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至五百二十一章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至五百二十一章


[513]

石亨害怕了,他這才認清了眼前此人的真面目:不是一頭綿羊,而是一只餓狼。

後路已經全無,幾個人只好在徐有貞的帶領下向著南宮出發。可就在此時,原本星密月明的夜空,突然變得昏暗無光!四周伸手不見五指,前方道路也一片黑暗,石亨和張軏慌了,他們原本干的就是見不得人的勾當,見此情形,頓感大事不妙,莫非上天不願自己動手?

他們站住了。

徐有貞卻不為所動,他鎮定地看著慌張的張軏,冷冷地逼問道:

“為什麼還不走?”

張軏怯生生地小聲說道:“事情能成功嗎(事濟否)?”

徐有貞緩緩走到張軏的面前,突然用低沉的聲音吼道:

“一定能成功(必濟)!”

武將石亨曆經沙場,砍頭無數,被稱為正統第一勇將,卻臨陣慌亂,不知所措,他的所謂勇敢不過是匹夫之勇而已。

在這場危險的游戲中,手無縛雞之力的徐有貞才是當之無愧的勇者。

這並不奇怪,因為只有內心的堅韌和頑強才是真正的勇敢。

在文弱書生徐有貞的威逼和鼓勵下(雖然有點滑稽,但確是事實),石亨一行人來到了他們的第一個目標——南宮。

宮門果然緊閉,叫門也無人應答,這正是奪門計劃中的第一個漏洞,但徐有貞卻胸有成竹,用一句話解決了難題:

“不用叫門,把牆撞開就是了!”

于是軍士上前,用木樁撞開了宮牆(毀牆入),那個被監禁了七年的囚徒終于走了出來。

他看清了這些深夜前來的人們,也看清了他們心底的一切——欲望、投機、憤怒、抱負。無論如何,他只剩下了一種選擇。

“走吧,我們去東華門。”

東華門是宮城的大門,只要進入東華門,到奉天殿敲響鍾鼓,召集百官前來,天下就將再次握在這位囚徒的手中。

然而當他們到達東華門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個計劃中的最大漏洞——他們進不去。

東華門守衛不開門,他們也沒有鑰匙。沒有南宮的門鑰匙,可以把牆撞開,但這是因為南宮偏僻,就算把它拆掉也沒人去投訴你,可東華門是大內重地,由專人看守,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引來侍衛,而這些夜游神馬上就會變成黃泉鬼。

愁眉苦臉的石亨看著徐有貞,他已經無計可施,只等著這位大哥說話。

石亨害怕了,他這才認清了眼前此人的真面目:不是一頭綿羊,而是一只餓狼。

後路已經全無,幾個人只好在徐有貞的帶領下向著南宮出發。可就在此時,原本星密月明的夜空,突然變得昏暗無光!四周伸手不見五指,前方道路也一片黑暗,石亨和張軏慌了,他們原本干的就是見不得人的勾當,見此情形,頓感大事不妙,莫非上天不願自己動手?

他們站住了。

徐有貞卻不為所動,他鎮定地看著慌張的張軏,冷冷地逼問道:

“為什麼還不走?”

張軏怯生生地小聲說道:“事情能成功嗎(事濟否)?”

徐有貞緩緩走到張軏的面前,突然用低沉的聲音吼道:

“一定能成功(必濟)!”

武將石亨曆經沙場,砍頭無數,被稱為正統第一勇將,卻臨陣慌亂,不知所措,他的所謂勇敢不過是匹夫之勇而已。

在這場危險的游戲中,手無縛雞之力的徐有貞才是當之無愧的勇者。

這並不奇怪,因為只有內心的堅韌和頑強才是真正的勇敢。

在文弱書生徐有貞的威逼和鼓勵下(雖然有點滑稽,但確是事實),石亨一行人來到了他們的第一個目標——南宮。

宮門果然緊閉,叫門也無人應答,這正是奪門計劃中的第一個漏洞,但徐有貞卻胸有成竹,用一句話解決了難題:

“不用叫門,把牆撞開就是了!”

于是軍士上前,用木樁撞開了宮牆(毀牆入),那個被監禁了七年的囚徒終于走了出來。

他看清了這些深夜前來的人們,也看清了他們心底的一切——欲望、投機、憤怒、抱負。無論如何,他只剩下了一種選擇。

“走吧,我們去東華門。”

東華門是宮城的大門,只要進入東華門,到奉天殿敲響鍾鼓,召集百官前來,天下就將再次握在這位囚徒的手中。

然而當他們到達東華門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個計劃中的最大漏洞——他們進不去。

東華門守衛不開門,他們也沒有鑰匙。沒有南宮的門鑰匙,可以把牆撞開,但這是因為南宮偏僻,就算把它拆掉也沒人去投訴你,可東華門是大內重地,由專人看守,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引來侍衛,而這些夜游神馬上就會變成黃泉鬼。

愁眉苦臉的石亨看著徐有貞,他已經無計可施,只等著這位大哥說話。

石亨害怕了,他這才認清了眼前此人的真面目:不是一頭綿羊,而是一只餓狼。

後路已經全無,幾個人只好在徐有貞的帶領下向著南宮出發。可就在此時,原本星密月明的夜空,突然變得昏暗無光!四周伸手不見五指,前方道路也一片黑暗,石亨和張軏慌了,他們原本干的就是見不得人的勾當,見此情形,頓感大事不妙,莫非上天不願自己動手?

他們站住了。

徐有貞卻不為所動,他鎮定地看著慌張的張軏,冷冷地逼問道:

“為什麼還不走?”

張軏怯生生地小聲說道:“事情能成功嗎(事濟否)?”

徐有貞緩緩走到張軏的面前,突然用低沉的聲音吼道:

“一定能成功(必濟)!”

武將石亨曆經沙場,砍頭無數,被稱為正統第一勇將,卻臨陣慌亂,不知所措,他的所謂勇敢不過是匹夫之勇而已。

在這場危險的游戲中,手無縛雞之力的徐有貞才是當之無愧的勇者。

這並不奇怪,因為只有內心的堅韌和頑強才是真正的勇敢。

在文弱書生徐有貞的威逼和鼓勵下(雖然有點滑稽,但確是事實),石亨一行人來到了他們的第一個目標——南宮。

宮門果然緊閉,叫門也無人應答,這正是奪門計劃中的第一個漏洞,但徐有貞卻胸有成竹,用一句話解決了難題:

“不用叫門,把牆撞開就是了!”

于是軍士上前,用木樁撞開了宮牆(毀牆入),那個被監禁了七年的囚徒終于走了出來。

他看清了這些深夜前來的人們,也看清了他們心底的一切——欲望、投機、憤怒、抱負。無論如何,他只剩下了一種選擇。

“走吧,我們去東華門。”

東華門是宮城的大門,只要進入東華門,到奉天殿敲響鍾鼓,召集百官前來,天下就將再次握在這位囚徒的手中。

然而當他們到達東華門的時候,才發現了這個計劃中的最大漏洞——他們進不去。

東華門守衛不開門,他們也沒有鑰匙。沒有南宮的門鑰匙,可以把牆撞開,但這是因為南宮偏僻,就算把它拆掉也沒人去投訴你,可東華門是大內重地,由專人看守,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引來侍衛,而這些夜游神馬上就會變成黃泉鬼。

愁眉苦臉的石亨看著徐有貞,他已經無計可施,只等著這位大哥說話。

[514]

可這次徐有貞同樣保持了沉默,他雖然聰明,但並不是阿里巴巴,就算對著門喊一萬聲芝麻開門,這門也是不會開的。

陰謀集團的成員們就此陷入困境,打也不是,鬧也不是,隔著門把好話說盡,守門人理都不理。眼看天就要亮了,如果再進不去,大家就會一起完蛋!

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那位囚徒突然大喊一聲:

我是太上皇(我太上皇也),開門!

七年的屈辱,恐懼和等待,最終換來了這一聲怒吼。

包括守門人在內的所有人都被這一聲怒吼震驚了,東華門就此敞開,通往至尊寶座的道路就此敞開。

朱祁鈺,我回來了,來拿回屬于我的一切!

他走向了奉天殿,敲響了上朝的鍾鼓,宮城大門聞聲紛紛開啟,准備迎接百官的朝拜。

徐有貞終于成功了,他帶著疲憊的身軀和得意的笑容,獨自站在大門前,擋住了上殿的道路。

聞訊而來的內閣重臣們驚奇地看著這個以往並不前眼的小人物,准備喝斥他立刻離開。

然而徐有貞很快就說出了他敢如此囂張擋路的理由:

太上皇已經複位了,諸位還是快去祝賀吧!

我終究還是成功了,屬于我的時代終于到來了。

此時的朱祁鈺正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的寢宮內,但在迷茫之中還是聽到了鍾鼓的聲音,他很清楚,這個上朝的訊號並不是他發出的。于是他叫來了左右,問到底是誰在敲擊鍾鼓。

左右人已經知道了真相,這些服侍朱祁鈺的人十分擔心,怕這位已經病入膏肓的皇帝聽到這個消息,急怒攻心就此一命嗚呼。但事到如今,不說也不行了,于是他們忐忑不安地告訴朱祁鈺:是那位被他關押的囚犯,他的哥哥在召集群臣。

可是這位垂死的皇帝接下來的表現是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的

聽到這個消息,朱祁鈺沉默了一會,然後他抬起頭來,笑了

他笑得很從容,並最終吐出了三個字:

好,好,好!

哥哥,皇位還給你吧,我雖然囚禁了你,奪走了你的一切,但我也沒有得到快樂,這八年中,我一直在恐懼和孤獨中生活。

我已經厭倦了。

朱祁鎮坐上了闊別已久的寶座,八年前,他離開了這里,淪為異族的俘虜,之後他曆經千辛萬苦,終于回到了京城,卻又被自己弟弟關押起來,吃了七年的牢飯。

現在他終于回到了當年的起點,一條新的道路已在他眼前展開,他將再次統治這個龐大的帝國。

很多的事情即將開始,很多人的命運即將改變。

[515]

換血

當年的囚犯朱祁鎮終于回到了他的宮殿,八年前他從這里出發,淪為人質和囚徒,八年後他回到了這里,繼續做他的皇帝。

中國的史書是很神奇的,再狼狽不堪的事情也能說得冠冕堂皇,朱祁鎮先生先後當過俘虜、人質、囚徒,吃盡了苦,受盡了累,史書上卻說他是北狩、靜養,用今天的話來描述也可以說是出去體察民情,下放邊疆體驗生活與民同樂,協調民族關系。

當然了,自己吃的虧自己知道,朱祁鎮先生也只能打落門牙往肚里吞。但無論如何,這一次他也算是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但這位胡漢三目前最重要的工作並不是國家大政方針,而是要安撫他的還鄉團

朱祁鎮確實是個很夠意思的人,在登基後的第二天,他就給了還鄉團的成員們優厚的回報。

還鄉團一號成員徐有貞:入閣,兵部尚書。

還鄉團二號成員石亨:封忠國公(爵)

還鄉團三號成員張軏:封太平侯(爵)

還鄉團四號成員曹吉祥:司禮太監,總督三大營。

功德圓滿,善莫大焉。

根據我們以往的常識,既然是還鄉團,就一定會干點殺人放火、傷天害理的事情,這也難免,畢竟人家不是旅游團、探親團,而徐有貞等人也牢記還鄉團的宗旨,雷厲風行地干了幾件壞事。

就在同一天,徐有貞便下令逮捕了于謙和王文等人,把他們關進了監獄,對于徐有貞而言,他已經忍得太久了,此時不報,更待何時!

然後就是內閣大換血,陳循、江淵、商輅、蕭鎡等人統統被炒魷魚趕了出去,而徐有貞也很夠意思,他唯恐自己的對頭陳循和江淵失業後找不到工作,特別找人關照他們,給他們安排了一份工作讓他們繼續報效國家(充軍遼東)。

當然了,某些受到處罰的人也是罪有應得,比如那個金刀案件中的盧忠,這位仁兄出賣朋友後沒有撈到什麼好處,此刻卻得到了報應--斬首。

還有那個建議朱祁鈺砍樹,讓朱祁鎮曬太陽的高平,當年他一時興起,拿朱祁鎮開涮,此時也被砍掉了腦袋,其實他除了濫伐樹木外,倒也沒干什麼其他的事情。

看來破壞環境者還真是沒有什麼好下場。

[516]

內閣被還鄉團掃蕩之後,只剩下了高轂,于是徐有貞又安排了自己的親信許彬、薛瑄入閣,至此徐有完全控制了內閣和朝政大權。

此時的內閣加上徐有貞共有四人,可能是徐有貞嫌人太少,在二月,他又召另一個自己人吏部右侍郎李賢入閣。

可是徐有貞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叫李賢的人其實並不是他的親信,在徐有貞、石亨、曹吉祥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時候,他保持著沉默,默默地觀察著這些奪門之變還鄉團的一舉一動,尋找著他們的弱點和矛盾,等待著時機的到來。

無論後來如何,至少在當時,徐有貞等人確實是威風無比,特別是徐有貞,他不遺余力地打擊誣陷所有與自己為敵的人,而他導演的最大一起冤案就是著名的于謙案。

徐有貞曾經認為,只要自己掌權,殺掉于謙易如反掌,但現在他才發現,想除掉于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原因在于,他沒有殺掉于謙的理由。

于謙為人清廉,威望極高,又沒有什麼劣跡,實在找不到什麼借口,既沒有經濟問題,也沒有生活作風問題(當年這也算不上是什麼問題),要把他搞倒談何容易!

但最終,對于謙的刻骨仇恨讓他想到了一個辦法。

于謙是推立朱祁鈺的主要大臣,也是朱祁鈺的親信,而朱祁鎮最為痛恨的人就是他的弟弟朱祁鈺,徐有貞決定利用這一點加深朱祁鎮對于謙的反感,同時徐有貞還編造了一個謊言,說于謙有意請外地藩王到京城接替皇位,並堅決反對朱見深繼位。

做好了這些准備之後,他去見朱祁鎮,在他看來朱祁鎮一定會同意殺掉于謙。

可是事情的發展大大出乎他所料。

徐有貞在朱祁鎮面前慷慨陳詞,說于謙不願和談、擁立新君、是想置太上皇于死地,如此之人,應該殺之後快等等等等。

可是朱祁鎮卻只是笑著搖了搖頭,對徐有貞說道:于謙是有功的。(謙實有功)

徐有貞傻眼了。

他把朱祁鎮看得太簡單了,這位太上皇飽經風雨,深通人心,對徐有貞的動機一清二楚,他知道徐有貞這樣做是想報私仇,卻想借刀殺人,讓他背一個殺功臣的惡名,這種虧本買賣,他怎麼肯干?

徐有貞急了,如果留著于謙,將來一旦複起,自己必將性命不保,情急之下,他想出了另一個殺于謙的理由。

他相信,只要把這個理由說出來,于謙就必死無疑!

〔517〕

徐有貞昂頭大聲說道:不殺于謙,此舉無名!

朱祁鎮被驚醒了,他突然意識到,徐有貞是對的。

所謂奪門之變是一場政變,並沒有正當的名義,而照徐有貞所說,于謙等大臣都是准備立外藩王為帝的,是反對自己的,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殺掉于謙,樹立一個陰謀集團的典型,向舉國上下表明自己行為的被迫性和正義性,奪門之變的合法性就不複存在。

沒辦法了,這個惡名不背也得背了。

于謙,你非死不可!

徐有貞笑了,他知道皇帝已經動了殺機,但這位皇上絕想不到的是,他其實是中了自己的圈套,因為所謂于謙非死不可,不過是一個複雜的邏輯陷阱,而這個陷阱之所以能奏效,則完全是建立在那個于謙准備立藩王為帝的謊言基礎上。

這確實是一個複雜的邏輯陷阱,直到兩年後,另一個聰明人李賢才最終為朱祁鎮揭開了其中奧妙。

不久之後,牢中的王文和于謙都知道了自己的罪名--迎立外藩。這是個極為嚴重的罪名,不但要殺頭,還要滅族。王文一聽就急了,他跳了起來,准備為自己申辯。

王文很有自信,他有充足的辯解理由,因為所謂迎立藩王,必須先使用金牌召藩王入京,而他和于謙都沒有動過金牌,所以在他看來,這個罪名是很容易駁倒的。

可是于謙卻絲毫不動,只是笑著對王文說道:這是石亨他們指使的,申辯有什麼用!

事實確實如于謙所料的那樣,此案主審官最終查無實據,沒有辦法,只好向徐有貞請示如何辦理這個難題。

徐有貞到底是政治老流氓,他不假思索地說出了一句話,解決了這個問題,估計他自己也沒有想到,這句話會成為千古名句,為後人唾棄不已。

他的這句話是:雖無顯跡,意有之。

官員們濃縮了他的意思,將其提煉為更傳神的兩個字--意欲,並最後以此定罪。

在中國曆史上,臭名昭著的程度足以與此句匹敵的只有那句莫須有。

莫須有殺掉了岳飛,意欲殺掉了于謙。

好一幕精彩的丑劇!

而徐有貞也憑借此句入選史上最無恥之輩排行榜,堪與秦儈並稱,遺臭萬年。

〔518〕一個偉大的人

正月二十三日,于謙被押往崇文門外,就在這座他曾拚死保衛的城池前,得到了他最後的結局

斬決

史載:天下冤之

于謙被殺之後,按例應該抄家,可當抄家的官員到于謙家里時,才發現這是一項十分容易完成的工作,因為于謙家里什麼也沒有,除了生活必需品外,根本就沒有多余的錢。(家無余財)

抄家的官員萬沒料到,一個從一品的大官家里竟然如此窮困,他們不甘心,到處翻箱倒櫃,希望能夠找出于謙貪汙的證據。

不久之後,他們終于發現于謙家中有一間房子門鎖森嚴,無人進出,大為興奮,認定這是藏匿財寶的地方,便打開了門。

房子里沒有金銀財寶,只陳設著兩樣東西--蟒袍和寶劍。這是朱祁鈺為表彰于謙的功績,特意賞賜給他的,于謙奉命收下,卻把它們鎖了起來,從未拿去示人以顯榮耀。

抄家的人最終收斂了自己一貫囂張的態度,安靜地離開了于謙的家,因為他們眼見的一切都明白無疑地告訴了他們:這個被他們抄家的對象,是一個人品高尚的人,是一個了不起的人。

朱祁鎮事後不久也十分後悔,特別是在徐有貞陰謀敗露後,他曾反複責問另兩個當事人石亨和曹吉祥,為何要編造謊言誣陷于謙,石亨沒有辦法,只好把責任推給徐有貞,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這都是徐有貞讓我這麼說的。

朱祁鎮聽到這句話,目瞪口呆,只是不斷搖頭歎氣。

但皇帝是不能認錯的,朱祁鎮便將這一任務交給了他的兒子,八年後,太子朱見深剛剛繼位,便下了一道詔書,為于謙平反,並召回了于謙的兒子于冕。到萬曆年間,懶得出奇的明神宗也對于謙敬仰有加,授予諡號忠肅,以肯定他一生的功績。

其實于謙並不需要皇帝的所謂嘉許,因為這些所謂的天子似乎並沒有評價于謙的資格。

明英宗之前有過無數的皇帝,在他之後還會有很多,而于謙是獨一無二的。

人們不會忘記,正是這個人在危難之際挺身而出,力挽狂瀾,保衛京城和大明的半壁江山,拯救了無數平民百姓的生命。

他從小滿懷以身許國的志向,經曆數十年的磨礪和考驗,從一個孤燈下苦讀的學子成長為國家的棟梁。

他身居高位,卻清廉正直,在他幾十年的官場生涯中沒有貪過汙、受過賄,雖然生活並不寬裕,卻從未濫用手中的權力,在貧寒中始終堅持著自己的操守。

他是光明磊落地走完自己一生的。

在這個汙濁的世界上,能夠干乾淨淨度過自己一生的人,是值得欽佩的。

而如果他還能做出一些成就,那麼我們就可以說,這是一個偉大的人。

于謙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他的偉大不需要任何人去肯定,也不需要任何證明,因為他的一生就如同他的那首詩一樣,坦坦蕩蕩,堪與日月同輝。

石灰吟

千錘百煉出深山,

烈火焚燒若等閑。

粉身碎骨渾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間!

這正是他一生的寫照。

519

我曾往杭州一游,並專程去拜祭這位英雄人物,但我到于謙祠時,所見之景象實在讓我大吃一驚,當時正值黃金周,杭城游人無數,可于謙祠卻是游人寥寥,極為冷清,倒是遇到幾位外國留學生正在向于謙像鞠躬,驚訝之余上前攀談,這才得知他們是在大學讀書時看到這段曆史,對這位英雄十分仰慕,特意趕來瞻仰。

聽完他們的話,我無言以對。

抬頭望去,神台之上,于謙先生依然保持著他那從容的神態,想來他在臨刑前也是如此吧。

五百多年過去了,于謙似乎從來都沒有離去過,他始終站在這里,俯瞰著這片他曾用生命和熱血澆灌過的土地,俯瞰著那些他曾拼死保衛的芸芸眾生。

我釋然了,不管這里是否門庭冷落,無人問津,也不管這里有沒有仰慕者前來頂禮膜拜,都與這座祠堂的主人于謙無關。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即使再過五百年,無數浮華散去,于謙依然會站立在這里,依然會因他的正直無私、勇敢無畏被世代傳誦。

因為他是一個永遠活在我們心中的英雄,是真正的英雄。

而真正的英雄是不會被人們忘卻的。

我堅信這一點。

明代有很多厲害的人物,我曾給這些人物做過一個排行榜,前文也曾提過,于謙在我看來,應該排在第二名,雖然明代有一些人物的豐功偉績不下于甚至超過了于謙,但他們的排名也在于謙之後,這是因為評定的標准由品行有兩項:品行、才能。雖然某些人的才能確實勝過于謙,但他們的品行是有缺憾的。比如朱元璋同志的政治問題和張居正同志的經濟問題。

于謙最為難得的就在于,他不但才能過人,品德上也幾乎無可挑剔,所謂德才兼備者,千古又有幾人!

如無例外,于謙本應排在第一,可惜的是,在他之後,還有另一位高人橫空出世,此人不但文武兼備、智勇雙全,而且五花八門無一不通、三教九流無一不曉,且善始善終,堪稱不世出之奇才。對這位仁兄,英雄的稱呼似乎已不適用了,因為在很多人看來,有一個更適合他的稱呼--聖賢。

這位仁兄也將是我們後面文章中的主角,這里就不多說了。

最後提一句,于謙死後,他的兒子于冕被罰充軍,而充軍的地點叫做龍門,後來的系列電影龍門客棧就是以此為故事模板的,而那位大反派太監的生活原型就是司禮監曹吉祥同志。

雖然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但閑來無事調侃一下曹吉祥等人,倒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520過河拆橋

殺了一批,換了一批,做新龍袍,修宮殿,改年號(景泰改為天順),足足折騰了一個多月,朱祁鎮終于消停了,這也難怪,平常人搬個家都累死累活的,何況是換皇帝。

按說事情也算順利完成了,可朱祁鎮怎麼也沒有想到,雖然他已經思慮周密,事必躬親,卻還是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而這個錯誤將造就一個中國曆史上絕無僅有的現象,讓朱祁鎮成為曆史的笑柄。

朱祁鎮到底犯了什麼錯誤呢,我們前面提過,朱祁鎮于正月十七日奪門成功,隨即登基為帝,他什麼都考慮到了,卻忘記了那個被他趕下皇位的人--朱祁鈺!

當時朱祁鈺已經奄奄一息,所以朱祁鎮也沒有去理會他,直接就坐上了皇位,可他沒有料到,自己的這個弟弟生命力還很頑強,過了一個多月才死,這還不打緊,要命的是,他忘記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廢黜朱祁鈺的皇帝身份!

這位老兄風風火火地干了十幾天,才猛然想起自己那個只剩半條命的弟弟仍然是皇帝,哭笑不得的朱祁鎮立刻用皇太後的名義宣布廢黜朱祁鈺,但是已經太遲了。

此時已經是二月初一,也就是說在這十幾天里,大明王朝同時有兩個皇帝,而且這兩位皇帝都是現任皇帝,外面坐著一個,里面還躺著一位。此真可謂千古難得一見之奇觀。

朱祁鎮雖然鬧了笑話,但畢竟還是坐穩了皇位,並從此開始了他的第二代統治--天順。

而那些還鄉團成員們在冤殺了于謙之後,前景似乎也是一片光明,如果用童話的語言就此結尾,可以表述為他們四個人手牽著手,從此開始了幸福的生活。

但是很可惜,在具有悠久的優秀曆史文化傳統(比如權謀斗爭、厚黑學)的我國,童話是沒有市場的,類似他們這種陰謀集團,結局總是逃不開兩句話。

一句叫攘外必先安內,另一句叫過河拆橋,而從後來的情況發展看,還鄉團大致適用于第二句。

解決外敵,即刻內斗也算是華夏文明的光榮傳統之一,很快,還鄉團的成員們便十分自覺地依照這一傳統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內部斗爭。

說來有點滑稽,斗爭的起因並非分贓不均,而是性格不和。因為徐有貞是一個有理想、沒道德、有文化、沒紀律的複合型人才,雖然他心黑手狠臉皮極厚,但還是想做事的,是有追求的。

可是石亨和曹吉祥這兩位仁兄,除了有野心和貪欲外,啥也沒有,如果壞人也分檔次的話,徐有貞就是一個有品位的壞人,而石亨和曹吉祥就是壞人中的渣滓。

夫妻之間性格不和可以離婚,而政治家性格不和最終卻只有一個結局-你死我活

于是,壞人之間的斗爭就此開始。

521

你的素質太低!

徐有貞和石亨、曹吉祥的矛盾從奪門之變後不久就開始了,他們原本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關系很好,但功成名就之後,徐有貞才發現,他的這兩個同伙素質實在太低。

徐有貞入閣之後,開始操持國家大事,每日忙于辦理各種事務,畢竟他還是一個有追求的人,可石亨和曹吉祥卻截然不同,他們發達之後,只熱衷于干一件事--貪汙受賄,不但如此,他們還不斷在朝廷中安插自己的人,混亂朝綱。

比如石亨同志先後打過多次報告給朱祁鎮,要求封賞奪門有功人員,前後竟多達四千人!真是天曉得這些人都是哪里來的,估計他連那天晚上在自己家廚房做飯的老媽子(應該是有力的保障了後勤補給)也算了進去

曹吉祥也不甘人後,他的養子、侄子乃至于七姑八婆之類的八杆子打不著的親戚也都封了官,令人歎為觀止。

徐有貞每次看到這種烏煙瘴氣的情景,都會不由得羞愧有加:

當年我怎麼和這幫人搞到一起了?什麼素質啊?

自己雖然是一個陰謀家,可那二位仁兄充其量卻只能算是兩個混混,如果繼續跟他們混下去,實在太丟人。

打定了主意,徐有貞開始和曹、石二人保持距離,見面了也不打招呼,他要樹立自己的光輝形象。

石亨和曹吉祥終于發現,這位高學曆的仁兄想洗手下船,和自己決裂。

決裂就決裂吧,怕你不成!

天順元年(1457)五月,還鄉團第一次內斗正式開幕

這天,徐有貞、曹吉祥等人正在朝堂之上議事,朱祁鎮突然拿出一份奏折,當眾宣讀,內容是這樣的:曹吉祥、石亨等人貪汙受賄,專橫霸道、欺上瞞下、排除異己,應予懲戒。

曹吉祥先生當時就懵了,他手足無措,張嘴想要辯解,卻不知說什麼好。

朱祁鎮卻沒有看他,而是微笑著對徐有貞說:禦史敢于直言,是國家的福分啊。

徐有貞看了尷尬的曹吉祥一眼,也笑了。

這封奏折的作者是都察院禦史楊瑄,是個小人物,而根據厚黑政治學第一定律,小人物敢彈劾大領導,排除個人精神失常的因素,唯一的結論就是有人指使。

指使他的人我不說大家也能知道,就是徐有貞.

522

徐有貞的沒落

徐有貞沒有理會無地自容的曹吉祥,洋洋得意地走出了大殿。他有充分的理由得意,作為內閣首輔,他能夠調動文官集團的所有資源去對抗他的敵人,他有無數的打手(言官),在他看來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爭。

可是他錯了。

因為他的對手是明代曆史上唯一可以與文官集團對抗的死敵--宦官集團

話雖如此,但當時的宦官集團並沒有太大的權力,司禮監曹吉祥是很難與內閣首輔徐有貞對抗的。

為了解決徐有貞,曹吉祥整日冥思苦想,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長時間的業務(厚黑)鑽研,他終于發現了徐有貞的破綻,並由此想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

不久後的一天,曹吉祥進宮見朱祁鎮,君臣二人聊天,氣氛和藹,突然曹吉祥話題一轉,貌似輕松地說起了宮內的一件事情,且談得津津有味,可他的談話對象朱祁鎮卻臉色突變,大驚失色。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幕呢?

因為朱祁鎮十分清楚,這件事情他只告訴過一個人--徐有貞。

于是他急切地打斷曹吉祥,問他是怎麼知道的。

是徐有貞告訴我的。(受之有貞)

然後曹吉祥帶著疑問的表情加了一句:

皇上還不清楚嗎,外面的人全都知道了!

這句話同時也宣布了徐有貞的結局:他徹底完了。

背叛和泄密是皇帝絕對無法忍受的。自此之後,朱祁鎮漸漸遠離了徐有貞,不再將他看作自己的親信。

徐有貞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想來想去,也不明白自己到底那里得罪了皇帝,受到如此冷遇。面對著朱祁鎮那冷淡的眼神,他無從申辯也無法申辯。

曹吉祥贏了,他終于達到了自己的目標,給了徐有貞一次漂亮的回擊。徐有貞當然不會將那些隱秘的事情告訴他,那他是怎麼知道談話內容的呢?

這個詭計的秘密在于,徐有貞進宮見朱祁鎮時,交談的確實只有他們兩個人,但聽見的卻有三個人,而那個多出來的旁聽者就是太監。

這些皇帝的貼身太監受到曹吉祥的指使,將每次談話的內容告訴他,然後曹吉祥會在不經意間說出這些原本只有天地你我方知的事情,將徐有貞塑造成一個口不把門的奸臣。

曹吉祥十分得意,和石亨彈冠相慶,從此更加飛揚跋扈,這也難怪,也該輪到他了,但曹吉祥想不到的是,他並不是這次勝利唯一的得意者,還有一個人正在暗地里慶祝著自己的勝利。

上篇: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至第五百一十章     下篇: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至第五百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