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941-950  
   
正文 941-950


[941]

整垮張經之後,趙文華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胡宗憲的工作十分出色,徐海被殺,倭寇勢頭大減,而作為胡宗憲的後台老板和直屬領導,他當仁不讓地以功臣自居,不但從皇帝那里拿了很多賞錢,還由副部長升任了部長(工部尚書)。

于是又一個得意忘形的故事就此開始。

趙文華發達了,有錢了,翅膀硬了,他打算獨立經營,把中間商兼干爹嚴嵩一腳踢開,直接跟批發商嘉靖同志聯系

為達到這一目的,他為嘉靖送上了一樣東西——百花仙酒,說實話,這酒到底什麼成分,多少度我也不知道,但據趙文華同志介紹,他的干爹嚴嵩之所以能七八十歲還不缺鈣,一口氣上六樓,腰不酸腿不痛,多虧了這種酒。

嘉靖喝過之後,感覺還不錯,回頭又覺得不對,嚴嵩有這麼好的東西,竟然不主動上交領導,自己獨吞,實在是大大地可惡。

于是他下了一道手諭給嚴首輔,讓他解釋酒的問題。

嚴嵩萬沒想到,自己的後院竟然起了火,他勃然大怒:

“文華怎麼能干這種事情!”

怒完之後,皇上的話還是要回,這事要放在一般人身上很難解釋,卻絕難不倒嚴首輔,他發揮自己太極拳的特長,做出了這樣的答複:

“皇上太客氣了,我平時不磕藥,也沒吃什麼特效補品,能活這麼多年,我本人也很納悶。”

嘉靖本來也沒當回事,就讓他糊弄過去了,嚴嵩卻嚇掉了半條老命,連夜找來了趙文華,把他痛罵一頓,要他收拾包袱滾蛋。

趙文華這才意識到,如果離開了嚴嵩,自己什麼都不是,于是他跪地求饒,痛哭流涕,希望嚴老爹饒他一回,以後絕不再犯。

其實嚴嵩對這個兒子還是有感情的,但當時正在氣頭上,也就沒理會這茬,然而就在這個微妙的時刻,另一個人突然進來插了一腿。

這個人就是徐階,趙文華一送酒,他就知道要出事,蹲在一邊准備看好戲,事情鬧起來後,他看准機會,跑到了嚴嵩的府上,自告奮勇地表示:您不是看趙文華不順眼嗎,我就幫您收拾他吧。

徐階走出了精妙的一著,如此動作,不但可以趁機除掉嚴嵩的爪牙,也不會得罪人,順便表達自己對領導的尊敬,可謂是一舉三得。

[942]

不過嚴嵩到底是嚴嵩,他雖然討厭趙文華,但也絕不會信任徐階,感謝兩句後,就打發他走人了。

徐階失望地走了,但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這一未遂舉動卻引發了一連串出乎意料的結果。

這個消息很快傳到了趙文華的耳朵里,他徹底慌亂了,以為老爹真要解決自己,無奈之下,只好使出了絕招。

要說服嚴嵩已經不可能了,事到如今,只能走家屬路線,給他們送禮,幫自己說話。但嚴世蕃是不能考慮的,這家伙心太貪,傾家蕩產估計也填不了這個坑,情急之中,趙文華靈機一動,想到了另一個人。

嚴嵩這一輩子作惡多端,坑過的人不計其數,真可謂是“萬人坑”,但俗話說秦檜也有仨朋友,在這世上,嚴嵩也有著一個全心全意,相知相守的人。

這個人就是他的妻子歐陽氏,當年嚴嵩被人踩得七葷八素的時候,他的老婆卻不離不棄,始終在他身邊支持著他。所以嚴嵩這一輩子只有她一個老婆,從未納妾,直到後來她去世了,嚴嵩也沒有續弦,實在是標准的模范夫妻。

趙文華找到的人,就是歐陽氏,他不惜血本,准備了極為厚重的禮物,親自上門跪地哭訴,希望求得原諒。

要說還是女人實在,老太太收了禮,加上看他可憐,就把他藏在里屋,等嚴嵩回來後,先灌他幾杯酒,說了幾句好話,趁他高興把趙兒子喊了出來,然後下跪、流淚一套演完,嚴嵩也感覺自己還少不了這條狗,也就原諒他了。

按說事情到了這里,應該算是皆大歡喜,大團圓結局,然而文華兄不愧是惹禍的高手,不久之後,他將得罪另一個人,而這個人,他是無論如何也搞不定的。

由于送禮花了太多血本,文華兄十分心痛,決心把本錢撈回來,當然,這對他而言,實在算不上什麼難事,因為他是工部尚書,是全國最大的包工頭,普天下那麼多工程,隨便撈一把,也就差不多了。

趙文華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他開始發揮特長,大撈特撈,管你是豆腐渣還是爛尾樓,能撈錢就行,誰愛住誰去住,反正我不住。

可是問題在于,趙尚書翻本的意願實在太強烈,他加足馬力,肆無忌憚地撈,加班加點地撈,終于撈出了麻煩。

因為皇帝大人也是要蓋房子的。

[943]

雖說嘉靖同志天天修道,但是畢竟尚未成仙,飯還得吃,覺還得睡,可是西苑的住房條件有限,所以他決定另蓋新房。

這個房地產工程自然交給了工部辦理,按說皇帝的工程應該加緊辦,可是趙部長的腦袋不知是不是撞了柱子,竟然對此不理不問,放任自流,結果一棟房子修了好幾個月還沒成型,整成了爛尾樓。

嘉靖同志還是值得表揚的,他並沒有催促趙文華,還是住自己的老房子,然而不久之後的一個偶然事件,卻將這位包工頭徹底送上了絕路。

一天,嘉靖閑來無事,登高望遠,忽然看見西長安街有一座豪宅,便問旁邊的人:

“那棟房子是誰的?”

考驗人品的時候到了,一百年前,明英宗朱祁鎮曾站在高台上,看著類似的建築,問出了同樣的問題,而那次問答的結果是,曾經風光無限的石亨全家覆滅。

在皇宮附近蓋豪宅向來是個很危險的事,但人們卻屢教不改,趙文華顯然也沒有足夠的覺悟,于是接下來的回答將決定他的命運。

如果趙部長的人品好,關系足,應該可以避過這場禍,可惜這位兄弟平日實在缺乏素質。

嘉靖身邊的陪同人員立刻爭先恐後地說出了趙部長的名字,還有一位不厚道的仁兄說了這樣一句話:

“工部的建築材料,大半都拿去修趙尚書的房子了,陛下的新房哪用得上!”

這幅爛藥下得實在太猛,看著眼前的豪宅,回想起自己的爛尾樓,嘉靖怒發沖冠:趙文華,你怕是活膩歪了吧!

趙部長的人生就到此為止了,皇帝大人降了他的官還不罷休,又把他徹底削職為民,並安排他的兒子去邊界充軍。雖然嚴嵩多方打點,但無濟于事。

想翻本的文華兄賠大了,他連老百姓都沒當成,在回家的路上就暴斃而亡,說是暴斃,是因為他的死法實在讓人匪夷所思。

這位兄台一天晚上心情郁悶,就開始揉肚子,揉著揉著,就把自己給揉死了(手捫其腹,腹裂,髒腑出,遂死)。

對此我一直很納悶,趙文華同志應該沒有練過鐵砂掌,揉個肚子都能揉得如此慘烈,如此有性格,也算是牛人了。

[944]

嚴嵩最重要的爪牙之一完蛋了,雖然他本人依然無恙,但嚴黨的根基已然開始動搖,這是徐階取得的第一個勝利,雖然作用不大,卻是一個好的開始。

按說趙文華死了,事情也就完了,但經過二十多年的磨煉,徐階已經懂得了這樣一個道理:

痛打落水狗是不夠的,最好連狗肉也一起吃掉。

不久後,給事中羅嘉賓上書皇帝,彈劾趙文華侵吞軍餉,數額高達十萬多白銀。嘉靖更為惱火,下令抄家追贓。估計皇帝大人也沒想到,這道命令竟然創造了一個追贓記錄。

由于抄家後趙文華的財產不夠,這筆錢按規定由他的子孫代賠。沒錢賠?不要緊,充軍也是有工資的嘛。

于是這筆錢一直賠到了嘉靖的兒子的兒子,直到萬曆十一年,還只賠了一半,有人實在看不下去,說算了吧,然而明神宗謹記爺爺的教誨,一定要他的子孫接著賠,要麼賠光,要麼死光。

趙文華同志的悲慘經曆告訴我們,就算窮瘋了,皇帝的東西也是無論如何不能動的。

趙尚書的死對嚴嵩來說是個損失,在徐階看來,則是個勝利,但對于胡宗憲而言,卻是一個可怕的災難。

胡宗憲自然不喜歡這位即貪又蠢的包工頭,但這位包工頭偏偏是他的靠山和支柱,現在他死了,自己不但失去了和嚴黨的聯系,也失去了有力的支持,胡宗憲這個名字早已在嚴黨的名單上掛了號,時刻可能被人盯上,嚴嵩固然樹大根深,自己卻不是嫡系,一旦出什麼事,這只老狐狸未必肯出頭。

事實上,他已得到消息,某些言官正在積蓄口水,准備要拿自己開刀,而上面沒人保,萬一被整下來,不但自己完蛋,連徐渭、俞大猷、戚繼光這幫班底也要跟著一起走人,數年心血自然付之東流。

十幾年來,他卑躬屈膝,阿諛奉承,干了無數違心的事,說了很多違心的話,無非是為了當年那報國救民的志向。

胡宗憲不願自己的抗倭大計毀于一旦,但嚴嵩已不能指望,徐階和自己又無交往,思前想後,無路可走。

但就在他絕望之時,舟山的地方官給他送來了一件奇特的禮物,看著眼前的這件禮物,胡宗憲終于想到了一個方法,但同時他也意識到,要想一舉成功,還需要另一個人的幫助。

于是他找來了徐渭。

[945]

對于目前的形勢,徐渭還是比較了解的,所以他開門見山地問胡宗憲:趙文華已經倒台,你打算怎麼辦?

胡宗憲回答他,倒就倒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皇上支持,就沒人能動得了我。

徐渭沒有說話,但他不以為然的表情卻在質疑胡總督:你以為你是誰?皇帝憑什麼支持你?

胡宗憲卻面露得意之色,不慌不忙地告訴他:不用著急,我已經得到了一件寶貝,只要獻給皇帝,不愁大事不成。

胡宗憲所說的寶貝,就是舟山地方官送來的那件禮物——白鹿。

說起這玩意,我也沒見過,估計不是啥新品種,撐死也就是個白化病,或者是基因突變的產物。

但要是把它送給嘉靖,那可真是拍對了馬屁,因為他就好這個。

嘉靖同志幾十年如一日修道,只是為了成仙。但成仙這件事沒個准,大臣們天天眼巴巴望著,您哪天要長翅膀撲騰撲騰飛上去了,我們放鞭炮恭送大駕,也好再選新人,可偏偏就這麼拖著,金丹吃了無數顆,既成不了仙,可也吃不死人,慢慢地嘉靖自己也沒信心了。

于是他迫切需要上天的啟示,也就是平常見不到的新奇玩意,曆史術語叫“祥瑞”,來證明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說明老天爺還是罩著他的,時不時還發點新品種下凡,鼓勵他繼續為修道堅持奮斗。白鹿自然是最好的證據。

但這個馬屁要拍得好,拍得響亮,還需要一篇像樣的文章,不能說句“臣胡宗憲所送”就完事了,你得闡明這頭白化鹿出現的偉大意義,以及對未來形勢的指導作用,要堅定皇帝的信心,要讓他相信,修道的前途是光明的,是遠大的,是大有可為的。

這是一篇極為重要的文章,它關系著胡宗憲的前途,關系著抗倭大計,關系著東南沿海百姓的安甯。

“所以天下雖大,此文惟你可寫。”胡宗憲一臉肅穆地注視著徐渭,他卷起了袖子,准備親自為他磨墨。

徐渭已經徹底明白了,他明白了自己要做什麼,以及為什麼要這樣做,于是他提起了筆。

[946]

在那個夜晚,徐渭將自己天賦才智與畢生所學,慷慨地注入到這篇荒唐的文章里,為了一個高尚的理由。

這是一篇曆史上著名的馬屁文章,言辭優美,卻荒誕不經,在許多人看來,這篇文章是大才子徐渭人生中的敗筆,因為里面充滿了卑微和下作,沒有絲毫的氣節。

但事實上,在這篇卑微下作的文章背後,隱藏著一種耀眼的光芒——即使卑躬屈膝,即使刻意逢迎,也絕不接受失敗,絕不輕言放棄。

所以我認為,雖然胡宗憲貪詐,徐渭狂傲,但在那個晚上,他們做了一件偉大的事。

制勝之道

徐渭的才學再一次得到了肯定,嘉靖同志看了文章之後,興高采烈,不但賞賜了很多財物,竟然還跑去宗廟禱告,真可謂是喜出望外。

胡宗憲的地位徹底保住了,事實上,他不再需要依附于任何人,因為他已獲得了皇帝的支持,為禍國家數十年的倭寇之亂將在他的手中被徹底撲滅。

而對于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戚繼光卻毫無所知,當然他就算知道了也沒轍,對他而言,眼前有一個更為麻煩,也更實際的問題需要解決。

經過嚴格訓練,義烏軍已經具備了極強的戰斗力,然而在幾次與倭寇的遭遇戰後,戚繼光無奈地發現,雖說每次都能擊敗敵人,卻總是殺人一千,自損八百,傷亡比例差不多。

這實在不是我軍無能,而是敵人太凶狠,實事求是地講,日本倭寇的戰力確實極其強悍,因為這幫人孤懸海外搞搶劫,隨時可能被人打死,想要活命只能拼命,而其中更為可怕的,是使用武士刀的武士和浪人。

要知道,一個日本人要想熟練地使用武士刀,至少要經過五年以上的訓練,而且讓很多人想象不到的是,在近身搏斗時,他們的刀很少與明軍武器相碰,出刀極其冷靜,總是窺空出擊,專斬沒有盔甲包裹的柔弱部位,不擊則已,一擊必是重傷。說他們是武林高手,實在一點也不誇張。

相對而言,義烏兵的戰斗精神也很頑強,但畢竟訓練時間短,武藝這東西又不是燒餅,說成就成,而與對方死拼,實在也不劃算,自己手下只有四千人,全日本的人都有成為搶劫犯的潛質,就算拼死對方四五千人,也是無濟于事的。

戚繼光很清楚,如果單靠近身肉搏,成本太高,且很難消滅倭寇,但在那個冷兵器為主的時代,除了抄家伙和敵人對砍外,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就在戚繼光無計可施的時候,一個人來到了他的身邊,幫助他找到了那條制勝之道。

[947]

不久之前,唐順之從京城來到了浙江,他的使命是巡視軍務。與他當年的同事,現在的從一品內閣大學士徐階相比,他的進步實在有限,混到現在還只是個五品官。

然而這只是表面現象,實際上,他是一個有著非凡影響力的人,他的官銜說起來只有五品,卻是個極為重要的職位——兵部職方司郎中,作為明軍總參謀長,他在軍中有著廣泛的關系網,除此之外,他還和許多神秘人物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連徐階也摸不透他的底。

所以就在他離京之際,徐階特意找到了他,向他請教對付嚴嵩的辦法。

然而唐順之只是笑了笑,他告訴徐階,等到時機一到,自然有人來找你的。

告別了一頭霧水的徐階,唐順之來到浙江,見到了胡宗憲。

對于這位非同尋常的人物,胡宗憲極為敬重,待之以禮,並遵照其本人意願,讓他上前線指揮作戰,正是在那里,他認識了俞大猷、盧鏜,還有戚繼光。

而當一籌莫展的戚將軍對他說出自己的苦惱時,唐順之交給了他一本書,並告訴他,制勝之道就在其中。

唐順之所以如此高深莫測,除他本人行蹤詭異,四處晃悠外,還因為他寫過一套書,此套書共六冊,分別取名為《左》、《右》、《文》、《武》、《儒》、《稗》,合稱六編。據說此書上解天文,下通地理,無所不包,卻沒什麼人看,只因有一個缺點——很難看懂。

他交給戚繼光的那一冊,就是其中的《武》。

正如唐順之所言,徹夜苦讀的戚繼光,在翻閱其中一章之時,突然喜形于色,他終于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戚將軍再次自發地拿出了馬克思主義哲學觀,批判地吸收了唐順之的理論,創造了屬于自己的秘密武器,他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這種獨門絕技將大派用場。

他沒有等太久,最為猛烈的倭寇進犯終究還是來了。

嘉靖四十年(1561)四月,兩萬余名倭寇集結完畢,向浙江進發,他們的目標是台州。著名的台州大戰就此拉開序幕。

[948]

此時的戚繼光已不再猶疑,恰恰相反,他很興奮,作為一名軍事將領,上陣殺敵才是他的本分,而且此時的他,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

所以他放棄通常的防守策略,命指揮劉意駐守台州,而他自己則帶領主力主動出擊,他將用這一舉動告訴倭寇們:中國並不是他們燒殺淫掠的樂土,所有踏上這片土地的侵略者,都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種種跡象表明,敵軍第一個進犯的目標將是甯海,戚繼光立刻日夜兼程,率軍前去迎敵,他會在那里指揮自己的第一場戰斗。

當戚繼光趕到甯海的時候,已有上千名倭寇登陸,看見明軍趕到,他們卻並不驚慌,因為根據以往經驗,明軍最為畏懼的就是近身搏斗,只要靠近他們,擊破前軍,他們就會爭相逃竄。

于是他們發動了沖鋒,事情的順利似乎超出了想象,他們剛剛沖到明軍面前,還沒來得及動手,對方的隊形竟然自行崩潰,三三兩兩地聚在了一起。倭寇們十分高興,在他們看來,即將開始的又是一次貓追老鼠的游戲。

但如果他們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那些看似慌亂的分散明軍卻都有著相同的人數——十一個。

而在他們普及算術教育之前,就聽到了一聲響亮的號令:

“列陣!”

于是,一種前所未見的陣型就此出現在倭寇們的眼前,這也是它在曆史上的第一次亮相。

在唐順之交給戚繼光的那本《武》里,有一卷名為“秘戰”,其中有著這樣的記載:秘戰者,即新名鴛鴦陣之謂也。

這種全新的陣型即因此得名——鴛鴦陣。

如果要詳細研究這個陣法,估計可以專寫一書,所以這里只是大略介紹一下,大家看懂就行,權當是使用說明書。

簡單說來,所謂鴛鴦陣的原理,和打群架大致相同,瞄准目標,群起毆之,遠了用啤酒瓶砸,接近後用西瓜刀砍,貼身後就用匕首捅,不管你黑帶白帶,劍道幾段,全部完蛋。正是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是也。

當然了,這只是一個形象的比喻,事實上,鴛鴦陣是古代軍事智慧的偉大傑作,作為一個近身格斗陣法,在此後的百年之中,人們卻依然無法找到破解它的方法。

而這個由十一人組成的鴛鴦陣之所以能夠名留軍史,威名遠播,是因為它不但有著極為可怕的戰斗威力,而且幾乎毫無破綻。

[949]

這是一個盡乎完美的戰斗隊列,因為它有著無可挑剔的位置組合和武器裝備。在這十一個人中,有一個是隊長,他站在隊伍的前列中央,其余十個人分成兩列縱隊,站在他的背後。

雖說只有十個人,他們卻持有四種不同的武器,並組成了五道互相配合的攻擊線,在隊長身後,是兩名持有標槍的盾牌兵,他們用盾牌掩護自己和後面的戰友,並首先投擲標槍發動進攻。

掩護盾牌兵的,是站在他們後面的狼筅兵,所謂狼筅,是一種特制的兵器,形狀十分怪異,以長鐵棍為主干,上面紮滿鐵枝和倒刺,往前一挺,跟鐵絲網一樣,任誰也過不來。

狼筅兵的後面,是四名長矛兵,他們是隊伍的攻擊主力,看見敵人,就使用長矛前刺。隊列的最後,是兩名短刀手,防止對手迂回,從側翼保護長槍手。

這是一個毫無弱點的陣型,十一個人互相配合,互相掩護,構成一個完美的殺陣,就算你是日本劍聖宮本武藏,估計也沒戲唱。

但所謂無知者無懼,甯海的倭寇們不管三七二十一,玩起了武士道,拼了命的往前沖,但還沒走幾步,很多人就被飛來的標槍射倒,運氣好點的繼續沖,就會被盾牌擋住,或者是被狼筅鉤住,倒刺拉扯幾次,就算不死也要掉層皮。

如果鴻運高照,到現在你還沒死,也不用高興太早,因為還有四支長矛等著你,就算你想反擊,但前面有狼筅和盾牌擋著,只能干著急,眼睜睜地看對方捅你,不被捅死,也被氣死了。

情況大致就是這樣,倭寇們沒沖多久,就被標槍、狼筅和長矛殺死大半,剩下的人雖然還不知道這套陣法的結構和奧妙,但有一點他們是清楚的——再不快跑就死定了。

甯海前哨戰就這樣結束了,倭寇死傷二百余人,戚家軍除一人輕傷外,毫無損失。

戚繼光的第一次出擊獲得了完勝,倭寇全線敗退,但多年的軍事素養告訴他,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根據情報顯示,此次敵軍進犯規模達幾萬人之眾,且經過周密組織集結,雖說這只是支先頭部隊,但進展似乎太過于順利了,順利得如同有人安排一樣。

戚繼光的預感是正確的,這確實是一個陷阱,就在軍隊抵達甯海的同時,倭寇數千主力正向新河方向急行挺進,意圖偷襲新河城。

[950]

當這個緊急軍情傳到大本營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因為新河城十分空虛,根本沒有防護能力,而且里面主要駐紮著明軍將領與士兵的家屬,且以婦孺居多,如若落入倭寇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這下大家緊張了,老婆孩子還在城里,有個三長兩短不是鬧著玩的,于是紛紛主動請戰,希望立刻回援。

然而戚繼光卻十分鎮定,只是笑著對部下說道:

“不要急,請諸位放心,在援兵到來之前,那座城池是不會失陷的。”

作為一個不喜歡忽悠的將領,戚繼光的每一次自信都是有理由的,這次也不例外。他之所以作出這樣的判斷,是因為他十分清楚,在新河城里,住著一個極為厲害的人。只要這個人在,倭寇就絕對進不了城。

戚繼光最害怕的人

戚繼光自幼飽讀兵書,練習武藝,上過許多戰場,見過很多死人,踩過無數尸首,也從沒聽說他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是出了名的膽大包天。在這個世上,有人能讓他感到害怕嗎?

答案是肯定的,雖然他上過陣,雖然他殺過人,雖然他非常的牛,但他始終深深地畏懼著一個人,畏懼到了極點。

這個人就是他的老婆。

怕老婆是我國的傳統美德,曆史上留下了許多“氣管炎”的光輝事跡,這其中自然少不了戚繼光同志,他的怕老婆故事和他的豐功偉績一同流傳千古。

據說他的老婆實在太凶,鬧得他實在受不了,一氣之下從家里搬出來,住進了軍營里,部下覺得他又窩囊,又可憐,紛紛煽動他:你老婆竟然如此囂張,還敢欺負你,我們大家穿好盔甲,備齊刀劍,在營里等著,你把她叫進來,亂刀砍死,也就一了百了了。

戚繼光估計是受盡了委屈,于是一氣之下一跺腳:就這麼干!砍死她!

約定的日子到了,手下全副武裝,埋伏在營內,戚繼光則派人去請自己的老婆進營。

老婆大人如約前來,她進入營房,看著周圍手持刀劍的士兵,毫不畏懼,還大聲喝問戚繼光:

“找我來有什麼事?”

在位凶悍的老婆面前,戚繼光沒有示弱,他霍然站了起來,大聲說道:

“我剛剛整隊完畢,特請夫人前來閱兵!”

上篇:正文 931-940     下篇:正文 951-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