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至第四百九十章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至第四百九十章


481

朱祁鎮的圈套

景泰元年(朱祁鈺年號,公元1450)元月,朱祁鎮突然一反常態,主動找到也先,表示願意配合他去向京城要贖金。

也先聞言大喜過望,他正缺錢花,這位人質竟然主動要求去要錢,實在是出乎意料之外,他連忙詢問派何人前去,何時動身。

朱祁鎮卻不慌不忙地告訴他,什麼時候動身都可以,但有一個條件,就是派去的使者需要由他來指定。

這個條件在也先看來不算條件,只要你肯開口要錢,就什麼都好說,他立刻答應了。

于是,朱祁鎮便看似漫不經心地說出了他早已准備好的兩個人選,一個叫高斌(下有金字),另一個我不說大家也能猜到,正是喜甯。

朱祁鎮提出了他的條件,等待著也先的回複,而也先似乎早已被喜悅沖昏了頭腦,他哪里還在乎派出去的是誰,別說喜甯,就算是喜狗,只要

能把錢拿回來就行。

他滿口答應了,並立刻下令喜甯准備出發。

喜甯倒對這一使命很感興趣,他原本在宮里當太監,之後又當走狗,現在居然給了他一個外交官身份,威風凜凜地出使,實在是光宗耀祖的好

事情,但他絕對想不到的是,他的一只腳已經踏進了鬼門關。

而此時的朱祁鎮則是長舒了一口氣,當他看見也先滿臉喜色地不住點頭時,他明白,自己的圈套終于奏效了。

在之前的幾個月中,為了除掉喜甯,朱祁鎮與袁彬和哈銘進行了反複商議和討論,最終決定,借明軍之手殺死喜甯,但問題在于,如何才能把

喜甯送到明軍手中,很明顯,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喜甯派去出使明朝,但這必須要也先的同意。

如何讓也先聽從自己的調遣呢?經過仔細思考,他們找到了也先的一個致命弱點——貪錢,便商定由朱祁鎮主動提出去向明朝要贖金,並建議

由喜甯出使,而也先大喜之下,必然應允。

事情發展和他們預想的完全一致,也先和喜甯都沒有看破其中的玄機,圈套的第一步圓滿完成。

接下來的是第二步,而這一步更加關鍵,就是如何讓接待使臣的明朝大臣領會朱祁鎮誅殺喜甯的意圖。

要知道,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如果不說清楚,明朝是不會隨便殺掉瓦剌使者的,而要想互通消息,還需要另一個使者的幫助,于是,他們為此

又選定了一個人充當第二使者,這個人就是高斌(下有金字)。

482

高斌(下有金字)具體情況不詳,在被俘明軍中,他只是個不起眼的低等武官,但朱祁鎮將如此重要的任務交給他,說明此人已經深得朱祁鎮

的信任,事實證明,他並沒有辜負太上皇對他的這份信任。

為保密起見,高斌(下有金字)事先並未得到指示,所以他一直以為自己真的是出去索要贖金的,直到臨出發前的那天夜里,趁著眾人都在忙

于准備之時,袁彬暗地里找到高斌(下有金字),塞給他一封密信,高斌(下有金字)看過之後,才明白了自己所行的真正目的。

信的內容十分簡單,可以用八個字來概括:

俾報宣府,設計擒甯!

當然,這些工作都是秘密進行的,也先和喜甯對此一無所知。

就這樣,喜甯帶著隨從的瓦剌士兵趾高氣昂地朝邊關重地宣府出發了,他有充分的理由為之驕傲,因為這是他第一次以外交官的身份出使,當

然,也是最後一次。

他更不會注意到,在自己的身後,高斌(下有金字)那冷冷的目光正注視著他。

使者一行人日夜兼程趕到了宣府,接待他們的是都指揮江福,正如朱祁鎮等人所料,江福並不清楚這一行人的目的,以為他們只是來要錢的,

應付了他們一下之後就准備打發他們走,喜甯自然十分不滿,而高斌(下有金字)卻另有打算,他找了個機會,將自己所行的真正目的告訴了

江福,這時江福才知道,這些人其實不是來要錢的,而是來送禮的。

這份禮物就是喜甯的人頭。

于是,江福突然態度大變,表示使者這麼遠來一趟不容易,要在城外請他們吃飯,喜甯以為事情有轉機,十分高興,便欣然赴宴。

可是他剛到地方,屁股還沒坐穩,伏兵已經殺出(至其地,伏盡起),隨從的瓦剌士兵紛紛投降,喜甯見勢不妙,回頭去找高斌(下有金字)

,想和他一起逃走,卻不料高斌(下有金字)突然大喊“擒賊!”並出其不意地將他緊緊抱住,使他動彈不得(直前抱持之)。眾人一擁而上

,抓獲了這個賣國賊。

此時,喜甯才如夢初醒,他的外交官生涯也到此為止,往日不同今時,他也指望不了什麼外交豁免權,等待他的將是大明的審判和刑罰。

至于喜甯先生的結局,史料多有不同記載,有的說他被斬首,有的說他被凌遲,但不管怎樣,他總算是死了,結束了自己可恥的一生。

喜甯的死對時局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從此也先失去了一個最為得力的助手和情報源泉,他再也無法隨心所欲地進攻邊關,而朱祁鎮則為自己的

回歸掃除了一個最大的障礙。

所以當喜甯的死訊傳到朱祁鎮耳朵里時,他幾乎興奮地說不出話來,而袁彬和哈銘也是高興異常,他們似乎已經認定,自己回家的日子不遠了



喜甯死了,不會再有人處心積慮地要加害朱祁鎮,也先似乎也對他失去了興趣,屢次表示,只要明朝派人來接,就放他回去。並且已經數次派

遣使臣表達了自己的這一願望,看似朱祁鎮回家之事已經水到渠成,順理成章,然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使者不斷地派過去,明朝那邊卻一直

如石沉大海,了無音信。

朱祁鎮知道,自己的弟弟祁鈺已經取代了自己,成為了皇帝,這些他並不在乎,因為他明白,以他在土木堡的失敗和現在的身份,就算回去也

絕不可能再登皇位,而他的弟弟取代他也是順利成章的事情。

說到底,他只是想回家而已。

他不斷地等待著家里的人來找他,來接他,哪怕只是看看他也好,可是現實總是讓他失望,他逐漸明白:

他想家,但家里人卻並不想念他。而他當年的好弟弟,現在的皇帝朱祁鈺似乎也不希望再次見到他。

也先固然已經不想再留著他,可是他的弟弟朱祁鈺也不想要他回來,朱祁鎮成了一個大包袱,沒有人喜歡他,都想讓他離得越遠越好。

在我看來,這才是朱祁鎮最大的悲哀。

面對這一窘境,袁彬和哈銘都感到十分沮喪,但出人意料的是,朱祁鎮並沒有屈服,他依然每天站在土坡之上,向南迎風眺望,無論刮風下雨

,日曬風吹,始終堅持不輟。

袁彬和哈銘被朱祁鎮的這一行為徹底折服了,他們佩服他,卻也不理解他。他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在支持著這個人,使他在絕境中

還能如此堅守自己的信念。

“為什麼你能一直堅持回家的希望?”

“因為我相信,在那邊,還有一個人在等著我回來。”

孤獨的守望者

千里之外的京城確實有一個人還在等著朱祁鎮回來,即使全天下的人都背棄了朱祁鎮,但這個人仍然在這里等待著他。

她就是朱祁鎮的妻子錢皇後。

在土木堡失敗,朱祁鎮被俘後,朝廷上上下下忙成一團,有的忙著准備逃跑,有的忙著備戰,有的忙著另立皇帝,謀一個出路,沒有人去理會

這個失去了丈夫的女人。

這似乎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在這場巨大的風暴前,一個女子能有什麼作為呢?朱祁鎮都已經過期作廢了,何況他的妻子。

但在這個女子看來,那個為萬人背棄的朱祁鎮是她的丈夫,也是她的唯一。

她只知道,自己什麼都可以不要,只求能換回她的丈夫平安歸來。

她不像于謙王直那樣經驗豐富,能夠善斷,也沒有別的辦法,聽說能用錢換回自己的丈夫,便收集了自己幾乎所有的財產派人交給也先,只求

能換得人質平安歸來。可是結果讓她失望了。

我是隨便無所謂

之後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于謙主持大局,朱祁鈺成為了新的皇帝,朱祁鎮成了太上皇,朝廷上下都把他當成累贅,再也無人理會他,更

不會有人花錢贖他。

政治風云的變幻莫測就發生在這個女人的眼前,在這段日子中,她充分體會了人情冷暖和世態炎涼。面對著這些讓人眼花繚亂的變化,她沒有

辦法也沒有能力做些什麼去換回自己的丈夫,于是她只剩下了一個方法——痛哭。

哭固然沒有用,但對一個幾乎已經失去一切的女人而言,除了痛哭,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呢?

整日除了哭還是哭,白天哭完晚上接著哭,所謂“哀泣籲天,倦即臥地”,孟姜女哭倒長城只不過是後人的想象,在由強者書寫的曆史中,曆

來沒有眼淚的位置。

痛苦沒有能夠換回她的丈夫,卻損害了她的身體,由于長期伏地痛哭,很少活動,她的一條腿變瘸了(損一股),到最後,她不再流淚了,不

是她停止了哭泣,而是因為她已哭瞎了眼睛,再也流不出眼淚(損一目)。

她已經無能為力,唯有靜靜地等待,等待著奇跡的發生,等待著丈夫在某一天突然出現在她的眼前。

這個已經瘸腿瞎眼的女子就此開始了她孤獨的守望,雖然前路茫茫,似乎毫無希望,但她始終相信:

總有一天,他會回來的。因為他也知道,這里有一個人等著他。

錢皇後希望自己的丈夫回來,朱祁鈺卻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回來。

作為領導了北京保衛戰的皇帝,朱祁鈺的聲望達到了頂點,而相對于他打了敗仗的哥哥而言,此刻的朱祁鈺早已是眾望所歸,大臣們向他頂禮

膜拜,百姓們對他感恩戴德,而這種號令天下的快感也使得他終于明白了皇權的魔力,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的人要來爭奪這個位置。

他倚在龍椅上,看著下面跪拜著的大臣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和舒適感。

是的,這是屬于我的位置,屬于我一個人的位置,我不再是攝政,不再是代理,現在,我是大明王朝至尊無上的皇帝,唯一的皇帝!

至于我的好哥哥朱祁鎮,就讓他繼續在關外打獵吧(北狩),那里的生活雖然艱苦,但我相信他會喜歡並習慣這種生活的。當然了,如果他就

這麼死在外面自然更好,那就一了百了了。

哥哥,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就此永別吧。

在權力面前,從來就沒有兄弟的位置。

隨便無所謂

[485]

在我們的印象中,建立不世奇功的于謙此刻應該風光無限,萬眾歸心,事實也是如此,但與此同時,他的煩惱也來了。

所謂樹大招風,人出名後總會有很多麻煩的,古人也不例外。

在北京保衛戰勝利後,朱祁鈺感念于謙對國家社稷的大功,給了他很多封賞,授予他少保(從一品)的封號,還打算給他的兒子封爵。

于謙獨撐危局,力挽狂瀾,朝廷上下心里都有數,給他這些封賞實在是合情合理,理所應當,但于謙卻拒絕了。

他推掉了所有的封賞,說道:讓敵人打到京城,是我們大臣的恥辱,怎麼還敢邀功(卿大夫之恥也,敢邀功賞哉)!但朱祁鈺執意要他接受,

無奈之下,他只接受了少保的職銜,其他的賞賜仍然不受。

朱祁鈺無奈,只得依從了他。而于少保的稱呼就此流傳下來,為眾人傳頌。

于謙這樣做是很不容易的,明代官俸很低,于謙是從一品,但僅憑他的工資也只能糊口而已,他為政清廉,又不收禮受賄,家里比較窮,後來

被抄家時,執行的人驚奇地發現,這個位極人臣的于謙竟然是個窮光蛋(及籍沒,家無余資)。

但就是這樣一個德才兼備的于謙,竟然還有人雞蛋里挑骨頭,找借口罵他。

第一個來找麻煩的是居庸關守將羅通,他向皇帝上書,說北京保衛戰不過爾爾,且有人謊報功績,濫封官職,文中還有一句十分有趣的話——

“若今腰玉珥貂,皆苟全性命保爵祿之人”。

這位仁兄很明顯是一個心理不平衡的人,他的目的和指向十分清楚,連後世史官都看得明明白白——“意益詆于謙、石亨輩”。

于謙萬沒想到,竟然還有人這樣罵他,便上奏折反駁,表示北京保衛戰中被封賞者都有功績錄可查,且人數並不多,何來濫封之說,他十分氣

憤,表示如果羅通認為官職濫封,大可把自己的官職爵位收回,自己去干活就是了(通以為濫,宜將臣及亨等升爵削奪。。。俾專治部事)。

羅通的行為激起了大臣們的公憤,他們一致認為“謙實堪其任”,這才平息了一場風波。

可不久之後,翰林院學士劉定之又上奏折罵于謙,而這篇奏折的目的性更為明確,文中字句也更為激烈,摘錄如下:

比如“德勝門下之戰。。。迭為勝負,互殺傷而已,雖不足罰,亦不足賞”。

還有更厲害的,“于謙自二品進一品,天下未聞其功,但見其賞”

[486]

就這樣,于謙先生危難之中挺身而出,力挽狂瀾匡扶社稷,才換來了京城的固守和大臣百姓們的生命財產安全,事成之後還拒絕封賞,只接

受了一個從一品的虛銜,可這位劉定之卻還是不滿,硬是搞出了個“天下未聞其功,但見其賞”的結論。

劉定之先生戰時未見其功,閑時但見其罵,觀此奇文共賞,我們可以總結出一個定律:愛一個人不需要理由,罵一個人也不需要借口。

而後代曆史學家則看得更為清楚,他們用一句話就概括出了這種現象出現的原因——“謙有社稷功,一時忌者動輒屢以深文彈劾”。

于謙開始還頗為激動,上奏折反駁,後來也就淡然處之了。

其實于謙完全沒有必要激動和憤怒,因為這種事情總是難免的,樹大招風這句話幾千年來從未過時,絕無例外,屢試不爽。

不管于謙受到了多少攻擊,甚至後來被政敵構陷謀害,但他的功勞和業績卻從未真正被抹煞,曆史最終證明了他的偉大。

因為公道自在人心。

于謙因聲名太大為人所垢,而另一重臣王直的境遇也不好,他也被人罵了,但不同的是,罵他的不是大臣,而是皇帝,被罵的原因則是因為他

太天真。

到底他們干了什麼天真的事情,惹了皇帝呢,答案很簡單,他們提出了一個朱祁鈺十分不喜歡的建議——接朱祁鎮回來。

原來也先自戰敗之後,屢次派人求和,時任吏部尚書的王直便有意趁此機會接朱祁鎮回來,其實他的本意並不是要讓朱祁鎮回來複位,只是覺

得太上皇被俘在外是個很丟人的事情,現在如果能夠讓朱祁鎮回歸,也算是為國爭光。

可惜他們的這番意見完全不對朱祁鈺的胃口,這位新皇帝皇位剛剛坐熱,聽到朱祁鎮的名字就頭疼,只希望自己的這位哥哥滾得越遠越好,如

果可能,最好把他送到外星球去,永遠不要回來。于是他對此置之不理。

可是王直偏偏是個一根筋的人,他誤以為朱祁鈺不理會自己,是他沒有拿定主意,尚在猶豫之中,便公然上奏折表達了自己的觀點,本來上奏

折也沒什麼,可偏偏這位直腸子仁兄寫了一段比較忌諱的話,搞得朱祁鈺也暴跳如雷,把事情鬧大了。

他寫了一段什麼話呢,摘抄如下——“陛下天位已定,太上皇還,不複蒞天下事,陛下崇奉之,誠古今盛事也”。

其實王直的這段話還是經過仔細思考才寫出來的,他已經察覺,朱祁鈺不想朱祁鎮回來,就是因為皇位,所以他特別聲明,就算朱祁鎮回來了

,也不會搶你的皇位,你就安心吧!

這樣看來,這段話似乎沒有問題,那怎麼會讓朱祁鈺生氣呢?

因為王直千算萬算,卻算漏了一點:這件事情雖然眾人皆知,卻是朱祁鈺埋藏最深的心事,帝王心術鬼神不言,你王直竟然捅破,真是自作聰

明!

果然,朱祁鈺看過之後十分氣憤,認為這是在揭他的短,竟然也寫了一篇文章來答複王直!文中表示,他之所以不去接朱祁鎮,是因為也先太

狡猾,怕對方趁機進攻,故而遲遲不動,希望大臣們能夠多加考慮,然後再做這件事情。

這明顯是一招拖刀計,其實就是不想去做這件事情,而很有意思的是,他在文章里還寫了一段十分精彩的話,估計可以看作是他的辯護詞:

“你的奏折我看了,說的都對,但這份工作不是我自己想干的(大位非我所欲),是天地、祖宗、宗室、你們這些文武大臣逼我干的。”

王直十分驚訝,他這才發現自己踩到了皇帝的痛處,無奈之下,他也只好閉口不提此事。

事情就這麼平息了下去,可是僅僅過了一個月,也先就又派出了使臣前來求和,表示願意送還朱祁鎮,可是朱祁鈺卻態度冷淡,絲毫不予理會

,這下子朝臣議論紛紛,連老牌大臣禮部尚書胡濙也表示,如果能夠迎接朱祁鎮回來,又何樂而不為呢?

面對這一境況,朱祁鈺終于坐不住了,他決定召開一個朝會,狠狠地訓斥一下那些大臣。

朝會公開舉行,王直、胡濙、于謙等人全部到會,會議開始,朱祁鈺就一反常態,以嚴厲的口氣數落了瓦剌的惡行,並表示與瓦剌之間沒有和

平可言。

還沒等大臣們回過神來,他就把矛頭對准了王直,語句之尖銳刻薄實在出人意料:

“你們這些人老是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說,到底想干什麼?!”(屢以為言,何也)

話說到這個地步,大大出乎王直的意料,但這位硬漢也真不是孬種,他居然頂了皇帝一句:“太上皇被俘,早就應該歸複了,如果現在不派人

去接,將來後悔都來不及!”(勿使他日悔)

要說這王直也真是猛人,竟然敢跟皇帝掐架,但他的這種沖動不但對解決事情毫無幫助,反而徹底激怒了朱祁鈺,使他說出了更加驚世駭俗的

話。

朱祁鈺聽到王直和他頂嘴,更加火冒三丈,大聲叫道:“我本來就不稀罕這個位子,當時逼著我做皇帝,不就是你們這些人嗎?!(當時見推

,實出卿等)怎麼現在跳出來說這些話!”

王直真的傻眼了,他沒有想到皇帝竟然如此暴怒,現場大臣們也不敢再說什麼,一時氣氛十分尷尬。

此時,一個冷眼旁觀的人打破了這種尷尬。這個人就是于謙。

[488]

事實上于謙也是一個城府很深的人,他早就看清了形勢,也明白朱祁鈺的心理變化以及他震怒的原因,經過仔細思考後,他站出來,只用了一

句話就化解了僵局。

“天位已定,甯複有它!”

這句話真是比及時雨還及時,朱祁鈺的臉色馬上就陰轉晴了,于謙見狀趁機表示,要派遣使者,不過是為了邊界安全而已,還是派人去的好。

于謙的這一番話說得朱祁鈺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只要皇位還是自己的,那就啥都好說。

他一掃先前臉上的陰云,笑逐顏開,對于謙連聲說道:“依你,依你。”(從汝)

我每看到此處,都不由得自心底佩服于謙,不但勇于任事,還如此精通帝王心術,實在不簡單。

計劃已定,大明派出了自己的使者。

這個使者的名字叫做李實,他當時的職務是禮部侍郎。

在這里特意指出此人的職務,是因為其中存在著很大的問題,大家知道侍郎是副部長,三品官,外交人員也要講個檔次的,這樣的級別出訪按

說已經不低了,似乎可以認為朱祁鈺對于這次出使是很重視的,但我查了一下資料,才發現別有玄機。

就在幾天之前,這位仁兄還不是禮部侍郎,他原先的職務僅僅是一個給事中!(七品官)直到出發前,才匆忙給他一個職稱,讓他出使。

既然出使,自然有國書,可這封國書也有很大的問題,其大致內容是:你們殺了大明的人,大明也能夠殺你們!我大明遼闊,人口眾多,之所

以不去打你,是怕有違天意,聽說你們已經收兵回去,看來是已經畏懼天意,朕很滿意,所以派人出使。

大家看看,這像是和平國書嗎,估計都可以當成戰書用了,而且其中根本沒有提到接朱祁鎮回來的問題,用心何在,昭然若揭。

當李實看到這份國書,發現並沒有接朱祁鎮回來的內容時,不禁也大吃一驚,馬上跑到內閣,他還比較天真,以為是某位大人草擬時寫漏,誰

知在半路上正好遇到朱祁鈺的親信太監興安,便向他詢問此事,興安根本不搭理他,只是大聲訓斥道:“拿著國書上路吧,管那麼多干什麼?

!”(奉黃紙詔行耳,它何預)

李實明白了皇帝的用意。

就這樣,一個小官帶著一封所謂的和平國書出發了。在我看來,這又是一場鬧劇。

而千里之外的朱祁鎮聽到這個消息後,卻十分興奮,他認為這代表著他回家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叫李實的人其實並不

是來接他的,恰恰相反,這個人是來罵他的。

此時,剛剛天降大任的李實估計也不會想到,他這個本來注定寂寂無名的小人物會因為這次出使而名震一時,並在曆史上留下兩段傳奇對話。

[489]

傳奇的對話

景泰元年(1450)七月十一日,李實抵達也失八禿兒(地名),這里正是也先的大本營,然後由人帶領前去看望朱祁鎮。

君臣見面之後,感慨萬千,都流下了眼淚,不過從後來的對話看,他們流淚的原因似乎並不相同。

雙方先寒暄了一下,然後開始了這段曆史上極為有趣的對話。

朱祁鎮:太後(孫太後)好嗎?皇上(朱祁鈺)好嗎?皇後(錢皇後)好嗎?

李實:都好,請太上皇放心。

朱祁鎮:這里冷,衣服不夠,你帶了衣服來沒有?

李實:不好意思,出門急,沒帶。

朱祁鎮:。。。。。。

李實:臣和隨從帶了自己的幾件衣服,太上皇先用吧。(私以常服獻)

朱祁鎮:這里吃的都是牛羊肉,你帶吃的來了嗎?

李實:不好意思,沒有。

朱祁鎮:。。。。。。

李實:臣這里隨身帶有幾斗米,太上皇先吃著吧。

朱祁鎮:這些都是小事情(此皆細故),你來幫我料理大事,我在這里都呆了一年了,你們怎麼不來接我啊?

李實:臣不知道。

朱祁鎮:現在也先已經答應放我走了,請你回去告訴皇上,派人來接我,只要能夠回去,哪怕是只做一個老百姓(願為黔首)!哪怕給祖宗看

墳墓也行啊(守祖宗陵寢)!

說到這里,朱祁鎮再也忍耐不住,痛哭起來。

身為太上皇,竟說出這樣的話,看來朱祁鎮確實是沒辦法了,他只想回家而已。

朱祁鎮開始了見面後的第二次哭泣,但這一次,哭的只有他一個人,因為李實並沒有哭

李實只是冷冷地看著他,並最終問出了兩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問題。

問題一

李實:太上皇住在這里,才記得以往錦衣玉食的生活嗎?

問題二

李實:太上皇有今日,只因寵信王振,既然如此,當初為何要寵信這個小人?

如此之態度,如此之問話,若非載于史書,實在讓人難以置信,卻又不得不信。

真是落難的鳳凰不如雞啊,一個小小的芝麻官竟然敢用這種口氣去嘲諷太上皇,朱祁鎮那僅存的自尊和威嚴就此徹底消散。

朱祁鎮聽到這兩個問題,心中百感交集,他無法也不能回答這兩個問題,唯有失聲痛哭,並說出了他唯一的辯詞:

“我用錯了王振,這是事實,但王振在時,群臣都不進言,現在卻都把責任歸結于我(今日皆歸罪于我)!”

[490]

到了這個地步,也沒啥可說的了,李實結結實實地把太上皇訓斥了一頓,便離開了他的營帳,去見也先。

作為外交慣例,也先與李實又開始了一次對話,而這次對話也堪稱經典。

也先看完了國書,倒也不怎麼生氣,看來脾氣總是由實力支撐的。

他很奇怪地問李實:怎麼國書中不提接朱祁鎮回去的事呢?

李實沒有回答也先,因為他不知道,即使知道,他也不能回答。

也先接著說道:你回去告訴皇帝,只要派幾個太監大臣過來,我就馬上派人送去,這樣可行?

李實仍然是唯唯諾諾,畢竟他只是個芝麻官,哪里有這樣的發言權!

也先看李實沒有什麼反應,急得不行,說出了這段對話中最為經典的一段話:

“太上皇帝留在這里又不能當我們的皇帝,實在是個閑人,你們還是早點把他接回去吧!”

堂堂一代梟雄,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著實讓人哭笑不得。

可憐的也先,他實在也是沒辦法了。

一個不知所謂的使者,一個哭泣的太上皇,一個無奈的部落首領,這場鬧劇般的出訪就此結束。

朱祁鎮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他的帳篷里,他終于明白,自己回去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

李實倒是相當高興,他本是一個芝麻官,這次不但升官,還出訪見了回世面,罵了一把太上皇。

也先卻並不糊塗,他從李實的反應中發現這個人並不是什麼大人物,而朱祁鎮除了在這里浪費他的糧食外,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作用,于是

他決定再派一批使臣出使大明,務必把這個累贅丟出去。

此次他派出的使臣名叫皮勒馬尼哈馬(這個名字很有特點),但估計也先本人對這次出訪也不抱多大希望,因為這已經是第六批使臣了,指望

外交奇跡出現,似乎也不太現實。

可偏偏就是這位名字很有特點的仁兄促成了一位關鍵人物的出場,並最終將朱祁鎮送了回來。

奇跡的開始

皮勒馬尼哈馬受命來到了京城,可他到這里才發現,根本就沒有人把他當回事,草草找了個招待所安排他住下後,就沒人管他了,別說皇帝、

尚書接見,給事中也沒看到一個。

皮勒馬尼哈馬心里發慌,他雖然讀書不多,倒也有幾分見識,明白這樣下去回去交不了差,冥思苦想之下,竟然想出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上訪。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至第四百八十章     下篇: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至第五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