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831-840  
   
正文 831-840


他的毀滅就是從這一次起床開始的。

夏言走到嚴嵩的面前,扶起了這個比自己大兩歲,跪在地上痛哭不止的老人,歎了一口氣:

“分宜(嚴嵩是江西分宜人),你這又是何必呢?”

何必?要不是為了腦袋,鬼才跪你。

嚴嵩立刻停住了哭聲,醒了鼻涕,拉著嚴世蕃,以莊重的裝孫子形象站立在夏言的面前。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來干什麼,想要什麼,我非常清楚。

于是夏言歎了一口氣,無奈地揮揮手,表明自己的態度。

嚴嵩和嚴世蕃大喜過望,立刻再次磕頭謝恩,千恩萬謝而去。

曆史證明,落水狗如果不打,就會變成惡狼。

夏言實在是個不錯的老頭,他雖貌似古板,實際上胸懷寬廣,心存仁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人。

可是在權力的擂台上,不折不扣的好人注定是要完蛋的。

不久之後,這位老好人就遇到了麻煩,在批閱禦史公文(告狀信)的時候,他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陸炳。

陸炳兄實在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雖說他還有點原則,卻也喜歡搞三搞四,收點黑錢,搞點貪汙。慢慢地,事情也越鬧越大,最後捅到了禦史那里。

于是夏言發火了,雖然他和陸炳的關系不錯,但對于這個人的不法行為,還是有必要加以懲戒的。然而就在他打定主意之後不久,陸炳就找上門了。

陸炳不是吃干飯的,他是搞特務工作的,在他的英明領導下,錦衣衛已經成為了最可怕的情報機器,但凡京城里有什麼風吹草動,他總是第一個知道。這次也不例外。

在京城里,陸炳很少有害怕的人,夏言是唯一的一個,這位錦衣衛大人十分清楚,夏首輔是個二愣子,翻臉就不認人,還特別能戰斗,無論你是什麼來頭,什麼關系,只要認准了,統統打翻在地,還會狠狠踩上兩腳。

驚慌失措的陸炳想不出別的辦法,只好走了嚴世蕃的老路,上門求情。

他不是空手去的,還派人拿了三千兩銀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夏言久經沙場,混了幾十年,說話是浪費感情,還不如來點實惠的。

從這件事情上,就足以斷定,陸炳的水平不如嚴世蕃,因為他跟夏言打了多年交道,竟然不知道這位仁兄不收黑錢。

所以當夏言看到陸炳,以及他帶來的那些東西時,只說了兩個字——出去。

還加上一句——從哪里帶來的,就帶回哪里去。

陸炳也懵了,他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了嚴世蕃曾用過的那一招——痛哭流涕,下跪求饒。

當然結果還是一樣,夏言依然原諒了他,這似乎有點讓人難以理解,你既然不准備處理人家,干嘛要這麼窮折騰。

陸炳帶著眼淚離開了夏言的家,心中卻已充滿了怒火,名聲不重要了,原則也不再重要了,無論如何,一定要報這一箭之仇!

當陸炳受辱的消息傳開後,嚴世蕃找到了他的父親,說了這樣一句話:

“夏言的死期不遠了。”

嚴世蕃這樣說是有把握的,他已經找到了一個絕佳的機會,必能將夏言一舉鏟滅。

嚴嵩還是一頭霧水,朝廷里都是夏言的人,插個腳都不易,怎麼動手?

然而嚴世蕃告訴他,不需要拉幫結派,培養親信,眼下有一件事,只要其中略施小計,夏言就必死無疑。

嚴世蕃所說的那件事情,發生在一年以前。

嘉靖二十五年(1546),兵部侍郎兼總督三邊軍務曾銑向嘉靖上了一份奏疏,就此拉開了這幕大戲。

曾銑是一位極具軍事能力的將領,他雖是文官出身,卻喜歡軍事,做了幾年縣令後,被委任為遼東巡案禦史,從此開始在戰場上打滾,並顯現出他的軍事天賦。

應該說曾銑是一個奇怪的人,怪就怪在別人不願打仗,他卻是打仗上了癮,只要有機會,他就絕對不會放過。

他干過最損的一件事情發生在除夕之夜,大家打了一年仗,好不容易准備過年,曾銑來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備出兵作戰!”

都大過年的了,大家都消停兩天吧,這時候動刀動槍多不吉利,沒人願意出去拼命。而且蒙古人行蹤不定,出去也未必能找到人。

可是主帥的命令不能不聽,于是大家商量了一個辦法,找到了一個人去向曾銑的老婆說情,希望能夠延期。

不到一杯茶功夫,消息傳來,去說情的那位仁兄被砍了,頭被掛了出來。

那就不要爭了,還是出去拼命吧。

說來也巧,軍隊出發不久,真的發現了久違的蒙古老朋友們,一頓窮追猛打,敲鑼打鼓,得勝回營。

但所有的人心中都有著同一個疑問:過年了,連偵察兵都休息,你怎麼就知道蒙古人在附近呢?

“你們沒有發現嗎,今天附近的喜鵲烏鴉特別吵。”曾銑得意地笑了。

他的這條命就送在了得意上。

[833]

曾銑注定是個閑不住的人,他決定再接再厲,在自己的崗位上為國家做出更大的貢獻.于是他在那封奏疏上提出了一個建議——收複河套。

河套地區,即今天的甯夏及內蒙古賀蘭山一帶,原本是屬于明朝所有的,但這片地方就在蒙古部落家門口,蒙古鄰居們時不時來串個門,“拿”點東西走,政府開始還管管,慢慢地也力不從心了。久而久之,這塊地就成為了蒙古的勢力范圍。

開始人們還不怎麼在乎,那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丟了就丟了吧。可後來人們才發現,放棄河套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因為蒙古人圈這塊地,並不是為了開商店做生意,也不想開發房地產,他們占據河套,只是為了更好地完成搶劫任務。

而失去河套的明朝就如同在街邊擺攤的小販,每天都不得安生,總要被整治那麼幾回,不是殺你的人,就是搶你的貨。

曾銑終于無法忍受了,他或許比較性急,卻是一個愛惜百姓、立志報國的人,大明天下,豈容得胡虜肆虐!

于是,他以滿腔的報國**寫下了那篇誓要恢複河套的檄文:此一勞永逸之策,萬世社稷所賴也。——這就是曾銑的美好理想和一腔熱血。

文章送上去後,嘉靖先生也激動了,這真算破天荒了,要知道這位道士雖說是天天煉丹讀經,畢竟只是兼職,血性還是有的,便也熱血沸騰了一把,當即表示,贊同曾銑的意見,並發文內閣商議。

問題就出在內閣。

夏言看到了這封奏疏,當即拍案叫好,表示絕對支持,然後另起一文,上書表示贊成。當然了,和往常一樣,他沒有征詢另一個配角嚴嵩的意見。

但他卻忽視了一個十分怪異的現象:以往,即使他不打招呼,嚴嵩也早已湊上前來,表示支持或是贊成,但這一次,這位馬屁精卻只是坐在一旁,閉目養神,好像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急性子的夏言興沖沖地跑去西苑了,他要表達自己的興奮。而那個坐在陰暗角落里的嚴嵩,卻露出了笑容。

夏言終于糊塗了一回——嚴嵩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所謂百密一疏,沉浮宦海十多年的夏言還沒有摸透這位皇帝的心思,收複領土對國家自然是好事,但嘉靖先生卻不一定會這樣想。

[834]

要知道,這位道士兄是個不愛惹事的人,他的願望很簡單,就想燒燒香,念念經,閑來無事搞點化學用品(所謂仙丹),多活幾年而已。

收複領土如果順利,自然是好,那要是不順利呢,要是打了敗仗呢,那就麻煩了,損兵折將,天天要看戰報、要運糧食,要征兵,要商議對策,不累死也得煩死。

總而言之,他的熱度只有三分鍾,從四分鍾起,所有敢于妨礙他私生活的人都將成為他的敵人。

嚴嵩的猜測是正確的,不久之後,嘉靖先生突然下發了一道詔令,言簡意賅:

今逐套賊,師果有名乎?

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乎?

一銑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乎?

大致意思是,我想出兵收複失地,但是問題很多啊,沒有一個合理的名義、士兵糧草也不充足,也不能保證勝利,還會連累老百姓啊。

當然了,這只是書面意思,它的隱含意思就簡單得多了:

你曾銑算什麼東西,竟敢給我添麻煩,給我找不自在?

嚴嵩看到這道諭令,便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家,機會已經來了,但要如何去做,還得去找那個天才兒子商議。

“正是大好時機,立刻上書彈劾夏言,還猶豫什麼?”嚴世蕃似乎有點驚訝。

嚴嵩沒有夏言那樣的慈悲心腸,之所以猶豫,只是因為他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難道還能把夏言罵死不成?

于是嚴世蕃告訴他,雖然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但只要與一個人合作,夏言必死無疑!

然後他連夜去拜訪了陸炳。

這對于陸炳而言,實在是個求之不得的機會,自那次事件之後,報仇已經成為了他的人生主題。

這兩位天下英才一拍即和,開始商量對策。

商議過程是這樣的:嚴世蕃對陸炳說,你官大,又是皇帝的親信,你出面去對付夏言。

陸炳認真地注視著嚴世蕃,告訴他:還是你去吧,我在背後支持你。

其實這麼多年混下來,大家都不傻,夏言當年對抗張璁的孤單英雄形象,仍然牢牢地銘刻在兩人的大腦里,那唾沫橫飛、無所畏懼的景象一想到來就讓人打哆嗦。

無論如何,到目前為止雙方已經達成了一個共識,夏言很凶悍,誰都惹不起。

膽小歸膽小,但問題還是要解決的。兩位天才苦心鑽研良久,終于還是找到了夏言的死穴——曾銑。

[835]

和夏言相比,曾銑是一個理想的突破口,只要處置了曾銑,就一定能夠把夏言拖下水。

可是曾銑遠在邊塞,而且平素行為端正,也沒有什麼把柄好抓,陸炳思索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我想到一個人,如果他也肯加入,一定能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

“事不宜遲,我馬上去見這個人。”嚴世蕃已經火燒眉毛了。

陸炳卻笑了,“你見不到的,因為他還在監獄里。”

陸炳所說的那個人,叫做仇鸞。這位仁兄來頭不小,他就是正德年間平定安化王之亂的大將仇鉞的後人,襲爵咸甯侯,鎮守甘肅。

而這位兄台之所以會蹲大獄,那還要拜曾銑所賜。他在甘肅的時候,和曾銑鬧矛盾,而且此人人品欠佳,在當地干過一些壞事,曾銑一氣之下,向上級告了狀,仇鸞就此被關進監獄,接受改造。

所有的人選都已找到,所有的計劃都已完備,只等待最後的攻擊。

死亡的連環

夏言又一次在嘉靖的面前發言了,內容和以往一樣,希望能夠加強軍備,恢複河套。而嘉靖也一如既往地不置可否。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嚴嵩終于開口說話了。

“複套之舉斷不可為!”

然後他大幅陳述了反對的理由,從軍備到後勤,每一句話都說到了嘉靖的心坎里,皇帝大人聽得連連點頭。

旁邊的夏言卻沒有注意到這些,憤怒和震驚已沖昏了他的頭腦,他這才明白,在那次內閣會議上,嚴嵩為何會違背一貫的馬屁精神,一言不發。

“你既然反對,當時為何不說,現在才站出來歸咎于我,是何居心?”

盛怒之下的夏言決定反擊了,在以往的罵戰中,他一直都是勝利者,所以他認為這次也不例外。

可這次確實例外了,因為他的真正對手並不是嚴嵩,而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嘉靖。

嘉靖的怒火也已燃到了頂點,以往的一幕幕情景都出現在他的眼前:不戴香葉冠、諷刺修道、蠻橫無理、嚴嵩的讒言、太監的壞話,這些已經足夠了。

于是他喝住了夏言,給了他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評語——“強君脅眾”。

夏言打了個寒顫,他很清楚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837]

回到京城的夏言試圖辯解,卻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嘉靖二十七年(1548)十月,曾銑和夏言的結局被最終確定。

曾銑,按律斬,妻子流放兩千里,廉,死時家無余財。

死前唯留遺言:“一心報國”。

曾銑死,仇鸞出獄。

夏言,棄市,妻子流放廣西,從子從孫削職為民。

夏言起自微寒,豪邁而有俊才,縱橫駁辯,人莫能屈,雖身處宦海,仍心系天下,胸懷萬民,然終為嚴嵩所害。

言死,嵩禍及天下。

嚴嵩終究還是獲勝了,自嘉靖十七年以來,經過十余年的斗爭,他終于戰勝了夏言,用一種極為卑劣的手段。

雖說政治斗爭的手段總是卑劣的,但嚴嵩的行為卻與以往不同,他為了自己的私利,殺害了兩個無辜的人,一個勵精圖治、忠于職守的將領,和一個正直無私,勤勉為國的大臣。

而這兩個人想做的,只是收複原本屬于大明的領土,救贖無數在蒙古鐵騎下掙紮呻吟的百姓而已。

嚴嵩贏了,他終于贏了,他成為了朝廷首輔,從這一天開始,朝政就這樣了,不會再有人起早貪黑地去打理,嚴首輔可以勾結自己的兒子,大大方方地貪,光明正大地貪,他十分清楚,沒有人能管他,也沒有人敢管他。

河套也就這樣了,蒙古人一如既往地沖進百姓的家里,燒殺淫掠,無所不為。因為他們也十分清楚,從此沒人能阻止他們,也沒人敢阻止他們。

當然,這一切對于嚴嵩和嚴世蕃來說,似乎並不重要,反正韃靼的馬刀砍不到他們的頭上,也不用擔心老婆被人搶走,此刻的他們,正彈冠相慶,歡慶著自己的勝利。

與此同時,徐階的表現卻極為反常,夏言被陷害、被關押,然後身首異處,家破人亡,這一幕幕的慘劇就發生在他的眼前,而他只是平靜地看著這一切,絲毫不予理會。

在夏言被殺的前夕,連平素與他關系一般的喻茂堅(刑部尚書)也看不下去了,毅然站出來說了幾句公道話,結果被皇帝扣了一年工錢。可是徐階依然沉默不語,寂寂無聲。

所有的人都鄙視徐階的為人,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在過去的十年里,夏言曾不記私仇,努力提拔、栽培徐階,希望他成為國家的棟梁,然而在這關鍵時刻,徐階卻背棄了他的恩師,不發一言,不上一書,是一個忘恩負義的小人。

[838]

徐階默默地接受了所有的嘲諷與鄙視,每天照常去吏部上班,照常應付那些官員們,照常談笑風生,那個人的死和他似乎沒有任何關系。

時間是消磨痕跡的利器,隨著時光的流逝,夏言、曾銑從人們的腦海中消失了,他們的冤情、委屈、孤兒寡母也已慢慢地被人忘記。

但有一個人卻並沒有忘記,一刻也沒有。

在無數個深夜,徐階曾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但當清晨來臨時,他卻又顯得若無其事。

如果回到二十年前,他還是那個年輕氣盛的翰林,情境可能會完全不同,大致流程應該是義憤填膺、慷慨激昂——憤而上書、人心大快——奸臣當道、下旨責罰——流放充軍、斬首示眾。(最後一項視運氣好壞二選一)

二十年過去了,他經曆了無數的磨礪,掌握了心學的真諦,那個熱血澎湃的青年早已消失無蹤,他終于明白,這個世界是現實的,要適應這個世界,並且繼續生存下去,必須采用合適的方法。

他也想如其他人那樣,好好激動一番,上書大罵奸臣嚴嵩,為夏言叫屈,但他更明白,這樣做不會有任何效果。

嚴嵩比張璁要厲害得多,他曆經三朝,混跡官場四十余年,工于心計,城府極深,而在他的身邊,除了掌管錦衣衛的陸炳,還有那個絕世之才嚴世蕃。

他們已經組成了一條可怕的權力鏈鎖,絞殺任何敢于阻擋他們的人。

而自己,什麼也沒有。

要想戰勝這樣一群敵人,幾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和夏言的關系人盡皆知,夏言已經死了,嚴嵩必定不會放過一個和他聯系如此密切的人,現在唯一的屏障已經失去,再也沒有保護,沒有幫助。

我將獨自面對所有的敵人,只有我自己。

“即使日後身處絕境,亦需堅守,萬勿輕言放棄!”

是的,這句話我一直牢記在心,要隱忍,要忍受痛苦和折磨,要堅強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勝利的希望。

但有些事是永遠不會被忘卻的,那個古板嚴肅的老頭,那個品性正直,口硬心軟的人,那個不計前嫌,一心為公的人。而嚴嵩,你為了自己的權位和利益,無恥地殺害了這個人。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另外的三個人

在嚴世蕃的眼中,天下英才只有三人而已,但事實證明,這位仁兄雖然聰明,卻是一個不太識數的人,因為他只數對了一半。

[839]

楊博、陸炳、嚴世蕃確實是芸芸眾生中的異類,他們機智過人、精于算計,堪稱不世出的奇才。但老天爺實在太喜歡熱鬧,就在嚴世蕃自以為天下盡入己手時,上天卻給這出戲送來了另外三個人,三個更可怕的人。

按照嚴世蕃先生的邏輯編號繼續下去,第四個人的位置應該屬于徐階。在經受了無數考驗之後,他已經具備了逐鹿天下的實力。但嚴世蕃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在他的眼里,這個小侍郎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人物。

徐階仍然隱藏著自己,當時機到來的時候,他將揭下自己的面紗,給嚴世蕃一個大大的驚喜。

第五個人,叫做高拱。

如果說嚴世蕃只是輕視徐階的話,那麼高拱這個名字他可能從沒有聽過。

這也怪不得他,因為高拱實在太不起眼了。

高拱,正德七年(1512)出生,河南新鄭(今河南新鄭市)人,嘉靖七年(1528)河南省鄉試第一名,嘉靖二十年(1541)考中進士,被分配到翰林院。

當嚴世蕃縱論天下之才的時候,高拱先生的職稱只是翰林院的編修,不過是機關里的一個小抄寫員。這種小角色,自然難入嚴奇才的法眼。

然而他終將成為一個撼動天下的人。

根據影視劇的規律,最厲害的人總是最後出場,這次也不例外,而最先發現這位奇才的人,正是徐階。

夏言下台後(當時尚未被殺),徐階的處境很慘,原先對他恭恭敬敬的人,眼見他沒了靠山,紛紛就此拿出了當年翻書的速度,跟他翻了臉。

除了同僚的擠兌冷遇外,徐階在吏部也倒了黴,新來的吏部尚書聞淵不喜歡徐階,總是找他的茬。

得罪了老板,混不下去的徐階只好另找出路,好在他和大老板的關系還算不錯(擅寫青詞),皇帝大人毛筆一揮,給他安排了新單位:

“你去翰林院吧!”

這個決定改變了大明王朝的命運。

嘉靖二十六年(1548)底,徐階來到了翰林院,成為了掌院學士。他的第一個使命是教育去年剛剛考進來的庶吉士。

庶吉士是大明的精英,只有在科舉中考到一甲(三人)和二甲頭名的人才有資格加入這個光榮的行列。而庶吉士的培訓大致相當于現在的崗前培訓,在這里結業後,學員們會進入翰林院,成為一名普通的翰林官。

[840]

當然,之後的事情就各安天命了,如果經曆從幾年到幾十年不等的以死相搏、勾心斗角,你還沒有被殺頭、流放、貶官,臉皮越來越厚,心越來越黑,你將很有可能進入內閣,成為這個帝國真正的統治者。

一般說來,翰林院的掌院學士是不會理會庶吉士的,最多不過是在入學時見個面,訓幾句話,說些大家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話,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但徐階依然保持了他的傳統作風,雖說這幫新人即無背景,也不起眼,他仍然抽出時間,挨個談話,當然了,他的目的絕不僅僅是鼓勵他們認真學習,鬼知道將來這里面會不會出幾個一二品的猛人,還是先搞好關系為妙。

正是在這一系列談話中,他遇見了那個伴隨他後半生,奮斗不息,名垂千古的人。

雖然庶吉士已經是精英中的精英,但這個人仍然給徐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談吐和見識,還有無與倫比的聰慧,都讓徐階驚歎不已。

“你叫什麼名字?”

“張居正。”

張居正,我會記下這個名字。

徐階滿意地完成了他的談話工作,未來的歲月還很長,他有充分的時間去認真觀察這個年輕人。

張居正就是第六個人,當時的他還沒有登上舞台參與角逐的機會。

在這個風云際會的年代,這六位英才將交織成一個死亡的繩結,用他們的智慧和意志去爭奪最高的獎賞——權力,失敗者將成為繩結的犧牲品,被無情地絞殺。只有最具天賦、最精明、最狡詐、最堅毅的人,才能終結這場殘酷的游戲,解開那個死結。

而這位最後的勝利者,將成為大明天下的統治者。

不過話說過來,至少在當時,這後兩位還是指望不上的,高拱同志依然在做他的抄寫員,而張居正同學還在培訓班認真刻苦學習。

所以徐階依然只能靠他自己。

嚴嵩是一個警惕性很高的人,他十分清楚徐階與夏言的關系,並非對此人毫無防備,但問題在于,這位徐侍郎似乎對他構成不了什麼威脅,頂了天也就是個副部長,皇帝面前也說不上什麼話,翻不起天大的浪。

所以防備歸防備,他並沒有把徐階放在眼里。

嚴嵩的判斷很准確,現在的徐階,是個不折不扣的小人物,即使你把刀交到他的手里,他也不知從何砍起。

皇天不負有心人,嘉靖二十九年(1550),他迎來了第一個機會。

上篇:正文 821-830     下篇:正文 841-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