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71節  
   
第71節

但朱允炆的選擇卻出乎他的意料,燒毀宮殿說明朱允炆並不想讓位,但這位有幾分骨氣的侄子卻也沒有自殺,因為在入宮後,朱棣並沒有找到朱允炆的尸體。既不退位,也不自殺,那就只剩下逃跑了。
朱允炆的下落從此成了千古之謎,此事後來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和連鎖效應,而朱允炆的逃走本身就如同一部偵探小說,我們將在後面對此進行詳細地分析,這里暫不詳述。
[254]
暴行
朱棣終于坐上了他的寶座,他認為這是自己當之無愧的,因為他為之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多少次命懸一線,多少次功敗垂成,才換來了今天的勝利和成功。
而在短時間的興奮後,朱棣立刻意識到,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清除那些反對他坐上皇帝寶座的人。于是曆史上一幕罕見的暴行開演了。
朱棣首先找到的是方孝孺,他知道方孝孺名滿天下,而且道衍早在他攻下京城之前就對他說過:"殿下攻下京城後,方孝孺一定不會投降,但你一定不能殺他!如果殺了他,天下的讀書種子就會絕了!"
有這位軍師的警告,朱棣自然不敢怠慢,他預料到方孝孺一定不會輕易投降,但他也不會想到事情居然會演變成一次破曆史紀錄的慘劇。
朱棣在大殿接見了方孝孺,他希望方孝孺能夠為他起草詔書,其實所謂起草詔書找其他人也可以,但如果是方孝孺親自寫的,能夠起到安撫天下人心等更好的作用。所以這份詔書非要方孝孺寫不可。
但朱棣絕不會想到,方孝孺應召而來,並不是給他寫詔書的,而是拿出了言官的本領,要和朱棣來一場繼位權的法律辯論。
方孝孺哭著進了大殿,不理朱棣,也不行禮,朱棣十分尷尬,勸說道:"先生不要這樣了,我不過是仿照周公輔政而已啊。""
這句話激起了方孝孺的憤怒,他應聲問道:"成王在哪里?!"
"自焚死了"
"成王的兒子呢?!"
"國家要年長的君主"
"那成王的弟弟呢?!"
"這是我的家事"
社會青年朱棣終于領教了最佳辯論手兼繼承法專家方孝孺的厲害,他沒有那麼多的耐心,讓人拿出了紙和筆給方孝孺,逼他寫。
方孝孺不寫
繼續強逼
方孝孺寫下"燕賊篡位"四字
朱棣已經憤怒得喪失了理智
"你不寫,不怕我滅你九族嗎?!"
"誅我十族又如何!"
實事求是地看,方孝孺說這句話並不一定真想讓朱棣去誅滅自己的九族,然而他卻不了解朱棣,朱棣不是那種口口聲聲威脅說不讓你看到明天的太陽之類的話的人,但他卻可以保證明年的太陽一定會照在你的墳頭。
而且他十分精通暴力法則,並且會在適當的時候使用他,至少他的使用技巧已經超過了當年的陳友諒,因為他懂得一條重要准則:
暴力不能解決一切,卻可以解決你
他讓人把方孝孺拉了出去。
方孝孺的最終結局是:凌遲,滅十族
曆史上從來只有九族,但人類又一次展現了他驚人的的創造力。那多出來的一族要感謝朱棣的發明創造,他為了湊數,在屠殺的目錄中加入了方孝孺的朋友和學生。
方孝孺是一個敢于反抗強暴的人,他雖然死得很慘,卻很有價值,他的行為應該成為讀書人的楷模,為我們所懷念。
[255]
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殺人犯在殘殺第一個人時是最困難的,但只要開了先例,殺下去是很容易的。
于是,朱棣開始了他的屠殺
由于下面的內容過于血腥殘暴,我將盡量用簡短文言表達,心理承受能力差者可以免觀。
鐵鉉,割耳鼻後煮熟,塞入其本人口中,朱棣問:"甘否?"鐵鉉答:"忠臣孝子之肉,有何不甘!"凌遲,殺其子。
黃子澄,凌遲,滅三族
齊秦,凌遲,滅三族
練子甯,凌遲,滅族
卓敬,凌遲,滅族
陳迪,凌遲,殺其子
此外,鐵鉉妻、女,方孝孺女,齊泰妻,黃子澄妹沒入教坊司為妓女。
無言以對,無言可評
軟弱
很多人在讀到這里時,經常會發出朱棣是變態殺人狂之類的感歎,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
如我們前面所說,朱棣是一個有兩張面孔的人,他的殘暴只是對准那些反對他的人,而這些屠殺反對者的暴行並不能說明他的強大,恰恰相反,卻說明了他的心虛。
古羅馬的凱撒在得知自己的妻子與一個政治家通奸後,並未發作,雖然以他的權勢地位完全可以懲處那個人。他與自己的妻子離了婚,並在後來重用了那個與他妻子通奸的人。
凱撒並不是傻瓜,也不是武大郎,他是一個有著很強的權利欲望的人,他之所以能夠不理會自己妻子的背叛行為,是因為他對自己的地位和威望有著極強的自信,他胸懷天下,相信屬于他的東西始終是他的。
是的,從曆史中我們可以知道,寬容從來都不是軟弱。
朱棣是一個軟弱的人,由于他的皇位來源不正,他日夜都擔心有另一個人會仿效他奪走自己的位置,他也畏懼那些街頭巷尾的議論,所以他不斷的屠殺那些反對者,修改了曆史。但事實證明反對者是始終存在著的,而曆史也留下了他殘暴的印記。
越過那曆史的迷霧,我們看到的並不是一個強大自信朱棣,相反,在那光輝的寶座上,坐著的是一個面色蒼白的中年人,用警惕的眼光看著周圍的人,並不斷地對他們說:
"這是我的寶座,你們不要過來。"
我相信這就是曆史的真相。
[256]
事情終于告一段落了,朱棣一如既往地陷入了沉思之中,經曆了如此的風雨波折,沒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麼。一般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敢打擾他,但朱能例外,他戰功顯赫,是朱棣的頭號親信。為了報告搜捕建文余黨的消息,他如往常一樣走到朱棣的身邊,開口打斷了沉默:
"殿下,...."
朱棣的頭猛地抬了起來,用一種極其陰冷的眼光注視著朱能。
朱能畏懼了,那可怕的目光讓他不寒而栗,即使戰場上的拼殺也從未讓他如此膽寒,他知道自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于是他改正了這個錯誤。
"皇上"


明朝那些事兒1 三十一、尾聲
朱棣終于還是走入了代表最高權力的大殿,這個大殿他並不陌生,以前他經常來磕頭朝拜,或是上貢祈憐。但這次不同了,他已經成為了這里的主人。他正坐在皇帝的寶座上,俯視著群臣。雖然這個位置不久之前還屬于他的侄子朱允炆,雖然他的即位無論從法律的實體性和程序性上來說都不正常,但有一條規則卻可以保證他合理但不合法的占據這個地位。
這條規則的名字叫做成王敗寇。
朱棣終于勝利了,他接受著群臣的朝拜,這是他應得的,他付出了努力,現在是得到回報的時候了。父親的身影似乎又在眼前浮現。
你雖然沒有把皇位交給我,但我還是爭取到了,憑借我自己的努力。我會用我的行動證明我才是這個帝國最適合的繼任者。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這個龐大的帝國將在我的手中變得更加強大!我將把你的光輝傳揚下去,讓所有的人都仰視我們,仰視我們這個偉大的國家!
大明!


明朝那些事兒2 第一章 帝王的煩惱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朱棣坐在皇帝寶座上,俯視著這個帝國的一切,之前那場你死我活的斗爭似乎還曆曆在目,但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對于那場斗爭中的失敗者朱允炆來說,政治地位的完結意味著他的人生已經結束了,無論他本人是生還是死。但對于朱棣而言,今天的陽光是明媚的,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在今後的很長時間內,他將用手中的權力去實現自己的夢想,一個富國強兵的夢想。
這個夢想不但是他的,也是他父親的。
證明
當然在這之前,他必須先做幾件事情,這些事情不完成,他的位子是坐不穩的。
最重要的事情是,他要證明自己是合法的皇帝。
雖然江山已經在手,但輿論的力量也是不能無視的,自己的身上反正已經被打上了反賊的烙印,沒辦法了,但至少要讓自己的子孫堂堂正正的做皇帝。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使用了兩個方法:
其一、他頒布了一道命令,下令凡是建文帝時代執行的各項規章制度與朱元璋的成例有不同的,全部廢除,以老祖宗成法為准,這倒不是因為朱元璋的成法好用。只是朱棣要想獲得眾人的承認,必須再借用一下死去老爹的威名,表明自己才是真正領悟太祖治國精神的人。
其二、他命令屬下重新修訂《太祖實錄》,此書已經由建文帝修過一次,但很明顯,第一版並不符合朱棣的要求,他需要一個更為顯赫的出身,因為類似朱元璋那樣白手起家打天下,開口就是"我本淮右布衣",擺出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那一套已經行不通了。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人願意做叫花子的,于是,親生母親被他扔到了腦後,馬皇後成為了他的嫡母,關于這個問題,我們在後面還會詳細敘說。


上篇:第1節     下篇:第109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