認為,多學點語言,是會用得著的。
高迎祥就是吃了語言的虧,估計是屢次喊話沒成,也沒機會表達自己的誠意,所以被人窮追猛打了幾個月,也沒接上頭。
在眾多的民軍中,高迎祥的部隊,算是戰斗力最強的,手下騎兵,每人兩匹馬,身穿重甲,也算是山寨版的關甯鐵騎。雖說戰斗力還是差點,但山寨版有山寨版的優勢,比如……鑽山溝。
高迎祥鑽了鄖陽山區,祖寬是不鑽的,因為他的部隊,大部都是騎兵,且待遇優厚,工資高,要讓他們爬山,實在太過困難,盧象升協調了一個多月,也沒辦法。

照這個搞法,估計過幾個月,闖王同志帶著山寨鐵騎出來鬧騰,也就是個時間問題。
在這最為危急的時刻,更危急的事情發生了。
崇禎九年(1636)四月,當盧象升同志正在費盡口水勸人進山時,遼東的皇太極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建國。
皇太極建都于沈陽,定國號為清,定年號為崇德。
這一舉動表明,皇太極同志正式單飛,另立分店,准備單干。

通常來講,新店開張,隔壁左右都要送點花圈花籃之類的賀禮,很明顯,明朝沒有這個打算,也沒這個預算。
不要緊,不送,就自己去搶。
崇禎九年(1636)六月,清軍發起進攻。
這次進攻的規模很大,人數有十萬人,統兵將領是當時清軍第一猛將阿濟格,此人擅長騎兵突擊,非常勇猛。
難得的是,他不但勇猛,腦子也很好用,關甯防線他是不去碰的,此次進關,他選擇的路線,是喜峰口。



上篇:第461節     下篇:第463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