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八十一章至第一百章  
   
正文 第八十一章至第一百章


[81]

王保保上岸後,望著對岸的景色,悲痛欲絕,在不久之前,他還有一支龐大的軍隊,現在卻只剩下了自己和老婆孩子。

十萬大軍,毀于一旦!

向對岸遙拜後,他騎上馬向和林(今蒙古烏蘭巴托西南)奔去,在那里他還能夠東山再起

事情還沒有完,我還有機會的

在王保保潰敗的同時,李文忠正在幫元順帝搬家,他自出居庸關以後,連續擊敗阻擋他的元太尉蠻子(不是外號)、平章沙不丁朵耳只八刺(名字比較長),並再次攻克開平,五月二十一日,他到達了元順帝的老巢應昌。

元順帝確實是個可憐的人,自洪武二年(1369)被迫搬家後,在應昌只住了幾個月,就死掉了,他這個皇帝當真是相當窩囊。可是追悼會還沒來得及開,老相識李文忠又一次不請自來,此時的元朝倒是相當硬氣,想要固守。可是固守也是要有實力的,何況攻城的是李文忠。

李文忠絲毫不客氣,既然你不肯自己搬,那就只有幫你了。

他攻城效率之高,令人驚歎,攻下應昌只用了一天,蒙古騎兵素來以速度快,機動性強聞名,但面對李文忠這樣的進攻速度,他們也只有瞠目結舌了。

由于沒有想到李文忠如此厲害,城里的王公貴族們都沒來得及跑,元順帝的老婆們全部被俘,王公大臣們全部被抓,其中還包括元順帝的孫子買的里八刺。

唯一跑掉的是元順帝的兒子愛酞識理達臘,也就是後來的元昭宗。他跑到了和林,和王保保回合,這對難兄難弟抱頭痛哭,立志報仇雪恨。

說到這里,大家可能有疑問,為什麼王保保如此慘敗,還要稱呼他為名將呢,這涉及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名將是什麼樣的人

名將是怎樣煉成的

如同前面所說,我們會對曆史中某些本質性的東西進行分析,當然了,還是用我的方式。

很多人都羨慕名將的風采,也很想體會一下在戰場上指揮千軍萬馬的感覺,所以軍事論壇里往往人滿為患,很多軍事迷都恨自己沒有出生在金戈鐵馬的年代。

但實際情況是,曆史上的名將畢竟只是少數,大多數的都是類似三國志游戲里面的小兵,上陣不久就被殺死。而且名將絕不是那麼容易煉成的。

在下就此談一下看法,因為這也有助于我們了解後來的明朝大將們的成長過程和經曆及明朝軍事制度的一些問題。

[82]

在成為名將的道路上,我們要經曆六個坎坷,讓我們以六個年級來標明他們,只有戰勝眼前的坎坷,才能升入下一個年級。當然,有些天才同學不需要經過這六個年級,生下來就會打仗,也是有的,不過極少,我們可以忽略。

好了,名將學校開學了,第一個年級要學習的是軍事理論。所有想成為名將的人,必須要學習一些經典的理論知識,包括孫子兵法、吳子兵法等等,只有在積累了大量的理論知識後,你才能跨入下一個年級,但這個年紀有一個很特殊的規定,因為有些同學家里窮,買不起書本,所以他們只能在實戰中去學習這些理論。他們之中的優秀代表就是李云龍同學。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實在沒有說錯的,這些在實戰中學習理論的同學將可以跳過第二個程序,直接進入第三個程序。

我們還是和大多數同學一起,來看看第二個年級要學習些什麼,第二個年級學習的內容是實戰。這是極為重要的,那些理論中學習的優秀者如果不能過這一關,他們就將被授予一個光榮的稱號--紙上談兵,這個稱號的第一個獲得者是趙括同學,授予者是二年級的年級主任趙奢。

我們來解釋一下為什麼實戰如此重要,這是因為雖然軍事理論都是高年級的學長們經驗總結,但由于他們寫這些東西的時候,情況和現狀是不完全一樣的,在實戰中,如果照搬是要吃大虧的。趙括同學就是沒有學好,才不能畢業的

作為一個學員,想成為名將,一般都是從小兵干起,當然除了高干子弟外,比如趙括同學,由于年級主任趙奢是他父親,所以他一開始就是大將,這是不妥當的。

因為只有戰場才能讓一個人成為真正的名將,他必須親手持刀去追擊敵人,見識戰場的慘烈,明白人被刀砍是要死的,了解你不殺我,我就殺你這條戰場上永不過時的真理,知道所謂打仗就是以性命相搏,他們才會明白什麼是戰場,什麼是實戰。

大多數學員會在這一關被淘汰,他們會改行,一生當一個軍事票友,這對他們來說並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而留存下來的那些學員,在殘酷的實戰中逐漸了解了戰爭的規律,開始真正走上名將之路。

好了,我們帶領剩下的學員來到三年級,三年級要學習的是冷酷。

成為一個名將,就必須和仁慈、溫和之類的名詞說再見,他必須心如鐵石,冷酷無情,當然曆史上也有很多以仁出名的儒將,但請大家注意,他們的仁是對士兵和老百姓而言的,對敵人他們比誰都冷酷。

所謂仁不帶兵,義不行賈,冷酷不是殘忍,不是殺戮無辜的老百姓,而是堅忍,比如你的一個很好的朋友觸犯了軍紀,但你為了執行軍紀,一定要殺了他,只有這樣,你才能控制軍隊,即使他是你最要好的朋友,甚至是你的親人,你也要這樣做。

這才是真正的冷酷!

學員們將在戰場上學會冷酷,他們可能都是善良的年輕人,平時從不與人爭吵,但當他們走上戰場,親眼看到自己的同鄉和戰友被敵人殺死,或者身負重傷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他們會被憤怒和痛苦所鼓動,毫不留情的殺死一切與自己敵對的人,給地上的傷兵補上一刀,然後一個人在尸體旁邊喃喃自語,就在這地獄一般的環境中,他們變了。

從殺雞都怕見血到敵人的腦漿和鮮血濺到身上渾然不知,從溫文爾雅到冷酷無情,他們在殘酷的環境中畢業了,不合格者將被淘汰,而那些心如堅石的人將進入四年級的學習,他們離成為名將越來越近。

[83]

四年級要學習的是理智,這也是極為重要的一個環節,我們作為普通人,生活中會被許多事情左右自己的情緒,比如買彩票中個二等獎幾百塊,你也會高興半天,要是炒股票賺了大錢,就更不用說了。那麼如果你玩的游戲是以人命為賭注呢?你會有何反應。

當你在極度緊張的環境中與敵人僵持了很長時間,突然敵人退卻了,你能遏制住心中的激動,先判斷形勢再去追擊嗎?當你抵擋不住敵人的進攻,全軍即將崩潰時,你能及時冷靜下來,發現敵人的弱點嗎?

是的,這太難了,我們都是凡人,都有感情,容易激動,而我們的學員們就必須保持冷靜和理智,在任何時候都不被感情左右,就如同賽車一樣,賽車是一項**四射的運動,然而車手卻必須保持絕對的冷靜。

這就是四年級學員要做到的,能過這一關的人,已經很少了,剩下的精英們,我們繼續前進!

五年級是最重要的一個年級,在這個年級里,學員們要學習的是判斷。

這是名將的重要特征,不需要理由,不需要依據,你能依靠的就是你自己的判斷。你要明白的是,你所掌握的是無數士兵的生命,而所有的人都等著你拿注意。

小兵只管打仗,遇到問題,他會問伍長,伍長會問百戶,百戶會問千戶,千戶問指揮,你就是指揮,你還能去問誰?!

在士兵的眼中,你就是上帝,就是主宰世界的神!他們能否活下來就看你的了!

兵法之所以奇妙,關鍵在于一個變字,所謂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不竭如江海!戰場是一個瞬息萬變的世界,決斷只在一線之間,進攻還是防守,前進還是退卻,都要你拿注意,在你身邊也許有一大群參謀,但他們往往並不站在真理一邊,決斷的還是你。如果參謀比你高明,為什麼要你當主帥?!

如果你能從那變化莫測的世界中,發現其中的奧妙,並就此做出正確的決斷,那麼恭喜你,你已經具備了名將最主要的素質。但是還有一關是你必須通過的,只有過了這一關,你才是真正的名將。

現在我們來到最後一個年級,這個年級我們要學習的是堅強。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學習內容,所謂勝敗兵家常事,不過安慰自己而已,打了敗仗,死幾萬人,你能承受這樣的心理壓力嗎,你怎麼去面對那些士兵的家人,怎麼有臉去見將指揮權交給你的上級?那是幾萬人命,不是幾萬只雞!

然而你的選擇只能是堅強,即使你屢戰屢敗,但必須屢敗屢戰!我們可以想象,當你數次敗在同一個人手下時,你會畏懼這個人,所謂的恐某症就是這麼來的,即使你有著傑出的軍事才能,不能戰勝自己的軟弱,還是不能成為名將的。

而那些最優秀的人能夠從失敗中爬起來,去挑戰那個多次戰勝自己的人,這才是堅強!

[84]

當你具備了以上所有條件後,你就成為了真正的名將,但還有一點,是你必須具備的,那就是運氣。

說起來似乎有點滑稽,這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沒准就在你萬事俱備,准備大展身手時,一支冷箭射來,就此死掉,那才是比竇娥還冤,你的一切抱負和能力都無法展現了。戰史上只會這樣記載,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人在戰場上被不知名小兵射死,其人具體情況不詳。

所以名將之路是一條艱苦的道路,非大智大勇,大吉大利之人不能為。

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

在這變化無窮的戰場上,要想成為真正的軍神,你必須在一次次的殘殺中幸存下來,看著周圍的人死去,忍受無盡的痛苦,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努力獲取那不為人知的奧秘和規律,經曆無數次失敗,有勇氣從無數士兵的尸體上站立起來,去打敗對手

這才是真正的名將之路,一條痛苦、孤獨、血腥的道路,在這條路上,能信任和依靠的人只有你自己。但只要你走到終點,光榮和勝利就會在那里等待著你。

無論是徐達、常遇春、王保保還是後來的戚繼光、袁崇煥都是這樣的名將,他們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他們完全有理由為自己的成長經曆而驕傲和自豪。

所以當不成名將的各位學員,你們完全不必為此而悲傷失望,因為這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甚至可以說,不是人能干的,諸位普通學員,還是回去做老百姓吧,那才是快樂的生活。

[85]

在對北元戰爭連續取得勝利後,元軍終于明白了眼前的這個敵人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容易欺負的南宋政權,而是一個可能徹底消滅自己的強大對手。

王保保明白,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總會有機會的。

兩年後,一直龜縮的元軍終于慢慢向明朝伸出了觸角,他們四面出擊,趁明軍後撤,他們又占領了東自吉林,西至甘肅、甯夏北部的廣大地區,他們以這些要塞為根據地,不斷向明軍進攻,使用的還是最讓人討厭的游擊戰術,你打他就跑,你走他又來。

在這種情況下,朱元璋與他的將領們開始討論采取何種方式對付北元,在應對方法上出現了分歧,包括徐達在內的大多數人贊成進攻,一次性解決北元。但也有人反對。

反對的人有兩個,一個是劉基,另一個是朱元璋。

劉基認為北元還有強大的實力,而且更重要的是,王保保還活著(保保未可輕也)。至于朱元璋,他更多的是憑借自己那天才的軍事直覺。如果在十年前,他可能會堅持自己的看法,以防守為主,但現在不同了。

他現在是一個偉大國家的君主,不可能再示弱于人,于是他同意了徐達等人的要求,擬定進攻計劃。

從這一情況可以看出,劉伯溫之名確實並不虛傳,他完美的詮釋了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規律。而朱元璋也證明了他獲得天下絕無半分僥幸。

領導就是有水平啊!

朱元璋這次擬定了一個幾乎完美的計劃,他手下的名將們全部參與了這次行動計劃。他召集了十五萬大軍,命徐達為征虜大將軍、李文忠為左副將軍、馮勝為右副將軍,各率兵5萬人,分三路出征。

其中以徐達為中路,出雁門關進攻和林,並沿途宣傳要把王保保和北元皇帝趕出老家,然而這只是一個詭計,他的真實目的是引誘元軍出戰,在野戰中殲滅敵人;這個計劃可以說明兩點,一、當時明軍的實力已經相當厲害,可以與元軍在野外決戰,二、朱元璋的軍事思想已經達到了很高的境界,即以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為主要目的,這是十分難得的。

此外,李文忠為右路,出居庸關經應昌靠近和林,在徐達軍隊與元軍決戰時出其不意發動攻擊,一舉切斷元軍後路。並與徐達合擊元軍。

馮勝為西路,出擊甘肅,他沒有固定的戰略目的,只是起疑兵作用。可以說這一路基本是去觀光順便搶戰利品的。

朱元璋的這一戰略部署,主攻,輔攻,佯攻皆有,分路出擊,待時機一到,便可以三路合擊。堪稱一個完美的軍事計劃。

但就如我們前面所說,戰場上的變化實在是太快了,沒有人能夠完全把握,即使朱元璋和徐達這樣的傑出軍事家也不能。

出征的時刻到了,在三位將領中,馮勝的情緒是最低落的,因為他自認軍事能力並不差,卻只承擔了配角,而徐達和李文忠頗為趾高其昂,作為戰爭的主角,此戰一定要蕩平北元!

馮勝,其實你完全沒有必要沮喪,因為在戰爭中,主角和配角是經常調換的。

洪武五年正月二十二日,三路大軍從不同的路線向著北元出擊,等待他們的將是不同的命運。

[86]

在出征之前,朱元璋讓主將們自己挑選先鋒,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徐達選擇了一名資曆尚淺的將領,由于此人是常遇春的內弟,而常遇春是他的老搭檔,所以很多人猜測,徐達這次是走了後門,故意讓此人立功,以告慰常遇春不能出征之遺憾。由于此次出征北元兵勢威武,很多人都認為是必勝之戰,大家都想搶著立功,對徐達任用私人很不滿意。

他們未免太小看徐達了,他是真正的明朝第一名將,用兵如神,為人公正,他之所以挑選這個人出征,只是因為此人確實是最合適的人選。

這個人就是藍玉!

郁悶的馮勝也挑選了他的先鋒,傅友德,這是一個真正的傳奇人物,他之前似乎從來沒有打過敗仗,但由于表現的機會並不是很多,其名聲遠遠不如郭興等人。馮勝挑選他為先鋒似乎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這兩個人的選擇在很大程度上挽救了這次並不成功的出征,這只能用無心插柳來形容了。

洪武五年(1372)二月二十九日,徐達大軍進入山西境內,藍玉率領騎兵為先鋒,先出雁門關,他的運氣不錯,在野馬川(今蒙古克魯倫河)碰到了王保保的騎兵,藍玉奮勇當先,一舉擊敗王保保。這是王保保的第一次退卻。

三月二十日,藍玉連夜追擊,在土剌河(今蒙古烏蘭巴托西)再次攻擊王保保,王保保戰敗,向北逃去,這是王保保的第二次退卻。

徐達和藍玉都很興奮,在他們看來,擊敗王保保只在明日!

而此時的王保保卻終于等來了他的機會,報仇雪恨的機會。早在一個月前,他得到了明軍出征的消息,在仔細考慮了自己的軍隊實力後,他正確地認識到,自己的軍事才能不如徐達,軍隊戰斗力也不如明軍騎兵,不能與明軍正面作戰,如戰必敗,要想擊敗明軍,只能用伏擊。

為達到這一目的,他與元將賀宗哲商定,在嶺北(今內蒙古北部)設下了圈套。所以他在戰役開始之初,不斷出兵與明軍接觸,故意戰敗,應該說藍玉是一個頭腦冷靜的將領,他並沒有孤軍深入,而是等待徐達大軍的到來。此時的徐達卻也已經被勝利沖昏了頭腦。他上當了。

五月六日,王保保突然出現在嶺北,徐達立刻帶領軍隊追擊,當他進入嶺北山區後,賀宗哲突然出現,偷襲明軍,由于沒有提防,明軍大敗,死傷萬余人,此時王保保和賀宗哲合軍一處,准備一舉殲滅徐達的大軍。

可是徐達畢竟是徐達,他在四年級學到的科目挽救了他,在極為不利的境況下,他以令人難以想象的理智和鎮定穩住了局勢,將軍隊安全撤出,並修建了堡壘,擋住了王保保的數十次進攻。藍玉在作戰中十分英勇,多次掩護軍隊撤退,表現了他名將的素質。

王保保看著煮熟的鴨子又飛了,只能望天興歎,此生勝不過徐達矣!

[87]

就在中路徐達軍失敗的同時,李文忠的軍事行動也充分體現了禍不單行這句俗語的准確性,六月二十九日,李文忠率領軍隊抵達口溫(今內蒙古查干諾爾南),元軍敗退,李文忠似乎是受了徐達的傳染,也開始輕敵冒進,他將輜重留在後方,親自率領大軍輕裝追擊元軍。

李文忠並不是毫無戰略考慮的,他的用兵特點就在一個快字,如果把徐達比作謀略周詳的長跑選手,李文忠就是百米賽跑的能手,在應昌,他創造了一日破城的紀錄,這次,他認准了元軍沒有防備,所以大膽追擊,以圖一舉殲滅元軍。

當他追擊到阿魯渾河(今蒙古烏蘭巴托西北)時,終于找到了敗退的元軍,只不過似乎和他想象中有點不同。這支部隊並沒有逃跑的狼狽和疲態,相反個個都龍精虎猛,躍躍欲試。

似乎上當了。

統率這支軍隊的是元將蠻子哈刺章,這是一個很有才干的將領,他采取了和王保保相同的戰略,吸引明軍主力進攻,然後尋找時機決戰。此時的李文忠軍已經連續追記了數日,十分疲勞,而元軍利用小股兵力引誘,大部隊卻得到了充分的休息。他們已經在此等待李文忠很久了。

到這份上了,啥也別說了,開打吧。

李文忠確實厲害,在極為不利的情況下,他親自率領部隊與元軍交鋒,激戰數日,居然打垮了元軍,殲敵上萬人,但明軍死傷也不少。按說打到這個地步,面子也有了,就該回去了。可李文忠實在不是好惹的。

他力排眾議,以驚人的意志力和指揮才能率軍隊追到了稱海(今蒙古哈臘烏斯湖),一定要把元兵趕盡殺絕,元將蠻子哈刺章自知惹了大麻煩,招惹了這個煞星,他已經命令軍隊後撤,以躲避李文忠,打不起還躲不起嗎?

沒有想到,李文忠欺人太甚,一點面子也不給,一路追過來,不要自己老命誓不罷休。俗話說狗急還跳牆,何況是人!元軍隨即以決戰架勢布陣,意欲與明軍決一死戰。李文忠雖然勇猛,卻並不笨,看見元軍要拼老命了,便收兵修建營壘,據險自守與元軍對抗,元軍十分驚訝,不明白這個追了他們幾百里地的家伙為什麼突然不打了,但這個人太可怕,他們畏懼明軍設有詭計,也不敢輕舉妄動。雙方就此僵持下來。不久之後,李文中發現糧食不夠了,便如同游行一般,大搖大擺的把部隊撤走,元軍看他如此囂張,認定必有伏兵,不敢追擊,李文忠就此班師而還。

徐達和李文忠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打擊元軍的目的,但至多只能算是個平手,並不能算勝仗。

而事先最不為人看好的西路軍,卻創造了奇跡,這一奇跡的締造者,正是傅友德。

[88]

西路軍前進的方向是蘭州,到達蘭州以後,馮勝作出了一個決定,分兵!

由于此次他的任務只是疑兵,沒有什麼作戰任務,五萬人在自己手下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讓他們去干點事。但馮勝畢竟是一流的軍事將領,深知大漠之中,分散兵力是大忌,所以他只給了傅友德五千人而已。更出奇的是,他也沒有交給傅友德明確的戰略任務,這也不能怪馮勝,因為他自己也沒有具體的戰略任務。

在我看來,馮勝似乎是看著手下的五萬人無事可干,讓他們出去逛逛的。

五千人確實不多,但要看在誰的手里,這些兵到了傅友德的手中,就逛出名堂了。

神奇的傅友德

他沒有因為自己的兵力少就龜縮不前,在判斷當前局勢後,他親自率五千騎兵攻打西涼(今甘肅武威),擊敗元將失刺罕。一勝。

取勝之後,傅友德馬不停蹄,進攻永昌(今屬甘肅),擊敗元太尉朵兒只巴,殺敵數千。二勝。

此時的馮勝終于看清了傅友德的實力,他放心大膽的將主力交給了傅友德,對于傅友德來說,這無異于是如虎添翼。他親自帶兵再次攻打元軍于掃林山(今甘肅酒泉北),活捉元朝平章,並殺死元軍五百余人,三勝。

此時甘肅的元軍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他們從各處聽說有個叫傅友德的瘋子看到元軍就打,而且戰無不勝,非常害怕。唯有求天保佑,這個瘋子不要來找自己的麻煩。

然而傅友德就像上了發條的鬧鍾,根本停不下來,六月三日,他繼續進攻,這次倒黴的是元將上都驢,他不巧遇到了傅友德,結果全軍覆沒,自己也被俘投降。四勝。

六月十一日,傅友德大軍攻打亦集乃路(今內蒙古額濟納旗),元軍守將伯顏帖木兒聽到傅友德前來,連抵抗的勇氣也沒有了,當即開城投降。五勝。

傅友德大軍繼續前進,在別篤山口遇到了元岐王朵兒只班帶領的元軍主力,傅友德二話不說,碰到就打,擊潰元軍上萬人,抓獲文武官員二十余人。元岐王朵兒孤身一人逃走。六勝。

之後,他又率兵追至瓜州(今甘肅安西),擊敗當地元軍,繳獲牛羊等大量戰利品。七勝。

一直打到十月份,由于繳獲的戰利品實在太多,已經嚴重影響了軍隊行進速度,而元軍已經被打怕了,見到西路軍就逃,也無仗可打了,二十四日,明軍班師回朝。

從五月到十月的這五個月里,元軍痛苦不堪,傅友德帶領數萬大軍從甘肅打到蒙古,所向披靡,來回折騰元軍,元軍又怕又恨,打又打不贏,躲也躲不了,整日在恐懼中生活。

傅友德以幾萬軍隊在北元境內如入無人之境,縱橫南北,竟無人可擋!實在令後人歎服,他七戰七勝的不朽傳奇也就此記入史冊。

[89]

十一月,中路軍徐達、右路軍李文忠由于戰況不利,也先後班師。在這次北伐中,朱元璋並沒有達到他肅清北元的目的,而北元也認識到了明的強大,雙方就此進入僵持狀態,明朝的第一代名將們也結束了他們的傳奇,即將面對未來的命運。

這一僵局在十余年後才被打破,打破它的人正是在這次北伐中成長起來的藍玉。

暫時結束北元戰爭,讓我們看看朱元璋是怎樣著手建立他的國家的。

朱元璋建立了國家後,第一個任務就是給它取一個名字,這可是極其重要的,就如同今天的人們要給孩子們取名字一樣,這個名字要叫幾百年,馬虎不得。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蒙古族是馬背上的民族,文化修養有限,但他們建立的朝代取名為元,可是大有來曆,這個元字是取自于易經大哉乾元之義,也代表了其對中華文化的景仰。

而朱元璋將自己的朝代取名為明,就有很多爭議了,很多人認為,這是因為朱元璋出身于明教,所以才有此名,而另一些人認為,元是北方政權,按照風水來說,是水,屬陰,而朱元璋定都南方,要用南方之火明來鎮住北方之水陰。

當然了,情況到底是怎樣,只能去問朱元璋了。

在給自己的國家取好了名字後,他也考慮著給自己找個光榮的祖先,雖然他經常自稱淮右布衣,擺出一幅英雄不怕出身低的勢頭,但大臣們都知道,這些稱號只有他自己能說,誰要敢當著他的面說出這些話,就等著掉腦袋吧。他原先考慮要認宋朝的大聖人朱熹為祖先,但有一個客觀原因使得他不得不放棄這一想法。

因為朱熹生活的年代離他太近了,不太好混水摸魚,朱百六等人還在那里擺著呢,別說騙人,自己都騙不過去。于是就此作罷了。

經過二十余年的混戰,中國大地上餓殍遍野,田地荒蕪,開國皇帝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恢複生產,朱元璋在這一點上做的就相當好,他十分關注三農問題,把所有的熱情都放在了農民兄弟的身上。洪武三年(1370),他規定凡是開墾荒地的,就免除三年租稅,而且為了鼓舞開荒,他制定法令,只要你開了荒地,這塊地就是你的,就算原先的主人找來,你也不用怕,我朱元璋給你撐腰。這就大大的促進了開荒的進行。

為了鼓舞種田,他還發布命令,犯罪之人,只要不是殺頭的罪,統統發配去種地,也算是干了件好事。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所謂的犯罪之人以官員居多,當時僅鳳陽一地,就有一萬多官員在田里插秧,具體原因我們後面再說。同時,他還大大削減各地的租稅,除了一個地方外。

這個地方就是張士誠占據過的江浙地區,由于當地的人民支持張士誠,他對此十分不滿,規定江浙地區賦稅高于其他地方數倍。這一規定直到後期才廢除。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朱元璋是個有仇必報的人,請大家記住他這個性格特點,對我們分析他後面的行為大有益處。

90.

周王朱肅(木字旁)是燕王朱棣的同母兄弟,在朱允炆看來,他將是朱棣的有力助手,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成了最早被清除的人。奉命執行這項任務的就是我們之前介紹過多次的李文忠之子李景隆。

事實證明,這位仁兄打仗可能不在行,抓人還是有一套的,他突調大軍奔赴河南周王府,把周王的老婆孩子加上他本人一骨腦的押到京城,朱允炆對他的這位叔叔並不客氣,把他從國家一級干部直接貶為老百姓,並遷至云南,當時的云南旅游資源還沒有充分開發,算是半原始狀態的荒蕪之地,周王就被放到這個地方去當人猿泰山了。

此時,建文帝才登基一個月。但他顯然沒有到新單位上班的羞澀和謙虛,開始收拾起他的那些叔叔們,周王是第一個,但絕不是最後一個,而且周王很快就會發現與後來者的遭遇相比,去云南旅游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同年十二月,有人告發代王“貪虐殘暴”,建文帝表現出了強烈的正義感,毅然履行了皇叔犯法與庶民同罪的法律原則,把他的叔叔遷至蜀地看管起來。

第二年五月,建文帝又一次大義滅親,以“不法事”罪名將岷王朱遍(木字旁)逮捕,並貶成老百姓。說到底,這個“不法事”是個什麼事也沒說清楚,和那句著名的“莫須有”有一拼,這樣看來,在曆史上,要整人實在不需要找太多理由。

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建文帝又以破壞金融罪——私印鈔票,對湘王朱柏下手了,其實那個時代的鈔票本來就沒有什麼計劃可言,亂印最多的就是建文帝本人。當然這只不過是一個借口而已,隨後朝廷就派使臣至湘王封地去抓人,他們以為這次會像以往一樣順利,但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湘王朱柏不愧是朱元璋的子孫,甚有骨氣,他在得知有人要來抓他的消息後,笑著對自己的手下說:“我親眼看到很多在太祖手下獲罪的大臣都不願受辱,自殺而死,我是高皇帝的兒子,怎麼能夠為了求一條活路而被獄吏侮辱!”

他沒有開門迎接使臣,而是把老婆孩子都召集起來,緊閉宮門,自焚而死。

這樣的慘劇,並沒有停滯建文的行動步伐,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又連續抓獲了齊王朱傅(左有木字旁)和代王朱桂,此二人皆被廢為庶人。

真是乾淨利落,毫不留情!到了這個地步,就是傻瓜也知道建文帝想干什麼了。

大家可能會奇怪,為什麼這些藩王們毫不反抗呢,其實原因很簡單,一方面他們並沒有燕王那樣的反抗資本,而另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沒有反抗的理由。

在那個時代,皇帝是最高的統治者,所有的藩王都是他的屬下,別說你是皇帝的叔叔,就算你是他爺爺,只要他是皇帝,你也得聽他的。說句難聽點的話,削藩問罪還是客氣的,算是給足了面子,如果藩王不服氣明著來的話,自然也有大刀大棍伺候。

至此,建文帝已經完全違反了他自己向朱元璋做出的承諾,什麼以德服人都被丟到九霄云外,他就像是一個剛上擂台的拳擊手,疾風暴雨般揮出一輪王八拳,看似痛快凌厲,效果卻有限。

這是一場殘酷的政治斗爭,也是一場拳賽。

天真的朱允炆不知道他要參加的這場拳賽並不是三個回合的業余賽,而是十二個回合的職業賽。在這樣的比賽中,想要亂拳打死老師傅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獲得勝利的關鍵在于隱忍的耐心和准確的判斷。

朱允炆搶到了先手,卻沒有搶到先機。

朱棣即將作出自己的應對

0091-朱棣的應對

建文帝就要找上門了,這下子不由得朱棣了,要麼造反,要麼像他的那些兄弟們一樣被干掉。此時的朱棣可謂處境艱難,他連當年的朱重八還不如,朱重八就算不去造反,還可以逃出寺廟,去當盲流,混碗飯吃。可是朱棣卻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天下是朱允炆的,他還能逃到哪里去呢?

道衍抓住了眼前的這個時機,繼續向朱棣推銷他的造反理論。對于這一點,朱棣是早已經習慣了,如果哪一天這位仁兄不說這些大逆不道的話,那才叫奇怪。以往朱棣對這些話還可以一笑置之,因為他很清楚,造反不是吃夜宵,說干就能干的,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和尚身無長物,一無所有,才會全身心地投入造反事業。可是自己是藩王,和這些窮光蛋有天壤之別。怎麼可能被這些人拖下水。

但是到現在他才發現,如果放縱這個侄子搞下去,自己會變得連窮和尚也做不了。

于是他開始了自己的准備工作,他招募大批強壯士兵為衛軍,並進行軍事訓練,地點就在自己的王府之內。所謂武器的批判不能代替批判的武器,要想造反,拿著木棍農具是不行的,這就需要大量的兵器,打造兵器的動靜很大,而當時又沒有隔音設備。朱棣在這個問題上充分發揮了想象力和創造力,他建造了一座很大的地下室,周圍樹起圍牆,並在附近開辦了多個養雞場,就這樣,地下室里叮叮當當的敲個不停,外面的人一點也聽不見。

此外,朱棣還吸取曆來農民起義戰爭中的先進經驗,虛心向農民兄弟學習,即在造反前要搞點封建迷信、遠古傳說之類的東西。為此他招募了一大批特殊人士。這些人被稱為異人術士,其實就是街上算命占卜的那些人,他把這些人搞來無非是為了給自己壯膽,順便做做宣傳工作,但他本人也不會想到,這一舉措在後來竟然發揮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0092-步步進逼

建文帝在解決其他藩王的時候,眼睛卻始終看著朱棣,因為他也清楚,這個人才是他最為可怕的對手。為了削減朱棣的實力,他先派工部侍郎張丙(上有曰旁)接任了北平市市長的職務,然後任命謝貴、張信為北平都指揮使,掌握了北平的軍事控制權。之後他還派宋忠(此名極不吉利)率兵三萬,鎮守屯平、山海關一帶,隨時准備動手。

刀已經架到脖子上了,朱棣似乎成為了板上魚肉,在很多人看來,他只能束手就擒了。

然而就在此時,朱棣卻做出了一件別人想不到的事情。

按照規定,建文帝登基後,藩王應入朝晉見皇帝,由于當時局勢十分緊張,很多人都認為朱棣不敢如期拜見新皇帝,但大家萬萬沒有想到,他不但來了,還干出了驚人之舉。

建文元年三月份,燕王入朝參拜新君,按說來到別人的地盤就老實點吧,可這位仁兄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行皇道入,登陛不拜”。可見朱棣囂張到了何種地步。

朱棣的無禮舉動引起了群臣的憤怒,戶部侍郎卓敬多次上奏,要求就地解決朱棣,建文帝竟然以燕王是自己的至親為由拒絕了這一正確提議。卓敬氣得跳腳,大叫起來:“楊堅、楊廣兩人難道不是父子嗎”?!

但建文帝仍然拒絕了他的提議。

朱棣就這樣在京城逛了一圈,風風光光的回了北平。而齊泰和黃子澄竟然結結實實當了一回看客,平日在地圖上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所謂謀略家就是這樣的水平。

當然,建文帝手下並非都是一些如齊泰、黃子澄之類的人,事實證明,他還是有許多得力部下的。

0093-隱蔽戰線的斗爭

在這場斗爭中,建文帝並非不堪一擊,他也使用了很多權謀手段,特別是在地下工作方面,可謂卓有成效。

成功的策反

建文元年(1399)初,朱棣派長史葛誠進京城朝見皇帝,其實這個葛誠也是個間諜,他的真實目的是打探消息,但朱棣萬沒有想到的是,此人竟然被策反了,而策反葛誠的正是皇帝本人。

葛誠一到,建文帝便放下架子,以九五之尊對葛誠禮遇有加,估計也親切地詢問了他的家庭收入情況並鼓勵他好好工作之類。葛誠十分感動,皇帝竟然如此看重自己!他一時頭熱,就主動交待了燕王朱棣的種種不法行為和自己的間諜身份。然後他光榮地接受了建文帝地下工作者的稱號,表示回去後一定努力工作,並及時做好情報信息傳遞工作,爭取早日將燕王等人一網打盡。

一顆釘子就這樣紮下了。

如果說葛誠是一個小間諜,那麼下面要介紹的這位就是超級間諜,更具諷刺意味的是,此人並不知道自己做了間諜。

這個人就是朱棣的老婆,大將軍徐達的女兒。

將門往往無虎子,如常遇春的兒子常茂,李文忠的兒子李景隆都是如此。但事情總有例外,徐達之子徐輝祖就是一個例外。他雖然出生名門,卻從不引以為傲,為人謙虛謹慎,熟知兵法,而且效忠于建文帝。

他利用裙帶關系,走夫人路線,在與他的妹妹聊天時了解到了很多妹夫朱棣學習工作的情況,並通報給了一直以來都對朱棣關懷備至的朱允炆。

就這樣,朱棣的很多絕密情報源源不斷地傳到了朱允炆的耳中。

其實在這條戰線上,朱棣的工作也毫不遜色,他的情報來源比較特殊,主要是由朱允炆身邊的宦官提供的。朱元璋曾經嚴令不允許太監干政,作為正統繼承人的朱允炆對此自然奉為金科玉律,在他手下的太監個個勞累無比又地位極低,其實太監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情感傾向,他們對朱允炆十分不滿卻又無處訴苦。

正在此時,救世主朱棣出現了,他不但積極結交宮中宦官,還不斷送禮給這些誰也瞧不起的人,于是一時之間,燕王慈愛之名在宦官之中流傳開來,大家都甘心為燕王效力。

朱允炆從來有沒有正眼看過這些他認為很低賤的人,但他想不到的是,就是這些低賤的人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了這場斗爭的勝負。

除了這些太監之外,朱棣還和朝中的兩個人有著十分秘密的關系,此二人可以說是他的王牌間諜,當然不到關鍵時刻,朱棣是不會用上這張王牌的,他要等待最後的時刻到來。

0094-黃子澄的致命錯誤

四月,朱棣回到北平後,就向朝廷告病,過了一段時間,病越生越重,居然成了病危。這場病並不是突發的,而是醞釀了相當長的時間。因為在即將到來的五月,朱棣有一件不想做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五月,是太祖朱元璋的忌日,按照禮制朱棣應該自己前來,但朱棣敏銳地感覺到如果這次再去京城,可能就回不來了。可是老爹的忌日不去也是不行的,于是他派長子朱高熾及另外兩個兒子朱高煦、朱高燧取代他祭拜。一下子派出三個兒子,除了表示自己重視此事外,另一個目的就是告訴朝廷,自己沒有異心。

朱棣這次可算是打錯了算盤,當時的形勢已經很明了,朱允炆擺明了就是要搞掉藩王,此時把自己的兒子派入京城,簡直就是送去的人質。

果然,朱高熾三兄弟一入京,兵部尚書齊泰就勸建文帝立刻將此三人扣為人質。建文帝本也表示同意,誰知黃子澄竟然認為這樣會打草驚蛇,應該把這三個人送還燕王,表明朝廷並無削藩之意,以麻痹燕王。

真正是豈有此理!五六個藩王已經被處理掉,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連路上的叫化子都知道朝廷要向燕王動手,黃子澄的臉上簡直已經寫上了削藩兩個字,居然還要掩耳盜鈴!書生辦事,真正是不知所謂。

建文帝拿不定主意,此時魏國公徐輝祖出來說話了,按親戚關系算,這三個人都是他的外甥,他看著此三人長大,十分了解此他們的品行,他對朱允炆進言,絕對不能放這三個人回去,因為此三人不但可以作為人質,而且都身負大才,如若放虎歸山,後果不堪設想。

現在看來,徐輝祖的算命水平已經接近了專業水准,他的預言在不久之後就得到了證實,但更神的還在後頭。

緊接著,徐輝祖特別說到了朱高煦這個人,他告訴朱允炆,在他這三個外甥中,朱高煦最為勇猛過人也最為無賴,他不但不會忠于陛下,也不會忠于他的父親。

不能不服啊,徐輝祖的這一卦居然算到了二十多年後,准確率達到百分之百,遠遠超過了天氣預報。

可是決定權在建文帝手中,他最後作出決定,放走了朱高熾三兄弟。

如果朱允炆知道在後來的那場戰爭中朱高煦起了多大的作用,他一定會為自己做出的這個決定去找個地方一頭撞死。也正是為此,他後來才會哀歎:悔不用輝祖之言!

可惜,後悔和如果這兩個詞在曆史中從來就沒有市場。

遠在北平的朱棣本來已經為自己的親率行動後悔,沒想到三個兒子毫發無損的回來了,好吃好住,似乎還胖了不少,高興得從床上跳了起來,大叫道:“我們父子能夠重聚,這是上天幫助我啊!”

其實幫助他的正是他的對手朱允炆。

0095-精神病人朱棣

朱棣明白,該來的遲早會來,躲是躲不過了,皇位去爭取不一定會有,但不爭取就一定沒有,而且現在也沒有別的退路了,朱允炆注定不會放過自己,不是天子之路,就是死路!

拼一拼吧!

不過朱棣仍然缺少一樣東西,那就是時間,造反不是去野營,十幾萬人的糧食衣物兵器都要准備妥當,這些都需要時間,為了爭取時間,朱棣從先輩們的事跡中得到啟發,他決定裝瘋。

于是,北平又多了一個精神病人朱棣,但奇怪的是,別人都是在家里瘋,朱棣卻是在鬧市里瘋,專找人多的地方。

精神病人朱棣的具體臨床表現如下:

1、鬧市中大喊大叫,語無倫次(但可以保證絕無反動口號)

2、等到吃飯時間擅入民宅,望人發笑,並搶奪他人飯食,但無暴力行為(很多乞丐也有類似行為)

3、露宿街頭,而且還是一睡一整天,堪稱睡神。

此事驚動了建文帝的耳目,建文帝便派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兩人前去看個究竟,此時正是六月份,盛夏如火的天氣,當兩人來到王府時,不禁為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可以捂蛆的天氣,朱棣竟然披著大棉被呆在大火爐子前“烤火”,就在兩人目瞪口呆時,朱棣還說出了經典台詞:“凍死我了!”

這一定是個精神病人,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馬上就達成了共識,並上奏給建文帝。

為避禍竟出此下策,何等耐心!何等隱忍!

問世間權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收到兩人密奏,建文帝很是高興了一陣子,精神病人朱棣自然也很高興,他終于有時間去准備自己的計劃了。

朱棣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由于一個意外的發生,他的計劃破產了。

朱棣失算了,因為長史葛誠背叛了他,他把朱棣裝瘋的情況告訴了建文帝,並密報朱棣即將舉兵。一向猶豫不決的兵部尚書齊泰終于做出了正確的決斷:他下了三道命令,1、立刻命令使臣前往北平;2、授意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立刻采取行動監視燕王及其親屬,必要時可以直接采取行動;3、命令北平都指揮使張信立刻逮捕朱棣。

應該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應急計劃,但就如同我們之前所講,計劃的執行才是最重要的,這個計劃的第一點和第二點都沒有問題,壞事就壞在第三點上。

張信說不上是建文帝的親信,他是燕王親任的都指揮使,齊泰居然將如此重要的任務交給他,簡直是兒戲!想來這位書呆子是聽了太多評書,在他腦子里,抓人就是“埋伏五百刀斧手于帳後,以摔杯為號!”,完全估計不到權力斗爭的複雜性和殘酷性。

張信接到任務後,猶豫了很久,還是拿不定主意,他和燕王的關系很好,但畢竟自己拿的是朝廷的工資,如果通知了燕王,那不但違背了職業道德,而且會從國家高級干部變成反賊,一旦上了這條賊船,可就下不來了。

生死系于一線,這條線現在就在我的手中!

關鍵時刻,張信的母親幫助他做出了抉擇,她老人家一聽說要逮捕燕王,立刻制止了張信,並說道:“千萬不可以這樣做(逮捕燕王),我經常聽人說,燕王將來必定會取得天下,他這樣的人是不會死的,也不是你能夠抓住的。”

我們可能會覺得納悶,這位老太太平日大門不出,二門不入,她怎麼知道這樣的“天機”?綜合各種情況分析,這位老太太很可能是受到那些散布街頭和菜市場的算命先生們傳播的謠言影響,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如此重大的決策,竟然受一個如此可笑的理由和論據影響並最終做出,實在讓人覺得啼笑皆非。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0096-張信的決斷

張信是一個拿定主意就動手的人,他立刻去燕王府報信,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燕王府竟然不見外客,按說這也算燕王氣數已盡,來報信的都不見,還有什麼辦法,可偏巧這個張信是個很執著的人,下定決心,排除萬難,非要做反賊不可。

他化妝後混入王府,再表明身份要求見燕王,燕王沒有辦法,只好見他,但燕王沒有忘記自己的精神病人身份,他歪在床上,哼哼唧唧說不出話來,活像中風患者。張信叩拜了半天,這位病人兄弟一句話也沒有說。

張信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燕王開口,看來這位病人是不打算開口了。

張信終于開口說話:“殿下你別這樣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那意思就是你別再裝孫子了,有火燒眉毛的事要辦!

誰知朱棣實在是頑固不化,居然繼續裝糊塗,假裝聽不懂張信的話。

張信實在忍無可忍(看來想做反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站起身來大聲說道:“您就別裝了吧,我身上有逮捕您的敕令(逮捕證),如果您有意的話,就不要再瞞我了!”

于是,一幕醫學史上的奇跡發生了,長期中風患者兼精神病人朱棣神奇的恢複了健康。在一瞬間完成了起床、站立、跪拜這一系列複雜的動作,著實令人驚歎。

朱棣向張信行禮,連聲說道:“是您救了我的全家啊!”他立刻喚出在旁邊等待多時的道衍,開始商議對策。

事情至此發生變化

0097-齊泰的後手

張信遲遲不見動靜,應該也在齊泰的意料之中,從事情發展看來,他已經預料到了這一點,因為就在張信去燕王府報信後沒過幾天,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就手持逮捕燕王官屬的詔書,率領大批部隊包圍了燕王府。

看來齊泰也早就料到張信不可靠,所以才會有兩手准備。

至此,從削藩開始,事情一步步的發展,終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把面具揭去吧!最後決斷的時刻來到了!

0098-燕王府中的對策

朱棣病好沒多久,就立刻精神煥發起來,但他也沒有想到敵人來得這麼快,千鈞一發之刻,他召集大將張玉、朱能率衛隊守衛王府。由于事發突然,軍隊來不及集結,而外面的士兵人數要遠遠多于王府衛隊,朱棣正面對著他人生中最大的挑戰之一,要取得天下,必先取得北平,而自己現在連王府都出不去!

該怎麼辦呢?

這真是百密一疏,而燕王的膽略也可見一斑,所謂做賊心虛,有些犯過法的人在街上見到大簷帽就跑,也不管這人到底是公安還是城管,原因無他,心虛而已。朱棣竟然在政府找上門來後還能冷靜思考,做賊而不心虛,確實厲害。

于是朱棣下令請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進王府,此二人並非傻瓜,好說歹說就是不進去。朱棣見狀便列出被逮捕人的名單,並表示這些人已經被抓住了,要交給政府。需要帶頭的來驗明犯人的身份。

這下子兩個人不進也得進了,因為看目前這個形勢不進王府工作就無法完成,而詔書也確實沒有說要逮捕燕王,兩人商量後,決定進府。本來他們還帶了很多衛士一起進府,但被王府門衛以其他人級別不夠拒絕了。王府重地,閑人免進,本來也是正常的,但在非常時刻,如果依然墨守成規就太迂腐了。偏偏這兩位就是這樣迂腐,居然主動示意士兵們聽從門衛的安排,然後兩個人肩並肩,大步踏入了鬼門關。

一進王府,可就由不得他們了,到了大堂,他們驚奇的發現精神病人朱棣扶著支拐杖坐在那里,一幅有氣無力的樣子。見到他們來也不起身,只是讓人賜坐。此場景極類似今日之黑幫片中瘸腿黑社會老大開堂會的場景。朱棣這位黑老大連正眼都不看他們一下。

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的心中開始打鼓了,可是既然已經來了,說什麼也晚了。所幸開頭的時候氣氛倒還和睦,賓主雙方就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了若干意見,情況一時大有緩和之跡象。

就在二人暗自慶幸之時,有侍女端上瓜片(估計是西瓜),燕王朱棣突然腿也不瘸了,親自拿著兩片瓜朝張、謝兩人走來。兩人誠惶誠恐,起來感謝燕王。但他們哪里知道,燕王這次玩了花樣,他似乎覺得摔杯為號太老套了,要搞搞創新。

二人正要接瓜,朱棣卻不給了,燕王突然間變成了閻王,他滿臉怒氣,指著二人鼻子大罵道:“連平常老百姓,也講究兄弟宗族情誼,我身為天子的叔叔,卻還要擔憂自己的性命,朝廷這樣對待我,天下的事就沒有什麼不能干的了!”

說完,朱棣摔瓜為號,燕王府內眾衛士把張、謝兩人捆了起來,這二位平時上館子都不要錢,沒想到吃片瓜還把腦袋丟了,同時被抓住的還有葛誠。朱棣一聲令下將他們全部斬殺。

這樣看來,那年頭想吃片瓜真是不容易啊。

這是朱棣一生中最為凶險的狀況之一,外面喊打喊殺,圍成鐵桶一般,若要硬拼明顯是以卵擊石,怎麼辦才好呢,難道要束手就擒?

辦法不是沒有,所謂擒賊先擒王,只要把帶頭的人解決掉,這些士兵就會成為烏合之眾。但要做到這點談何容易,對方就是沖著自己來的,難道他們會放下武器走進王府讓自己來抓?

關鍵時刻,朱棣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

外面這些人到底是來干什麼的?這似乎是一個很明顯的問題,從他們整齊的制服,凶狠的面部表情,手中亮晃晃的兵器,都可以判斷出他們絕不是來參加聯歡的。但問題在于,他們真的是來抓自己的嗎?

朱棣的判斷沒有錯,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並沒有接到逮捕燕王的命令,他們得到的命令是逮捕燕王的官屬,偏偏就是沒有逮捕他本人的詔令!

朱棣扔掉了手中的拐杖,用莊嚴的眼光看著周圍的人,大聲叫道:“我根本就沒有病,是奸臣陷害我,不得不這樣做而已,事已至此,也就怪不得我了!”

0099-決裂!

被殺者的鮮血還未擦淨,朱棣就發表了自己的聲明,現場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之中。

士兵們知道,就要打仗了,得把腦袋系在褲腰帶上去拚命。燕王的親屬們知道,自己的命運將會改變,不是從王侯升格為皇親,就是降為死囚。無論如何,改變現狀,特別是還不錯的現狀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

畢竟大家都是人,都有自己的考慮,類似造反這種事情實在是不值得慶祝的,特別在成功之前。即使是義正言辭的朱棣本人,心底應該也是發虛的。但有一個人卻是真正的興高采烈。

這個人就是道衍,對于他而言,這正是最好的機會。他已經六十四歲了,為了等待這個機會,他已經付出了所有的一切!他的一生中沒有青春少年的意氣風發,也沒有聲色犬馬的享樂,有的只是曆經坎坷的生活經曆和孤燈下日複一日的苦讀。

他滿腹才學,卻未官運亨通,心懷天下,卻無人知曉。隱忍這麼多年,此時不發,更待何時!

反了吧,反了吧,有這麼多人相伴,黃泉路上亦不寂寞!

不登極樂,即入地獄,不枉此生!

張丙(上有曰旁)和謝貴被殺掉了,可是他們的衛士還在門外等著,士兵們看見人一去不返,最先想到的問題倒不是兩人有什麼危險,而是自己的肚皮問題。

畢竟士兵也是人,拿著刀跟著你來拚命,你就要管飯,但是很明顯今天的兩位大哥不講義氣。王府里面自然好吃好喝,卻把兄弟們晾在外面喝風。時間一長,天也黑了,再等下去也沒有加班費給,于是眾人回家的回家,搞娛樂的搞娛樂,紛紛散去。

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不久張、謝兩人被燕王殺掉的消息就不脛而走,老大被殺,這還了得,于是眾多士兵操起家伙回去包圍王府,但他們雖然人多,卻沒有主將指揮,個別士兵雖然勇猛,也很快就被擊潰。

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干了,就干到底吧!

朱棣立刻下達第二道命令,奪取北平!

大將張玉率兵乘夜攻擊北平九門。此時九門的士兵根本反應不過來,也沒有做激烈的抵抗,朱棣沒費多少功夫,就取得了九門的控制權。

在當時,只要控制了城池的城門,就基本控制了整個城市。所謂關門打狗的成語不是沒有道理的,建文帝花了無數心思,調派無數將領控制的北平城在三日內就被燕王朱棣完全占據。

城中將領士兵紛紛逃亡,連城外的明將宋忠聽到消息,也立刻溜號,率兵三萬退到懷來。

朱棣終于奪取了北平城,這座曾是元朝大都的城市現在就握在朱棣的手中,他將在這里開始自己的霸業!

上篇:正文 第七十一章至第八十章     下篇: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至第一百一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