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至第二百八十章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至第二百八十章


[271]

解縉繼續他的這種極為危險的游戲,他胸懷壯志,不畏權威,敢于說真話,然而他根本不明白,這種舉動注定是要付出沉重代價的。不久,他

就得到了處罰。

洪武二十四年(1391),朱元璋把解縉趕回了家,並丟給他一句話“十年之後再用”。

于是,解縉沿著三年前他進京趕考的路回到了自己的家,榮華富貴只是美夢一場,沿路的景色並沒有什麼變化,然而解縉的心卻變了。

他始終不明白,自己只不過是說了幾句實話,就受到了這樣的處罰,讀書人做官不就是為了天下蒼生嗎,不就是為國家效力嗎?這是什麼道理



那些整天不干正事,遇到難題就讓,遇到障礙就倒的無恥之徒牢牢的把握著權位,自己這樣全心為國效力的人卻得到這樣的待遇,這不公平。

罷官的日子是苦悶的,人類的最大痛苦並不在于一無所有,而是擁有一切後再失去。京城的繁華,眾人的仰慕,皇帝的器重,這些以往的場景

時刻纏繞在解縉的心頭。

在故鄉的日子,他一直思索著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為什麼會失敗?才學?度量?

不,不是這些,終于有一天,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失敗的原因是幼稚,幼稚得一塌糊塗,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官場是個什麼地方。信仰和正直在

朝堂之上是沒有市場的,要想獲得成功,只能迎合皇帝,要使用權謀手段,把握每一個機會,不斷的升遷,提高自己的地位!

解縉終于找到了他自認為正確的道路,他的一生就此開始轉變。

洪武三十一年(1398),朱元璋去世了,此時距解縉回家已經過去了七年,雖然還沒有到十年的約定之期,但解縉還是開始行動了,他很清楚

,就算到了十年之期,也不會有官做的的,要想當官,只能靠自己!

他依靠先前的關系網,不斷向高官和皇帝上書,要求獲得官職,然而命運又和他開了一個玩笑,建文帝雖然知道他很有才能,卻不願用他,只

給了他一個小官。准備把他遠遠的打發到西部搞開發。幸好他反應快,馬上找人疏通關系,終于留在了京城,在翰林院當了一名小官。

此時的解縉已經完全沒有了青年時期的雄心壯志,他終于明白了政治的黑暗和丑惡,要想往上爬,就不能有原則,不能有尊嚴,要會溜須拍馬

,要會逢迎奉承,什麼都要,就是不能要臉!

黑暗的世界,我把靈魂賣給你,我只要榮華富貴!

收下了他的靈魂,上天給了他一次機會。

[272]

轉折

靖難開始了,建文帝眼看就要失敗,朱棣已經勝利在望,在這關鍵時刻,解縉和他的兩位好友進行了一次談話,這是一次載入史冊的談話,就

在這次談話中,三個年輕人確定了不同的人生方向。

這里,我們要要先介紹解縉的兩位好友,他們的名字分別是胡廣、王艮。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和解縉這樣的才子交朋友的,自然也不

是尋常之輩,實際上,這兩個人的來頭並不比解縉小。

說來也巧,他們三個人都是江西吉安府人,是老鄉關系,也算是個老鄉會吧,解縉是出名的才子,我們前面說過,他是洪武二十一年的進士,

高考成績至少是全國前幾十名,可和另兩個人比起來,他就差得遠了。

為什麼呢,因為此二人分別是建文二年高考的狀元、榜眼。另外還要說一下,第三名叫李貫,也是江西吉安府人,他也是此三人的好友。但由

于他沒有參加這次的談話,所以並沒有提到他。厲害吧,頭三名居然被江西吉安府包攬,實在讓人驚歎此地的教育之發達。足以媲美今日之黃

岡中學。

大家都是同鄉,又是飽學之士,自然有很多共同話題,眼下建文帝這個老板就要完蛋了,他們要坐下來商量一下自己的前途,這三個人都是近

鄰,而他們談話的地點選在了隔壁鄰居吳溥的家里。

在他們說出自己的志向前,我們有必要先提一下,解縉、胡廣、王艮、李貫都是建文帝的近侍,也就是說他們都是皇帝身邊的人,深受皇帝的

信任,他們對時局的態度很能反映當時一部分朝臣的看法。而四人中王艮是比較特殊的,他的特殊之處在于他最有理由對皇帝不滿,這是為什

麼呢?

因為在建文二年(1400)的那次科舉考試中,他才是真正的狀元!

王艮經過會試後,參加了殿試,在殿試中,他的策論考了第一名,本來狀元應該是他的。但是建文帝嫌她長得不好看,把第一名的位置給了胡

廣(貌寢,易以胡靖,即胡廣也)。就這樣,到手的狀元飛了,按說他應該對建文帝有一肚子怨氣才對,可這個世界又一次讓我們看到了人性

的丑惡和真誠。

建文帝就要倒台了,大家的話題自然不會扯到詩詞書畫上,老板下台自己該怎麼辦,何去何從?三個人作出了不同的選擇。當然這個選擇是在

心底作出的。

[273]

三人表現如下:

解縉陳說大義,胡廣也憤激慷慨,表示與朱棣不共戴天,以身殉國。王艮不說話,只是默默流淚。

談話結束後的表現:

解縉結束談話後,連夜收拾包袱,跑到城外投降了朱棣,而且他跑得很快,曆史上也留下了相關證據——“縉馳謁”。胡廣第二天投降,十分

聽話——“召至,叩頭謝”。看看,多麼有效率,召至,召至,一召就至。第三名李貫也不落人後——“貫亦迎附”。

而沉默不語的王艮回家後,對自己的妻子說:“我是領國家俸祿的大臣,到了這個地步,只能以身殉國了。”

然後他從容自殺。

國家以貌取人,他卻未以勢取國。

那一夜,有兩個說話的人,一個不說話的人,說話者說出了自己的諾言,最終變成了謊言。不說話的人沉默,卻用行動實現了自己心中的諾言



其實早在他們以不同的方式表現自己時,已經有一個人看出了他們各自的結局,這個人就是冷眼旁觀的吳溥。

就在胡廣慷慨激昂的發表完殉國演講,並一臉正氣的告辭歸家之後(他家就在吳溥家旁邊),吳溥的兒子深有感歎地說道:“胡叔(指胡廣)

有如此氣概,能夠以身殉國,實在是一件好事啊。”

吳溥卻微微一笑,說道:“這個人是不會殉國的,此三個人中唯一會以身殉國的只有王艮。”

吳溥的兒子到底年輕,對此不以為然,准備反駁他的父親,誰知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胡廣的聲音:

“現在外面很亂,你們要把家里的東西看好!”

兩人相對苦笑。

話說回來,我們似乎也不能過多責怪這幾個投降者,特別是解縉,他受了很多苦,曆經了很多坎坷,他太想成功了,而這個機會,是他絕對不

能放過的。

對于這四個人的行為,人心自有公論。

于是,解縉就此成為了朱棣的寵臣,無論他用了什麼手段,他畢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從此他開始了自己最輝煌的一段人生,但在此之前,我

們有必要介紹一下,投降三人組中其余兩個組員的下落。

李貫:朱棣在掌握政權後,拿到了很多朝臣給建文帝的奏章,里面也有很多要求討伐他的文字,他以開玩笑似的口吻對朝堂上的大臣們說:“

這些奏章你們都有份吧。”下面的大臣個個心驚膽戰,其實朱棣不過是想開個玩笑而已,他並不會去追究這些人的責任,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情發生了。

[274]

惹事的正是這個李貫,他從容不迫的說道:“我沒有,從來也沒有。”然後擺出一幅怡然自得的樣子。他是一個精明人,很早就注意到了這個

問題,為了避禍,他從未上過類似的奏章。

現在他的聰明才智終于得到了回報,不過,是以他絕對預料不到的方式。

朱棣憤怒了,他走到李貫的面前,把奏章扔到了他的臉上。

“你還引以為榮嗎!你領國家的俸祿,當國家的官員,危急時刻,你作為近侍竟然一句話都不說,我最厭惡的就是你這種人!”

全身發抖的李貫縮成一團,他沒有想到,無恥也是要付出代價的。

在這之後,他因為犯法被關進監獄,最後死于獄中,在他臨死時,終于悔悟了自己的行為,失聲泣道:“王敬止(王艮字敬止),我實在沒臉

去見你啊。”

胡廣:之後一直官運亨通,因為文章寫得好,有一定處理政務的能力,與解縉一起被任命為明朝首任內閣七名成員之一,後被封為文淵閣大學

士。此人死後被追封為禮部尚書,他還創造了一個記錄,那就是他是明朝第一個獲得諡號的文臣,他的諡號叫做“文穆”。

綜觀他的一生,此人沒有吃過什麼虧,似乎還過的很不錯,不過一個人的品行終歸是會暴露出來的。

當年胡廣和解縉投奔朱棣後,朱棣看到他們是同鄉,關系還很好,便有意讓他們成為親家,但當時解縉雖然已經有了兒子,胡廣的老婆卻是剛

剛懷孕,不知是男是女。此時婦產科專家朱棣在未經B超探查的情況下,斷言:“一定是女的。”

結果胡廣的老婆確實生了個女孩,所以說領導就是有水平,居然在政務活動之余對婦產科這種副業有如此深的造詣。事後證明,這個女孩也確

實不簡單,可惜我在史料中沒有找到她的名字,只知道她肯定姓胡。

這個女孩如約與解縉之子完婚,兩家都財大氣粗,是眾人羨慕的佳對。然而天有不測風云,解縉後來被關進監獄,他的兒子也被流放到遼東,

此時胡廣又露出了他兩面三刀的本性,親家一倒黴掉進井里,他就立刻四處找石頭。勒令自己的女兒與對方離婚。

在那個時代,父母之命就是一切,然而這位被朱棣賜婚的女孩很有幾分朱棣的霸氣,她干出了足以讓自己父親羞愧汗顏的行為。胡廣幾次逼迫

勸說,毫無效果,最後他得到了自己女兒的最後態度,不是分離的文書,而是一只耳朵。

[275]

她的女兒為表明決不分離的決心,割下了自己的耳朵以明志,還怒斥父親:“我的親事雖然不幸,但也是皇上做主,你答應過的,怎麼能夠這

樣做呢,甯死不分!”

這位壯烈女子的行為引起了轟動,眾人也借此看清了胡廣的面目,而解縉的兒子最終也獲得了赦免,回到了那位女子的身邊。

胡廣,羞愧吧,你雖飽讀詩書,官運亨通,氣節卻不如一個女子!

還是那句話,人心自有公論。

飛騰

朱棣之所以器重解縉,很大的原因就在于他准確地判斷出,解縉就是那個能勝任大典主編工作的人。于是,在永樂元年(1403),朱棣鄭重的

將這個可以光耀史冊也可以累死人的工作交給了解縉。他的要求是“凡書契以來經史子集百家直言,至于天文地志陰陽醫卜僧道技藝之言,備

輯成一書,毋厭浩繁”。

多麼豪壯的話語和願望!請大家不要小看修書這件事,在信息並不發達的當時,書籍即使出版後也是很容易失傳的,因為當年也沒有出版後送

一本給圖書館的習慣,小說之類的書很多人看,但某些經史子集之類的學術書籍就很少有人問津(這點和現在差不多),極易失傳。而某些不

傳世的書籍就更像武俠小說中的秘籍一樣,隱藏于深山密林之中,不為人知。要采集這些書籍,必須要大量的金錢和人力物力。所以雖然每個

朝代都修書,卻大有不同。比較窮的朝代官方修書數量有限,只求修好必須修的那一本——前朝的史書。

而朱棣要修的不是一本,也不是一部書,他要修的是涵蓋古今,包容萬象,蘊含一切知識財富的百科全書!

這不僅僅是文化,這是包括經濟在內的綜合實力的體現,是一個國家自信和強大的象征!

大典之外,再無它書!

我們可以想到,當朱棣將這項工作交給解縉時,他是把希望和重擔一起賦予了這個年僅三十四歲的年輕人,可是讓人啼笑皆非的是,在朱棣看

來無比重要的事情,在解縉那里卻成了一項“一般任務”。

解縉在這件事情上並沒有表現出政治敏銳性,他天真地以為,這不過是皇帝一時的興趣,想編本書玩一玩,于是在永樂二年(1404)十一月,

他就向皇帝呈送了初稿,名《文獻大成》。應該說這套初稿也是花費了解縉很多心血的,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這番心血換來的是朱棣的一頓

痛罵。

[276]

解縉如此之快地完成任務,倒是讓朱棣十分高興,可當他看到解縉送上來的書時,才明白這位書呆子根本就沒有領會領導的意圖。于是他狠狠

地斥責了解縉一頓,然後擺出了大陣勢。

這個陣勢實在是大,完全體現了明朝當時的綜合國力,首先,朱棣派了五個翰林學士擔任總裁(不是今天我們社會上的那種總裁),此五人以

王景為首,都是飽學之士。並另派二十名翰林院官員為副總裁,這二十個人也都是著名的學者。此外,朱棣還在全國范圍內發起總動員令,召

集所有學識淵博的人,不管你是老是少,是貧是富,瘸子跛子也沒關系,腦袋能轉得動,腳能走得動就行了,全部召集來做編撰,大概相當于

我們今天的編輯。

這還沒完,朱棣拿出了拼命的架勢,一定要做到精益求精,他還在全國各個州縣尋找有某種特定能力的人,但這種能力並不是學問,那麼他到

底找的是什麼人呢?

答案是:字寫得好的人。

由于當時是修一部全書,所以要采集大量的書籍和資料,這些資料找來之後需要找人抄寫,這也情有可原,因為當時並沒有電腦排版技術,在

編撰過程中只有找人用手來寫。

既然是大明帝國編的書,自然要體面,書籍的字跡必須要漂亮清晰,如果要找一個類似我這樣字跡潦草,每天只會在電腦面前打字的人去抄書

,別說朱棣看不慣,我自己都會覺得丟人啊。那年頭,你要是寫得一手爛字,你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這是名副其實的文化總動員,可以說朱棣是集中了全國的精英知識分子來做這件事情。之前我們曾經提到過,修書也能充分體現國家的經濟實

力,這是因為你要召集這麼多的知識分子來為你修書,你就得在招聘廣告上寫明:包食宿,按月發工資。千萬不要以為知識分子讀書人就會心

甘情願的干義務勞動,人家也有老婆孩子。

朱棣是一個做事干脆的人,他雷厲風行的解決了問題,他將編撰的總部設在了文淵閣,並給這些編書的人安排了住處,要吃飯時自然有光祿寺

的人來送飯,編書的人啥也不用管,編好你的書就行了。

看了我們以上的介紹,大家應該清楚了,沒有錢,沒有很多的錢,這書能修成嗎?

[277]

貧窮的王朝整日只能疲于奔命,一點國庫收入拿來吃飯就不錯了,哪里還有閑錢去修書?

盛世修書,實非虛言

除了以上所說的這些人外,朱棣還給解縉派去了一個幫手,和他共同主編此書。這個人說是幫手,實際上應該是監工,因為在此之前,他只做

過一次二把手,不巧的是,一把手正是朱棣。

這個監工就是姚廣孝。

姚廣孝不但精于權謀,還十分有才學,明朝初年第一學者宋濂也十分欣賞他的才華,而那個時候,解縉還在穿開襠褲呢。

把這樣的一個重量級人物放在解縉身邊,朱棣的決心可想而知。

當朱棣以排山倒海之勢擺出這樣一幅豪華陣容時,解縉才終于明白,自己將要完成的是一件多麼宏大、光榮的事情。如果不能完成或是完成不

好,那就不僅僅是丟官的問題了。

啥也別說了,開始玩命干吧!

在經過領導批示後,解縉同志終于端正了態度,沿著領導指示的方向前進,事實證明,朱棣確實沒有看錯人。解縉充分發揮了他的才學,他合

理的安排者各項工作,采購、辨析、編寫、校對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每次編寫完一部分,他都要親自審閱,並提出修改意見。作為這支龐大

知識分子隊伍中的佼佼者,他做得很出色。

當這上千人的編撰隊伍在他的手中有序運轉,所修大典不斷接近完成和完善時,解縉終于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和夢想,他不再是懷才不遇的

書生,而是國家的棟梁。

在修撰大典的過程中,朱棣還不斷地給予幫助和關照,永樂四年(1406)四月,朱棣在百忙之中專門抽出時間探望了日夜戰斗在工作崗位上的

各位修撰人員,並親切地詢問解縉在工作和生活中有何困難,解縉感謝領導的關心,並表示一定再接再厲,把工作做好,以報答皇帝陛下的恩

情,不辜負全國知識分子的期望。最後他提出,大典經史部分已經差不多完成了,但子集部分還有很多缺憾。

朱棣當即表示,哪里有困難,就來找我,一定能夠解決,不就是缺書嗎,給你錢,去買,要多少給多少!之後他立刻責成有關部門(禮部)派

人出去買書。

有了這樣的政治支持和經濟支持,再加上解縉的得力指揮和安排,無數勤勤懇懇的知識分子日夜不休的工作著,他們在無數個***通明的夜晚

筆耕不輟,舍棄了自己的家庭和娛樂,付出了健康甚至生命的代價(其中有不少人因為勞累過度而死),只為了完成這部古往今來最為偉大的

著作。

[278]

他們中間的很多人可能並沒有什麼偉大的理想,因為大部分人只是平凡的抄寫員,編撰人,在當時,他們也都只是普通的讀書人而已。他們的

人生似乎和偉大這兩個字扯不上任何關系,但他們所做的卻是一件偉大的事。曆史不會留下他們的名字,但這部偉大著作的每一頁、每一行都

流淌著他們的心血。

所以不管是累得吐血的編撰,還是整日埋頭抄書的書者,他們都是英雄,當之無愧的英雄。

每一個人都是

在這些人的不懈努力下,永樂五年(1407)十一月,這部大典終于完成。

此書收錄上自先秦,下迄明初各種書籍七、八千余種,共計一萬一千零九十五冊,二萬二千八百七十七卷,三億七千萬字。

全部由人手一個字一個字地抄寫而成

它的內容包括經史子集、天文、地理、陰陽、醫術、占卜、釋藏、道經、戲劇、工藝、農藝,涵蓋了中華民族數千年來的知識財富,它絕不僅

僅是一部書,而是一座中華文明史上的金字塔。

更為難得的是,以解縉為首的明代知識分子們以廣博的胸懷和兼容並包的思想,采集了幾乎所有珍貴的文化資料,為我們留下了一筆巨大的財

富。

朱棣的夢想終于實現了,他鄭重的為這部偉大的巨作命名——《永樂大典》

現在,我終于可以說,在我的統治下,編成了一部有史以來最大、最全、最完美的書!終有一天,我會老去,但這部書的光榮將永遠光耀著後

代的人們,告訴他們我們這個時代的輝煌!

光榮!但這絕不僅僅是朱棣的光榮,這是屬于我們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光榮!我們經曆了數千年的風風雨雨,曾經光耀四方,強盛一時,也

曾曲膝受辱,幾經危亡。但我們最終沒有屈服,我們的文明傳承了下來,並引領著我們頑強的站立起來。

永樂大典的偉大之處正在于此,它絕不僅僅是一部書,而是一種精神,文化傳承、自強不息的精神。

我們要感謝這部書,因為如果沒有它的誕生,很多古代書籍,今天的我們將永遠也看不到了。

如果要給這些書開個書單,恐怕會很長,在此我們只列舉其中一些書目,讓大家了解此書的重要意義,如《舊唐書》、《舊五代史》、《宋會

要輯編》、《續資治通鑒長編》等書,後全部失傳,直到清代時,方才從永樂大典中輯錄出來,流傳于世上。

所以我們說,永樂大典是中國文化史上的一座金字塔。

[279]

在這場建築中國文化金字塔的工程中,解縉是一個出色的總工程師和設計師。他的功勞其實並不亞于征伐開疆的徐達、藍玉。他雖然沒有萬軍

之中攻城拔寨的豪邁,也沒有大漠揮刀、金戈鐵馬的風光,但他也有自己的武器,他的武器就是他的筆墨。正是在他的帶領下,無數辛勤的知

識分子用筆墨為我們留下了祖先的智慧和知識,讓我們了解了那光榮的過往和先人的偉大。

事實證明,那些常常被我們嘲笑的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和讀書人,他們也有力量,他們也很強壯,他們同樣值得我們尊重。

誰言書生無用,筆下亦顯英雄!

投機

永樂大典是解縉一生的最輝煌的成就,也是他一生最高點,然而在此書完結時,那些歡欣雀躍的人中卻沒有解縉的身影,因為此時,他已經從

人生的高峰跌落下來,被貶到了當時人跡罕至的廣西。為什麼才高八斗、功勳卓著的解縉會落到如此境地呢?誰又該對此負責呢?

其實解縉落到這步田地完全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咎由自取。

因為他做了一件自己並不擅長的事情——投機。

要說到投機,解縉並不是生手,我們之前介紹過他拒絕了建文帝方面低微的官職的誘惑,排除萬難毅然奔赴朱棣身邊的光輝事跡,當然,他的

這一舉動是有著充分理由的。因為朱棣需要他,而他也需要朱棣。解縉有名氣和才能,朱棣有權和錢。

讀書種子方孝孺已經被殺掉了,為了證明天下的讀書人並非都是硬骨頭,為了證明這個世界上還是有人願意和新皇帝合作,朱棣自然把主動投

靠的解縉當成寶貝。他不但任命解縉為永樂大典和第二版太祖實錄的總編,還在政治上對他委以重任,在明朝的首任內閣中給他留了一個重要

的位置。此任內閣總共七人,個個都是精英,後來為明朝“仁宣盛世”做出巨大貢獻的“三楊”中的兩楊都在此內閣中擔任要職。

除此之外,朱棣還經常在下班(散朝)之後單獨找解縉談話,用今天的話來說,這叫“重點培養”,朱棣不止一次的大臣們面前說:“得到解

縉,真是上天垂憐于我啊!”

解縉以政治上的正直直言出名,卻因政治投機得益,這真是一種諷刺。

[280]

解縉終于滿足了,他似乎意識到,自己多年來沒有成功,只是因為當年政治上的幼稚,為什麼一定要說那麼多違背皇帝意志的話呢,那不是難

為自己嗎?

而這次政治投機的成功也讓他認定,今後不要再關心那些與己無關的事情,只有積極投身政治,看准政治方向,並放下自己的政治籌碼,才能

保證自己的權力和地位。

于是,當年的那個一心為民請命、為國效力的單純的讀書人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躍躍欲試、胸有城府的政客。

也許在很多人看來,這也並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只不過是一個人對自己人生的選擇罷了,但問題在于,解縉在作出這個選擇的時候忘記了一

個重要而簡單的原則,而正是這個簡單的原則斷送了他的一生。

這條原則就是:不要做你不擅長的事。

在我們小的時候,經常會有很多夢想,長大之後要干這個、干那個,現在的小孩想干什麼職業我不知道,但在我的那個年代,科學家絕對是第

一選擇。我當年也曾經憧憬過自己拿著試劑瓶在實驗室里不停的搖晃,搖什麼並不重要,只是那種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但在長大之後,那些夢想的少年們卻並沒有真的成為科學家,至少大多數沒有。因為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無數的人、無數的事都明確無誤的

告訴他:“別做夢了,你不是這塊料!”

這句話倒不一定是打擊,在很多情況下,它是真誠的勸誡。

上天是很公平的,它會把不同的天賦賦予不同的人,有人擅長這些,有人擅長那些,這才構成了我們這個多姿多彩的世界。綜合解縉的一生來

看,他所擅長的是做學問,而不是搞政治。

可是這位本該埋頭做學問的人從政治投機中嘗到甜頭,在長期的政治斗爭中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便天真地認為自己已經成為了政治高手,從此

他義無反顧地投入到了政治斗爭的漩渦之中。

很不幸的是,他跳入的還不是一般的漩渦,而是關系到帝國根本的最大漩渦——繼承人問題。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至第二百七十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至第二百九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