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071-1080  
   
正文 1071-1080


為了對付這位傳說中的罵神,高拱做好了充足的准備,但正當他要下手的時候,一個出人意料的消息傳來——歐陽兄主動辭職了。

罵神不愧為罵神,罵人厲害,閃人也快,見勢不妙立刻就溜號了,但不知是不是罵人太多,過于缺德,或是高老師玩了什麼把戲,這位兄弟在回家的路上竟然不明不白的死了,對他而言,沒有死在罵人的工作崗位上,實在是一種遺憾。

現在只剩下胡應嘉了,歐陽一敬好歹還是個幫凶,胡先生可是真正的罪魁禍首,那是怎麼也跑不掉的,但讓高拱想不到的是,他竟然還是沒能整治這位仁兄。

因為胡應嘉的避禍方法更有創意,他直接就死掉了。

在得到高拱上台的消息後,胡應嘉由于心理壓力過大,幾天後就不幸死亡了,對一個死了的人,還能怎麼整治呢?也就這樣吧。

言官們完蛋了,高拱快刀斬亂麻,准備對付下一個對手,和那些只會罵人的家伙比起來,這個敵人才是真正的威脅。

高拱王者歸來之時,在欣喜之余,他也驚奇地發現,自己只能排在第五了,而多出來的那個第四內閣學士,就是趙貞吉。

說起這位趙兄,那也算是老熟人了,之前他曾多次出場,罵過嚴嵩,支持過王學,時任禮部尚書,現在入閣,可謂功德圓滿了。

但自打這位聲名顯赫的尚書大人來後,內閣的其他四位同志就沒過上一天舒坦日子,因為趙兄弟一反常態,熱衷于惹麻煩,一天到晚都要沒事找事,從李春芳到陳以勤,都挨過他的罵,最慘的是張居正,每天都被橫眉冷對,心理壓力極大。

為什麼呢?說到底,還是一個心態問題。

要知道,李春芳和張居正都是嘉靖二十六年的進士,陳以勤是嘉靖二十三年的,而趙學士,是嘉靖二十年。

論資曆,他是內閣里最老的,他當官的時候,其他的內閣同事們還在家啃書本,現在他雖然也入了閣,卻排在最後,連張居正都不如,咱中國就講究個論資排輩,你要他倚老而不賣老,那實在是要求太高。

但好在李春芳和陳以勤都是老實人,張居正翅膀沒硬,也不怎麼吭聲,所以內閣里每天都能聽見趙學士大發感慨,歎息“老子當年”之類的話,也沒人敢管。

現在高拱回來了,排在了最後,趙學士終于找到了心理安慰,開始找高拱的麻煩。可實在不巧,高學士也是嘉靖二十年的進士,論資曆旗鼓相當,而他也不把趙貞吉放在眼里:混那麼多年才入閣,只能說你無能!

更為重要的是,他的目標是首輔,就算趙貞吉不找他,他也要去解決趙貞吉,不把你解決掉,我怎麼當老四?

很快,他就糾集手下的言官彈劾趙貞吉,加上他還是吏部尚書,各級官員一起上,不搞掉你誓不罷休!

可趙學士也不是省油的燈,事實上,在當時的內閣里,唯一能與高拱對抗的人就是他,因為十分湊巧,在內閣里他恰好分管打手機關——都察院。

從某種程度上講,當時的都察院可算是瘋人院,里面許多人都是窮極無聊,一放出來就咬,咬住了就不放,一時之間又是口水滿天飛。

然而趙貞吉沒有高興多久,就驚奇地發現,那些言官突然安靜了下來,也不再賣力罵人了,不管他好說歹說,就是不動。

對于此中奧妙,我們還是請高拱同志來解釋一下:

“別忘了,老子是吏部尚書,還管京察!”

要明白,言官罵人那是要計算成本的,賠本的買賣沒人做,海瑞那種賠錢賺吆喝的也著實少見。

于是趙貞吉絕望了,高拱已經勝券在握,但就在此時,一件出乎雙方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高學士排到了第四,而趙學士也排到了第三。

因為陳以勤辭職了。

陳以勤實在受不了了,他本就是個老實人,准備干幾年就回家養老,偏偏這二位不讓他休息,整天鬧來鬧去,高拱是他當年的同事,而趙貞吉是他的老鄉,幫誰也不好,于是他心一橫——不干了,回家!

但辭職的歸辭職,該斗的還得斗,很快趙學士就敗下陣來,收拾包袱回去了,而高拱則再接再厲,直接超越了張居正,排到了李春芳的後面,成為了次輔。

全國人民都知道,李春芳是熱愛和平的,于是大權就落在了高拱的手中。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應該收手了,然而直到此時,他才終于亮出了自己名單上的最後一個敵人——徐階。

斗爭形勢是複雜的,斗爭路線是曲折的,而敵人是狡猾狡猾的,所以要想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必須做好充足的准備,找好突破口,才能一舉搞定。

而現在,這個突破口已經出現了,他的名字叫海瑞。隆慶三年(1569),海瑞終于得到了他人生中最肥的一個職位——請注意,不是最大,是最肥。

大家同樣在朝廷里混,有的窮,有的富,說到底是個位置問題,要分到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十天半月不見人,窮死也沒法,而某些職位,由于油水豐厚,自然讓人趨之若鹜。

而在當時,朝廷中公認的四大肥差,更是聞名遐邇,萬眾所向,它們分別是吏部文選司、吏部考功司、兵部武選司、兵部武庫司。

文選司管文官人事調動,要你升就升,考功司管每年的官員考核,要你死就死,這是文官。

武選司管武將人事任命,戰場上拼不拼命是一回事,升不升官又是另一回事,而武庫司從名字就能看出來,是管軍事後勤裝備的,不肥簡直就沒天理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四大肥差,也是眾人日夜期盼的地方。然而和海瑞先生比起來,那簡直不值一提,因為他要擔任的職務,是應天巡撫。

所謂應天,大致包括今天的上海、蘇州、常州、鎮江、松江、無錫以及安徽一部,光從地名就能看出來,這是一塊富得流油的地方,光是賦稅就占了全國的一半。

而海瑞之所以能得到這個職務,自然也是徐階暗中支持的結果,對此海瑞也心知肚明,他雖然直,卻不傻。

但如果徐階知道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估計他能立馬跑去給海先生三跪九叩,求他趕緊退休回家養老。

“海閻王就要來了!”

隨著幾聲淒厲的慘叫,中國曆史上一場前無古人,相信也後無來者的壯觀景象出現了:

政府機構沒人辦公了,從知府到知縣全部如臨大敵,惶惶不可終日,平常貪汙受賄的官員更是不在話下,沒等海巡撫到,竟然自動離職逃跑,

而那些平時擠滿了富商的高級娛樂場所此時也已空無一人,活像剛被劫過的,大戶人家也紛紛關門閉戶,聽見別人說自己家有錢,比人家罵他祖宗還難受。高級時裝都不敢穿了,出門就套上一件打滿補丁的破衣爛衫,渾似乞丐。恰巧當時南京鎮守太監路過應天,地方上沒人管他,本來還想發點脾氣,再一問,是海瑞要來了。于是他當機立斷——不住了,趕緊走!

走到一半又覺得不對,便下了第二道命令——換轎子!(按照規定,以他的級別只能坐四人小轎)就這樣連走帶跑離開了應天。于是等海巡撫到來之時,他看到的,已經是一片狼藉,惡霸不見了,地主也不見了,街上的人都穿得破破爛爛,似乎一夜之間就回到了原始社會。

但這一切似乎並未改變海瑞的心情,他是個始終如一的人,該怎麼干還怎麼干,到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張榜公布,歡迎大家來告狀,此外還特別注明免訴訟費,並告知下屬,誰敢借機收錢,我就收拾誰。

告狀不要錢!那就不告白不告了,于是司法史上的一個奇跡發生了,每天巡撫衙門被擠得像菜市場一樣,人潮洶湧,人聲鼎沸,最多一天竟收到了三千多張訴狀,而海閻王以他無比旺盛的精力和斗志,居然全部接了下來,且全部斷完,而結果大多是富人敗訴。

這是海瑞為後人津津樂道的一段事跡,然而事實上,它所代表的並非全是光明和正義,因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人叫做刁民。

所謂刁民,又稱流氓無產者,主要工作就是沒事找事,賴上就不走,不弄點好處絕不罷休,而在當時的告狀者中,這種人也不在少數,而海瑞照單全收,許多人借機占了富人的家產,自己變成了富人,也算是脫貧致富了。

但總體說來,海巡撫還是干得不錯的,畢竟老百姓是弱勢群體,能幫就幫一把,委屈個把地主,也是難免的。

可是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海瑞大張旗鼓地干,卻沒有人提出反對,也不搞非暴力不合作,極其聽話。說到底,大家怕的並不是他,而是他背後的那個人——徐階。

得罪海瑞無所謂,但徐階豈是好惹的,所以誰也不觸這個黴頭。

然而隨著追究惡霸地主工作的進一步深入,平靜被徹底打破了,因為海瑞終于發現了應天地區最大的地主,而這個人正是徐階。

其實徐階本人也還好,關鍵是他的兩個兒子,仗著老爹權大勢大,在地方上肆意橫行,特別喜歡收集土地,很是撈了一把。而徐階兄不知是不是整天忙著搞斗爭,忽略了對子女的教育,也沒怎麼管他們,所以搞到現在這個樣子,所以徐階同志的深刻教訓再次告訴我們,管好自己身邊的親屬子女,那是十分重要滴。

不過海瑞倒是不怎麼在乎徐階的教育問題,他只知道你多占了地,就要退,不退我就跟你玩命!明朝的那些事兒海瑞是糊塗的,事實證明,徐階看到了,高拱看到了,張居正也看到了,他們不但看到了問題,還有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海瑞唯一能做的,只是痛罵而已。

所以從始至終,他只是一個傳奇的榜樣,和一件好用的工具。

隆慶五年(1571),海瑞回到了海南老家,但這位主角的戲份還沒完,十多年後,他將再次出山,把這個傳奇故事演繹到底。

在海瑞的幫助下,高拱終于料理了徐階,新仇舊怨都已解決,大展拳腳的時候到了。

其實從根本上說,高拱和徐階並沒有區別,可謂是一脈相承,他們都是實干家,都想做事,都想報效國家,但根據中國的傳統美德,凡事都得論個資曆,排個輩分,搞清楚誰說了算,大家才好辦事。

現在敢爭敢搶的都收拾了,高拱當老大了,也就該辦事了。

于是曆時三年,聞名于世的高拱改革就此開始,史稱“隆慶新政”。

說實話,這個所謂新政,實在是有點名不副實,因為即使你翻遍史書,也找不出高先生搞過什麼新鮮玩意,他除了努力干活外,即不宣誓改革,也不亂喊口號,但他執政的這幾年,說是國泰民安、蒸蒸日上,也並不誇張,可見有時候不瞎折騰,就是最好的折騰。

但要說高先生一點創新進步都沒有,那也是不對的,徐階是明代公認的頂級政治家,他的權謀手段和政務能力除張居正外,可謂無人匹敵,但這位高兄在曆史上卻能與之齊名,是因為他雖在很多地方不如徐階,卻在一點上遠遠超越了這位前輩——用人。

具體說來,他用了三個人。

第一個,叫做潘季馴。

一般說來,要是你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並不需要慚愧,但如果你的專業是水利,那我只能勸你回去再讀幾年書。

幾年前,我曾看到過這樣一條新聞,大意是水利工作者們開動腦筋,調集水庫積水統一開閘,沖擊泥沙,緩解了黃河的淤積情況,意義重大云云。

雖說搞水利我是門外漢,但如果沒有記錯,早在四百多年前,潘季馴先生曾經這樣做過,而它的名字,叫做“束水沖沙法”。

潘季馴,嘉靖二十九年(1550)進士,浙江吳興人,明清兩代最偉大的水利學家。

這位兄台算是個奇人,高考成功後被分配到江西九江當推官,管理司法,他的官運也不錯,十幾年就升到了監察院右僉都禦史,成為了一名高級言官。恰好當時黃河決堤泛濫,災民無數,高拱剛剛上台,急得沒辦法,四處找人去收拾殘局,恰好有一次和都察院的一幫言官吵架,潘季馴也在場,高拱看這人比較老實,也不亂噴口水,當即拍板:就是你了,你去吧!

張居正是個比較謹慎的人,覺得這樣太兒戲,就去查了潘季馴的底,急忙跑來告訴高拱:這人原來是個推官,法律和水利八杆子打不著,他怎麼懂得治水?

高拱卻告訴他:只管讓他去,他要不會治水,你只管來找我。

事實證明,高學士的眼光確實很毒,雖說沒學過水利專業,潘季馴卻實在是個水利天才,他剛一到任,堵塞缺口之後,便下令把河道收窄。

這是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命令,大凡治河都是擴寬河道,這樣才有利于排水,收縮河道不是找死嗎?

施工的人不敢干,跑來找潘季馴。

潘季馴說你只管干,出了事我負責。

于是奇跡出現了,收縮河道之後,黃河不但沒有泛濫,決堤的出現也大大減少,大家都驚歎不已。

看上去很神奇,實際上很簡單,在長期的觀察中,潘季馴發現了這樣一個問題——黃河之所以泛濫,是因為河道逐年升高,形成了岸上河,于是河堤也越來越高,稍有不慎一旦決堤,後果就會極其嚴重。(住在黃河邊上的人應該深有體會)

而要降低河道,就必須除掉河里的泥沙,好了,關鍵就在這里,怎麼除沙呢?

找人去挖,估計沒人肯干,也沒法干,找挖掘機,那還得再等個幾百年,用什麼才能把這些泥沙除去呢?潘季馴苦思冥想,終于醒悟,原來那件制勝的武器就在他的眼前——水。

收緊河道,加大水的沖力,就可以把河底的泥沙沖走,所謂“水流沙中,沙隨水去”,就此大功告成。

除此之外,他還想出了一種獨特的治水方法,名叫滾水壩,具體說來,是事先選擇一個低窪地區,當洪水過大之時,即打開該處堤壩,放水進入,以減輕洪峰壓力。

看起來很眼熟是吧,沒錯,這就是流傳至今,眾人皆知的治水絕招——分洪。

有這麼一位水利天才坐鎮,泛濫多年的黃河得到了平息,在之後的數十年內沒有發生過大的水患。

這是第一位,算是個干技術的,相比而言,下面的這位就麻煩得多了。黃河泛濫,多少還有個期限,等汛期洪峰過了,該埋的埋,該重建的重建,也就消停了,但是暴動就不一樣了,要鬧起來你不管,指望他們突然放下屠刀,皈依我佛,那種事西游記里才有。

隆慶四年(1570),永不落幕的兩廣叛亂再次開演了,在當年,這個地方算是蠻荒之地,文盲普及率較高,不讀書自然不服管,不服管自然不納稅,不納稅自然是不行的。于是來來往往,雙方都喜歡用拳頭刀槍講話,每到逢年過節,不鬧騰一下,那就不正常了。

但這次鬧騰的動靜很大,兩廣全境都有叛亂,且叛軍有一定的戰斗經驗,派了幾個人去都被打了回來,于是高拱一拍腦門:

“沒辦法了,派殷正茂去吧!”

殷正茂,嘉靖二十六年進士,是當年傳奇科舉班的一員,和諸位名人同學相比,他沒有張居正的政務能力,王世貞的文采,更沒有楊繼盛的膽量,但他也有著屬于自己的專長——軍事。

他雖是文官出身,卻極具軍事才能,多次領兵出戰,從無敗績,被認為是一代名將,按說他應該是最理想的人選,可為什麼直到沒辦法才找他呢?

原因很簡單,他太貪。

這位兄弟雖說很有才能,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貪汙犯,原先當地方官就吃農民賦稅,到軍隊後就吃士兵的軍餉,明代貪汙不算什麼大事,但殷先生卻貪得天下皆知,貪得名聞全國,著實不易。

果然,任用殷正茂的消息一傳出,就如同往廁所里丟了顆炸彈,分量十足,在大貪汙犯殷正茂的面前,大臣們第一次消除了分歧和派系,異口同聲地表示絕對不行。

高拱卻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表示一定要用,每天朝廷里都吵得天翻地覆,最後還是高學士水平高,只用一句話,就讓所有的人都閉上了嘴:

“誰再反對殷正茂去兩廣,我就派誰去!”

這就不好玩了,殷正茂即刻光榮上任。

但他的親信,給事中陸樹德站了出來,勸告高拱,人你可以派去,但軍餉你要看緊,最好在戶部找個人隨從前去,搞好財務審核制度,要內防家賊。

然而高拱說:

“不用派人,所有軍餉直接撥給殷正茂就是了。”

陸樹德急了:

“殷正茂必定貪汙軍餉!”

“我知道。”高拱卻笑了笑,“那又如何?”

“我撥一百萬兩軍餉給殷正茂,他至少貪汙一半,但以他的才能,足以平定叛亂,如果我派一個清廉的人去,或許他一兩也不貪,但是辦不成事,朝廷就要多加軍餉,這麼拖下去,幾百萬兩也解決不了問題。”

“所以殷正茂不去,誰去?”

事實確實如此,殷正茂去後,僅僅幾個月就平息了叛亂,班師凱旋,當然了,軍餉他也沒少拿,如果不貪,那就不是殷正茂了。

但高拱還是賺了,說到底,這是個成本核算問題。

在高拱的正確指導下,潘季馴和殷正茂成為了名噪一時的風云人物,但和第三個人比起來,前面這二位就只能算是小兒科了。因為這位最後出場的壓軸主角解決了一個問題,一個連朱元璋都沒能解決的問題。

這個人的名字叫王崇古,時任都察院右副都禦史。

其實之前他曾經露過一面,在浙江時,他作為俞大猷的副將出擊倭寇,獲得大勝。這之後他官運亨通,一直升到了現在的位置。

在當時的朝廷中,有三個人是言官們不怎麼敢惹的:楊博、譚綸以及這個王崇古。

所謂不敢惹,絕不是因為官銜問題,越大的官罵得越起勁,此三人之所以能幸免,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殊身份——軍事文官。

在明代武將出身的人是很受歧視的,經常被人看作大老粗,比如戚繼光、俞大猷等人也不能幸免,而進士出身改行當武將的,就不同了,這類人既有文化,又會打仗,且由于長期在邊界砍人,性情比較彪悍,不守游戲規則,你要是敢罵他,他沒准就敢拿刀砍你,看誰吃虧。

而這位王崇古除了喜歡領兵打仗外,還有後台,作為嘉靖二十年的新科進士,他和高拱同學的關系很好。

于是他被委派了一個極為重要的職務——宣大總督。

偉大的軍事家、政治家、哲學家王守仁曾在他的著作中說過這樣一句話:

“大明雖大,最為緊要之地只有四處,若此四地失守,大明必亡。”

王守仁所講的四個地方,是指宣府、大同、薊州、遼東,它們是明代邊界最讓人頭疼,也最難防守的重要據點。

所以自明代中期後,它們被分為兩個獨立軍區(宣大、薊遼),由朝廷直接管理,其指揮官為總督,超越各級總兵,是明朝國防部長(兵部尚書)以下最高級別的軍事長官,只有最富軍事經驗的將領才能擔當此任。

順便說一句,當時的薊遼總督是譚綸,而他手下的兩位總兵分別是薊州總兵戚繼光,以及遼東總兵李成梁。

上篇:正文 1061-1070     下篇:正文 1081-1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