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至第五百三十章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至第五百三十章


522隱藏者的圖謀

曹吉祥和石亨所不知道的是,五月的那次彈劾,策劃者並非只有徐有貞一個人,這次攻擊的實際組織者是另一個人--李賢。

在徐有貞看來,這個叫李賢的人是他一手提拔的,絕對忠實于他,事實上,這個人也確實極為精明強干,很能幫得上徐有貞的忙(史載:頗得其力)。所以他與李賢共同計劃了對曹、石等人的攻擊行動,並收到了一定的效果,這也讓徐有貞更加認定,李賢是一個極為可靠的人。

可是徐有貞不知道的是,這位李賢先生除了是自己的下屬和親信外,還是一個卓越的社會活動家,喜歡廣交朋友,而他的朋友中有一個人叫石亨。

早在徐有貞拉攏之前,李賢和石亨的關系已經十分融洽,石亨曾經勸說李賢參加奪門陰謀,但被李賢拒絕,後來吏部尚書王直退休,繼任尚書王翱也是個很有背景的人,根本不買石亨的帳,石亨十分不滿,便對當時任吏部侍郎的李賢私下表示,准備趕走現在這個不聽話的尚書,由他接任。

吏部是六部之首,吏部尚書被稱為天官,地位顯赫,石亨竟肯把這個位置交給李賢,可見在石亨眼里,李賢也是自己人。

然而出乎石亨意料之外的是,李賢竟然拒絕了,他謙恭地表示自己還沒有能力擔當此大任,還是讓原尚書留任的好。

李賢的這一舉動讓石亨大為感慨,在他看來,李賢這個人與旁人不同,非但不爭名奪利,連到手的大官都不要,實在是個難得的人才,不禁對李賢又多了幾分好感。

可是石亨絕對想不到的是,李賢之所以拒絕自己的好意,是因為他有著更深的圖謀,為了實現這一圖謀,他已經制定了一個周密的計劃,並在暗中窺視著自己的獵物,隨時准備打出那致命的一擊。

而在他的獵物名單上,有著這樣三個名字:徐有貞、石亨、曹吉祥。

徐有貞已經被皇帝疏遠了,但他對自己的處境卻並不了解,每日依然以首輔自居,不把曹吉祥和石亨放在眼里,這也使得他們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大。而上次指使禦史彈劾也讓徐有貞償到了甜頭,所以他決定再來一次。

這次他找到了禦史張鵬,並搜集了大量石亨、曹吉祥不法的證據,准備向朱祁鎮提出彈劾,和以前一樣,他還是找李賢一起商議,並具體安排行動步驟。

524

徐有貞的聰明終于到了頭,皇帝已經不再信任他,他卻沒有自知之明,可是奇怪的是,雖然徐有貞並不通曉其中玄機,李賢卻是知道的,可他非但不阻止徐有貞的行為,反而積極參與籌劃,這一舉動也讓徐有貞倍感親切。

因為李賢知道,他計劃的第一步即將實現,不久之後,他將把一個人的名字從他的名單上劃去。

徐有貞開始行動了,他命令張鵬向皇帝上書彈劾石亨,這個時機很好,因為石亨此刻出征在外,正好可以對曹、石兩人分別擊破,這個算盤打得確實不錯,然而他沒有料到,自己的計劃還沒有等到實施,就已經破產了。

石亨並不是笨蛋,他早已在言官中安排了自己的眼線,就在張鵬准備上書的前一天,他已經得到了消息,便連夜趕了回來,找到了曹吉祥商量對策。

曹吉祥告訴石亨,告狀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變不了了,但只要你跟我進宮干一件事,保管你我明日太平無事。

然後他領著石亨進宮覲見了朱祁鎮,還沒等皇帝大人緩過神來,曹吉祥便向石亨使了個眼色,開始做他們預先商量好的那件事--痛哭。

看著眼前這二位鼻涕眼淚一起下來,朱祁鎮手足無措,連忙追問出了什麼事情,曹吉祥這才悲痛地說道:禦史張鵬受人指使,想置我們二人于死地,我們沒有辦法,只有請皇上為我們做主!

朱祁鎮聽了倒也沒有什麼大的反應,畢竟這是大臣之間的矛盾,與他沒有多大關系。所以他表現得十分平淡。

然而石亨接著說了一句話,正是這句話觸動了他,最終決定了徐有貞的結局:

一個禦史怎麼敢這樣做(安敢爾),現在內閣專權,容不下我們啊!

專權?

對,就是專權。

石亨的無心之語擊中了朱祁鎮的死穴,他或許是一個好人,或許是一個寬厚的人,但如果有人敢于觸動他的權力,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沒商量!

朱祁鎮決定動手了,他要用實際行動去顯示他的權威,告訴所有的人,他才使這個帝國的統治者。

第二天一早,朱祁鎮便下令關押了張鵬和之前曾經上書的楊瑄,矛頭直指徐有貞。

此時,石亨已經得知,李賢也是攻擊他的策劃者之一,他十分驚訝,也非常憤怒,決定要把李賢和徐有貞一起整死。之後他不斷地在皇帝面前攻擊二人,最終促使朱祁鎮下定決心,把徐有貞和李賢關進了監獄。

[525]

徐有貞得到了一個高級囚犯應有的待遇,風水輪流轉,他被關進了當年于謙呆過的地方--詔獄,整日唉聲歎氣,在陰暗潮濕的牢房里反思著自己。一切都宛如夢幻,他心思技巧,膽大包天,最終斗垮了于謙,卻也只高興了四個月,就淪為了囚犯。人生對于他而言,已經落幕了。

可是同樣身在牢獄的李賢卻心如明鏡,其實在這場斗爭中,他才是唯一的勝利者,他盡力協助徐有貞,利用徐有貞的力量去打擊石亨、曹吉祥。此外,他還充分發揮了徐有貞的盾牌作用,避過了石亨等人的反擊。

不過現在看來,他似乎還是失算了,畢竟他也被關進了監獄,等待著他的是不可知的命運,殺頭、充軍、或是流放?

但李賢卻絲毫不見慌亂,這一天的到來早在他的預料之中,為此,他已經准備了很長時間。

不久之後,處罰決定下來了,總算是皇帝開恩,徐有貞被降為廣東參政,李賢被降為福建參政,這兩個地方在當時都是偏遠地區,也算是一種體面的發配。

走出牢房的徐有貞抬頭看著久違的天空,松了一口氣,不管怎樣,這條命還是保住了,而在他的心底,卻對一個人始終感到過意不去,這個人就是李賢。

在徐有貞看來,李賢是自己的親密戰友,也是因為自己才到此地步,所以在臨行前,他特意找到了李賢,滿懷歉意地對他說,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實在沒有料到,如今就要各自上路,離開京城,只好自己保重了。

李賢的反應卻出乎意料,他一點也不沮喪,而是十分客氣地與徐有貞交談,表示自己並不在意,談完後還親自將他送出門外。

徐有貞懷著愧疚走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李賢露出了笑容。

徐有貞,要走的只有你而已。

李賢的真面目

徐有貞老老實實地去了廣東,李賢卻沒有,因為就在出發前的一刻,有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站出來說話了。

這個人正是那位差點被罷官的吏部尚書王翱,在這關鍵的時刻,他站了出來,為即將出行的李賢說情,在他的大力游說下,朱祁鎮終于辦了人情案,將李賢留在了京城,並在不久之後恢複了他吏部侍郎的職位。

答案最終揭曉了。

[526]

李賢不排擠王翱,不擔任吏部尚書,就是為了迎候這一天的到來。因為他需要王翱的幫助。

徐有貞聰明絕頂,認定李賢是他的親信,可是他錯了。

石亨位高權重,對李賢許以官位,以為可以拉攏他,可是他也錯了。

他們都認為這個叫李賢的人會乖乖地聽他們的話,為他們辦事,卻絕不會想到,在李賢的眼里,他們不過是獵物而已。

他原本可以投靠還鄉團,做大官,拿厚祿,可是他沒有這樣做,在還鄉團肆虐的日子里,他默默地隱藏著自己,從那些陰謀家身上學習權謀和詭計,並最終用這些武器打倒他們。但他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呢?

從他後來的言行中,我們可以找到答案:公道。

徐有貞不是李賢的朋友,石亨也不是李賢的朋友,甚至于王翱也不是他的朋友,李賢周旋于這幾個人之間,似乎是個讓人捉摸不定的人,但在我看來,他也有一個真正的朋友,這位朋友的名字叫做于謙。

事實上,李賢和于謙的交往並不緊密,而且他們之間也有政治分歧,在繼位問題上,李賢主張朱祁鎮複位,而于謙似乎對這位太上皇並不感冒,卻主張由他的兒子朱見深繼位。

因為有著不同的政治見解,兩人關系一度比較冷淡,但在那場轟轟烈烈的北京保衛戰中,李賢徹底被這個挺身而出,拯救國家危亡的人所折服,他的勇氣和頑強,清正與廉潔給李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混跡官場多年的李賢被打動了,他第一次認識到,在這個汙穢的地方,還有像于謙這樣勇于任事,剛直不阿的人。

但轉瞬之間,風云突變,那群不知所謂的投機者、還鄉團一下子冒了出來,把朝政搞得烏煙瘴氣,還冤殺了為國家耗盡心力的于謙。

在于謙被殺的那一天,李賢做出了他人生中的一個重要決定,他要替這個為國家付出一切,鞠躬盡瘁的人討回公道。

他並沒有站出來公開反對那些人的惡行,因為他知道,這是沒有用的,要想戰勝那些奸邪小人,必須比他們更狡詐,更有權謀,他靜靜地隱藏了自己,細心觀察著對手的動向,利用他們之間的矛盾,將他們一一擊破。

在這樣險惡的環境中,他逐漸變得成熟,機敏,雖然也曾曆經艱險、身陷不測之地,但他始終沒有放棄過自己的信念。

現在他終于除掉了徐有貞,下面該輪到第二個人了。

527徐有貞的最後結局

俗話說:風水輪流轉,明年到你家。對這句話,徐有貞應該深有體會,就在四個月前,他得勢之時,把于謙關進監獄卻仍不罷休,一定要置其于死地。但他絕沒有料到,現在這一情況竟然原封不動地套用在他的身上。

他已經萬念俱灰,只想去廣東當一個扶貧干部,可是石亨卻堅持認為,囚犯的身份更適合這位仁兄。于是又發動言官彈劾徐有貞,而且每天都到朱祁鎮面前去鬧,朱祁鎮被他煩得不行,加上他本人也確實討厭徐有貞,便連夜派人把正在路上的徐有貞抓了回來。

二進宮的徐有貞苦不堪言,他又一次回到了熟悉的地方--錦衣衛詔獄,並傾情出演了《監獄風云》第二部。在這里,他與那些態度和藹的看守們重逢了,每天住在潮濕的房間里,吃著黴變的牢飯,估計還吃了不少悶棍(錦衣衛指揮門達是石亨的人),整日以淚洗面。

可是對于石亨而言,這些還不夠,他一定要殺掉徐有貞,朱祁鎮最終也答應了他的要求,准備選個黃道吉日給徐有貞放血。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京城發生的一件事情最終救了徐有貞的命。

就在膾子手在家磨刀霍霍之際,京城突然迎來了一場大雷雨,很多建築被大風破壞,石亨家也被水淹了,古人辦事都講個吉利,婚喪嫁娶都要查查黃曆,殺人也不例外,出了這麼大的天災,大家都人心惶惶,認為此時殺人不吉利,徐有貞就此撿了一條命。

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饒,本著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精神,石亨體貼地將已經五十多歲的徐有貞安排到云南參軍,發揮余熱,實現了老有所為。

這也算是個不錯的安排,如果把徐有貞發配到遼東參軍,他很有可能在那里遇到三個月前被自己安排充軍的江淵,成為他的戰友。而按照新兵老兵的排列順序,沒准徐有貞還要幫江淵洗襪子。

之後,徐有貞在那個風景如畫的旅游勝地扛了四年長矛,天順四年(1460)被放回老家蘇州,苟且偷生十余年,最後死去。

徐有貞,宣德八年(1433)進士,混跡官場十六年,毫無成就,正統十四年(1449)因為說錯一句話,被人取笑嘲弄,隱姓埋名七年,天順元年(1457)元月投機成功,飛揚跋扈,冤殺于謙。四個月後被關入監獄,免死充軍云南,最後回到故鄉,在人們的鄙視和謾罵中死去。

對于這個人,我已無話可說。

528石亨的智商

有一句話用來形容石亨是再合適不過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他的智商和武力似乎是成反比的,恰似三國游戲設定里的呂布,武力很高,智力很低。

他能夠奪門成功,靠的是徐有貞,能夠打倒徐有貞,靠的是曹吉祥,現在于謙沒了,徐有貞也沒有了,他終于露出了自己那原本啥也不明白的愚蠢面目。

愚蠢表現之一:

一次,石亨帶著自己手下的兩個小軍官大搖大擺地去見朱祁鎮,言談極為隨意,朱祁鎮見狀,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畢竟這里是皇帝的地方,不是菜市場,什麼阿貓阿狗的都進來成何體統?

他生氣地問道:這兩個是什麼人?進來干什麼?

石亨卻毫不在意地說道:是我的心腹手下,希望皇上提拔他們。

朱祁鎮的忍耐幾乎快到極限了,卻還是耐著性子說:這事情不急,改日再說吧。

石亨卻不依不饒:請皇上今天就批准了吧。

朱祁鎮冷冷地看了石亨一眼,最終答應了他的要求。但憤怒的種子已經深深地埋下。

愚蠢表現之二:

石亨的侄子石彪鎮守大同,有一次帶兵出去巡視,遇到一群瓦剌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砍,結果殺死對方幾十人。回來後他靈機一動,向上報成大同大捷,而石亨也以此為資本,反複吹噓。

事實上,當時的邊患已經十分嚴重,瓦剌不斷與明朝為敵,發動攻擊,朱祁鎮看到這份邊報,哭笑不得,只好順著意思給了點賞賜算是討個吉利,回頭卻找來了恭順侯吳瑾詢問相關對策。

邊關吃緊,如何是好?

吳瑾只說了一句話:

如果于謙還在,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朱祁鎮沉默了,面對這樣的控訴,他也只能保持沉默。

偏偏石彪派的報功使者是個二百五,看著石亨吹牛,他也跟著吹,說什麼斬獲無數,俘虜無數。內閣學士岳正是個喜歡調侃的人,便問他:

你說俘虜無數,可是人在哪里啊?

人數太多,沒法帶回來,都在樹林里殺掉了。

按說這句話應該能搪塞過去,可使者沒有想到,這次岳正卻想把玩笑開到底。

他拿出了當地的地圖,笑著對使者說:

這附近都是沙漠啊,哪來的樹林?

石亨的拙劣表演遠不止如此,可這位老兄的腦袋似乎進了水,就是不明白他不過是個打工的,皇帝才是真正的老板。而不久之後發生的一件事情也徹底斷送了他的錦繡前程。

529

在這一年,朱祁鎮在自己的宮殿里會見了一個特別的客人,正是這次會見解開了一直以來纏繞朱祁鎮的一個疑團,並最終將還鄉團送上絕路。

這位特別的客人叫朱瞻墡,是朱祁鎮的叔叔,他正是當年傳言中要來京城接任皇位的人,也就是還鄉團所說的于謙准備擁立的那個人。

為了打消朱祁鎮心中的疑慮,以免有朝一日被不明不白地干掉,他特意來到京城說明情況,賓主雙方舉行了會談,會談在熱情洋溢地氣氛中舉行,雙方回顧了多年來的傳統友誼,並就共同感興趣的問題交換了意見,朱瞻墡重申了皇位是朱祁鎮不可分割的財產,表示將來會堅定不移地主張這一原則。朱祁鎮則高度評價了朱瞻墡所做的貢獻,希望雙方在各個方面有更進一步的合作。

會議結束了,朱瞻墡滿意地走了,朱祁鎮卻憤怒了。

事實最終證明了于謙的清白,石亨等人不但飛揚跋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還借自己的手殺死了于謙,這個冤大頭當得實在窩囊。

朱祁鎮立刻跑去責問石亨,石亨啞口無言,只能把責任推給徐有貞,可是這些托詞更讓朱祁鎮不滿,他不再多言,拂袖而去。

在一旁靜靜觀察的李賢這才驚奇地發現,石亨實在是還鄉團中最蠢、最差勁的一個,和徐有貞相比,他的檔次實在太低,對付這樣的人,根本不用自己動手,他遲早會自取滅亡。

話雖如此,但李賢仍然不敢輕敵,因為在石亨的背後,還有一個曹吉祥。

這個世界上最為殘酷的游戲就是政治游戲,因為在這場游戲中從來都沒有亞軍,亞軍就是失敗者,只有冠軍才能生存下去,李賢明白,在保證能夠完全擊倒對手前,他必須忍耐,接受無數次考驗,等待時機的到來。

可是朱祁鎮卻沒有這樣的耐心,有一次,他私下單獨找到李賢,問了他一個問題:

這些人(此輩)干預政事,搞得來報告事情的人不來找我,卻先去找他們,該怎麼辦呢?

李賢慌了,他知道,這位皇帝陛下的不滿已經到達了頂點,想發泄一下,才問出了這個問題,可是自己卻不能實話實說,因為時機還不成熟。

他想了一下,講出了一個堪稱絕妙的答案:

陛下你自己看著辦吧。

530

有人可能會納悶,這句話不是推卸責任嗎,到底妙在何處呢?

要分析這句話,必須和問題聯系起來,這句話絕就絕在一語雙關,聽起來好似是讓皇帝自己看著辦,實際上,它的意思是讓皇帝看著自己辦,收攬大權。

這樣說話確實繞了太多彎子,有這個必要嗎?

很有必要,因為李賢的高明之處恰恰就體現在此處。

李賢比徐有貞聰明得多,他之所以這樣說話,是因為他知道,也許就在不遠的地方,有一雙耳朵正在傾聽他們的談話!他無時無刻都始終記得,自己的敵人絕不僅僅是沒有大腦的石亨,還有一個管太監的曹吉祥。

朱祁鎮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停止了問話,他已經明白了李賢的意思。對于這幾個還鄉團成員,他已厭惡到了極點。但已經發生的事情還不足以讓他最終下定決心,與還鄉團決裂,直到翔鳳樓上的那次簡短的談話。

這年冬天,朱祁鎮帶著恭順侯吳瑾和幾個大臣內監登上翔鳳樓,登高望遠,很是愜意,突然朱祁鎮指著城區中心黃金地帶的一座豪華別墅問吳瑾:

你知道那是誰的房子嗎?

吳瑾不但知道這是誰的房子,還知道朱祁鎮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作為李賢的同道中人,于謙的同情者,他決定趁此機會下一劑猛藥,讓那些人徹底完蛋。

那一定是王府!(此必王府)吳瑾斬釘截鐵地回答道。

在聽到答案的一瞬間,一絲殺意掠過朱祁鎮的臉龐,他冷笑著說道:

那不是王府,你猜錯了。

他回頭冷冷地看著那些跟隨而來的大臣們,拋下了一句話,飄然而去:

石亨居然強橫到這個地步,竟沒有人敢揭發他的奸惡!

夠了,到此為止吧,石亨,你的末日到了!

石亨的覆滅

對于皇帝的反感,石亨並不是沒有感覺的,相應的,他也准備了自己的應對,埋伏在皇帝周圍的大臣自不必說,他特意還安插了自己的侄子石彪鎮守大同,自己則統帥京城駐軍,只要一有動靜,便可里應外合,這是個相當厲害的安排,進可攻,退可守,確實有水平。

陣勢擺好了,朱祁鎮你放馬過來吧,看你敢動我一手指頭!

石亨太天真了,事實證明,朱祁鎮確實解決了他--用一種他絕對想不到的方式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至五百二十一章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至第五百四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