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至第六百六十章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至第六百六十章


[651]

正德十二年(1517)十月,大同總兵王勳接到邊關急報,蒙古韃靼小王子率軍進攻,人數五萬。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大規模的進攻,他連忙急報皇帝大人,希望他早點走人,自己死了也無所謂,萬一皇帝出了什麼問題,自己全家都要遭殃了。

然而朱厚照告訴他,自己不走。

不但不走,他還指示王勳,必須立刻集結部隊北上主動迎擊韃靼軍。

王勳接到命令,只是苦笑,他認為,這位不懂軍事也沒有上過戰場的皇帝是在瞎指揮,自己這麼點兵力,能守住就不錯了,還主動進攻?

他歎了口氣,還是率部出發了,皇帝的命令你能不聽嗎?據說臨走時還預訂了棺材,安置了子女問題。在他看來,這次是凶多吉少。

陽和的朱厚照卻正處于極度的興奮之中,他盼望已久的時機終于到來了。

他聽到小王子來到的消息後,當即命令王勳迎擊,江彬提出反對,雖然這位仁兄著實不是個好人,卻具備很強的軍事能力。他認為,以王勳的兵力是無法進攻的。

朱厚照沒有理會他,而是繼續著他的命令:

“遼東參將蕭滓、宣府游擊時春,率軍駐守聚落堡、天城。”

“延綏參將杭雄、副總兵朱巒、游擊周政,率軍駐守陽和、平虜、威武。”

“以上部隊務必于十日內集結完畢,隨時聽候調遣,此令!”

江彬目瞪口呆,此刻,那個嬉戲玩鬧的少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久經沙場,沉穩鎮定的指揮官。

朱厚照沒有理會旁邊的江彬,發布命令後,他揮了揮手,趕走了所有的人。

在遇到那個人之前,必須充分休息,養精蓄銳。

百里之外,率軍入侵的小王子似乎也感到了什麼,他一反常態,舍棄了以往的進軍路線,改行向南,向王勳的駐紮地前進,在那里,他將面對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

朱厚照敏銳地感覺到了對手的變化,他立即調整了部署:

“遼東參將蕭滓、宣府游擊時春,離開駐地,火速前往增援王勳。”

“副總兵朱巒、游擊周政即日啟程,尾隨韃靼軍,不得擅自進攻。”

“宣府總兵朱振、參將左欽即刻動兵,駐守陽和,不得作戰。”

然後他閉上了眼睛,開始了漫長的沉默。

江彬在一邊站著,絲毫不敢吱聲,但在退下之前,他還是忍不住咕嚕了一句:

這樣的兵力還是不夠的。

看似已經睡覺的朱厚照突然睜開眼睛,他笑了:

“不要著急,現在才剛剛開始。”

[652]

王勳感覺自己快要完蛋了,他剛剛得知,小王子的大隊人馬已經朝自己開了過來,就自己手下這麼點兵,不被人砍死也被人踩死了。誰讓自己干了這麼一份工作呢?看來只能是為國捐軀了。

然而就在此時,他突然得知遼東參將蕭滓、宣府游擊時春已經率軍前來增援自己,大喜過望之下,他下令全軍動員,務必英勇抗敵,與韃靼軍決一死戰,堅持到援軍到來。

正德十二年(1517)十月甲辰

戰爭在山西應州打響,應州之戰正式開始。

小王子率軍長途跋涉,終于找到了明軍的主力(至少他認為如此),十分高興,畢竟帶五萬人出來不容易,不撈夠本錢也實在不好意思回去。二話不說就發動了進攻。

王勳十分勇猛,他知道自己兵力不多,為了不讓對方看出破綻,一出手就竭盡全力去打,發動全軍沖鋒,這種不要命的打法也確實迷惑了小王子,他做出了錯誤的判斷,沒有敢于立刻發動總攻,給了王勳救命的時間。

雙方在應州城外五里寨激戰,打了整整一天,到了黃昏,小王子發現自己上當了。

對方轉來轉去就那麼些人,自己居然被忽悠了這麼久,他十分憤怒,但已經快到夜晚,為了防止意外情況出現,他命令部隊包圍明軍,等到第二天,再把王勳大卸八塊。

然而情況總是不斷變化的。

第二天,大霧。

王勳樂壞了,他借著這個機會,堅持好漢不吃眼前虧的真理,溜進了應州城,讓人啼笑皆非的是,等到大霧散開,他才發現,負責跟蹤任務的副總兵朱巒,竟然超越了蒙古軍,也跑到了自己這邊。

小王子氣得不行,明軍非但沒有被打垮,反而越打越多起來,他失去了耐心,開始集結部隊,准備攻城。可還沒等他准備好,麻煩又來了。

城內的守軍似乎比他們還不耐煩,竟然主動出城發動攻擊,小王子急忙迎敵,而他很快就發現,城內軍隊的自信是有原因的。

遼東參將蕭滓、宣府游擊時春終于率部趕到了,來得正是時候,王勳得知後立刻下令前後夾擊韃靼軍,到了現在,他終于看到了一絲勝利的曙光。

不過很可惜,只不過是曙光而已,因為他的敵人是五萬精銳蒙古騎兵,而統帥是卓越的軍事將領小王子。

小王子的名聲不是白得的,他沒有被這種氣勢嚇倒,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已經做出了准確地判斷:敵軍兵力仍然不足。

他冷靜地發布命令,將軍隊分成兩部,分別應敵,並保持相當距離,防止敵軍再次合流。

他的這幾招獲得了奇效,一貫投機取巧的王勳再也沒能忽悠過去,反複沖擊之,他們再次被分割包圍。

王勳終于無計可施了,想來想去再也沒啥指望了。

也就在此時,朱厚照叫來了江彬。

“立刻集合軍隊,出征作戰!”

[653]

然而江彬疑惑地看著他,沒有說話,他的問題是很明顯的:

哪里還有軍隊呢?

朱厚照知道他的疑問,直接說出了答案:

“我之前已暗中命令張永、魏彬、張忠率軍前來會戰,他們已經按時到達。”

江彬終于明白了,在那些日子里,朱厚照到底在等待些什麼。

朱厚照站了起來,他一改往日的調笑,滿面殺氣,大聲對還在發呆的江彬說道:

“該輪到我了,出兵吧!”

謎團

綜合看來,朱厚照的策略是這樣的,首先派出少量部隊吸引敵軍前來會戰,之後采用添油戰術不斷增加兵力,拖住敵軍,並集結大股部隊,進行最後的決戰。

事實證明,他的計劃成功了。

丁未,朱厚照親率大軍,自陽和出發,向應州挺進。他已經迫不及待了。

包圍圈內的王勳也算是久經戰陣了,可他這次也被折騰得夠嗆,從絕望到希望再到失望,一日三變,不厭其煩。事到如今,援軍也到了,接應也到了,仍然無濟于事,他扳著指頭數,也沒有發現還有那支部隊能來救他。

當然了,他是不敢指望朱厚照的,因為這位皇帝陛下是個不靠譜的人。

天亮了,蒙古兵發動了總攻,王勳率部拼死抵抗,但仍然難以退敵,就在他即將支持不住的時候,卻驚奇的發現蒙古兵突然開始潰退!

朱厚照終于趕到了,他實在很夠意思,命令部隊日夜不停地向應州發動奔襲,正好看到王勳被人圍著打,當機立斷命令部隊發起沖鋒,蒙古軍沒有防備,又一次被打散,三路大軍就此會合。

朱厚照見好就收,沒有發動追擊,而是命令全軍就地紮營,現在他手上已經有了五、六萬人馬,足以和對手好好較量一番,他相信,那個敵人是不會就此退走的。

小王子算是被徹底打悶了,先打王勳,沒打下來,還多打出了兩支部隊,現在又冒出了這麼個大家伙,派頭不小,也不知是什麼來頭。

無論如何,不能就這麼算數,就看看這個新來的有什麼本事!

從當時的史料分析,小王子確有可能並不知道與他對陣者的身份,但無論如何,他仍然集結了自己所有兵力,准備與這位神秘的對手決一雌雄。

[654]

第二天,仍然是大霧籠罩,小王子抓緊時間,布好陣型,准備發動最後的沖擊。不久之後,霧漸漸散去,他這才驚奇地發現,明軍列著整齊的隊形,就在前方不遠的地方等待著他。

朱厚照十分緊張,雖然自小他就曾向往過金戈鐵馬的生活,也聽過那些偉大祖先的傳奇故事,但當彪悍的蒙古騎兵真正出現在他的面前,叫囂聲不絕于耳,閃亮的刀鋒映成一片反光,晃花了他的眼睛時,他這才清晰地意識到,打仗實在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可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難道要縮著頭退回去?

這不就是我一直等待的時刻嗎?他用力握緊了手。橫掃天下,縱橫無敵!先祖曾經做到的事情,我為什麼不可以?

尚武的精神在他的身體里複蘇,勇氣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在所有士兵的注視下,他拔出了佩劍,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呐喊:

“沖鋒!”

戰斗就此開始。

看見明軍出人意料地發動了進攻,小王子也拼了老命,他發起了總攻令,總計十萬余人在應州城外反複厮殺,你來我往,據史料記載,雙方來回交戰百余合,相持不下。

事實證明,朱厚照是一個優秀的指揮官,在戰亂之中,他保持了鎮定,還在陣中來回縱馬狂奔,鼓舞士氣。他這一無畏的舉動大大鼓舞了明軍的士氣,士兵們英勇奮戰,向蒙古軍發動了無數次潮水般的攻擊。

戰爭就這樣進行了一天,雙方也不講什麼策略詭計了,就是拿刀互砍,誰更能玩命誰就能贏!就這麼折騰到了下午,看著無數如狼似虎,渾似打了興奮劑的明軍,蒙古軍隊頂不住了,小王子也撐不住了,他本來只是想來搶點東西就算數,卻碰上了這麼個冤家,結果賠了大本錢,無奈之下,只能發出那道丟人的命令:

“退兵!退兵!”

朱厚照不讀書,也不講什麼戰爭禮儀,看到蒙古兵退卻,他便下令全軍追擊,可惜天公不作美,一路趕到了朔州,突然又起了霧,只能打道回府。

這是一場沒有詳寫的戰爭,並非我偷懶,實在是史料記載太少,因為朱厚照兄是偷偷出來的,身邊沒有史官,文人也很少,他自己是半文盲,江彬、張永、王勳都是比他還粗的粗人,總不能指望他們吧。

值得一提的是此戰的戰果,史書記載明軍死亡五十二人,蒙古軍死亡十六人,然後還有朱厚照先生的口述曆史——“我親手殺了一個!”。僅此而已。

我之前曾多次對史書上的記載提出過質疑,但這次我卻可以肯定地說,這個記載的的確確是有問題的。因為這是一個違背了常識的結論。

[655]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十萬人是個什麼概念,換在今天,那就是十個師,別說打仗,就是搞個軍事演習,也經常死那麼十來個人,即使雙方拿的都是板磚,互拍幾下也不止這個數。

事實上,雙方是真刀真槍地互砍,而且是足足砍了一天,參戰的雙方既不是慈悲為懷的和尚,也不是練過氣功的義和團,而金鍾罩鐵布衫之類的高級貨,至少蒙古人那里肯定是沒有普及的。

再談談朱厚照講的那句話——“我親手殺了一個!”,這句話經常被後人拿來嘲笑他吹牛,其實仔細分析一下就會發現,他說的很有可能是實話。

要知道,朱厚照先生在戰場上是很顯眼的,很多人無時無刻都在盯著他,眾目睽睽之下,他又是貴為皇帝,當眾扯謊是很掉價的,而且要吹牛也不用說只殺了一個,隨口說說十幾個,幾十個不也就出來了嗎?

然而朱厚照堅持了他說法:“我親手殺了一個!”

只有一個。

所以我相信,他說的是真話,而據記載,這場應州之戰蒙古軍總共才死了十六個人,這樣看來,朱厚照運氣很好,因為他手下的五萬人一共才殺了十五個人。按照這個幾率,他買彩票是肯定能夠抽到一等獎的。

所以結論是:朱厚照被抹黑了,應州之戰也被人為抹黑了。

抹黑他的人我們不好猜測,卻也不難猜測。

可笑的是,抹黑的證據是如此的確鑿,甚至連史書的記載者也留下了破綻——“是後歲犯邊,然不敢深入。”

原來只是死了十六個人,赫赫有名的小王子就“不敢深入”,這樣看來,他真是名不副實,虛有其表。

在明代的所有戰役中,被故意忽視的應州之戰本就不顯眼,但這場被忽視的戰役,卻是朱厚照勇猛無畏的唯一證明。

誰曾憶,萬軍從中,縱橫馳奔,所向披靡!

只記下,豹房後宮,昏庸無道,荒淫無恥!

殘陽如血,大風卷起了黃色的帥旗,注視著敵人倉皇退走的方向,得意地調轉馬頭,班師回朝。

那一刻無上的光輝和榮耀,你知道,也只有你知道。

[656]

激化

仗也打完了,癮也過完了,朱厚照卻還不打算回去,他還沒有玩夠,足足在外邊晃蕩了幾個月才回去,到了正德十三年(1518)正月,他又准備出去了,可這次出了點問題,他的祖母去世了,不得已回家呆了幾天。

可沒過多久,他就強忍悲痛,擦干眼淚(如果有的話),再次出去旅游,就這樣,從正德十三年(1518)二月,到正德十四年(1519)二月,一年之中,他出巡四次,行程上千里,最後回到京城。

這中途,他還突發臆想,正式任命自己為“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本著娛樂到底的精神,他還給自己取了個名字——朱壽。

當然了,這個名字剛出來的時候是引起過混亂的,慢慢地大家也習慣了,認定了朱壽就是朱厚照,反正名字就是個符號,你叫朱頭三我們大家也認了,只要別再繼續改來改去就行。

大臣和皇帝之間的這場斗爭就這麼不斷地維持著,雙方你進我退,盡量不撕破臉,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可是到了這年二月二十五日,平衡被打破了。

這一天,朱厚照突然下詔書,表示自己北方玩膩了,想去南方玩,可他沒有想到,這道詔書竟然成了導火線。

大臣們已經忍無可忍了,楊廷和率先發難,主動上書,要求他休息兩天,不要再出去了。

可是朱厚照的心已經玩野了,北方這片地方他不願意呆了,想去江南一帶轉轉,他對此置之不理。

可是大臣們忍耐已久的憤怒開始井噴了,很快,北京六科言官、十三道禦史,南京六科言官、十三道禦史,六部高級官員,甚至地方駐京官吏也紛紛上書,要求不要出行。一天到晚,朱厚照的耳邊不斷響起的只有相同的兩個字:

“不行!不行!”

還有很多官員也趁機會攻擊他的其他行為,比如出外旅游,擅自出戰等等,話說得十分難聽,甚至連亡國滅種之類的話都說出了口。

朱厚照真的生氣了。

竟然如此囂張,你們要造反嗎!?

他的耐心到頭了。

三月二十日,雷霆之怒終于爆發。

這一天,午門外密密麻麻地跪了一百零七個人,這些人都是上書勸誡的大臣,朱厚照特意把他們挑了出來,給了他們一個光榮的任務——罰跪。

具體實行方法是,這一百多人白天起來不用上班,就跪在這里,跪滿六個時辰(十二個小時)下班。起止日期:自即日起五天內有效。

附注:成功跪完可領取驚喜紀念品——廷杖三十。

[657]

這是一次十分嚴重的政治事件,上書的大臣們被狠狠地打了一頓,後經統計被打死者有十余人,但他們卻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

因為當朱厚照看到那些受傷的大臣後,他猶豫了,他明白這些人是為了他好,于是他當眾表示,不再去南方游玩了。

這次旅游風波就此停息,大臣們被打了屁股,受了皮肉之苦,卻獲得了精神上的勝利,朱厚照出了氣,卻留下了惡名。

所以這一次爭斗,沒有真正的獲益者。

出現這樣悲慘的一幕,要怪就只能怪朱厚照先生早生了幾百年,要知道,他如果晚點投胎,那可就風光了去了,可以大大方方的去旅游,也沒有那麼多的文官來管他,曆史上還能留個好名聲。

到那個時候,也不用叫什麼南游了,這名字太土,應該叫微服私訪、叫下江南,也不用偷偷摸摸地一個人去,可以帶上太監、宮女、侍衛、大臣,如果有雅興,還可以帶和尚,沿路探訪民情,懲治貪官,或者是帶個上千人,一路吃過去,反正不用自己出錢,也沒什麼人反對。

根據一般劇情規律,通常走到半路上還能遇見幾個美女,你來我往,你情我願,留下一段風流天子的佳話。就此傳揚千古,萬人羨慕。

唉,誰讓你生得不是時候呢?朱厚照先生,你認命吧。

就這麼鬧來鬧去,到了六月,大家卻都不鬧了,因為一個驚人的消息傳到了京城:甯王叛亂了。

仇恨

一百一十九年前,甯王朱權遇到了前來拜會他的燕王朱棣,由于一時大意,這位所有皇子中最為善戰的仁兄上了哥哥的當,被綁票到了北京,幫著打天下靖難。

為了讓甯王賣命,朱棣還許諾,一旦成功取得天下,就來個中分,大家一人一半。

當然了,事後他很自然地把這件事情忘得干乾淨淨了,甯王沒有計較,只是要求去杭州,過幾天舒服日子,他不許。甯王還是不計較,希望能去武昌,他不許。

最後他下令甯王去南昌。甯王沒有反抗,沒有非議,收拾東西乖乖地去了。

甯王不是沒有脾氣的,只是他十分清楚,發脾氣或是抗議沒有任何用處,因為他沒有講條件的實力。

但他的憤怒是無法平息的,他囑咐子子孫孫,不要忘記自己曾經受過的恥辱。

仇恨的種子代代相傳,終于在這個時刻開花結果,而將其化為果實的那個人,叫做朱宸濠。

[658]

朱宸濠是一個很有抱負的人,作為甯王的子孫,他繼承了祖先的仇恨和好勇斗狠的性格,同時也看透了朱厚照不是一個安心做皇帝的人,經過長時間的觀察和考量,他決定采取行動。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沒兵。

因為燕王朱棣本人是造反起家,特別防備藩王們起兵造反。所以他當皇帝的時候實行了大裁軍,當然了,裁的都是藩王的護衛。

到了朱宸濠這里,幾乎就是個光杆司令,一批下人親軍,還有一堆破槍爛刀,這

就是他的全部家當,抓個小偷都還夠嗆,想要造反?那也真是太逗了。

請示招兵也不可能,那相當于是在額頭上寫明“造反”兩個字,無奈之下,他想起了中華文化中一條古老的智慧法則——走後門。

他的第一個後門就是劉瑾,送了一大堆錢後,請求恢複護衛,劉公公大筆一揮,給他批了。朱宸濠高興得不行。

可惜過了沒多久,劉公公就被剮了,接任的人沒收過好處不買賬,大筆一揮,又把他的護衛給裁了。

朱宸濠連眼淚都哭不出來,這錢算是白送了,他一邊咒罵那些收錢不辦事的惡人,一邊繼續籌錢送禮。這次他的目標是錢甯。

錢甯和清廉這兩個字簡直就是不共戴天,他二話不說就收下了,還明白地表示,如果有什麼困難,兄弟你只管開口。

在他的幫助下,甯王的護衛再次建立,他又有了招兵的指標。可他發現,光憑這些兵還不夠,思前慮後,他居然產生了一個天才的構想——招聘。

他招聘的范圍主要包括:強盜、小偷、水賊、流氓地痞、社會閑散人員等等,,反正一句話——影響社會和諧的不安定因素。而且學曆不限,性別不限、年齡不限,能鬧事就行。

這些被招聘來的各犯罪團伙頭目的名字也很有特點,比如什麼凌十一、吳十三,和當年的貧農朱八八,走私犯張九四一對比,就知道這都是些什麼貨色。

這種兵匪一體的模式也決定了他手下部隊的作戰方式——邊打邊搶,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由于長期從事特殊職業,他們早已養成了良好的工作習慣。

甭管怎麼七拼八湊,反正人是湊得差不多了,就這麼著吧。

[659]

除了兵力外,朱宸濠遇到的另一個難題是關系,要想好好地成功地造反,必須有一個良好的關系網,于是他利用當時的江西駐京衙門(相當于江西省駐京辦事處)結交了很多大臣,並且廣拉關系,四處請人吃吃喝喝,聲勢很大。

朝中大臣對他的這一舉動都有所察覺,也有人上書報警,但奇怪的是,當時的內閣首輔楊廷和卻對此不聞不問。

原因很簡單,楊廷和收了朱宸濠的錢。

請諸位不要吃驚,這在史料上是有記載的,朱宸濠先生花錢拉關系,對這位第一把手當然不會放過,好吃好住,搞好娛樂,楊廷和先生也就睜一眼閉一眼了。

當然了,楊廷和並不支持、也不知道朱宸濠決心造反,他認為這個人不過想拉拉關系而已。當時的物價已經漲了,可是工資沒有漲,所以楊廷和兄似乎認為收點黑錢也不是啥新鮮事。

生活是艱難的,工資是不夠的,當時另一位重臣忠臣楊一清也干過額外創收的事情,不過他主要是幫人寫字和墓志銘,再收人家的潤筆費,也算是按勞取酬,生財有道。

無論如何,朱宸濠靠著錢財鋪路,打開了關系網,為自己即將開創的事業奠定了基礎。從當時的時局看,朱厚照本人不太願意做皇帝,奸臣小人如錢甯、江彬等人也十分猖獗,文官集團似乎也對朱厚照失望了。

而自己不但占據了地利,還有人在朝中接應,勝利應該很有把握。

于是他終于下定決心,決心打破和平的環境,決心用無數無辜百姓和士兵的性命去實現他的野心,從後來的事情發展看,他確實有可能成功,只是要實現這個“成功”,還要加上一個假設條件:

如果沒有王守仁。

東山再起

悟道之後的王守仁老老實實地在山區耕了兩年地,在耕地期間,他發展了自己的哲學,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山區哲學家,當時貴州教育局的官員們經常請他去講課,還有人專門從湖南跑來聽他的課。

可這些並未改變他的環境,直到劉瑾的死亡。

王守仁終于等到了出頭的一天,正德五年(1510),他被任命為廬陵知縣,即將上路赴任。

[660]

整整三年,這是王守仁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三年,在這里,他獲知了秘密的答案,也擁有了無盡的力量和智慧。

他向這個給他一生最重要啟示的地方投下了最後一瞥,然後跨過重重山隘,走出了關口,重見天日。

再起之時,天下已無人可與匹敵。

王所長變成了王縣令,終于可以大張旗鼓地干活了,可剛過了七個月,他就奉命去南京報到,成為了刑部主事。刑部的椅子沒有坐熱,他又被調到了北京,這次是吏部主事,然後是南京太仆寺少卿,南京鴻臚寺卿。

而到了正德十一年(1516),他竟然當上都察院高級長官左僉都禦史,奉命巡撫江西南部。

翻身了,這回徹底翻身了,短短六年,他從沒有品的編外人員一晃成為了三品大員,實在是官場上的奇跡。

可是官場上是不存在奇跡的,他能夠在仕途上如此順利,是因為有兩個人在暗中支持他。

這兩人一個是楊一清,另一個是兵部尚書王瓊。

楊一清曾經見過王守仁,多年江湖打滾的經驗告訴他,這個人是難得的奇才,是可以挑大梁的,所以他對此人一直十分關注,刻意提拔。

而另一個王瓊就更有意思了,這個人名聲很差,擅長拍馬屁,拉關系,他和錢甯、江彬的關系都很好(錢甯和江彬是死對頭),常常為正人君子所不恥。

然而他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人,也是一個有能力的人。

壞人拍馬屁是為了做壞事,好人拍馬屁是為了干實事。所以在王瓊那里,馬屁只是一種技術手段,和人品問題沒有關系。

王瓊掌管了兵部,利用手中掌握的大權,頒布了很多有利于國家的政策,並廢除了許多不合理的制度,而他每次提出建議,總是能夠獲得批准。

因為管事的錢甯和江彬都是他的哥們,兄弟的奏折自然是第一時間簽字蓋章的。

而他第一次看到王守仁的時候,就用一句話表達了自己的感想:

“若用此人,可保天下太平!”

他充分運用了權力,破天荒地連續破格提拔王守仁,不理會別人的嘲諷和猜測,因為他知道,自己這樣做是正確的。

正德十二年(1517)正月,王守仁正式到達江西,開始履行巡撫的職責。可到了這里他才發現,情況和想象的有很大不同。

原來王瓊任命他的時候,私下說是安排下基層鍛煉,轉轉就行了,然而王守仁到地方一看,才發現他的轄區當時正盛產一種特產——土匪。

王守仁終于醒悟了,臨走時王瓊那老奸巨滑的面孔和奇怪的笑容立刻浮現在他的眼前。

尚書大人,你真不夠意思啊。

但是哲學家王守仁是不怕困難的,當年在貴州種田扶貧都不怕,還怕打土匪麼?

可慢慢他才發覺,這幫土匪絕不是那麼簡單的

上篇: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至第六百五十章     下篇: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至第六百七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