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至第一百八十章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至第一百八十章


[171]

朱棣的可怕之處不在于他俘獲了多少敵人,而在于他在這次軍事行動中所表現出來的素質和心智。

他率領數萬士兵遠涉千里,冒雪頂風,曆經千難萬苦才找到敵人,這就好比尋寶片中,一群海盜費心勞力,疲憊不堪,終于找到了寶藏。相信

所有的人在那個環境下都會極度興奮。

就要發財了!命運即將改變!

當時的朱棣也是如此,他千辛萬苦才找到了敵人,而此時的敵人也不堪一擊,只要下個簡單的命令,敵人就會被擊潰,然而他卻沒有這樣做。

這就好比海盜們找到了藏有寶藏的海島,打開了箱子,看見了無數的金銀珠寶,頭領卻突然發話:大家回家吧,把財寶留在這里,明年再來取



如果有哪個不開竅的頭目敢這樣說,只怕早就被部下收拾了。

簡單的占有是小聰明,暫時的放棄才是大智慧。

朱棣為了這一刻等待了很久,眼看勝利就在眼前,自己的能力終于得到了展現的機會,父親也會另眼相看,這是多麼大的誘惑!

然而他放棄了,雖然是暫時的。

他沒有理會磨刀霍霍的部下的催促,沒有下令去砍殺那些目瞪口呆的元軍。他暫時擱置了自己將要獲得的榮耀。

這需要何等的忍耐力和抑制力!

這才是朱棣真正的可怕之處,一個能夠忍耐的人,一個能夠壓抑自己欲望的人。

不要小看這個遠征中的插曲,如果你進行認真仔細的分析,就可以從這件事情中獲知朱棣的性格秘密。

在史料中,關于朱棣存在著兩種完全不同的記載,也代表著他的兩種面孔,一種是仁慈和善,他經常和屬地的老百姓在一起,為他們主持正義

,愛民如子。另一種是殘暴嗜殺,用油鍋烹死不服從他的大臣,滅殺他們所有的親屬。

這似乎是矛盾的,同一個人怎麼會有這樣截然不同的兩種表現?然而這些都是史實。那麼怎麼解釋這個問題呢?

答案很簡單:朱棣有著兩幅不同的面孔不是因為他有精神病或者雙重人格,恰恰相反,他是一個頭腦極其清醒的人。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

,這兩幅面孔決不會同時出現,他們分別有不同的用途。

和善慈悲的面孔用來應付服從他的人,殘暴凶狠的面孔用來對付他的敵人。

[172]

對于朱棣而言,殘暴是一種手段,懷柔是另一種手段,使用什麼樣的手段是次要的,達到目的才是根本所在。

為了達到目的可以壓抑自己的感情,為了達到目的可以勉強自己去做不願意做的事,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這就是朱棣的人生觀和世界

觀。

從一個不通人事的少年,到一個老謀深算的藩王,是爾虞我詐的宮廷斗爭,是你死我活的戰場拼殺改變了他。

朱棣出生在權力編織的網絡中,成長于利益交彙的世界里,但凡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紛爭,就算你不去找別人麻煩,但只要你有著皇子的身份,

麻煩就會找上你。在這樣的人生中,父親、母親、兄弟都只是一個符號,他們隨時都可能因為某個原因成為你的敵人。

親人都不能信任,還有誰是可以信任的呢?

無論何時何地,沒有人可以信任,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這就是朱棣的悲哀。

而在這樣的世界里,只有變得足夠強大,強大到沒有人敢來冒犯你,侵害你,才能夠保證自己的安全。

這就是那些表面上看起來風光無限的封建皇族萬年不變的權力規則,不適應規則,就會被規則所淘汰。

朱棣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逐步丟掉了他的童真和幻想,接受並掌握了這種規則。

他成為了強者,卻也付出了代價,這是十分合理的,因為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免費的東西。

對乃爾不花的寬大處理就是一種隱忍,朱棣對這個蒙古人談不上有任何感情,他何嘗不想一刀劈死這個害他在冰天雪地里走了無數冤枉路的家

伙。從他後來的種種殘暴行為來看,他並不是個脾氣很好的人,可他不但客客氣氣的接待了這個人,還設盛宴款待。這需要何等的忍耐力!想

到這里,你不得不佩服朱棣,他實在是個可怕的人。

三十歲的朱棣做到了這些,在這些方面,他甚至可能勝過了三十歲的朱元璋。

三十歲的朱元璋用刀劍去爭奪自己的天下,三十歲的朱棣用隱忍去謀劃自己的將來。

[173]

朱棣就像一個優秀的體操運動員,省略了所有花哨和不必要的動作,將全部的心力放在那最後的騰躍,以獲得冠軍的獎賞--皇位。

當然,當時的朱棣還沒有足夠的實力去做到這一點,他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把俘虜人數清點好,然後回去複命。

似乎是上天特意要體現朱棣的豐功偉績,與他同時出征的晉王是個膽小鬼,根本沒有進入蒙古腹地。用今天的話來說,他還沒有進人家的門,

在門口放了兩槍,吆喝兩聲就走人了。

有這麼個窩囊的兄弟幫忙,朱棣一時之間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全國人民都把他當成民族英雄,朱元璋也很高興,他賞賜朱棣一張支票--面

額100萬錠的寶鈔(明朝紙幣)。

其實這個賞賜不算豐厚,因為我們前面介紹過,洪武年間的紙幣發行是沒有准備金的,估計朱元璋很有可能是在見朱棣之前,讓人准備好了紙

張,印上了100萬錠的數字。反正他是皇帝,想寫多大數字都行。

如果朱棣聰明的話,就應該早點把這張支票折現,換糧食也好,換布匹也好,總之是在通貨膨脹讓這張支票貶值之前。

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關鍵在于朱棣通過這一次的成功表演讓朱元璋看到了他的價值,獲得了朱元璋的信任。其實演得好不好倒在其次,至少

先混了個臉熟。

但這次遠征帶給朱棣的也只有這些,並沒有人認為他能夠成為皇位的繼位者,他心里也清楚,無論自己如何表演,也無非是從龍套變成配角,

要想當上主角,必須得到朱元璋導演的同意。可是很明顯,朱導演並無意換人。

如果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滿懷抱負的朱棣可能最終會成為朱標的好弟弟,國家的邊界守護者,他的能力將用來為國效力,他的野心將隨著時

光的流逝被永遠埋葬。

就在看似事情已經定局的情況下,洪武二十五年(1392),太子朱標的死使得一切似乎都有了轉機。

朱標死了,主角的位置終于空了出來,時機到了!

朱標的兒子朱允炆不過是個毫無經驗、年幼無知的少年,這樣的人怎麼能承擔帝國發展的重任,換人吧,也該搞個公開招考之類的玩意了。退

一步說,就算不搞公開競爭,也該給個抓鬮的機會啊,老爹,不能再搞一言堂了,多少給點民主吧。

朱棣曾經有過無限的期待,他相信只要公開競爭,自己是很有優勢的,那個小毛孩子懂得什麼,論處理政事出兵打仗,誰能比得上我!當然,

甯王打仗也很厲害,不過他只是一介武夫,這樣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家伙也想繼承皇位?

除了我,還有誰!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朱元璋對朱標的深厚感情使得他又一次搞了暗箱操作,他真的任命只有十五歲的朱允炆為太子。

白干了,這下真是白干了。

[174]

朱標雖然文弱,到底是自己的哥哥,長兄為父,論資排輩,心理上還說得過去,畢竟人家參加工作早,可那個十五歲的小毛孩居然也敢在自己

頭上作威作福,無論如何想不通,無論如何辦不到!

但這是事實,一旦父親死去,這個小孩子就會成為帝國皇位的繼任者,到時不管自己是否願意,都將跪倒在這個人的面前,發誓效忠于他。他

懂得什麼,即無戰功,又無政績,憑什麼當皇帝?

人生最痛苦的地方不在于有一個悲慘的結局,而在于知道了結局卻無法改變。

如果說之前的朱棣只是抱怨,那麼朱允炆繼位後的朱棣就是真的准備圖謀不軌了。用法律術語來說,這是一個從犯罪預想到犯罪預備的過程。

但朱棣可以不服氣,卻不能不服從,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明太祖決定對北元再次發動遠征,主帥仍然是朱棣。這也是朱元璋一生中制定的

最後一個作戰計劃。

他真的老了,青年時代的意氣風發,縱馬馳奔只能在腦海中回味了。但他的意識還很清楚,必須在自己死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掉,這樣大

明帝國才能不斷的延續下去,永遠強大繁榮。國內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但卓越的軍事直覺告訴他,北元仍然是國家最強大的敵人,一定要把這

個鄰居連根拔除!

而朱棣當任不讓地成為了統帥,雖然他已經不再願意去干這些活,畢竟自己只是打工的,每個月按時拿工資,出兵打仗成了義務勞動,干好了

是老板的功勞,干壞了還要負責任,這樣的差事誰願意干?

可是即將解任的老板朱元璋不是一個可以商量的人,誰讓你當年表現得那麼好,就是你了!不干也得干!

同年三月,朱棣帶著複雜的心情從北平出發了,此次他的戰略和上一次大致相同,在軍隊抵達大甯後,他先派出騎兵去偵察元兵的方位,在確

定元軍所在位置之後,他帶兵至翻山越嶺,在徹徹兒山找到了元軍,這一次他沒有再玩懷柔的那套把戲,連殺帶趕,把北元軍趕到了數百里外

,並活捉了北元大將索林帖木兒等人。

按說任務已經完成,也該班師回朝了,北元的難兄難弟也在遠處等著呢,既然仗打完了,人也殺了,帳篷也燒了,您就早點走吧,等您走後,

我們再建設。但這一次朱棣似乎心情不好,于是北元就成為了他發泄的對象。他一氣追出幾百里,一直追到兀良哈禿城,打敗了北元大將哈剌

兀,這才威風凜凜的回了家。

郁悶的人真是惹不得啊。

[175]

朱棣得勝回朝,卻沒有以往的興奮,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朱元璋的心思卻大不相同,在他看來,國家又多了一名優秀的將領,朱允炆又有一

個可以依靠的好叔叔,當然,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

此時的朱元璋才真正感覺到一種解脫,他打了一輩子仗,忙了一輩子公務,不但干了自己的工作,連兒子孫子的那份他也代勞了。

此時的大明帝國已經恢複了生機和活力,人民安居樂業,商業活動也有相當的發展,朝鮮歸順了大明,北元已經被打成了游擊隊。而朱元璋對

他制定的那套政策更是信心爆棚,在他看來,後世子孫只要有著基本的行為能力,就能根據他的政策治理大明,並保萬世平安。

都安排好了,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

對大臣們來說,朱元璋可能不是個好君主,但是對朱元璋的子孫們來說,朱元璋是個好父親、好祖父。其實朱元璋的這種行為反差的理由也很

簡單,就如同今天獨生子女的家長,特別是那些當年曾經挨過餓的人,自然不忍心讓孩子受自己那樣的苦,他們恨不得代替子女去承擔來他們

將來要經受的苦難。

朱元璋希望自己的子孫能夠團結一致,共同輔佐他選定的繼承人朱允炆。但就如今天的所謂代溝一樣,子孫們有自己的打算,特別是皇族的

子孫,他們是無法體會朱元璋這種深厚的父愛的,在他們看來,這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早就應該領退休金走人了。他們關注的只是這個老者所坐

的那把椅子。

朱元璋奮斗一生,為子孫積攢下了大筆的財富,可當他走到人生的終點時,他的子孫的眼睛卻只盯著他手中握著的那筆財富,投向這個老人的

只是冷冰冰的目光。

這無疑是朱元璋一生中最大的悲哀。

是時候了,讓我們給朱元璋一個公正的評價吧

朱元璋生于亂世之中,背負著父母雙亡的痛苦,從赤貧起家,他沒有背景,沒有後台,沒有依靠,他的一切都是自己爭取來的,他經曆千辛萬

苦,無數次躲過死神的掌握,從死人堆里爬起來,掩埋戰友的尸體,然後繼續前進,繼續戰斗。

朱元璋的那個時代有著無數的厲害角色,陳友諒、張士誠、王保保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朱元璋用他驚人的軍事天賦戰勝了這些敵人,可以說

,在那個時代,最優秀統帥的稱號非朱元璋莫屬。

他幾乎是赤手空拳,單槍匹馬憑借著自己的勇氣和決心建立了龐大的帝國。

是的,誰會想到幾十年前的那個衣衫襤褸,沿街乞討的乞丐會成為一個大帝國的統治者。

是的,命運之神其實並不存在,他也不會將什麼寶劍和鑰匙交給一個乞丐,在那絕望的日子里,並沒有人去同情和可憐這個人,他的一切都是

自己爭取來的。

他告訴我們,堅強的意志和決心可以戰勝一切困難。

他告訴我們,執著的信念和無畏的心靈才是最強大的武器。

當朱元璋回望自己幾十年的崢嶸歲月,回望自己一手建立的強大國家時,他有充足的理由為之而驕傲和自豪!

我是朱元璋,是大明天下的締造者!

六百多年過去了,但籠罩在朱元璋身上的爭論似乎並沒有停止的跡象。他有過不朽的功勳,也有過嚴重的過失,這些爭論可能再過六百年也不

會停止。

朱元璋,你就是你,曆經時間的磨礪,歲月的侵蝕,你還依然屹立在那里,你的豐功偉績和成敗得失都被記錄在史冊上,供後人評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176]

黃昏京郊馬場

這本是一片寬闊的農田,在一次政府征地中被征收,種上了草,並成為了皇室的專用馬場

朱元璋現在就站在這片專屬于他的土地上,多年的馬上征戰使得他對于騎馬這項運動有著濃厚的興趣。他始終不能忘懷當年的縱馬馳騁的歲月



歲月催人!

當年的風華少年,如今已經年華老去,當年的同伴好友,如今皆已不見蹤影。

回望這一生,我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為了建立這個偉大的帝國,他付出了自己的青春、精力,犧牲了愛人、朋友和屬下,他殺了很多人,做錯了很多事,現在終于走到了終點。

一個孤獨的老人守護著一個龐大的帝國,這就是最終的結局。

他又一次跨上了馬匹,雖然他的身體早已不適合騎馬,也不複當年之勇,但當他騎上馬,揮動馬鞭,一股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是的,一切又

回來了:

皇覺寺里,明月相伴,孤燈一盞

濠州城中,謹小慎微,奮發圖強

鄱陽湖畔,碧波千里,火光沖天

茫茫大漠,金戈鐵馬,劍舞黃沙!

開創帝國,保世宏規,光耀後代!

他縱馬馳奔,江河大地被他踩在腳下,錦繡山川被他拋在身後。

一個個的身影在他眼前浮現:郭子興、馬皇後、陳友諒、徐達、常遇春、王保保、胡惟庸、藍玉,有的他愛過,有的他恨過,有的他信任過,

有的他背叛過,有的是他的朋友,有的是他的敵人。

此生足矣,足矣!

少貧賤兮壯志揚,

千軍如烈怒弦張!

我雄武兮大明強!

我雄武兮天下壯!

他勒住馬頭,迎著落日的最後一絲陽光,向壯美河山投下最後的一瞥,仰天大笑:

我本淮右布衣,天下于我何加焉!

洪武三十一年(1398),明太祖朱元璋崩,年七十一。

[177]

建文的憂慮

朱元璋病逝前,指定皇太孫朱允炆繼位。朱元璋逝世時很是安心,因為他認為朱允炆一定能夠繼承他的意願,將大明王朝治理得更好,一個安

心的人走了,卻留下了一個憂慮的人。

朱元璋巨大的身影從朱允炆身上消失了,朱允炆終于可以獨自處理政事了,但這個年僅21歲的少年驚奇的發現,他仍然看不到太陽,因為有九

個人的身影又籠罩到了他的頭上。

這九個人就是朱元璋的九個兒子,從東北到西北分別是遼王、甯王、燕王、谷王、代王、晉王、秦王、慶王和肅王。

如果說皇帝是最大的地主,那麼這九個人就是保衛大地主的地主武裝。

朱元璋在全國各地封了二十四個兒子和一個孫子為王,這些特殊的人被稱為藩王,他們有自己的王府和軍隊,每個王都有三個護衛,但請注意

,這三個護衛不是指三個人。

所謂護衛是一個總稱,護衛的人數從三千人到一萬九千人不等,這樣算一下就可以了解藩王們的軍事實力。

上面那句話的關鍵所在就是不等,按照這個規定,藩王所能擁有的軍力是九千人到伍萬七千人,而在實踐中,藩王們都傾向于選擇後一個數字

,槍杆子里出政權,就算不要政權,多養點打手保鏢看家護院也是好的。

按說這個數字其實也不多,區區五萬多人,自然干不過中央。可見朱元璋在安排軍隊建制時是有所考慮的,但事情往往壞就壞在例外這個詞上



可以例外的就是我們上面提到的這九個人的某幾個。他們之所以可以例外,是因為他們負擔著更為繁重的任務--守護邊界。

他們的防區我們已經介紹過了,這九個武裝地主就如同九大軍區,分別負擔著不同的任務,其中燕王和晉王勢力最大,他們各自帶有十余萬軍

隊,可謂兵勢強大,但這二位還不是九王中最生猛的,公認的打仗第一強人是甯王,此人帶甲八萬,革車六千,看似兵力沒有燕王和晉王多

,但他手下卻有一支當年最為強大的武裝--朵顏三衛。

這是一支特殊的部隊,可以說是明軍中的國際縱隊,全部由蒙古人組成,戰斗力極強。可能有人要問,為何這些蒙古人甘心給明朝打工。

其實這個答案也很簡單,因為明朝按時發放工資,這些外援們吃飽飯還能去娛樂場所休閑一下,而北元卻是經常打白條,打仗前許願搶到的戰

利品歸個人所有,結果往往搶回來就要先交集體,剩下的才是自己的。

這就是明顯的賠本買賣了,拼死搶了點東西回來,還要交公,萬一死掉了估計還沒有人管埋。確實不如給明朝當公務員,按月拿錢還有福利保

障,無數的蒙古人就是被這種政策吸引過來的。

在利益面前,要保持忠誠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另外甯王本人也是極為凶橫,據說他每次打仗都領頭沖鋒,活像第一滴血里的蘭博,殺人不眨眼,砍頭如切菜,連燕王這樣的狠角色看到他都

要讓三分。

這幾位鎮守邊界的武裝地主還經常搞聯合軍事演習,動不動就是十幾萬人在邊界動刀動槍,喊殺沖天,一旦有這樣的動靜,北元游擊隊就會立

刻轉入地下斗爭。

其實這些喊殺聲驚動的不只是北元,還有坐在皇位上的朱允炆,在他看來,這是一種示威。

該采取點措施了。

[178]

朱允炆是一個好人,在他十五歲的時候,父親朱標患重病,朱允炆盡心伺候。他的孝順並沒有感動上天,挽留住朱標的性命。朱標去世後,朱

允炆將他的三個年級還小的弟弟接來和自己一起住,目的很簡單,他不想這些年幼的弟弟和自己一樣去承受失去父親的痛苦,他知道他們需要

的是親情。

那年,他才十五歲。

除此之外,他還擔任了朱元璋的護理工作,由于朱元璋脾氣本來就不好,伺候他的人總是擔心掉腦袋,朱允炆主動承擔了責任,他親自服侍朱

元璋,直到朱元璋離開這個世界。他盡到了一個好兒子和好孫子的責任。

他也是一個早熟的少年,當然促使他早熟的並不只是父親的早逝,還有他的那些叔叔們

讓朱允炆記憶猶新的有這樣兩件事:

一次,朱元璋老師出了一道上聯:風吹馬尾千條線,要求學生們對出下聯,學生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好學生朱允炆,另一個是社會青年朱棣。

朱允炆先對,卻對得很不高明,他的答案是雨打羊毛一片膻,雖然勉強對得上,卻是不雅,而此時社會青年朱棣卻靈感突發,脫口而出:日照

龍鱗萬點金。

這句不但對得工整,還突出了一個龍字,確是絕對。朱元璋很高興,表揚了朱棣,而朱棣也不失時機地看了朱允炆一眼,那意思似乎是你也就

這能耐而已。

朱允炆雖然還小,但卻明白那個眼神的意義。

另一次就嚴重得多了,朱允炆放學後,正巧遇上社會青年朱棣,朱棣一看四下無人,就露出了流氓相,居然用手拍他的後背,說道:沒想到你

小子也有今天。(不意兒乃有今日)

朱棣的這種行為在封建社會是大不敬,大概類似今天學校門口的不良少年堵住學生搶劫。

朱允炆也沒有想到朱棣居然敢如此放肆,一時不知所措,慌了手腳,正在這時,朱元璋老師過來了,他看見如此情景,勃然大怒,狠狠地罵了

朱棣一頓,此時朱允炆的反應卻十分耐人尋味。

他不但沒有向朱元璋告狀,反而幫朱棣說話,向朱元璋表示這是他們叔侄倆鬧著玩的。朱元璋這才沒有追究。

你不得不佩服朱允炆的反應。這是皇室子孫在複雜環境下的一種天賦,但在我看來,這種天賦似乎是一種悲哀。

在朱元璋的眼里,朱棣是一個好兒子,可是在朱允炆的眼里,朱棣是一個壞叔叔。這倒也不矛盾,就如我們前面所說,朱棣本來就有兩張臉,

一張是給父親看的,一張是給侄子看的。

在這種情況下,就有了那次曆史上有名的對話。

朱元璋在解決了良弓和走狗的問題後,曾不無得意地對朱允炆說:我安排你的幾個叔叔為你守護邊界,站崗放哨,你就可以在家里安心做皇帝

了。

朱元璋笑了,朱允炆卻沒有笑,他一反以往的附和,陷入沉思中。

這是一個機會,有些話遲早要說,就趁現在這個機會說出來吧。

朱允炆抬起頭,用憂慮的口氣說出了朱元璋萬想不到的話:外敵入侵,由叔叔們來對付,如果叔叔們要有異心,我怎麼對付他們呢?

一生運籌帷幄的朱元璋居然被這個問題問呆了,難道自己的兒子還不能相信嗎,他沉默了很久,居然也說了一句朱允炆想不到的話:你的意思

呢?

這下輪到朱允炆傻眼了,皮球又被踢了回來,要靠我還用得著問你老人家麼,這爺孫倆被這個問題弄得疲于應付,但問題還是不能不答的,朱

允炆經過長時間的思考,用做論文的精神列出五點來回答了這個問題:首先,用德來爭取他們的心,然後用禮來約束他們的行為,再不行就削

減他們的屬地,下一步就是改封地,如果實在沒有辦法,那就只好拔刀相向了。

一生精于謀略計算的朱元璋聽到這個計劃後,也不由得開口稱贊:很好,沒有更好的選擇方法了。

朱元璋十分高興,他的判斷告訴他,朱允炆列出的方法一定能夠解決這個隱憂,但事情真的會如他所想般順利嗎,有沒有什麼漏洞呢?

事實證明確實有一個漏洞,今天我們回頭來看這段經典的對話,就會發現兩個人說得都很有道理,朱元璋的判斷沒有錯,確實沒有比朱允炆所

說的更好的方法了,但他忽略了一個關鍵因素,那就是朱允炆的能力。

朱允炆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據史料記載,由于他的頭型不好,朱元璋曾經十分不喜歡他,但朱元璋慢慢發現,這個孩子十分聰明,背書十分

在行,便對他另眼相看,最後立為繼承人。

這里也說明一下能力的問題,在我小時候,我鄰居家有個小孩,才五歲就會幫家里打醬油,居然還會討價還價,時人皆歎之,因為每次打醬油

都能幫家里省一毛錢,被譽為奇才,十幾年後,我偶然聽人說起他待業在家,找不到工作,不過仍然去買醬油,唯一的區別是副食店的老板再

也不肯跟他討價還價了。

打醬油只是個比方,這里主要是說明讀書的能力和處理問題的能力是不一樣的,書讀得好,不代表事情能處理得好,能列出計劃,不代表能夠

執行計劃。

其實朱元璋也並沒有把這個複雜的問題拋給毫無經驗的孫子,他為朱允炆留下了一群人,幫助他治理天下,其主要成員有三個人,他們也成為

後來建文帝的主要班底。

[179]

第一個人

洪武年間,朱元璋曾帶著幾分神秘感,告訴已經被確認為繼承人的朱允炆,自己已為他選擇了一個可以治理天下的人才,但這個人有個缺點,

就是過于傲氣,所以現在還不能用他,要壓制他一下,將來才能夠成大氣。然後他說出了這個人的名字:方孝孺。

大家應該從朱元璋的話中吸取教訓,一般領導提拔你之前總是要打壓一下的,所謂磨練就是這樣來的,千萬不要為此和領導鬧意見,否則就真

有可能一輩子壓制下去了。

說來倒也滑稽,這位方孝孺就是在空印案中被錯殺的方克勤之子,殺其父而用其子,不知這算不算也是對方孝孺的一種壓制。

方孝孺自小熟讀經書,為人稱道,他的老師就是大名鼎鼎的宋濂,而他自己也常常以明王道,致太平為己任,但讓他莫名其妙的是,自己名

聲很大,老師又在朝中為官,洪武十五年、二十五年,地方政府兩次向朱元璋推薦自己,卻一直沒有得到任用。

我們知道原因,但當時的方孝孺是不知道原因的,他就這樣等了十年之久,由此可見,領導的想法確實是高深莫測,不可琢磨的。

朱元璋告訴朱允炆,方孝孺是絕對可以信任的,他的一生都會效忠于你,並能為你治理國家,開創太平盛世。

這話他只說對了一半。

[180]

第二個人

洪武年間,京城里的謹身殿由于沒有安裝避雷針,被雷給劈了,如果是今天大概是要搞個安全宣傳的,教育一下大家注意天氣變化,修好完事

,但在當年,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朱元璋認為是上天發怒了,便決定去禱廟祭祀,他大概是認為自己確實干了不少錯事,所以這次祭祀

他挑選了一批人和他一起去

挑選條件是極為苛刻的,那就是在九年之內(含九年)沒有過任何過失的,這在洪武朝可真是難過登天了。那個時候,官員能保住腦袋就不錯

了,你就是沒錯,說不准老朱也能給你挑出錯來。這麼看來,能符合要求者還真是需要一顆純潔的心靈,至少對老朱純潔。

雖然不多,卻也不是沒有,齊德就是其中一個,他因為這件事被朱元璋留意,並記在心中,祭祀完畢後,朱元璋親自為齊德改名為泰,從此齊

泰這個名字成為了他一生的代號。

此人是個文人,雖未帶兵,卻被任命為兵部左侍郎,朱元璋也曾放心不下,為他舉行了一場單獨面試,詢問邊界將領的名字,齊泰不慌不忙,

從東說到西,從南說到北,毫無遺漏,得了滿分。之後又問各地的形勢,齊泰這次沒有說話,從袖子里拿出一本手冊,上面的記載十分詳細。

朱元璋十分驚訝,大為欣賞。

要知道,這次面試是突然性的,齊泰並未預先做准備,說明這位仁兄確實是把這些玩意當書來背的,還寫成小冊子,隨走隨看,其用功之熱情

勝似今日在公交車上背單詞的四級考生。

他也將成為建文帝的重臣。

上篇: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至第一百七十章     下篇: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至第一百九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