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至第二百五十章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至第二百五十章


[241]

風不但刮了起來,偏偏還是東北風,真是活見鬼,南軍的士兵們頂著大風沙,眼睛都睜不開,更別談什麼作戰,北軍士兵就像趕鴨子一樣將他

們擊潰,盛庸本人見勢不妙,立刻收拾人馬逃走。他似乎意識到了上天並不站在自己這邊。

朱棣及時抓住了機會,對南軍發動了總攻,並最終打敗了盛庸。這是他第二次中獎了,兩次都有大風助陣,相信朱棣也會認為自己真有天命在

身吧。

失敗的盛庸並不需要為戰敗感到羞恥,他已經盡到了自己的最大努力,而他也應該從這次戰役中間領悟頗多,他完全可以向天喊出:天要亡我

,非戰之罪!這樣的話,因為事實本就如此。而沙塵暴的頻繁出現及其影響也告訴了我們,環境保護實在是個大問題,某些時候還會演變成嚴

肅的政治軍事問題。

夾河之戰的勝利大大提升了朱棣軍隊的士氣,而原本接應盛庸軍的吳傑、平安部隊聽到己軍戰敗消息後都聞風而逃,轉而駐守真定。戰爭形勢

又一次向有利于朱棣的方向發展。

朱棣發揚連續作戰的精神,並貫徹了他一直以來不用陽謀,只玩陰招的戰術思想,誘使真定守軍出戰,吳傑果然上當,在滹沱河和朱棣又打了

一仗。在此戰中,朱棣仍然充分發揮了防彈衣的作用,並在戰役最關鍵時刻又得到了大風的幫助,順風破敵,打敗了吳傑軍。

之所以不對此戰做更多地描述,實在是因為此戰與之前的戰役雷同之處太多。靖難之戰本來十分激烈,其中體現出來的軍事謀略和戰略思想也

是值得我們認真分析的。但在這場戰爭中出現的兩個不符合平常戰爭規律的因素,反而更讓人感興趣。

第一個因素是永遠打不死的朱棣,說來實在讓人難以相信,這位仁兄似乎成為了美國大片中永遠打不死的超級英雄,他身經百戰,沖鋒陷陣,

卻從未負過重傷。要知道刀劍無眼,在戰場上帶頭沖鋒的大將和士兵被打死的幾率是沒有多大差別的,而朱棣之所以如此厲害並非是因為他有

什麼超能力,而是因為他的敵人朱允炆愚蠢的命令部下不得傷害他的性命。這種不公平的比賽實在讓人覺得興趣索然。

第二個因素是永遠刮不停的大風,北方多風沙是正常的事情,問題在于刮風的時間和地點,每次都是早不刮,晚不刮,偏偏在兩軍交戰正激烈

時就開始刮風,北方地盤那麼大,可風沙就是喜歡光顧那麼一小片戰場,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每次刮風都是有利于朱棣的,不是把敵軍帥旗刮

斷就是對著南軍猛吹,讓士兵們睜不開眼。我曾經懷疑過朱棣當時是否已經發明了鼓風機之類的玩意,否則這風怎麼會如同朱棣家養的一樣,

想吹就吹,想怎麼吹就怎麼吹。

如果沒有以上這兩個讓人莫名其妙的因素影響,朱棣的墳頭只怕已經可以收莊稼了。

[242]

靖難之戰,一場奇特的戰爭。

創造性思維

勝利的朱棣並不輕松,因為他的地盤還是很小,他的軍隊仍然不多。在戰勝吳傑之後他又多次出兵,取得了一些勝利,並在徐州沛縣燒掉了南

軍大批糧草,斷了敵軍的後勤補給。朱棣本想趁勝追擊,但南軍卻早有准備,河北山西一帶將領也紛紛出擊朱棣老巢北平。朱棣為保大本營,

只好收兵回城。

此時的朱棣終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種壓力並不是因為某次戰役的失敗造成的,而是因為他已經隱約感覺到自己的這次冒險行動似乎

不可能成功了。朱允炆占據了全國大部分地區,而自己所有的地盤不過是北平、保定、永平三個郡而已。論人力資源、物資儲備自己都遠遠比

不上朱允炆。雖然屢戰屢勝,但畢竟無法徹底擊敗對手。

朱棣已經開始相信,戰爭如果這樣繼續下去,總有一天,他會率領著越打越少的部下被對方的幾個小兵抓住送去領賞,然後屈辱的活著或者是

屈辱的死去。

失敗算不了什麼,希望的喪失才是最大的痛苦。

一直支撐著朱棣的希望之火看來也已快要熄滅了,還有什麼指望呢,那年頭搞房地產的不多,也沒有那麼多工地,總不能企盼朱允炆被天上掉

下來的磚頭砸死吧。況且就算朱允炆死了,皇位依然輪不到自己。奈何,奈何!

就在此時,一個消息改變了朱棣的命運,這個消息是朱棣潛伏在宮中的宦官提供的,他們派人給朱棣送信,表示京師兵力十分空虛,如趁虛而

入,一定可以一戰而定。

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情報,但朱棣看後卻是氣不打一處來,為什麼呢,因為朱棣的並非身在蘇杭,從北平打到京城,談何容易?!自己打了三

年仗就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可問題在于朱允炆是決不可能讓開一條路讓他打到京城的。

而在通往京城的路上,最大的障礙就是山東,此地民風彪悍,士兵作戰勇猛,而且還有名將鎮守,無論如何也是很難打過去的。在朱棣看來這

是一個很難克服的障礙。但這個障礙真的存在嗎?

[243]

朱棣不會想到,自己在無意中已經陷入了一個思維的陷阱:去京城就一定要打山東嗎?

在我們的思維中,經常會出現一些盲點,而創造性思維就是專門來消滅這些盲點的。所謂創造性思維並不一定是提出多麼高明的主意,很多時

候,這種思維提出的解決方法是很多人都知道和了解的,但問題在于他們都沒有意識到這些方法。我們用一個曆史實例可以說明這個問題:

這件事發生在美國,美國國家航天局發現,航天飛機上的一個零件總是出故障,不是這里壞就是那里壞,花費很多人力物力始終無法解決,最

後一個工程師提出,是否可以不要這個零件。事實證明,這個零件確實是多余的。

這個啼笑皆非的事件告訴我們,在我們的思維中,是存在著某些盲點的,而我們自己往往會陷入鑽牛角尖的困境中。對于朱棣而言,山東就是

他的盲點,由于在濟南遭受的失敗給了他太深的印象,他似乎認為如果不攻下濟南就無法打下京城。

如果朱棣就這樣鑽下去,他將不可避免地走向失敗,但關鍵時刻一個具備這種思維的人點醒了他,這個人就是道衍。

道衍之所以被認為是那個時代最出色的謀士,是有道理的。他不讀死書,不認死理,善于變通,他敏銳地發現了朱棣思維中的這個盲點。

朱棣就如同一個高明的小偷,想要入室盜竊,精通撬鎖技術,但濟南這把鎖他卻怎麼也打不開,無論用什麼萬能鑰匙費多少時間也無濟于事。

此時老偷道衍來到他的身邊,告訴他,其實你的目的並不是打開那把鎖,而是進入門內,現在在你眼前的只是一扇木門。

于是朱棣放棄了撬鎖的企圖,抬起他的腳踢開了那扇門。

門被打開了,通往京城的道路被打開了,朱棣終于看到了天子之路的終點--那閃閃發光的寶座。

在地圖上,那扇門的名字叫徐州。

建文三年(1401)十二月,朱棣在他的行宮內又一次披上了盔甲,召集他的將領們,准備出發,但這次的進攻與以往並不相同,因為朱棣已經

下定了決心,這將是他的最後一次進攻,他看著自己的將領們,長年的出兵征戰,這些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的死去,張玉、譚淵、還有很多的

人。而自己卻總是回到同一個起點。與其這樣磨下去等死,不如奮力一博!

打了這麼多年仗,什麼時候才到頭!此次出兵作戰,當作最後之決斷,有去無回,有生無死!

不成功,便成仁!

[244]

最後的沖擊

建文四年(1402)元月,朱棣開始了他的最後一次沖擊,他的老冤家盛庸、平安、鐵鉉等人已經得到了消息,修好城牆等待著朱棣來攻堅,然

而事情發展讓他們大出意料的是,朱棣並沒有去找他們的麻煩,而是取道館陶渡河,連克東阿、東平、單縣,兵峰直指徐州!

盛庸和鐵鉉慌亂了,他們明白朱棣的企圖,他的目標不再是德州、濟南,而是那最終的目的地--京城,如果讓朱棣達到目的,一切就全完了,

于是他們一反防守的常態,開始了對朱棣的追擊。

第一個追上來的是平安,他率領四萬軍隊尾隨而來,速度極快,在平安看來,朱棣雖然出其不意發動進攻,但徐州城防堅固,足以抵擋北軍,

至少可以延緩一段時間,到那時可以內外夾攻,徹底擊破北軍。然而他想不到的是,朱棣竟然沒有攻擊徐州!

原來朱棣在擊敗城中守軍之後,守軍便龜縮不出,企圖固守。但朱棣玩了一招更絕的,他繞開了徐州,轉而攻擊宿州。平安得到消息後大吃一

驚,朱棣竟然置徐州于不顧,很明顯他的目標只是京城!

朱棣就如同一頭火牛,什麼都不顧,只向著自己的目標挺進。這種豁出一切的敵人是最為可怕的。

追上他,一定要追上他!

三月,平安得到消息,朱棣已經離開徐州,趨進宿州,眼見北軍行動如此迅速,平安命令士兵急行軍,終于趕到了宿州附近的淝河,在他看來

,朱棣急于打到京城,必然不會多作停留,只要能夠追上北軍,就是勝利。

然而平安萬沒料到的是,跑步前進的朱棣並沒有忘了自己,朱棣已經在淝河預備了禮物相送,權當是感謝平安率軍為他送行。

當平安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到淝河時,立刻遭到了朱棣的伏擊,原來朱棣為了切掉這根討厭的尾巴,已經在這里埋伏了兩天,等平安軍一到,立

刻發動了進攻。平安沒有想到,追了一個多月的朱棣竟然在這里等待著自己,全軍毫無防備,被輕易擊潰。平安反應很快,立刻扯著自己的戰

馬繼續狂奔,只是奔跑的方向與剛才的完全不同而已。而他的殘余部隊也紛紛效仿,這樣看來平安這一個月時間的主要工作就是不斷的跑來跑

去。

[245]

朱棣的攻擊雖然打垮了平安,但也減慢了自己軍隊的前進速度,而南軍也利用這段時間完成了追擊的部署,重新集結人馬追了上來,而朱棣也

終于明白,盛庸等人是不會讓他安心上路的,只有解決掉這些後顧之憂,才能獲得最終的勝利。

五月,南軍和北軍終于正式相遇在睢水附近的小河,南軍的統帥依然是平安,事實證明,如果光明正大的開打,北軍是沒有多少優勢的。雙方

經過激戰,北軍雖然略占優勢,但一時之間也無法打敗這支攔路虎,而此時正值南軍糧草不足,朱棣判斷,現在正是南軍最為虛弱的時候,如

果發動總攻是可以解決問題的。但朱棣從來都不是一個光明正大出牌的人,他還是用了自己拿手的方法--偷襲。

他如往常一樣在河對岸排布士兵,卻把主力連夜撤到三十里外,趁著三更半夜渡河對南軍發動了進攻。朱棣晚上不睡覺,摸黑出來親自指揮了

偷襲,他本以為這次夜渡對岸一定能夠全殲南軍,但他也沒有料到,在對岸,他會遇到一個曾給他帶來很多麻煩的老熟人。

朱棣整隊上岸之後便對平安軍發動了進攻,平安軍果然沒有防備,陣腳大亂,就在全軍即將崩潰之刻,一支軍隊出現了,這支軍隊正是南軍的

援軍,帶隊的就是朱棣的大舅子徐輝組,他帶領部隊日夜兼程,所謂來得早不如來得巧,他立刻命令軍隊投入進攻。

朱棣萬沒料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深夜里又多出一支軍隊來,在糊里糊塗的挨了徐輝祖幾悶棍後,他意識到大事不好,隨即率領全軍撤回

。徐輝祖趁勢大敗北軍,並斬殺了北軍大將李斌。

朱棣的這次夜襲可以用偷雞不著蝕把米來形容,不但沒有完成戰略任務,反而丟了不少士兵的性命。而更大的麻煩還在等待著他。

回到大營後,將領們長久以來積累的憤怒終于爆發了,他們一直背負著反賊的罪名,拿著自己的腦袋去拚命,雖然朱棣帶給過他們很多勝利,

但隨著戰局的發展,他們也已看出,勝利似乎還很遙遠。此次出征可以說是孤注一擲,直撲京城,但現在遭遇大敗,卻連京城的郊區都還沒有

看到。掉腦袋的事情,是決計不能馬虎的,至少要討個說法。于是他們紛紛向朱棣進言,要求渡河另找地方紮營(其實就是變相撤退)。

[246]

其實朱棣的心中也是七上八下,所謂直搗京城不過是個許諾而已,怎麼可能當真?何況路上有這麼多車匪路霸,要想唱著歌進城只怕是難上加

難,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如果後撤軍心必然大亂,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他一如既往的用堅決的語氣說道:此戰有進無退!然後他下令願意留在此地的站到右邊,願意渡河的站在左邊。朱棣又打起了如意算盤,一

般這種類似記名投票之類的群體活動都是做做樣子,他相信誰也不敢公開和他作對,但這一次,他錯了。

將領們呼啦啦的大都站到了左邊,這下子朱棣就真沒辦法了,他十分生氣地說道:你們自己看著辦吧!然後坐下一個人生悶氣,在這個困難

的時候,朱能站了出來,他支持了朱棣,並大聲對那些將領們說道:請諸位堅持下去吧,當年漢高祖劉邦十戰久不勝,最終不也占據天下了嗎

,現在敵軍已經疲弊,坐困于此地,我軍勝利在望,怎麼能夠有退卻的念頭呢?

將領們都不說話了,這倒未必是他們相信了朱能的話,而是由于張玉死後,朱能已經成為第一大將,素有威信,且軍中親信眾多,得罪了他未

必有好果子吃。經過這一鬧,該出的氣也出了,該說的話也說了,反正已經上了賊船,就這麼著吧。

朱棣以一種近似感恩的眼神看著朱能,看著在這艱難時刻挺身而出支持他的人。他也曾經動搖過,但嚴酷的現實告訴他,必須堅持下去,就如

同以往一樣,不管多麼困難,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有希望的。

戰爭的勝負往往就決定于那再堅持一下的努力

靈璧,最後的勝利

似乎是要配合朱棣的決心,朝廷方面不知是誰出的餿主意,說北軍即將失敗,應該把徐輝祖調回來保衛京城,于是剛剛取勝的徐輝祖又被調了

回去。留在小河與朱棣對峙的只剩下了平安和何福,由于感覺此地不易防守,兩人經過商議,決定合兵到靈璧堅守。

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兩人屬下士兵本來就已經疲累交加,護送糧餉的隊伍卻又被朱棣擊敗,糧餉全部被奪走,這下子可算是要了南軍的老命

,飯都吃不飽,還打什麼仗。于是兩人一碰頭,決定明天突圍逃跑,為保證行動一致,他們還制定了暗號:三聲炮響。

[247]

第二天,南軍士兵正在打包袱,准備溜號,突然之間三聲炮響聲起,士兵們聽到暗號,二話不說,撒腿就跑。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三聲炮

並不是自己人放的逃跑暗號,正好相反,這是北軍的進攻信號!

原來北軍也在同一天制定了進攻暗號,而這個暗號正好也是三聲炮響!

真是命苦不能怨政府啊。

這是一個極為滑稽的場面,准備進攻的北軍正好遇到了倉皇出逃的南軍,哪里還講什麼客氣?北軍順勢追殺,不但全殲南軍,還俘獲了平安等

三十七員大將,只有何福跑得快,單人匹馬逃了回去。

朱棣的堅持終于換來了勝利,他踢開了前進路上的最後一顆絆腳石,開始向最後的目標挺進。

靈璧之戰徹底擊潰了南軍的主力,至此之後,南軍再也沒有能夠組織起像樣的反攻,在曆經千辛萬苦,戰勝無數敵人後,朱棣終于看到了勝利

的曙光。

盛庸、鐵鉉、平安已成為過去,沒有人能夠阻擋我前進的步伐!

朱棣的下一個目標是揚州,此時城內的守護者是監察禦史王彬,此人本想抵抗,卻被屬下出賣,揚州不戰而降。

揚州的失陷沉重的打擊了南軍的士氣,今天的我們不用看地圖,只要稍微有點地理常識,也知道揚州和南京有多遠,朱棣的靖難之戰終于到了

最後階段,他只要再邁出一腳,就能夠踏入朝思暮想的京城。

坐在皇城里的朱允炆已經慌亂到了極點,他萬萬想不到,削藩竟然會搞到自己皇位不保。他六神無主,而齊泰和黃子澄此時並不在京城之中,

他的智囊團只剩下了方孝孺。既然如此,也只能向這個書呆子討計策了。

方孝孺倒是胸有成竹,他不慌不忙的拿出做學問的態度,列出了幾條對策:首先派出大臣外出募兵,然後號召天下勤王,為爭取時間,要派人

去找朱棣談判,表示願意割讓土地,麻痹朱棣。

朱允炆看他如此有把握,便按照他的計劃行事,希望這位書呆子能夠在最後時刻拉他一把。

後來的事實證明,方孝孺確實是一等忠臣,但卻絕對不是一等功臣。他所提出的外出募兵、號召勤王都是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朱棣已經

打到了門口,怎麼來得及?而所謂找朱棣談判割讓土地換取時間就更是癡人說夢了。玩弄詭計爭取時間正是朱棣的強項,哪里會上方孝孺的當

。朱棣辛辛苦苦,勤勤懇懇的造了四年反,並不是為了拿一塊土地當地主,他要的是天下所有的一切。

[248]

話雖如此,當時的大臣們還是按照方孝孺的部署去安排一切,其中最重要的與朱棣談判的任務被交給了慶成郡主。請諸位千萬不要誤從這位郡

主的封號來判斷她的輩分,事實上,她是朱元璋的侄女,朱允炆的長輩,按照身分和年齡計算,她是朱棣的堂姐。

慶成郡主親自過江去和朱棣談判,朱棣熱情地接待了她,這也使得這位郡主認為朱棣是一個可以商量的人,她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說了一大

堆兄弟骨肉不要相殘之類的話,朱棣聽得很認真,並不斷點頭稱是。

慶成郡主頓覺形勢一片大好,便停下來等待朱棣的答複。朱棣看她已經講完,才終于開口說話,而他所說的話卻著實讓慶成郡主嚇了一跳。

朱棣用平靜的口氣說道:我這次起兵,只是要為父皇報仇(不知仇從何來),誅滅奸臣,仿效當年的周公輔政足矣,希望皇上答應我的要求。



然後他意味深長的看了這位堂姐一眼,接著說道:如果不答應我的要求,我攻破城池之日,希望諸位兄弟姐妹馬上搬家,去父親的陵墓暫住,

我怕到時候驚嚇了各位。

說完後,朱棣即沉吟不語。

這是恐嚇,是赤裸裸的恐嚇!慶成郡主以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自己的這個弟弟,原來自己剛才所說的全都是廢話,而這位好弟弟不但一意孤行

,竟然還敢威脅自己,她這才明白,在這個人眼中根本沒有兄弟姐妹,在他看來,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不是支持他的,就是反對他的。

慶成郡主不了解朱棣,也不可能了解朱棣,她根本無法想象朱棣是經曆了多少痛苦的抉擇和苦難的煎熬才走到了今天。眼看勝利就在眼前,竟

然想用幾句話打發走人,簡直是白日做夢!

朱棣把他與慶成郡主的談話寫成了一封信,並交給她帶回去,表明自己的態度。

朱允炆知道了談判的結果,他終于意識到,自己所有的幻想都破滅了,他的對手沒有也不會下一道勿傷我侄的命令,他審視著皇宮中的一切

,那些宦官宮女和大臣們仍舊對他畢恭畢敬,但他心里明白,即使不久之後這里換了新的主人,他們依然會這樣做的。

因為他們只是仆人,只要保證他們的利益,主人之間的更替對于他們而言實在不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249]

朱允炆終于發現,所謂擁有天下的自己不過是一個孤獨的人,一個無助的人,他的一生並不是用來享受富貴和尊榮的,從他坐上皇位的那一天

起,痛苦已經開始,他要防備大臣、防備藩王、防備宦官和身邊的所有人。他和他的寶座是一個公開的目標,要隨時應付外來和內在的壓力與

打擊。

他要用自己的一生去守護自己的權力,一旦權力寶座被人奪走,也就同時意味著他生命的終結。因為皇帝這種稀缺產品在一個統一的時代有且

僅能有一個。這既是自然法則,也是社會法則。

朱允炆最大的錯誤在于他不知道,朱棣起兵靖難的那一刻其實已經決定了兩個人的命運,一個是朱棣自己,另一個就是他,造反的朱棣固然沒

有回頭路,其實他也沒有。因為自古以來權力斗爭只能有一個獲勝者,非此即彼。

事情已經到了這步田地,聽天由命吧!

一張空頭支票

朱棣在回絕了朱允炆的求和後,發動了最後的進攻,他陳兵于浦子口,准備從這里渡江攻擊京城,而他沒有料到的是,在這最後的時刻竟然遇

到了頑強的抵抗。

抵抗者是盛庸,他率領著南軍士兵作了殊死的反擊,並打敗了北軍,暫時擋住了朱棣。盛庸確實無愧于名將之稱號,他在最後關頭也沒有放棄

希望,而是選擇了頑強的堅持下去。他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忠誠。雖然他並沒有把這種忠誠保持到底。

盛庸的抵抗達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朱棣的軍隊長期征戰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士兵們十分疲勞,都不願意再打,希望回去休整。這一次朱棣

也動搖了,因為他也看出部隊確實已經到了極限,如果再打下去可能會全軍崩潰。

如果朱棣就此退走,可能曆史就要改寫了,所謂天助有心人,當年被黃子澄的英明決策放走的無賴朱高煦帶領援軍前來助戰,這可是幫了朱棣

的大忙。他十分興奮,拍著自己兒子的背深情地說道:努力,世子身體不好!

這個所謂世子就是他的長子朱高熾,這句話在朱高煦聽來無疑是一個傳位于他的指令。于是便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攻打盛庸,在生力軍朱高煦

的全力支持下,北軍大破盛庸,之後一舉度過長江,到達了最終的目的地京城。

朱高煦是肯定會拚命的,因為打下的江山將來全部都是自己的,自己不拼命誰拼命?不過他似乎並沒有仔細分析朱棣的話,朱棣其實只是說是

世子身體不好,也沒有說要傳位給他。這句話絕就絕在看你怎麼理解,而後來的曆史事實證明,這句隱含了太多自由信息的話對于朱高煦來說

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250]

朱高煦是大家公認的精明人,但要論機靈程度,他還是不如他的父親,他似乎忘記了支票只有兌現才有效,而他的父親很明顯並不開銀行,卻

是以搶銀行起家的,這樣的一個人開出的支票如果能夠兌現,那才是怪事。

無論後來如何,至少此時的朱棣達到了他的目的,順利的過了江。下一步就是進城了,可這最後的一步並不那麼容易,我們前面說過,當時的

京城是由富商沈萬三贊助與明朝政府一同修建的,城牆都是用花崗石混合糯米石灰砌成,十分堅固。而城內還有十余萬軍隊,要想攻下談何容

易!

城內的朱允炆也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他拒絕了逃往南方的決定,聽從了方孝孺的建議,堅守城池。這位方孝孺實在是個硬漢,當朱允炆怕守

不住,向他詢問如果城池失守該當如何時,他竟然說道:即使守不住城池,皇帝陛下為江山社稷而死,是理所應當的事!

方孝孺雖是書生,一生未經刀兵,但大難臨頭卻有錚錚傲骨,可佩!可歎!

話雖如此,但當時京城的堅固防禦也是方孝孺敢說硬話的原因之一,朱棣連濟南都攻不下,何況京城?

可是方孝孺並不懂得,這個世界上最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被攻破的。朱棣也不是傻瓜,他敢于率軍圍城,自然有破城的方法,而且這個

方法十分有效。

朱棣的攻城法就是他的間諜,現在是時候介紹他的兩位高級間諜了,這兩個人負責鎮守京城的金川門,一個是谷王朱橞,另一個是李景隆。

李景隆與朱棣自幼相識,後雖交戰,但李景隆頗有點公私分明的精神,不管打得多厲害,並不影響他和朱棣的感情。而且從他那糟糕的指揮來

看,他也算是朱棣奪得天下的功臣。

雖然李景隆打過很多敗仗,被人罵作草包飯桶,但畢竟在氣節上沒有什麼問題。而其後來私通朱棣的行為卻給他戴上了一頂新的帽子--內奸

。如果把靖難比作一場足球賽,李景隆原先的行為可以被認為是一個蹩腳的後衛踢進了烏龍球,而在他決定出賣自己的主人後,他就變成了一

個打假球的人。

至此,李景隆終于解下了自己的所有偽裝,他不但不要臉,連面具也不要了。此後他在朱棣的統治下繼續苟延殘喘的活著,綜合看來,他的一

生是草包的一生,無恥的一生,如果李文忠知道自己生出了這樣的兒子,可能會再氣死一次。

無恥的李景隆無恥的活了下去,並不奇怪,因為這正是他的生活方式。

在這兩個內奸的幫助下,朱棣的軍隊攻入了京城,江山易主。

上篇: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至第二百四十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至第二百六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