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十一章至第二十章  
   
正文 第十一章至第二十章


[11]

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濠州城。

城池的守衛者郭子興正在他的元帥府里,苦苦思索著對策,濠州城已經被元軍圍了很久,這樣下去是堅守不了多久了。

就在此時,手下的軍士前來報告,抓住了一個奸細,要請令旗去殺人,如果是以往,郭子興是不會過問的,讓士兵直接拿了令旗去殺就是了,但今天,他開口問了一句:你怎麼知道那個人是奸細?軍士回答道:這個人說是來投軍的,現在元軍圍困,哪里還有人來投軍,他一定是元軍奸細。

郭子興差點笑了出來,投軍?元軍快打進城來了,還有來投軍的,這個借口可是真不高明,他不禁起了好奇心,想去看看這個奸細。

于是他騎馬趕到了城門口,看見了一個相貌奇怪的人,用今天的話來說,這個人的相貌是地包天,下巴突出,更奇特的是,他的額頭也是向前凸出的,具體形狀大概類似獨門兵器月牙鏟,上下凸,中間凹(參見朱元璋同志畫像)

這個人當然就是我們的朱重八。

郭子興走到朱重八的面前,讓人松開綁,問他:你是奸細麼?來干什麼?。

朱重八平靜的回答:我不是奸細,我是來投軍的。

郭子興大笑:什麼時候了,還有人來投軍,你不用狡辯,等會就把你拉出去殺頭!

朱重八只是應了一聲:喔!

郭子興看著朱重八的眼睛,希望能看到慌亂,這是他平時的樂趣之一。

但在這個人眼睛里,他看到的只有鎮定。

郭子興不敢小看這個人了,很明顯,這是一個嚇不倒的人。于是他認真的詢問了朱重八的名字,來曆,當朱重八說出是千戶長湯和讓他來的時,郭子興這才明白,這個人真的是來投軍的。

朱重八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于是他沒有將朱重八編入湯和的部隊,而是將他放在自己身邊,當自己的親兵(警衛員)。

[12]

在軍隊里,朱重八很快就表現出了他的才能,比起其他的農民兵士,他是一個很突出的人,不但作戰勇敢,而且很有計謀,處事冷靜,思慮深遠(注意這個特點),而且很講義氣,有危險的時候第一個上,這一切都讓他有了崇高的威信。加上他的同鄉湯和幫忙,他在當士兵兩個月後,被提拔為九人長,這是他的第一個官職。

作為郭子興的親兵長,朱重八是很稱職的,他不像其他的士兵,從不貪圖財物,每次得到戰利品,就獻給郭子興,如果得到賞賜,就分給士兵,由于他很有天賦,自學過一些字,分析問題准確,郭子興漸漸把他當成自己的智囊,朱重八在軍中的地位也逐漸重要起來。

也就在此時,朱重八將他的名字改成了朱元璋,所謂璋,是一種尖銳的玉器,這個朱元璋實際上就是誅元璋,朱重八把他自己比成誅滅元朝的利器,而這一利器正是元朝的統治者自己鑄造出來的。在今後的二十年里,他們都將畏懼這個名字。

湯和

在軍隊中,湯和算是個奇特的人,他在朱元璋剛參軍時,已經是千戶,但他卻很尊敬朱元璋,在軍營里,人們可以看到一個奇特的現象,官職高得多的湯和總是走在士兵朱元璋的後邊,並且毫不在意他人的眼神,更奇特的是朱元璋似乎認為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也沒有推托過。

我們不得不佩服湯和的遠見,他知道朱元璋遠非池中物,用今天的話說,他很識實務。相信也正是這個優點,使得他能夠在後來的腥風血雨中幸存下來

在軍隊里,朱元璋娶了老婆,與後來的那些眾多的妃嬪相比,這個老婆可以算是朱元璋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這個女孩是郭子興的義女,她的父親姓馬,是郭子興的朋友,後來死去,將這個女孩托付給郭子興,女孩名字不詳,軍隊里的人都叫她馬姑娘。就這樣,朱元璋成了元帥的女婿,而郭子興則多了一個幫手

我們可以想象到朱元璋喜悅的心情,他終于有了一個自己的家,不再是那個沒人管、沒人問的朱重八,他餓了,有人做飯給他吃,冷了,有人送衣服給他,有家的感覺真好。這種感情一直陪伴了他很多年。

[13]

此時,朱元璋已經升任了軍隊中的總管,這個職位大致相當于起義軍的辦公室主任,他干得不錯,對于某些喜歡貪公家便宜,胡亂報銷的人,朱元璋是講原則的,由于他嚴于律己,大家也沒有什麼話說,如果就這麼干下去,他可能會成為一個優秀的財務管理人員。可是上天偏偏不讓他舒服的過下去,不久的將來,他將面對更大的麻煩。

主要問題是,郭子興的成分問題,他並不是農民,而是地主(想不通他怎麼會起義),當時在濠州的統帥除了郭子興外,還有四個人,以孫德崖為首,而這四個人都是農民,他們和郭子興之間存在著深刻的矛盾。

不久,矛盾爆發了,一天郭子興在濠州城里逛街,突然被一群來路不明的人綁票,這些人似乎對索取酬金之類也沒有什麼興趣,把郭子興死打一頓,然後關了禁閉。朱元璋得到消息,大吃一驚,立刻趕去孫德崖家里要人,孫德崖開始還裝傻,表情驚訝,要出去找郭子興,並且說了一些與綁架者不共戴天之類的話,充分表現出了一個業余演員的演技。

朱元璋只把參與打人的軍士帶到孫德崖面前,並且告訴孫,你的那些貪汙公款、胡亂報銷的爛賬都在我這里,自己看著辦。

于是,朱元璋從孫家的地窖中將已經打得半死的郭子興救了出來,這件事情讓朱元璋意識到,跟著這些人不會有前途。

而郭子興也越來越討厭朱元璋,原因很簡單,朱元璋比他強,對于郭子興這樣一個性情暴躁、不能容人的統帥來說,他是不能容忍一個可能取代他地位的人在身邊的。終于有一天,他把朱元璋關了起來,落井下石一向是某些人的優良傳統,郭子興的兒子就是某些人中的一個。他吩咐守兵不能給朱元璋送飯,想要把朱元璋餓死,善良的馬姑娘為了救朱元璋,便把剛燙好的烙餅揣在懷中,到牢中探望朱元璋時送給他吃,每次胸口都會燙傷,但每次都送。

有妻如此,夫複何求

郭子興畢竟還是不想殺朱元璋,于是將他放了出來,朱元璋經曆此事後,終于下了決心,和這些鼠目寸光的人決裂。他向郭子興申請帶兵出征,郭子興高興的答應了。

這就是朱元璋霸業的開始,一旦開始,就不會停止。

[14]

就從這里起步吧

朱元璋奉命帶兵攻擊郭子興的老家,定遠,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他的岳父實在存心不良,當時的定遠有重兵看守,估計郭子興讓他去就是不想再看到活著的朱元璋,但朱元璋就是朱元璋,他找到了元軍的一個縫隙,攻克了定遠,然後在元軍回援前撤出,此後,連續攻擊懷遠、安奉、含山、虹縣,四戰四勝,銳不可當!

在召集(也可能是搶)了壯丁後,朱元璋來到了鍾離(今安徽鳳陽東面),這是他的家鄉,在這里他遇到了二十四個來朱元璋隊伍里找工作的人。

朱元璋經理招收的二十四個人素質是相當高的,這其中有為他算過命的周德興,還有堪稱天下第一名將的徐達。

這些人還有親戚,一傳十,十傳百,什麼叔叔、舅舅、子侄、外甥都來了,很快,他的部隊(直屬)就有了七百人。

當朱元璋再次回到濠州的時候,他已經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前途所在,所以他向郭子興辭職,郭子興非常高興,這個討厭的人終于可以走得遠遠的了。

朱元璋在出發前,又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他從自己的七百人中挑選了二十四個人,然後將其余的人都給了郭子興,郭子興多少有些意外,但仍然高興的接受了。

朱元璋的這個行動似乎可以定義為一次挑選公務員的工作,比例是三十比一,沒有筆試,考官就是朱元璋和他的眼光。

他挑的確實很准,看看這些人的名字,徐達、湯和、周德興,這二十四個人後來都成為了明王朝的高級干部。

唐時的黃巢在考試落榜後,站在長安城門前,惆悵之余,豪氣叢生,作詩一首,大大的有名:

詠菊

待得秋來九月八,我花開時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數年後,他帶領著十余萬大軍,打進長安。

此時的朱元璋,站在濠州的城門前,看著自己身後的二十四個人,他知道,邁出這一步,他就將孤軍奮戰,或者兵敗身死,或者開創霸業。

他仰望天空,還是那樣陰暗,這個時候作出這個選擇,似乎並不吉利,他又想起了那次無奈的占卜。

父母去世的時候,在廟里干苦力的時候,夜里望天痛哭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天空。

什麼都沒有變,變的只是我而已

百花發時我不發,我若發時都嚇殺,

要與西風戰一場,遍身穿就黃金甲。

誰都不能阻擋我,就從這里開始吧!

出發!

[15]

朱元璋的第一桶金

朱元璋又來到了定遠,對于他而言,拉壯丁已經是輕車熟路,很快他組織了上千人的部隊,他聽說在定遠附近的張家堡有一支三千人的部隊,現在孤立無援,需要找個新老板,于是朱元璋打起了這支部隊的注意。

他親自來到張家堡,一看寨主,大喜過望原來是你啊

這個寨主他認識,原來還打過交道,而寨主叫他朱公子。

自然兩人見面後,照例要敘敘交情,我認識誰,你認識不,喔,你說的是那個誰啊,認識認識,還是兄弟啊,還有張三死了,李四病了等等,越說感情越好,就一起吃飯。

在飯桌上,朱元璋終于說出了他的來意,既然目前你們沒有主,不如跟著我混,將來混出名堂,有你們的股份。寨主也真是個實在人,馬上就答應了。

朱元璋非常高興,可是他忘了中國人的習慣,酒桌上的話只能信一半,有時一半都不到。

朱元璋後來想:實在應該簽個合同的

三天後,朱元璋的使者到了寨中,寨主熱情的接待了他

來啦,快點請坐啊,別客氣,您這趟來是?什麼,讓我們一起走,這個我們還要考慮下啊,

什麼?我已經答應過了?

什麼時候啊?三天前?好像沒有吧,(回顧手下)你們想想,當時有嗎?是吧,沒有啊,

誤會,誤會啊,你說的我們一定好好考慮,讓朱公子不要急啊,

什麼,你要走,別走,再坐會,啊,有事就不留你了,回去給朱公子帶個好,有空來玩啊!

就這樣,朱元璋被結結實實的忽悠了一回。

[16]

可是朱元璋豈是容易欺負的,他讓部下去請寨主吃飯,特別交待是准備了很久的名菜,寨主一聽有飯局,屁顛屁顛的就來了,一到大營,朱元璋就把他捆了起來,飯沒有吃成,倒是自己成了粽子。然後朱元璋以寨主的名義傳令山寨的人轉移,就這樣三千人變成了朱元璋的屬下。

下一個目標是橫澗山,這個地方有兩萬軍隊,但這卻不是一支可以勸降的部隊,此部隊的主帥叫繆大亨(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身份),原先跟隨元軍圍攻濠州,希望能順便搶個劫,不料沒有攻下來,于是帶領部隊守在這里,朱元璋帶領了四千人對他發起了進攻。

這是朱元璋第一次領導的以少對多的戰斗。

朱元璋很聰明的避開了白天,而選在晚上對這支武裝發動了夜襲,像繆大亨這種土包子當然不是對手,他沒有怎麼抵抗就投降了,于是朱元璋的部隊變成了兩萬人。

朱元璋對部隊進行了改編,出人意料的是,他並沒有說一些類似同生共死,有福共享之類的話,而是對這些投降的士兵進行了譴責,讓他們反思為什麼這麼大的一支部隊,如此沒有戰斗力,輕易的投降了,然後他提出了結論,這是因為沒有紀律和訓練,要想成就事業,只有加強訓練,建立嚴格紀律。

這一番話,有理有節,大家聽了都很服氣。

也就是在這次之後,朱元璋的部隊與那些烏合之眾的農民暴動軍有了本質的區別,在他的手中,有了一支精兵。

此時,兩兄弟從定遠來投奔了朱元璋,一個叫馮國用,另一個叫馮國勝,朱元璋覺得這兩個人都是人才,就留下了他們,這個馮國勝就是後來的威震天下、橫掃蒙古的馮勝。

至正十三年(公元1353年),朱元璋決定攻擊滁州,也就在此時,一個人走進了他的軍營。

這是一個穿著書生裝的中年人,相貌溫文爾雅,朱元璋開始時並未在意此人,只是看他字寫得好,便讓他當了文書,此人倒也不在意,依然干好自己的工作,有一天,朱元璋在營房里烤火,似乎是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天天處處打仗,何時是個頭啊(四方戰斗,何時定乎)。

此人從容答道:秦朝亂時,漢高祖劉邦也是百姓出身,他豁達大度,知人善任,只用了五年就成就了帝王之業,現在天下已不是元的了,元帥你的戶口在濠州(公濠產),離劉邦老家不遠,就算沒有王氣所在,也多少能沾點邊。說到這里,他停了下來,然後說出了最關鍵的兩句話。

只要元帥能向劉邦學習,按照他的行為去做,天下就一定是你的!

朱元璋詫異的看著眼前的這個讀書人,是的,這正是自己的方向,劉邦做得到的,我為什麼做不到。于是,他擺正了自己的坐姿,向眼前的這個人行禮。

這個人就是開國第一功臣李善長。

[17]

滁州,地勢險要,宋歐陽修曾有過環滁皆山也的議論,可見這確實是一塊易守難攻的要害之地。

但滁州的守軍卻遠不像地形那麼難以對付,開戰之初,朱元璋手下勇將花云即率領上千騎兵以中央突破戰術直沖對方陣地,元軍潰敗,朱元璋率領全軍一舉攻占滁州。

在占據了滁州後,朱元璋又迎來了三個重要的人,分別是他的侄子朱文正、姐夫李貞和外甥李文忠。請大家記住這幾個名字,他們都將是後來那場驚天動地的戰爭的主角。

這樣看來,朱元璋出生的位置實在是人才多多,他招納的謀士和將領無論和哪個時代的人才相比都不遜色,何安徽之多才邪!

此時的朱元璋手下精兵強將,謀士如云,占據了滁州這個進可攻退可守的險要之地,他的眼界已經不是小小的濠州,也不是滁州,而是天下

這一年,他二十六歲。

[18]

最後一個障礙

朱元璋的順利似乎並不能給他的岳父帶來好運,郭子興此時正被整得夠嗆,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批斗,每次開會總是四個批一個,孫德崖幾次都想下手,想想朱元璋就在不遠的地方,實在不好善後,于是他就把郭子興擠出了濠州城,讓他下崗,自謀出路。

此時的郭子興才明白了人生的艱難,他也沒有選擇,只能去投靠他的女婿朱元璋,但想想自己以前那樣對他,他還能善待自己嗎?

到了滁州,他的顧慮打消了,朱元璋不但不念舊惡,而且還把統帥的位置讓給了他,更讓人吃驚的是,朱元璋做出了一個誰也想不到的決定。

他決定把自己屬下三萬精兵的指揮權讓給郭子興,統帥的位置也就罷了,畢竟是個虛的,但兵權也交出去,就讓人吃驚了,郭子興百感交集,他其實從來沒有信任過這個女婿,甚至還考慮過害他,他也曾問過朱元璋,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朱元璋誠懇地說,如果沒有您,就沒有我的今天,我不能忘記您的恩德。

郭子興終于明白,自己錯了,朱元璋是對的。

當得知這個消息後,原先企圖殺害朱元璋的人也對他敬佩萬分,這中間包括郭子興的兒子郭天敘。

一個人要顯示自己的力量,從來不是靠暴力,挑戰這一准則的人必然會被曆史從強者的行列中淘汰,曆來如此。

[19]

郭子興帶了自己的幾萬人來,滁州的糧食不夠吃了,朱元璋進攻和州,攻下來後就住在那里,將滁州讓給了郭子興。

而此時濠州城中的孫德崖由于兵多糧少,強行要求到和州混飯吃,朱元璋正頭疼,此時卻得到了另一個消息,郭子興得知孫德崖來了,也帶了幾萬人來,要打孫德崖。于是小小的和州一下子擠了十幾萬人,而且兩個對頭正好碰上了,那就打吧。

可是打不起來,為什麼呢?

因為人太多了,何州只是一個小縣城,一下子來十幾萬人,城里城外水泄不通,就好像我們今天的黃金周旅游景點一樣,別說打仗,想轉個身都難。

既然不能打,那就談吧!

看來孫德崖還是講道理的,他表示,自己畢竟是外來的,還是自己走吧,朱元璋當即去為他送行,此時孫德崖在城內,他的士兵在城外由朱元璋陪同,但誰也沒有想到,還有一個人在蠢蠢欲動。

這就是郭子興,郭子興是不講道理的,他只記得孫德崖多次羞辱過他,也管不了什麼信義了,看到城內的孫德崖身邊沒有什麼士兵,就命令手下人將孫德崖抓起來,這就害了還在城外的朱元璋。

孫德崖的士兵聽說主帥被抓,就認定是朱元璋指使的,而此時朱元璋也得到了這個消息,場面極其緊張,朱元璋一看勢頭不妙,拔馬就往回走,士兵早就有准備,鐵索往朱元璋的頭上一套,下來吧您呐。孫德崖的士兵抓住了朱元璋,就去找郭子興談判。

郭子興正在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者孫德崖的表情,突然消息傳來,說朱元璋被抓住了,他一下子懵了,孫德崖固然不想放,可是朱元璋也是不能少的,于是他只好決定放人。

可誰先放,就又成了問題,此時,徐達站了出來,他願意用自己去換朱元璋,朱元璋回去後,再放孫德崖,孫德崖回去後再放徐達,這簡直成了順口溜,麻煩啊。

總算解決了這個問題,可是郭子興臨到手的敵人跑了,一時咽不下這口氣,得了心病,過了一個月居然死掉了,可見心胸狹窄的人實在不能做大事。

但這對朱元璋來說並不是個壞消息,他仁至義盡,現在終于可以放開手干了,真正的事業在等待著他。

[20]

和州太小了

朱元璋迫切的感受到了這一點,在這個小縣城不可能有大的發展,他的眼睛轉向了集慶(南京)。

迷信是封建時代人們的通病,要想占有天下,必須要占據王氣之地,南京就是這麼一個地方,紫金山縱橫南北,恰似巨龍潛伏,而石頭山則臨江陡峭,如虎盤踞,這就是南京龍蟠虎踞的來曆,此外在南京的前方還有一條長江,皇帝和我們一樣,買房子前都要看風水,南京背山面水,實在風水好得爆棚。在明之前,已經有六朝定都于此,到了元朝,這個地方叫集慶路。不但地勢險要,而且還很富呢

附近不但是重要的糧食產區,而且還兼顧著商業中心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這里有運河之利,在那個從北京走到南京要幾個月的年代,水路實在是太重要了。

馮國勝(馮勝)此人不但作戰勇敢,而且非常有遠見,他向朱元璋建議,應立即渡過長江,占領集慶,這個建議深深打動了朱元璋,他下定了決心,占領集慶!

可是船呢,朱元璋的這班人馬不是騎兵就是步兵,唯獨少了水軍,他正急得不行,一個人的到來帶給了他解決的方法。

此人名叫俞通海,明史上說他是水軍頭目,其實這人就是沿江打劫的海盜,經常干的就是類似水滸傳上到得江心,且問你要吃板刀面還是吃餛飩的那路勾當。

但是到朱元璋那里,他就是個重要的人物,殺點人,搶點錢沒關系,有用就行。

于是他召集了上千條戰船先攻采石,再破太平,終于到達了最後的目的地,集慶

這所謂的上千條戰船其實只是些小漁船,朱元璋的這一重大軍事缺陷--水軍,也成為制約他後來軍事作戰方法的主要因素。

上篇:正文 第一章至第十章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至第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