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至第五百章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至第五百章


[491]

這位先生在無人推薦的情況下,自己找到辦事的衙門,表示要找禮部尚書胡濙,禮部的辦事官員看到這位瓦剌人士,倒也不敢怠慢,便向領導報

告了此事,最後胡濙終于得知此事,感覺鬧得太不像話,便立刻去見朱祁鈺,希望再派一個使臣出使瓦剌。

朱祁鈺給他的答複是,等李實回來再說。

此時,從土木堡逃回的知事袁敏上書,自告奮勇要帶衣服和生活必需品去瓦剌監獄探望朱祁鎮(攜書及服禦物,問安塞外)。

朱祁鈺表揚了他的想法,然後不再理睬。

李實回來了,告知了也先想要退還人質的想法和要求,朱祁鈺耐心聽完,慰問了李實,還是不再理睬。

王直等人實在看不下去了,堅持要求再派使者,朱祁鈺無奈之下只好同意,便隨意指派了一個官員充當大明使臣出使。

胡濙表示,上皇在外缺衣少食,希望能夠讓使者帶去一點,免得他受苦。朱祁鈺表示他的意見很好,但仍然不再理睬。

朱祁鈺非但不理睬這些人,連這批使臣的基本費用都不給足,甚至連給也先的禮物也少得可憐,而朱祁鎮所需要的食物衣服更是分毫沒有。在

朱祁鈺看來,讓也先勃然大怒殺死自己的哥哥或是讓哥哥活活餓死凍死,都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朱祁鈺還故伎重演,又給了這個所謂使團一封國書,當然和上次一樣,這封國書也壓根沒提接朱祁鎮回來的事情。

做兄弟做到這個份上,也真是夠意思。

朱祁鈺用他的行為告訴了我們一個權力世界的常識:

兄弟情分,狗屁不如。

一個見面禮少得可憐、連路費都不充裕的使團,一個被隨意指派的官員,帶著一封莫名其妙的國書,向著瓦剌出發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

似乎又是一場鬧劇。

可是奇跡就是從這里開始的。

朱祁鈺為使團的出訪設置了他所能想到的所有障礙,不給錢,不給禮物,甚至不給一個正當的出使名義,這些障礙中的任何一個都可能成為此

次出訪失敗的重要原因。

但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往往只要有一個成功的因素就足夠了。

而在這個使團中,就存在著這樣一個成功的因素。雖然只有一個,但卻是決定成敗、創造奇跡的關鍵。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個最為重要的因素竟然是朱祁鈺自己造就的,因為成功的關鍵就是那位被他隨意指派出使的官員。

[492]

這位官員的名字叫做楊善,時任都察院右都禦史,他雖然是個二品官,卻並不起眼,算不上什麼人物,這也正是朱祁鈺挑選他去的原因之一,

可惜朱祁鈺並不知道,這位楊善先生是一個身懷絕技的人,而他的這項絕技即使在整個明代曆史中所有同類型的人里也可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

楊善的這項絕技,就是說話。

明代最佳辯手登場

戰國時候,張儀游說各國,希望找個官做,卻經常被打得遍體鱗傷,他的妻子心疼地對他說,為什麼要出去找官做,現在得到教訓了吧。

張儀卻問了她一個問題:“我的舌頭還在嗎?”

他的妻子回答,當然還在。

“只要舌頭還在,還能說話,就有辦法。”

楊善就是一個只要舌頭還在,還能說話,就有辦法的人。

楊善,大興縣人(今屬北京市),此人出身極為特別,他官居二品,但我查了一下他的履曆,才驚奇地發現,這位二品大員非但不是庶吉士(由

前三甲科進士中選出的精英),甚至連進士都不是!這在整個明朝三百年曆史中都極為罕見。

明代是一個注重學曆的年代,要想在朝廷中混到一官半職,至少要考上舉人,而想做大官,就非進士不可,所謂“身非進士,不能入閣”,在當時的三級考試制度中,如果說進士是大學畢業,舉人是高中畢業,那麼楊善先生的學曆只能寫上初中畢業,因為他只是一個秀才。

所謂秀才,也就算個鄉村知識分子,根本就沒有做官的資格,在假文憑尚未普及的當時,楊善是怎麼混到二品大員的呢?

看過他的升遷經曆就會發現,他能走到這一步,並沒有半分僥幸。

建文元年(1399)十月,李景隆率大軍進攻北平,也就在此時,年輕的秀才楊善參加了燕王的軍隊,不過他並沒有立過戰功,而是專門負責禮

儀方面的工作。

楊善是一個合格的禮官,他干得很不錯,但由于他的學曆低,當與他同期為官的人都紛紛高升之際,他卻還在苦苦地熬資格,博升遷。

就這樣苦苦地熬了三十多年,他才升到了鴻臚寺卿(三品),實在很不容易。宦途上的坎坷,使得他曆經磨礪,為人圓滑,學會了一套見人說

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領,他算得上是個人精,無論政治局勢如何複雜,都能做到左右逢源,不管是三楊執政還是王振掌權,這位仁兄一直穩

如泰山,誰也動不了他。

有很多人都瞧不起他的這種處世方式,羞于和他交往,但他卻我行我素,到了正統年間,他已升任禮部侍郎。

不久之後,正統十四年的遠征開始了,此時已經六十多歲的楊善也隨軍出征,要說他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戰亂之際,刀光劍影血肉橫飛,無

數年輕且身體強壯的大臣喪命其間,而他這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竟然還逃了回來,不知道是不是每天早上堅持跑步鍛煉的結果,著實讓人歎服。

之後他調任都察院,被任命為右都禦史,並充當使臣出使瓦剌。

楊善不像李實那麼天真,他很清楚隱藏在出使背後的玄機,也明白朱祁鈺根本就不想讓他的哥哥回來,事實也證明了他的預想,這個所謂的大

明使團一沒錢,二沒物,甚至連個出使的具體說法都沒有。

沒有人支持,也沒有人看好,在大家的眼中,這又是一次勞而無功的長途旅行。

但楊善還是滿懷信心地上路了,他決心創造奇跡,即使什麼都沒有,他也要把朱祁鎮帶回來。

憑什麼?

就憑他的那張嘴。

牛是吹出來的

楊善帶領著使團來到了瓦剌的營地,見到了也先派來迎接他的使者,可就在為他舉行的歡迎宴會上,楊善經曆了第一次嚴峻的考驗。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派出的使者受到太多的輕慢,也先對這個楊善並沒有多大好感,所以在他的授意下,宴會之上,接待人員突然以傲慢的

語氣問了楊善一個極為讓人難堪的問題:

“土木之戰,你們的軍隊怎麼這麼不經打?”

正在埋頭大吃的楊善聽見了這個故意找麻煩的問題,他抬起頭,直視對方那挑釁的眼神,開始了緊張的思索。

為了處理好這一複雜局面,即不丟面子維護國格,又不跟對方鬧翻,楊善決定吹一個牛,雖然他之前可能吹過很多牛,但這次吹牛我認為是最

完美的。

楊善突然愁眉苦臉起來,他歎了口氣,說道:有些事情我原本不想說的,但到現在這個時候,還是告訴你們吧

這句話說得對方一愣,連忙追問原因。

楊善這才看似很不情願地接著說了下去:“土木之戰時,我們的主力部隊不在京城,全部出征了(壯者悉數南征)。王振率軍輕敵而入,才會失敗,現在南征的部隊已經全部回來了,有二十萬人啊。再加上新練的三十萬軍隊,全部經過嚴格的訓練,隨時可以作戰!”

聽完這番話,也先使者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可他們萬想不到,下面他們聽到的話將更為聳人聽聞,因為楊善先生吹牛的高潮部分即將到來。

六十多歲的楊善此時擺出了老奶奶給小孫子講鬼故事的架勢,繪聲繪色地為瓦剌人描述了一幅可怕的景象。

“我們在邊界准備了埋伏了很多火槍和帶毒的弓弩,你們被打中就必死無疑(百步外洞人馬腹立死),而且我們還在交通要道上安放了很多鐵錐(隱鐵錐三尺),你們的馬蹄會被刺穿,根本無法行動。”

估計楊善還是一個擅長編恐怖故事的人,他最後還煞有其實地對臉都嚇得發白的瓦剌人說:“實話告訴你們,每天夜里你們睡覺的時候,我們

派了很多刺客窺視你們的營帳,來無影去無蹤,你們還不知道吧!”

就這樣,楊善終于結束了他的牛皮,微笑著抬起頭,看著對面那些嚇得目瞪口呆的瓦剌人。

可光嚇人是沒有意義的,于是楊善繼續了他的表演。

他臉色突變,換上了一幅悲天憫人的表情,發出了一聲歎息:

“唉,可惜這些都沒用了。”

瓦剌人剛剛被這位仁兄那詭異可怕的語氣嚇得不行,突然又看他態度轉溫,搞不懂他玩什麼花樣,便追問他為什麼。

楊善這才說出了他最終的用意:

“我們已經講和,彼此之間就像兄弟一樣,怎麼還用得上這些!”

瓦剌人笑了,他們終于不用擔心那些火槍、鐵錐和刺客了,雖然這些東西並不存在。

楊善也笑了,因為他又成功地講了一個動人的故事。

結束了這場飯局上的較量後,楊善動身去見也先,在那里等待著他的將是一場真正的考驗。

最後的考驗

楊善終于來到了也先的面前,他明白,最後的時刻到了,他沒有豐厚的禮物,也沒有體面的國書,但他要讓眼前的這個一代梟雄心甘情願地與自己和談,並且免費(他也沒錢給)把朱祁鎮交給自己。

他要實現這個不可能的任務,要征服也先這個雄才大略的征服者,而他唯一的武器就是他的智慧。

果然,談話一開始就出現了問題,因為也先發火了。

也先之所以憤怒,是情有可原的,畢竟開戰以來,他吃了不少虧,此刻他抖擻精神,采用先發制人的策略,向楊善提出了一連串的責難。

“為什麼你們降低馬的價格?”(削我馬價)

“為什麼你們賣給我們的布匹都是劣等貨?”(帛多剪裂)

“為什麼我們的使者經常被你們扣留?”(使人往多不歸)

“為什麼你們要降低每年給我們的封賞?”(減歲賜)

問完之後,也先殺氣騰騰地看著楊善,等待著他的回答。

雖然也先的態度咄咄逼人,但他提出的這些問題也確實都是事實,而楊善作為一個只管禮儀的官員,這些國家大政根本就沒他的份,更不用說

對外發言了。

但是現在他必須回答。

面對這樣的局面,楊善卻並不慌亂,他穩定住自己的情緒,表現得神態自若,腦海中卻在緊張地思索著一個得體的答複,在過去五十多年的宦

海生涯中,他已經曆過無數的危機和困難,但他都挺住了,眼前的這個難關應該也不例外。

片刻之間,他已胸有成竹。

楊善笑著對也先說道:“太師不要生氣,其實我們並沒有降低馬的價格啊,太師送(要收錢的)馬過來,馬價逐年上升,我們買不起卻又不忍

心拒絕太師,只好略微降低價格(微損之),這也是不得已的啊,您想想,現在的馬價比最初時候已經高了很多了啊。”

“至于布匹被剪壞的事情,我們深表遺憾,也已經嚴厲查處了相關責任人員(通事為之,事敗誅矣)。您送來的馬匹不也有不好的嗎,這自然

也不是您的意思吧!”

也先連忙答道:“當然,當然,我可以保證,這絕對不是我的安排。”

此時最佳辯手楊善已經進入了狀態,他神采飛揚地繼續說了下去:

“還有,我們沒有扣留過您的使者啊,您派來的使者有三四千人,這麼多人,難免有些人素質不高,偷個竊或是搶個劫的也是難免,我們也能

理解。而太師您執法公正,必定會追究他們,這些人怕被定罪就逃亡了(歸恐得罪,故自亡耳),可不是我們扣留他們的啊。其實歲賜我們也

沒有減,我們減去的只不過是虛報的人數,已經核實的人都沒有降過的。”

“您看,我說得有沒有道理?”

正方辯手楊善的辯論題目“明朝到底有沒有虧待過瓦剌”就此完成。

反方辯手也先瞠目結舌,目前尚無反應。

在戰場上,也先往往都是勝利者和征服者,但這一次,也先被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頭子徹底征服了,被他的言語和智慧所征服。

在這場辯論中,楊善狀態神勇,侃侃而談,講得對手如墜云里霧里,針峰相對卻又不失體統,還給對方留了面子,實在不愧明代第一辯手的美名(本人評價,非官方)。

而在這個過程中,也先表現得就很一般了,史料記載,他除了點頭同意,以及不斷說幾個“好”、“對”之類的字外(數稱善),就沒有任何

表示了。

楊善再接再厲,發表了他的最後陳詞:

“太師派兵進攻大明,太師也會有損失,不如把太上皇送回大明,然後大明每年給太師賞賜,這樣對兩國都好啊。”

也先被徹底說動了,他已經被楊善描述的美好前景打動,決定把朱祁鎮送回去。

可當他喜滋滋地拿起大明國書仔細察看時,卻發現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

“你們的國書上為什麼沒有寫要接太上皇呢?”

這確實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你不說要接,我干嘛要送呢?

楊善卻早有准備。

終究還是發現了,不過不要緊,有這張嘴在,沒有過不去的坎!

他沉著地說:“這是為了成全太師的名聲啊!國書上故意不寫,是為了讓太師自己做這件事,您想啊,要是在國書上寫出來,太師您不就成了

奉命行事了嗎?這可是大明的一片苦心啊!”

聽到這段話,也先作出了他的反應——大喜。

也先被感動了,他沒有想到明朝竟然如此周到,連面子問題都能為自己顧及到,確實不容易。于是他決心一定把朱祁鎮送回去。

可是此時,又有一個人出來說話阻撓。

也先的平章昂克是個聰明人,眼看也先被楊善忽悠得暈頭轉向,他站了出來,說出了一句十分實在的話:“你們怎麼不帶錢來贖人呢?”

楊善看了昂克一眼,說出了一個堪稱完美的答複:

“我們本來是帶錢來的,但這樣不就顯得太師貪財了嗎,幸好我們特意不帶錢來,現在才能見識到太師的仁義啊!”

然後他轉向也先,說出了這次訪問中最為精彩的話:

“太師不貪財物,是男子漢,必當名垂青史,萬世傳頌!”(好男子,垂史冊,頌揚萬世)

我每次看到這里,都會不由得想找張紙來,給楊善先生寫個服字。楊善先生把說話上升為了一種藝術,堪稱精彩絕倫。

而也先更是興奮異常,他激動地站了起來,當即表示男子漢大丈夫一言九鼎,兄弟你先安頓下來,回頭我就讓人把朱祁鎮給你送回去。

他還按捺不住自己的高興,不斷地走動著,一邊笑一邊不停地說著:“好,好!”(笑稱善)

奇跡就這樣誕生了。沒有割讓一寸土地,沒有付出一文錢(路費除外),楊善就將朱祁鎮帶了回來,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立功了,楊善立功了,他繼承了自春秋以來無數說客、辯手、馬屁精的優良傳統,深入大漠,在一窮二白的情況下充分發揮了有條件上,沒有

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敢死隊精神,空手套白狼把朱祁鎮套了回來,著實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可是楊善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立下此不世奇功,得到的唯一封賞竟然只是從右都禦史升為左都禦史,應該說以他的功勞,這個封賞也太低了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帶回來了一個當今皇帝不願意見到的人。

這些且不說了,至少朱祁鎮是十分高興的,他終于可以回家了。

但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有一個人出來阻撓朱祁鎮回去。

[497]

其實在瓦剌,很多人仇視明朝,不願意放明朝皇帝回去,這並不奇怪,但這次不同,因為朱祁鎮做夢也沒有想到,阻止他回家的人,竟然是伯顏帖木爾。

伯顏帖木爾阻撓朱祁鎮回去,但原因卻實在讓人啼笑皆非:

“必須保證朱祁鎮回去後能夠當上皇帝,才能放他走!”

從伯顏帖木爾和朱祁鎮的關系看,他不想讓朱祁鎮就這麼回去,很有可能是怕他回去後被自己的弟弟(朱祁鈺)欺負,會吃虧受苦,而事實也證明他的這種猜測是對的。

伯顏帖木爾是很夠意思的,他決心把友情進行到底,最後再幫朱祁鎮一把。于是他找到也先,提出把使者扣押起來,等明朝承諾恢複朱祁鎮的皇位後再送他回去。

也先表示,自己已經答應了楊善,男子漢一言九鼎,決不反悔。

于是,朱祁鎮還是被送了回去,而送行那一天發生的事情,也讓人不得不感佩伯顏帖木爾的深厚情誼。

為表鄭重,也先率領全體部落首領為朱祁鎮送行,送君千里終需一別,大家都陸陸續續地回去了,可是伯顏帖木爾卻一直陪著朱祁鎮,走了一天的路,一直到了野狐嶺才停下。

野狐嶺離居庸關很近,伯顏帖木爾送到此地停止,是因為他已不能再往前走了,因為這里已經是明朝的勢力范圍,他隨時都有被敵方明軍抓住的危險。

伯顏帖木爾在這里下馬,最後一次看著他的朋友,這個在奇異環境下結交的朋友,想到從此天人永隔,竟不能自己,號啕大哭起來,他拉住朱祁鎮的馬頭,聲淚俱下言道:

“今日一別,何時方得再見,珍重!”

然後他掩面上馬向瓦剌方向飛奔而去,從此他們再未見面,四年後(1454),伯顏帖木爾被知院阿剌所殺,這一去確是永別。

穿越那被仇恨、偏見糾纏不清的歲月,我看到的是真摯無私的友情承諾

居庸關守將出城迎接朱祁鎮的歸來,這些邊關將領對朱祁鎮還是十分尊重的,但奇怪的是,他們也並不急著送這位太上皇回去,而是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他們等待的是京城的迎接隊伍。

我國素來是禮儀之邦,就算是殺人放火的事情也要講個體面,更何況是太上皇打獵歸來這麼光榮而重要的事情,自然應該大吹大擂一番,以揚我國威,光耀子孫。

可這一次卻極為反常,京城的人遲遲不到,令這些等待的人疑慮叢生,唯恐京城里出了什麼事。

京城里確實出事了。

[498]

朱祁鈺萬萬沒有想到,他設置了如此之多的障礙,那個不起眼的老頭子竟然還是把朱祁鎮帶了回來,這可怎麼好?

朱祁鈺很不高興,禮部尚書胡濙卻很高興,他趁機提出了一整套迎接的儀式。

這套儀式十分複雜,具體說來是先派錦衣衛和禮部官員到居庸關迎接,然後在京城外城由文武百官拜迎,最後進入內城由現任皇帝朱祁鈺親自謁見,然後將太上皇送往住所,大功告成。

朱祁鈺仔細聽完了這個建議,然後給出了他的方案:

“一台轎子,兩匹馬,接他回來!”

厲行節約,簡單易行,對親哥哥一視同仁,朱祁鈺先生也算為後世做出了表率。

給事中劉福實在看不下去了,便上書表示這個禮儀實在太薄,朱祁鈺反應很快,立刻回複道:“我已經尊兄長為太上皇了,還要什麼禮儀!劉福說禮儀太薄,到底是什麼用意!?”

這話就說得重了,不得已,胡濙只得出面,表示大臣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皇帝能夠親近太上皇,前往迎接罷了。

這個理由確實冠冕堂皇,不好反駁,但朱祁鈺卻不慌不忙,因為朱祁鎮在歸途中曾托人向他表示希望禮儀從簡,有了這個借口,朱祁鈺便洋洋得意地對群臣說:“你們都看到了,這是太上皇的意思,我怎麼敢違背!”(豈得違之)

想來朱祁鎮不過是跟朱祁鈺客氣客氣的,但朱祁鈺卻一點都不客氣。

就這樣,光榮回歸的朱祁鎮坐著轎子,在兩匹馬的迎接下,“威風凜凜”地回到了京城,在這里,沒有百姓沿路相迎,也沒有文武百官的跪拜,這位昔日的皇帝面對著的是一片寂靜,幾分悲涼。

朱祁鈺還是出來迎接他的哥哥了,他在東安門外和這位太上皇拉了幾句家常,便打發他去了早已為太上皇准備好的寢宮——南宮,在那里,他為自己的哥哥安排了一份囚犯的工作。

然後他回到了一年前自己哥哥住的地方,繼續做他的皇帝。

兄弟二人就此分道揚鑣。

朱祁鎮不是傻瓜,從迎接的禮儀和弟弟的態度,他已經明白,自己不是一個受歡迎的人,而所謂的寢宮南宮,不過是東華門外一處十分荒涼的破房子。

但他並不在乎,大漠的風沙,也先的屠刀,喜甯的詭計,他都挺過來了,對于經曆了九死一生的他來說,能夠回來就已經是老天開眼了,畢竟很多和他一起出征的人已永遠留在了土木堡,相比之下,他已經很滿足了。

他帶著急促的步伐向荒涼的南宮走去,雖然已經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但他相信,還有一個人正在那里等待著他,等著他回來。

他並沒有失望,當他打開大門的時候,他看見了這個人。

[499]

開門的聲音驚動了里面這個坐著的人,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便站起身來,摸索著向發出聲音的方向走去,她看不清來人,因為在漫長的等待歲月中,她已經哭瞎了自己的眼睛。

我答應過你,我會等你回來的。

當一切浮華散盡的時候,我還會在這里等待著你。

朱祁鎮釋然了,他的親信大臣拋棄了他,他的弟弟囚禁了他,他失去了所有的權勢和榮華富貴,從一個君臨天下的皇帝變成了被禁錮的囚徒。

但此刻,他笑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才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他終于確信,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用金錢和權勢買不到的東西,即使他不是皇帝,即使他失去了所有的一切,這個人依然會在他的身旁,一直守候著他。

此情可流轉,千載永不渝。

是的,其實我們不需要刻意去尋找什麼,因為最寶貴的東西,往往就在我們身邊。

從此,荒涼的南宮迎來了新的主人——太上皇朱祁鎮和他的妻子錢皇後,說他們是主人也並不貼切,因為事實上,他們都是當今皇帝朱祁鈺的囚徒。

朱祁鈺對這個意外歸來的哥哥有著極大的戒心和敵意,雖然朱祁鎮已經眾叛親離,失去所有的一切,只想過幾天舒坦日子,朱祁鈺卻連自己哥哥這個最基本的要求也不願意滿足。

景泰元年(1450)十二月,胡濙上書要求帶領百官在明年元旦于延安門朝拜太上皇朱祁鎮,希望得到朱祁鈺的批准。

朱祁鈺的答複是不行。

然後他還追加了一條,“今後所有節日慶典都不要朝拜!”(今後正旦慶節皆免行)

為了確實搞好生活服務和安全保衛工作,他還特意挑選了一些對朱祁鎮不滿的宦官來服侍這位太上皇,派出錦衣衛把南宮內外嚴密包圍。同時,朱祁鈺也周到地考慮到了環境噪音問題,為了讓自己的哥哥能夠不受打擾地生活,他命令不許放任何人進去看望朱祁鎮,他的所有生活必需品都由外界定期定時送入。

王直、胡濙曾來此看望朱祁鎮,被這些忠實的保衛者擋了回去。他們這才意識到,這位所謂的太上皇實際上只是一個囚犯。

朱祁鈺把事情做絕了。

他雖然迫于壓力,沒有殺掉自己的哥哥,但也做了幾乎所有不該做的事情,給他的哥哥判了一個終身監禁。

那個原本和氣親善的好弟弟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六親不認,心如鐵石的陌生人,這雖然是悲劇,卻也是皇權游戲的必然規則。

[500]

住在里面的朱祁鎮反倒是十分平靜,對他而言,活下來就已經很滿足了,他老老實實地過著弟弟給自己安排的囚徒生活,從來也不鬧事,唯一的問題在于朱祁鈺割斷了他和外界的聯系,甚至連他的日常生活必須品也不能保證。

朱祁鎮並沒有去向朱祁鈺提出要求,因為他知道,就算提也是沒有用的,可是他又沒有其他的經濟來源,無奈之下,錢皇後只能像普通民婦一樣,自己動手做手工活,托人拿出去換點吃穿用品。(錢後日以針線出貿,以供玉食)

只要不是黑牢,即使是囚犯,吃飯也應該不是個問題,逢年過節加個餐,沒事還能出去放放風透透氣,可是朱祁鎮連這種基本待遇都沒有,他每天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抬頭看天,和自己的妻子說說話。

所謂的太上皇淪落到這個地步,也算是千古奇聞。

可就是這樣的生活,他的好弟弟也不願意讓他過下去。

南宮沒有納涼的場所,所以每逢盛夏,朱祁鎮只能靠在樹陰下乘涼,這也算是他唯一的一點可憐的奢侈享樂。

不久後一天,他如往常一樣,准備靠在樹下避暑,卻驚奇地發現,周圍的大樹已不見了蹤影,他詢問左右,才知道這是他的好弟弟所為。

他苦笑著,深深地歎了一口氣,什麼也沒有說,便回到了酷熱的住所。

他已經失去了一切,現在連自己的一片樹陰也保不住。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朱祁鈺之所以要砍掉那些樹,是因為大臣高平對他說,南宮的樹木太多,便于隱藏奸細,這一說法正好合乎朱祁鈺的心意,他立刻下令砍掉南宮的所有樹木,以便監視。至于朱祁鎮先生的樹陰,當然並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

朱祁鎮終于明白,他的好弟弟是一個比也先更為可怕的敵人,也先雖然文化不高,行為粗魯,但還算是個比較講義氣的人,說話算數,而自己的這個好弟弟卻為了鞏固皇位,一心一意要把自己這個已經失去一切的人往死里逼。

朱祁鈺,你太過分了!

但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繼續這麼過下去,畢竟能活一天就是一天。

所以他默默地忍受了下來,依然以他誠懇真摯的態度去對待他身邊的人,慢慢地,那些被安排來監視他的人也被他的真誠和處變不驚打動,成為了他的朋友。

這其中有一個人叫做阮浪。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至第四百九十章     下篇: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至第五百一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