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061-1070  
   
正文 1061-1070


這位詹兄是嘉靖四十四年(1565)的進士,換句話說,他剛當官才兩三年,雖說資曆淺,可謂是人混膽子大,看見大家上書,他也上了一本:

“陛下你要知道,曆史上的賢君都不喜歡珠寶,比如某某某某(此處略去),現在您剛剛登基,就開始喜歡這類東西,一旦放縱後果不堪設想,我聽說兩廣還在打仗,您怎麼能夠本末倒置呢?”

皇帝又憤怒了,戶部又不給錢,我也沒追究,你們還一撥一撥地上,老子不還沒買嗎,你們到底想干什麼?!

然而這一次,他忍了下來,沒有發作,繼續保持沉默,珠寶的事情也不提了,就當沒這回事。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詹三本又行動了。

不久之後,這位仁兄在宮里閑逛,偶然看見了太醫,就上前打招呼,一問,是進宮給皇後看病的,換了別人,這事也就完了,但詹三本不是別人,他就開始琢磨了,這皇後怎麼就生了病呢,再一打聽,原來是夫妻雙方鬧矛盾,皇後搬到別處去住了。

好了,好了,用功的時候又到了,詹三本琢磨來琢磨去,又上了第二本:

“臣最近聽說皇後已經搬到別處居住,而且已經住了近一年,最近身體還不好,臣覺得這件事情陛下不應該不理啊,要知道皇後是先皇選定的,而且一向賢淑,現在您不去看望皇後,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可怎麼得了?”

“所以希望皇上聽我的話,前去看望皇後,臣就算死,也好過活著了(雖死賢于生)。”

這就是無理取鬧了,人家夫妻倆吵架,與你何干,還要你尋死覓活?

隆慶收到奏疏,大為惱火卻不便發作,不回答又不行,只好回了個話:

“皇後生了病,所以才住到別處去養病,我的家事你怎麼知道,今後不要亂講話!”

就這樣,詹仰庇出名了,他本來預計這次投機是要挨板子的,而現在居然毫發無傷,這筆生意做得太值了,正是所謂——中外驚喜過望,仰庇益感奮(史料原文)。

于是感奮不已的詹仰庇再次感奮了,他決定再接再厲,把彈劾進行到底,很快,他就上了第三本,這一次他把矛頭對准了宮內的宦官,說他們多占田產,收取賦稅,希望皇帝陛下驅逐他們。事實證明,詹仰庇先生的彈劾,欺負欺負隆慶皇帝這樣的老實人還是可以的,但對付真的壞人,那就不靈了,宦官們立刻找了個由頭,坑了他一把,把他趕了京城。

起于彈劾,終于彈劾,詹三本到此終于功德圓滿,十幾年後他還曾經複起,擔任過都察院左副都禦史,為了巴結當時的大學士王錫爵,甘當打手四處罵人,後又被人罵走,事實證明這位仁兄是典型的沒事找抽型人格。

隆慶皇帝面對的就是這麼一群人,說得好聽是讀過書的大臣,說得不好聽就是有牌照的罵街流氓,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又不如內閣的那幾頭老狐狸,實在是疲于招架。

所以從登上皇位的那天起,他就意識到了這樣一點:皇帝是不好干的,國家是不好管的,而我是不行的,國家大事就交給信得過的人去干,自己能過好小日子就行了。

事實證明,正是這個判斷使大明王朝獲得了重生的機會。

那麼誰是信得過的人呢,對于隆慶而言,自然就是身邊的那幾位講官了,除殷士儋外(原因很複雜,後面再講),高拱、張居正、陳以勤都是最合適的人選。

于是在隆慶初年(1567),禮部尚書陳以勤與吏部左侍郎張居正同時入閣,至此內閣已有六人,他們分別是首輔徐階、次輔李春芳、郭樸、高拱、陳以勤、張居正。

請注意上面的六人名單排序,它的順序排列實在非同尋常。

在明代,內閣是講究論資排輩的,先入閣的是前輩當首輔,後來的只能做小弟當跟班,那小弟怎麼才能做首輔呢?很簡單,等前輩都死光了,你就能當前輩了。

這里特別說明,早你一天入閣就是你的前輩,你就得排在後面,規矩是不能亂的。可能有人要問,要是兩人同一天入閣怎麼辦呢?

那也簡單,大家就比資曆吧,你是嘉靖二十年的進士,我是嘉靖二十六年的,那你就是前輩,如果連資曆也相同,就比入閣時候的官級,你是正部,我是副部,你還是前輩,如果官銜也相同,那就比年齡,反正不分出個先後不算完。

所以張居正雖然與陳以勤同時入閣,但論資曆和官級,他都要差點,只能委屈點,排在第六了。

其實這種排序本也說不准,要說起來,排第二的李春芳還是陳以勤的學生,誰讓人家進步快呢?這種事情,不能怨天尤人。這就是隆慶初年的內閣順序表,考慮到排序,再看看前面幾位生龍活虎的狀態,如果按自然死亡計算,張居正要想接班,至少也得等到七八十,這還是保底價。

不過幸好,除了論資排輩外,明朝也不缺乏其他的優秀傳統,比如不斗到死不罷休的斗爭哲學。

就在張居正剛剛入閣之後不久,一場猛烈無比的風暴來臨了。

正所謂十處打鑼,九處有他,這次挑事的又是一位老熟人——胡應嘉。

雖說上次投機不成,沒有搞掉高拱,反而結了仇,但胡應嘉沒有辭職,更不退休,這位仁兄注定是閑不下來的,很快,一個偶然事件的發生,為他提供了新的發揮途徑——京察。

明代的官員制度是很嚴格的,每三年考核一次,每六年京察一次,顧名思義,京察就是中央檢察,對象是全國五品以下官員(含五品),按此范圍,全國所有的地方知府及下屬都是考察對象(知府正五品)。當然,也包括京城的京官。

這麼一算起來,那些整天叫嚷的言官也都是考察對象,全國十三道監察禦史統統是正七品,六部六科都給事中是正七品,給事中才從七品,算是包了餃子。

我查了一下,這個條例是明憲宗朱見深時開始實施的,很懷疑這是不是朱同志受不了罵,故意這麼干的。

如果這真是他的本意,那他就要失望了,因為一百多年來,每次京察的結果總是地方官倒黴,言官安然無恙。想想也是,管京察的是吏部尚書和都察院左都禦史,並不是內閣大學士,連皇帝都怕言官,兩位部長大人怎麼敢干得罪人的事情呢?

但這次似乎有點不同了,除了地方官外,許多原先威風凜凜的禦史、給事中都下了課,乖乖地回了家,朝野一片嘩然,敢鬧事的卻不多。

因為人和人不一樣,此時的吏部尚書是一個超級猛人,他雖然沒有入閣,卻比大學士還狠——楊博。

說來慚愧,這位當年嚴世藩口中的天下三傑竟然還活著,而且老而彌堅,這次京察是由他主導的,那就真算是一錘定音了。

想當年我二十多歲的時候就陪大學士巡邊,之後鎮守蒙古邊疆,殺了二十多年人,又干了十幾年政務,嚴嵩在時都要讓老子三分,你們這些小癟三,也只能去欺負皇帝,免了就免了,辭了就辭了,你敢怎樣?那倒也是,現在的內閣成員中,除了徐階外,其余五人見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行禮,誰還敢動他?

但這世上從不缺膽大的,胡應嘉估計是得罪了高拱,反正豁出去了,就摸了這個老虎屁股,他上書彈劾了楊博。

當然,彈劾也是有理由的,雖說這次從中央到地方,撤掉了很多的官員,但唯獨有一類人卻絲毫未動——山西人。而“湊巧”的是,楊博就是山西人。

狹隘的老鄉觀念是要不得的,是一定要摒棄的,這就是胡應嘉彈劾的主要內容。但文書送上去後,楊博還沒作出反應,內閣就先動手了。

具體說來,是高拱要解決胡應嘉,他握著胡言官的那封奏疏,大聲疾呼應該讓胡應嘉趁早滾蛋,回家當老百姓。

之所以會出現這一幕,只是因為胡應嘉先生過于激動,卻忽視了一個基本程序問題。

京察的主辦單位是吏部和都察院,而作為給事中,也是要參與其中的,胡應嘉全程辦理了此事,卻一言不發,現在京察結束了才來告狀,你早干嘛去了?

高拱等這個機會已經很久了,他辭嚴厲色,一邊罵胡應嘉還一邊斜眼瞟徐階,那意思是你能拿我怎樣,而郭樸也趁機湊了回熱鬧,跟著嚷起來,要嚴懲胡應嘉。

像徐階這種老江湖,自然是不吃眼前虧的,如果再鬧下去,就要罵到自己頭上來了,所以他腰一彎,就勢打了個滾:

“那好吧,我也同意。”

高拱,這可是你自找的,不用我出手,自然有人收拾你。

事實證明,高拱兄還是天真了點,他萬萬想不到,處罰令下達之日,就是他倒黴之時。

自打胡應嘉要貶官的傳言由路邊社傳出之後,高拱就沒消停過,京城里大大小小的言官已經動員起來:胡應嘉替我們說話,既然高大人要他下課,我們就要高大人下台!

最先跳出來的是給事中辛自修,禦史陳聯芳,他們分別彈劾高拱濫用職權、壓制言論等罪名,但高拱不愧為老牌政治家,輕而易舉便一一化解。

然而當聽說另一位言官准備出場彈劾時,高拱卻頓時感到了末日的來臨,這個人的名字叫歐陽一敬。

歐陽一敬,嘉靖三十八年進士,給事中,從七品。江湖人送外號——罵神。

這是一份並不起眼的履曆,但只要看看他的彈劾成績,你就會發現他的可怕。

嘉靖年間,他彈劾太常少卿晉應槐,晉應槐罷官。

接著,他彈劾禮部尚書董份,董份罷官。

後他調任兵科給事中,彈劾廣西總兵(軍區司令員)恭順侯吳繼爵,吳繼爵罷官。也正是因為這位仁兄的一狀,飽經滄桑的俞大猷大俠才得以接替此位,光榮退休。

三個月後,彈劾陝西總督陳其學、巡撫戴才,陳其學、戴才罷官。

如果你覺得他已經很有膽,很敢彈的話,那我建議你還是接著往下看,因為他還曾經彈劾以下這些人(排名不分先後):

英國公張溶,山西總兵董一奎、浙江總兵劉顯、錦衣衛都督李隆等等等等。

所謂英國公,就是跟隨永樂皇帝朱棣打天下的那位張玉的後代,最高公爵,世襲罔替。山西總兵和浙江總兵都是省軍區司令員,而李隆都督是特務頭子。

彈劾結果:以上官員中,除英國公張溶外,全部罷官。

總而言之,在歐陽一敬不到十年的彈劾生涯中,倒在他腳下的三品以上部級文武官員合計超過二十人,並附侯爵一人,伯爵兩人。

當我看到這份成績單時,總會不禁感歎,原來罵人也是有天賦的。

罵神出馬,自然不同凡響,歐陽一敬實在是驃悍得緊,不但彈劾高拱,還捎帶了楊博,並大大誇贊了高拱的奸惡水平,說他比曆史上的著名奸臣蔡京同志還要奸。

在彈章的最後,他還體現了有難同當的高尚品質:

“胡應嘉彈劾的事情,我事前就知道了,你們要處罰胡應嘉,就先處罰我吧!”

這種江湖義氣,實在頗有幾分黑社會的神韻。

這回高拱扛不住了,可還沒等他開始反擊,另一個人卻蹦了出來,此人就是他的學生齊康。

齊康也是禦史,但老師吃了虧,同行也就顧不上了,他立馬站出來,先罵歐陽一敬,再罵徐階,但是事實證明,罵架和打架的道理大致相同,人多打人少才能打贏。

齊禦史剛出頭,就被歐陽一敬方面的口水徹底淹沒,而徐階兄也不甘示弱,趁你病要你命,還找來了幾個六部官員,大家一起去踩高拱。

這下再也扛不住了,隆慶元年(1567),屁股還沒坐熱的高學士主動提出辭職回家,一個月後,他的同鄉好友郭樸也退了休就這樣,徐階輕而易舉地獲得了勝利,這也只能怪高拱兄不自量力,徐首輔久經考驗,當年孤身一人,尚且敢跟嚴嵩對干,如今天下在握,皇帝都不好使,何況高學士,內閣里你排老幾?

高拱走了,最傷心的人是皇帝,但他也無能為力,因為他說了不算。

此時的徐階已經比皇帝還皇帝了,隆慶被他抓在手里,動彈不得,皇帝說:中秋節到了,咱們擺個宴席,慶祝一下。

徐階說:鋪張浪費,你就不要辦了。

皇帝說:那好,我聽你的。

不久之後,皇帝又說:我這麼多年一直呆在北京,想要出去轉轉。

徐階真是個直爽人,說了一大堆話,概括起來兩個字:不行。

隆慶終于出離憤怒了,我爹還不敢這麼管我呢!你憑什麼!?一氣之下,他毅然收拾行李,還是去了。

雖然這次英雄的舉動為他贏得了一次自助游的機會,但長此以往,怎麼得了?高拱又走了,身邊連個出主意的人都沒有,就在皇帝大人苦苦思索對策的時候,一件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徐階致仕了,他放棄了首輔的位置,打好包裹,准備回松江老家。

這在當年,算是一件奇聞,要知道,以徐首輔的地位和威望,想干多久就干多久,想滅誰就滅誰,完全是天下無敵的狀態,所謂金盆洗手,急流勇退,那只是一個遙遠的童話。

然而童話確實成為了現實,而原因也十分簡單——疲憊,以及欣慰。

隆慶二年(1568),徐階七十四歲,暫住北京,即將退休。

四十八年前,他十八歲,家住松江華亭縣,在那里他遇見了一個叫聶豹的七品知縣,聽從了他的教誨:

“我將致良知之學傳授于你。”

四十五年前,他二十一歲,來到北京考中了進士,在大明門前,他見到了首輔楊廷和,聽到了他高聲的預言:

“此子之功名,必不在我輩之下!”

三十八年前,他二十八歲,面對首輔張璁的怒吼,他從容不迫地這樣回答:

“我從未曾依附于你!”

然後他前途盡毀,家破人亡,被發配蠻荒之地,在那里,他第一次見識了這個世界的黑暗與殘忍。

二十年前,他四十六歲,看著自己的老師夏言被人殺死,不發一言。

因為他已經了解了這個世界的規則,報仇雪恨也好,伸張正義也罷,沖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四年前,他六十二歲,經過十余年的忍耐與經營,他除掉了嚴嵩,殺死了他的兒子,成為了一個工于心計,城府深不可測的政治家,世間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現在,一切又回到了起點當年的青年才俊,現在的老年首輔,當年的熱血**,現在的老到深沉。從黑發到白發,從幼稚到成熟,一切都變了,唯一不變的,是志向。

徐階這一輩子,被人整過,也整過人,干過好事,也干過壞事,但無論何時何地,他始終沒有背棄自己當年的誓言,在他幾十年的從政生涯中,許多正直的官員得以任用,無數普通百姓的生活得到保障,高拱與張居正的偉大新政由他而起,我想,這已經足夠了。

在為國效力的同時,他的一生都獻給了斗爭事業,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在第一線勤勤懇懇地斗,奮發圖強地斗,干了一輩子斗爭工作,也該歇歇了。

雖然皇帝陛下第一時間就批了他的致仕申請,且唯恐他反悔,當即公布天下,發退休金讓他走人,明顯有點不夠意思,但徐階卻並不在意,因為他已欣慰地看到,自己為之奮斗終身的那個報國救民的理想,將由一個更為優秀的人去實現。

張居正,我相信,你會比我做得更好。

除了張居正外,對另一個人的提拔與關照也讓他倍感安心,他認為,這個人將成為張居正的得力幫手。

這個走運的人,就是我們的老相識海瑞先生,自打從牢里放出來,那可真叫一發不可收拾,先是官複原職,很快就升了官,當了大理寺丞(正五品),專管審案,也算發揮特長。

不久之後,這位當年的小教諭竟然當上了都察院僉都禦史(正四品),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高級官員。

海瑞能夠飛黃騰達,全靠徐階,在徐首輔看來,海瑞是個靠得住的清官,是應該重用的,臨退休前把他提拔起來,將來還有個指望。

然而事實證明,這正是他人生中第二次錯誤的任命,很快,一次致命的打擊就將向他襲來。

但此時的徐階依然是幸福的,他看著自己親手創造的一切,微笑著離開了這里,離開了這個帶給他痛苦、仇恨、喜悅和寬慰的地方。

隆慶二年(1568)十一月,徐階回到了松江府華亭縣,他又看到了熟悉的風景,和他離棄多年的家。

四十多年前,他從這里出發前往北京,一切就此開始,而現在,是結束的時候了。

他推開了家中的那扇門。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我回家了,終于。世界上的事情實在是說不准的,短短兩年,高拱和郭樸走了,徐階也走了,原本甩尾巴的張居正一下子排到了第三,當然,這只是看上去很美,因為甩尾巴的依舊是他。

所謂老實人不吃虧,李春芳現在有了充分的心得,像他這樣的好好先生,從來不爭不鬧,居然也成了首輔,而陳以勤則當上了次輔,這兩位老好人脾氣不大,才能不高,以一團和氣為指導思想,整天就忙著和稀泥,勸架,從不惹事,看起來,和平終于來臨了。

不過終究只是看起來而已,很快,一場新的狂風巨浪就將掀起,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一個極為神秘的人物。

隆慶三年(1569),賦閑在家的徐階突然接到了仆人的通告,說有人來拜會他。作為朝廷前任首輔,地方上那些小芝麻官自然要經常上門拜碼頭,為省事起見,但凡遇到這種情況,仆人會直接打發他們走人。

但這一次,是個例外,仆人告訴他,來訪的這位雖不是官,卻比官還牛,口口聲聲說有緊急機密的事情要找徐階,且口氣極大,極其囂張。

于是徐階也好奇了,他把這個人叫了進來。

這是一個其貌不揚的人,自稱姓邵,別號“大俠”,沒有官職,沒有身份。然而他進來之後,只說了一句話,就讓久經沙場的徐階目瞪口呆。

他說的這句話是:我能幫助你再當上首輔,你願意嗎?

等徐階確定自己的耳朵沒有問題後,便大笑了起來,他沒有說話,只是不停地笑,在他四十多年的執政生涯中,遇到過無數怪事、怪人,但眼前此情此景,實在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我在內閣混了十幾年,九死一生才當上首輔,天下到處都是我的門生親信,皇帝都要服我管,你既無官職,也無名望,也就算個二流子,竟然要扶持我當首輔!

差點笑岔氣的徐階揮了揮手,讓人把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趕了出去,在他看來,這是退休生活中一次有趣的娛樂插曲。

但他並沒有注意到,在他放聲大笑之時,這位邵大俠並沒有絲毫驚慌與尷尬,在他的眼中,只有兩種情緒在閃動:失望、以及仇恨。于是被趕出徐家之後,他立刻調轉了方向,前往另一個地方——河南,在那里,他將會見第二個人,並兌現自己的諾言。

十幾天後,高拱在自己的家中見到了這位邵大俠,也聽到了他的承諾,但與徐階不同的是,他相信了眼前的這位神秘訪客。而一個傳奇也就此開始。

我最早是從一些雜談筆記中看到這一記載的,當時只是一笑了之,從古至今,像邵大俠這樣的政治騙子一向不缺,拿著幾份文件,村長就敢認部長的,也不在少數。

一個無權無勢的無名小卒,怎麼可能把高拱扶上首輔的寶座?打死我也不信。

然而打不死,所以我信了。

因為在後來的查閱中,我發現,有許多可信度很高的史料也記載了這件事,而種種蛛絲馬跡同時證明:這位邵大俠雖然是個騙子,卻是騙子中的極品。

邵大俠,真名不詳(一說名邵方)、具體情況不詳,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個混混。

這位仁兄自小就不讀書,喜歡混社會,一般說來,年輕人混到二十多歲,就該去找工作娶老婆了,但他卻是個例外,對他而言,混混已經成為了一種事業,從南混到北,從東混到西,最後混到了京城。

正是在京城,他圓滿完成了轉型,成功地由一個小混混變成了巨混混。因為在這里,他認識了一個人,這個人雖不起眼,品級不高,也不是內閣成員、六部部長,卻有著不亞于內閣首輔的權勢。

他的名字叫做陳洪,時任禦用監掌事太監。

前面曾經說過,在太監的部門中,司禮監權力最大,因為他們負責批紅,任何命令沒有他們打勾都不能算數。而這位陳洪兄雖也干過司禮監,此時卻只是個管日用品的禦用監。

但事實上,這位陳兄是當年最牛的太監之一,究其原因,那還要感謝嘉靖同志。

因為嘉靖不信任太監,加上當時的內閣過于強悍,都是夏言、嚴嵩、徐階之流老奸巨滑的人物,所以司禮監的諸位仁兄早就被廢了武功,又練不成葵花寶典,每天除了在公文上打勾外,屁都不敢放一個于是禦用監脫穎而出了,你再威風再囂張,吃喝拉撒總得有人管吧,日常用品總得有人送吧,這就是關系,這就是機會,所以不起眼的陳洪,卻有著極為驚人的能量。

但太監是不能自己隨意出宮的,有錢沒處花,有勁沒處使,于是邵大俠就成為了陳太監的聯絡員,而高拱,就是陳洪的第一個同盟者。

絕頂聰明的徐階趕走了高拱,安插了張居正,在他看來,高拱已經永無天日,事情已以萬無一失,。卻沒想到,還是留下這唯一的破綻。

于是隆慶三年(1569)十二月,經過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內幕交易與協商,高拱又回來了,此時距他離去僅僅過了一年。

得意了,翻身了,憑借著一個太監的幫助,。高拱以十倍胡漢三的精神狀態回到了京城,在他看來,天下已盡在掌握。

但他萬萬想不到的是,三年後,他將沿原路返回老家,而趕他回家的,是中一個太監。

所謂人走茶涼,有時候也不靠譜,聽說高拱回來了,隆慶十發高興,親自接見他,並刻意叮囑好好工作天天向上。

說是這樣說,但畢竟人走了一年,原先在內閣排老四,現在也只以去甩尾巴,朝廷的規矩,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能插隊。

但皇帝大人實在很夠意思,為保證高老師不至于被排在前面的幾位死,他現在一個個小小的花招,而正是這個花招工成就了高拱。

在下令高拱為大學士進入內閣的同時,隆慶兄還悄悄地送給他老師一個職務--吏部尚書。

這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任務,根椐曆朝的慣例,為保證皇帝大權在握,內閣大學士不能瘦管吏部,因為吏部是人事部,是中央六部中權力最大的部門,如果把人事權和政務處理權都交到一個人手中,不出鬼才怪。

但咱們誰跟誰啊,戰火中結交,斗爭中成長,是鐵得不能再鐵和兄弟,不信你高老師還能信誰?

于是大權在手的高拱准備行動了,為了得到那最高權力的寶座,為了實現自己報國救民的抱負,必須先鏟除幾個敵人。

高拱黑名單上的第一個目村,不是一個,而是一群。

那群嘰嘰喳喳的言官們終于要吃苦頭了,高學士不是隆慶皇帝,說你就整你,絕不打折扣,于是短短幾個月中,二十多名言官不是撤職,就是調任,反正當年只要朝高等生吐了口水的,基本都被罰了款。

這些小魚小都對在其次,高先生最惦記的,還是歐陽一敬。

上篇:正文 1051-1060     下篇:正文 1071-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