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至第一百七十章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至第一百七十章


[161]

高麗國王決定動手了,洪武二十年(1387),馮勝和藍玉率領軍隊打敗納哈出,控制了遼東,並在遼東設了鐵嶺衛都指揮使司,控制了鐵嶺,這

可是一個敏感地帶,因為鐵嶺在元朝時就是元朝和高麗之間的國界。高麗一直想占據這個緩沖地帶,而明朝的軍事行動無疑打亂了高麗王朝的

如意算盤。

高麗國王辛隅畢竟政治經驗不足,居然去找朱元璋要求獲得鐵嶺的領土,這一要求搞得朱元璋啼笑皆非,自己打了幾十年仗,就是為了幾塊地

盤,這位少年天子居然異想天開,想找連工資都不願意多發的朱元璋要土地。

結果可想而知,朱元璋嚴詞拒絕了使臣,這位高麗國王也真是血氣方剛,他命令調集各道軍隊于洪武二十一年(1388)征伐遼東。

那麼這支遠征軍有多少人呢?據《李朝太祖實錄》,這支部隊一共只有近四萬人。而他們的敵人--駐守遼東的明軍,剛剛打敗了納哈出的二十

萬元軍,在北元已經被擊潰,退守沙漠的情況下,高麗的遠征軍有什麼辦法和這支久經沙場的明軍對抗呢?

但辛隅似乎並沒有考慮太多,估計他是按照高麗軍隊以一當十的比率來計算戰斗力的。

這樣看來,辛隅對當時的形勢的認識是比較糊塗的,但他派去打仗的將領卻並不糊塗。

至少李成桂不糊塗。

這支軍隊的統帥是曹敏修和李成桂,他們分任左、右軍都統使。李成桂一直反對和明朝決裂,他極力勸阻未能成功。作為一名將領,他清醒的

認識到攻擊遼東是以卵擊石,但迫于上級壓力,他還是率領軍隊出征了。

大軍到達鐵嶺後,李成桂並沒有發動進攻,他另有打算。

這位統兵大將先做通了曹敏修的工作,然後一咬牙、一跺腳,造反了!

他帶領軍隊打回了老家,廢黜了辛隅,建立了自己的王朝,這就是著名的李氏王朝。

為了爭取明朝的支持,李成桂派使臣向明朝稱臣,他向朱元璋遞交了國書,新人新氣象,李成桂廢除了高麗的稱呼,這個新的王朝需要一個新

的名字。

這個莊嚴的使命落在了朱元璋的身上,他經過慎重考慮,取朝日鮮明之國之意,為這個王朝確定了新的名字--朝鮮。

從此這個名字成為王國的統一稱呼,並延續至今。朱元璋親自下令:朝鮮為永不征討之國,明和朝鮮正式以鴨綠江作為邊界。而朝鮮尊明為天

朝,並采用明年號,此後朝鮮的曆代國王繼位後都要派使臣至明朝,得到明朝皇帝的確認並賜予封號。

朱元璋和李成桂確定了明王朝和朝鮮和睦友善的關系,也立下了雙方守望互助的諾言。後來的曆史證明,他們都遵守了自己的承諾。

李成桂的建國舉動及明朝朝鮮和睦關系的確立,對後來明朝的發展產生了影響,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對今天的文化傳播也有一定的因果關系

。這是從何說起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在李成桂建立李氏王朝一百多年後的1506年,李朝中宗繼位,在他擔任國王的三十八年里,有一位醫官靠著自己的努力做出了一番事業。四百

多年後,這位醫官的事跡被拍成了電視劇,流行一時。

這部電視劇就是《大長今》。

這麼看來,李成桂那一咬牙的決定實在影響深遠。

[162]

朝鮮成為了大明的屬國,北元也被打得奄奄一息,躲到沙漠里整日吃沙子。強大的明朝終于平定了帝國的邊界,自盛唐之後,經過數百年的漫

長歲月,中原政權終于不再畏懼游牧民族的進攻,一個龐大的帝國又一次屹立起來,它用自己的實力保證這個國家的臣民可以安居樂業,經濟

文化可以不受干擾的持續發展。

在今天看來,我們不得不說,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

而此時大明帝國的內部,也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戰爭造成的破壞已成為過去,經濟得以恢複,國庫漸趨充盈,朱元璋通過自己的努力使這

片飽經戰火摧殘的土地恢複了生機。

朱元璋對此也十分滿意,應該說,他是一個好父親,好祖父。幼年的不幸遭遇使得他不願自己的子孫受苦。為了讓繼承人可以安心的統治天下

,為了維持這種欣欣向榮的景象,他為自己的帝國建立了一整套完備系統,他堅信只要子孫們堅守自己創立的制度,大明帝國將永遠延續下去



但要保證皇位永遠屬于自己的子孫,還必須清除一些人,這些人包括胡惟庸、李善長、藍玉等(名單很長),經過二十余年的不懈努力和胡藍

案的血雨腥風,他基本解決了問題。

似乎一切都很完美,該殺的殺了,該整肅的也整肅了,就此結束了嗎?

不,還沒有。

還有幾位老朋友需要做個了斷。

洪武二十五年(1392),朱元璋殺掉了四十年前為他算命的周德興(大家應該還記得他),這位已經被封為江夏候的算命先生終于兌現了他當

年的算卦結果--卜逃卜守則不吉。

他確實是無處可逃,也無法可守了。

洪武二十七年(1394),朱元璋殺穎國公傅友德,一代名將就此隕滅。與他同時被殺的還有藍玉的副將,在捕魚兒海戰役中立有大功的定遠候王弼



洪武二十八年(1395),朱元璋殺宋國公馮勝,這位開國六公爵的碩果僅存者終于沒有躲過這一刀。

殺吧,殺吧,為了帝國的將來,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當年的伙伴一個個都被送走了,事情終于可以了解了。

對了,還剩下最後一個--湯和。

[163]

湯和是很懂事的,與胡惟庸藍玉不同,他一向對朱元璋尊重有加,而且他很早就看出朱元璋的強大與可怕,所以他選擇了放棄兵權,安享榮華



其實朱元璋並沒有完全趕盡殺絕,曹國公李景隆(李文忠之子襲父爵),武定候郭英、長興侯耿炳文都逃過了朱元璋的屠刀,但湯和與他們不

同,作為與朱元璋一同起兵的伙伴,他比別人更有影響力,更有威脅。

所以盡管湯和已經不再掌兵,朱元璋還是去看望了湯和,當然,這次探望在某種程度上將決定湯和的生死。

當朱元璋看到湯和時,他驚奇的發現,這位當年英勇無畏的將軍只能躺在椅子上,嘴角留著涎水,支撐著向他行禮。

湯和似乎也了解朱元璋的來意,他以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眼神看著朱元璋,那眼神中隱含著乞求:

陛下,難道你真的一個都不留嗎?

朱元璋懂得這種眼神的意義,四十年前,一群出身貧賤卻胸懷大志的年青人,為了生存和理想,挺身而出,經曆千辛萬苦,推翻暴元,建立了

大明王朝。他們曾經憧憬過未來,也曾互相許願,以榮華相見。在走向成功的路上,有人死去,有人活了下來。

而此時,幸存者只剩下了一個站著的人和一個躺著的人。

朱元璋不會忘記,四十年前的濠州城,一個九夫長的身後跟隨著一個謙恭的千戶。

幾十年的刀光劍影和斧聲燭影,當年的朋友都遠去了,有些是為我而死的,有些是我殺的,想來所謂孤家寡人,就是如此吧。

湯和,活下去吧,那激蕩歲月里英姿勃發,生死共進的人們,現在只剩下你和我了,陪我走完這段路吧

我很孤獨!

[164]

送走了老朋友,朱元璋終于放心了,大好河山將永遠掌握在自己子孫的手中。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雖然之後發生了很多他做夢也想不到的事情

,但這個判斷卻始終是正確的。

殺掉這些良弓走狗固然是好,可問題也隨之而來了,蒙古騎兵仍然時不時地騷擾邊界,這也是可以理解的,游牧民族不擅長耕田,一旦從統治

者的位置上退休,想再就業就很難了,糧食衣服金銀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獲得這些東西的最好方式只能是重操舊業--搶劫,這也是沒辦法,總

得找條活路吧

朱元璋老了,他不再是那個意氣風發、縱橫千里的年青人,長期的戰爭經曆和繁重的公務壓彎了他的身軀,消磨了他的銳志。且不說眼前的這

些打劫者,萬一將來又出個蒙古第二,誰去抵抗呢?

年青人還是靠不住的,他們只會空讀兵書,戰爭不是兒戲,需要嚴謹的思維和准確的判斷。李景隆年紀不大,可這個人除了是李文忠的兒子外

,什麼都不是。而此時能帶兵、有經驗的都被殺掉了,這又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可就如同以前一樣,朱元璋總是能夠想出解決的辦法。他找到了一個極有軍事天賦的人,這個人的能力足以完成保護國家安全的任務,更重要

的是,這個人的忠誠是絕對可以信任的。

此人就是我們下一幕的主角朱棣。

洪武二十年(1360)四月,根據可靠情報,陳友諒即將率大軍進攻應天,兵勢極為強大,謀臣武將個個人心惶惶,而就在這戰云彌漫之時,一

位身份卑賤的妃子為朱元璋生下了一個兒子。當然,這實在不是個生孩子的好時候。很多人都已經准備收拾包裹分行李散伙了,沒人顧得上這

位母親和他的兒子,朱元璋照例去看了看,但也僅此而已。對他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命,兒子已經有三個了,多一個不多,少一

個不少。

在險惡環境中出生的這個嬰兒,就是朱棣。而按照出生地屬地原則,他應該算是南京戶口。

雖然他是城市戶口,但他的出生環境似乎並不比當年的朱重八好,因為至少朱五四全家不用擔心腦袋搬家的問題。

一位傳奇的帝王從此在曆史上留下自己的痕跡,從一聲啼哭開始。

自古有云:善用刀劍者,死于刀劍下

而對于這個嬰孩而言,生于戰火,死于征途,似乎就是他一生的宿命。

[167]

朱棣就是這樣成長起來的,母親身份低賤,得不到朱元璋的多少寵愛,他有三個哥哥,二十二個弟弟,故雖貴為皇子,卻沒有多少人關注,渾

似路邊野草般無人照料,但最讓他難受的是,哥哥朱標卻可以享有一切優待特權,他用的東西是最好的,所用禮儀是最隆重的,文武百官見到

他就跪拜行禮,誠惶誠恐。

因為大臣們知道,這個叫朱標的人將來會繼承皇位,是新一代的統治者,如果要保住腦袋、官位,就一定要拍他的馬屁。你朱棣是個什麼東西

,上不管天,下不管地。還是早點去就藩,當個土財主吧!

人不怕窮,只怕比。

朱標享受這一切的理由似乎也很充分:因為他是太子。

什麼是太子?大家都是貧農朱重八的兒子,你穿開襠褲的時候我就認識你,尿床搗蛋哪一樣你沒干過,還真把自己當龍子龍孫了,誰不知道誰

啊?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朱棣雖然不窮,卻比較慘,因為無論這個家多好,多富,將來都不是他的。所以很早就認識到這一點的朱棣並沒有同年

齡人的天真。

他知道,在這個家里,要想得到什麼,必須靠自己去爭取。

洪武四年(1371),十一歲的朱棣被封為燕王,這並不表示朱元璋特別看重他,因為據史料記載,他的二十六個兒子都被封了王,這不過是例

行公事而已。十七歲時,朱棣經朱氏婚姻介紹所包辦,迎娶了他的第一個妻子,而他的這個老婆正是第一名將徐達的長女。

這樣看來,他的這次婚姻也包含了一定的政治色彩,體現了朱棣和武將之間的某種聯盟。

二十一歲時,他奉命就藩,地點是北平,即當年之大都,今日之北京。

此時的朱棣年紀雖輕,卻已飽嘗人間冷暖,看透世間悲涼,身為皇子,更能感受到那些大臣內官們趨炎附勢、落井下石的卑劣行徑。

當然他也明白,這些人的行為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榮耀總是站在成功者那邊,這是永琱變的真理。

一定要做一個成功者。

他年幼時已曆經戰火,成長過程中又總是和武將打交道,他見識過慘烈的戰場、血腥的殺戮,年青時所經曆的這一切已將他的人生角色定格為

職業軍人,而這個角色也將伴隨他的一生,左右著他的性格,即使在他登上皇位之後。

當然,客觀的講,此時的朱棣並沒有謀反的野心,說到底無非是心理不平衡,最多也只是發發牢騷而已。作為一個不起眼的皇子,他目前最重

要的任務是在朱元璋面前表現自己,以便在將來分遺產時多撈點好處。

洪武二十三年(1390),他終于開始了自己人生舞台上的第一次表演。

[168]

此時距離捕魚兒海大捷已經過去了兩年,當年的統兵大將,日漸驕狂的藍玉已列入了朱元璋的黑名單,在這種情況下,朱元璋自然不可能把兵

權交給他,在經過仔細思考後,他把部隊的指揮權授予了自己的兩個兒子。

燕王朱棣正是其中的一個。

自從十年前被封在北平後,朱棣就和自己屬地的鄰居--蒙古騎兵打起了交道。由于雙方住得太近,時常因為宅基地之類的糾紛鬧點矛盾,談不

攏就打,打服了再談,遇到打不服也談不攏的就讓朱元璋出兵遠征。

名將傅友德、馮勝、藍玉都曾帶兵自北平出擊蒙古,朱棣雖是皇子,但他明白,在這些老將面前自己還太嫩,于是他虛心向這些名將們學習,

絲毫沒有皇室的架子。此外,他還隨大軍上陣,親眼見到過刀劈斧砍、你來我往的拼殺和血流成河,尸橫遍野的慘烈。

當朱標在舒適的皇宮中學習孔孟之道、聖人之言的時候,朱棣正在淒風冷月的大漠里徘徊,在滿布尸首的戰場上前行。並沒有人教導他將來要

如何去做一個好皇帝,如何統治他的臣民。對此時的朱棣而言,在戰場上活下去就是唯一的目標。兵書是不管用的,別人的經驗也不能照搬,

而要在這個戰爭中取得勝利,只能依靠自己。

從戰爭中學習戰爭,從失敗中獲取勝利,在經曆無數次殘酷的考驗後,朱棣最終掌握了戰爭的規律,他成長了,從一個戰爭的愛好者成長為戰

爭的控制者,良好的判斷力和堅強的意志力使他最終具備了一名優秀將領的素質。

而無數次殘酷的殺戮,無數具無名無姓的尸首也徹底的冷凍住了他的心。

昨天還活蹦亂跳的一群人,第二天就變成了一群尸體,在陣亡登記簿上可能也找不到他們的名字,他們的家人更不會知道,甚至在戰後統計傷

亡人數時,這些人也會被當成零頭去掉。

誰會知道他們來到過這個世界?誰會知道他們也曾娶妻生子,有年邁的母親、吃奶的孩子在家里等待著他們?在這樣的地方,生命是有價值的

嗎?

殘酷的戰場讓朱棣更加深刻的認識了這個世界的本質,只有強者才能生存下去!

帶著這樣的意志和信念,朱棣統率著他的部隊踏上了遠征之路。

[169]

洪武二十三年(1390),朱棣三十歲,他第一次成為了軍隊的主帥。

成為主帥,發兵遠征曾經是他的夢想,兒時他也常看見那些名將們出征時的情景,那是一個多麼光榮的時刻,亮甲怒馬,旌旗飄揚,數萬人將

聽從自己的命令,在自己的旗幟下勇往直前!

其實戰爭也有它自己的美感,勒馬敵前,一聲令下,萬軍齊發,縱橫馳騁,這是何等的豪氣沖天!

朱棣近乎狂熱的喜愛上了這種殘酷的美感,當他披掛盔甲,騎上戰馬時,一股興奮之情便油然而生,長纓在手,試問天下誰敵手!

這就是軍人的快樂與榮耀。

但朱元璋對朱棣並不完全放心,他把兵馬一份為二,將另一半交給了晉王。並親自為他們制定了作戰計劃,此次遠征的目標有兩個,分別是北

元丞相咬住和太尉乃兒不花。

朱棣明白,這次出征可以算是朱元璋的一次考試,如果成績好,將來就有好的前途,因此他為這次遠征作了充足的准備,此次出征與以往一樣

,難點不在于能否打敗敵人,而是在于能否找到他們。

基于這個正確的認識,出征後,朱棣並未魯莽進兵,而是首先派出幾支輕騎兵四處偵查,這些人經過仔細探訪,果然找到了乃兒不花的確切位

置。在做好保密工作後,燕王朱棣帶領部隊靜悄悄的出發了。

由于朱棣的軍事行動極其隱秘,乃兒不花竟然毫不知情,明軍按照朱棣的計劃准備向北元發動進攻了,然而就在軍隊即將達到目的地時,天突

降大雪,很多人都認為風雪之中行軍不利士氣,要求停止進軍,軍營中也是一片哀怨之聲。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朱棣卻十分高興,他似乎是從藍玉的身上得到了啟發,嚴令軍隊繼續前進,很明顯,朱棣的決斷是正確的。

風雪之夜,行軍雖然辛苦,但敵人也必然會喪失警惕,因為他們也認為這樣的天氣不適合行軍。然而決勝的時機往往就在出其不意之間。

絕對不要做你的敵人希望你做的事情,原因很簡單,因為敵人希望你這樣做--拿破侖

朱棣的大軍就如同當年藍玉夜襲慶州時一樣,冒著大雪向著敵人挺進。當他的大軍到達乃兒不花的營地時,元軍被驚呆了,然而更讓他們驚訝

的還在後面。

這支遠道而來的軍隊並沒有發動進攻,而是埋鍋做飯,安營紮寨。

明軍跑了這麼遠的路,吃了這麼多的苦,而自己沒有任何准備,毫無提防,如若敵人發動進攻,全軍崩潰只在旦夕之間,然而對方卻毫無動靜

,看他們舞刀弄劍的樣子也不像是來旅游的,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170]

朱棣並不是傻瓜,他十分清楚此時正是進攻的最好時機,毫無防備的元軍可謂是一擊即潰,他沒有這樣做,不是要講什麼風格,混個公平競賽

獎之類的玩意,而是有著更深層次的考慮。

在安頓好部隊後,他派了一個人去元軍大營見乃爾不花,他要給乃爾不花一個驚喜。

果然乃爾不花一見此人,大驚失色,張口就叫道:怎麼又是你?

為什麼要說又呢?因為來者實在是老熟人了,此人就是觀童。大家可能還記得之前洪武二十年馮勝遠征納哈出時,勸降納哈出的也是這位仁兄

,這麼看來他也算是老牌地下工作者了,專干這類事情。

自納哈出後,觀童勸降之名傳遍蒙古,但凡有此人出入的消息,蒙古各部落都如臨大敵,唯恐被認為暗通明朝,那可真是跳進捕魚爾海也洗不

清了。偏巧觀童和乃爾不花交情很深,當年好友此刻相見,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照例,觀童先講了一通明軍的政策,如優待俘虜等等,然後把形勢擺在乃爾不花面前:頑抗到底,死路一條。

其實也不用觀童說太多了,營外明軍磨刀的聲音都聽得見,再不投降,磨刀石就要換成自己的腦袋了,這個城下之盟不簽不行啊。

乃爾不花決定投降了,他和觀童一起去朱棣的營中辦理投降手續,這位北元的太尉對自己的對手朱棣有著濃厚的興趣和好奇心。時機判斷如此

准確,行動如此迅速,這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讓他意外的是,一進大營,朱棣竟然以招待貴賓的禮儀來款待他,親自到營外迎接,乃爾不花不知所措,手忙腳亂,搞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是來

投降的。他小心翼翼的提了幾個保證士兵人身安全之類的條件,朱棣表現得十分大度,不但答應了這些要求,還設盛宴款待了乃爾不花。

乃爾不花萬沒想到,向朱棣投降還這麼有面子,有這麼好的待遇。十分感動,馬上回營召集人馬列隊投降。

就這樣,燕王朱棣人生中的第一次表演落幕了,他不費一兵一卒殲滅了北元軍的主力,完成了戰略目的。他在這次演出中的表現堪稱完美,連

投降的乃爾不花都十分敬佩他,認為他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

史料的記載大抵如此,簡單看上去,這似乎只是一次平常的戰役經過,但我細讀之後,卻有毛骨悚然之感,朱棣實在太可怕了。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至第一百六十章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至第一百八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