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081-1090  
   
正文 1081-1090


看到這個豪華陣容,你就應該明白,王崇古同志找了個多麼光榮的工作。

躊躇滿志的王崇古前去赴任了,他做夢也想不到,一個天大的金元寶即將砸到他的頭上。

飛來橫財

就在王崇古上任的幾乎同一時刻,一個人從蒙古韃靼的帳篷中走出,在黑夜中向故鄉投去了最後仇恨的一瞥,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那里是敵人的營壘。

于是天明之時,邊關的明軍突然開始緊急戒備,並派出快馬,告知新上任的王崇古總督:橫財來了。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把漢那吉,是俺答的孫子,說起這位俺答兄,也算是老朋友了,當年闖到北京城下,殺人放火好不威風,然而現在他的孫子竟然跑到敵人那邊,當了叛徒,歸根結底,這是一個戀愛問題。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不久前,把漢那吉准備要娶媳婦了,而且這位未婚妻很漂亮,所以小伙子一天到晚都樂呵呵的。

可事情壞就壞在這個漂亮上,有一天,爺爺看見了這位孫媳婦,便當機立斷:把漢那吉你再娶一個吧,這個我就帶回家了。

順便講一下,據某些史料記載,這位孫媳婦也是俺答的外孫女,要這麼算起來,那俺答應該算是**了,不過從這位仁兄以往干過的種種“光輝事跡”來看,搞這麼一出倒也不出奇。

雖說當時沒有什麼婚姻法,韃靼部落也不講究什麼三綱五常,但把漢那吉依然憤怒了:好不容易找了個老婆,竟然被老頭搶走了,真是豈有此理!

可這位老頭偏偏是他的爺爺,還是部落首領,自己一無兵,二無權,又能怎樣呢?

思前想後,他找到了一個報複的方法——投奔明朝。就算不能帶兵打回去,至少也能出一口惡氣。

于是事情就鬧到了這個份上,邊關守將撈到這麼個重量級人物,十分高興,馬上派快馬去向王崇古報喜。

可他等到的不是王崇古的誇獎,卻是一番嚴厲的訓話:自今日起,全軍收縮,准備迎戰!

此外還有一條特別的聲明:副將(副總兵級別)以上軍官一律不得外出作戰!

這是一條讓人莫名其妙的命令,軍官不去打仗,難道讓小兵指揮?

事實證明,王崇古同志作出了一個無比英明的決定。

三天之後,俺答就來了,帶著他的全部家當——十幾萬蒙古騎兵。順便講一下,據某些史料記載,這位孫媳婦也是俺答的外孫女,要這麼算起來,那俺答應該算是**了,不過從這位仁兄以往干過的種種“光輝事跡”來看,搞這麼一出倒也不出奇。

雖說當時沒有什麼婚姻法,韃靼部落也不講究什麼三綱五常,但把漢那吉依然憤怒了:好不容易找了個老婆,竟然被老頭搶走了,真是豈有此理!

可這位老頭偏偏是他的爺爺,還是部落首領,自己一無兵,二無權,又能怎樣呢?

思前想後,他找到了一個報複的方法——投奔明朝。就算不能帶兵打回去,至少也能出一口惡氣。

于是事情就鬧到了這個份上,邊關守將撈到這麼個重量級人物,十分高興,馬上派快馬去向王崇古報喜。

可他等到的不是王崇古的誇獎,卻是一番嚴厲的訓話:自今日起,全軍收縮,准備迎戰!

此外還有一條特別的聲明:副將(副總兵級別)以上軍官一律不得外出作戰!

這是一條讓人莫名其妙的命令,軍官不去打仗,難道讓小兵指揮?

事實證明,王崇古同志作出了一個無比英明的決定。

三天之後,俺答就來了,帶著他的全部家當——十幾萬蒙古騎兵。趙全熟悉明軍的布防情況,以常帶領蒙古軍進攻邊界,此外他還勸說俺答當皇帝,組織政權和明朝對著干同,破壞能量非常之大。

因為他為祖國做出的“巨大貢獻”趙全極其光榮地成為了明朝頭號通緝要犯,上到皇帝,下到上兵,個個都知道他的大名,而這位仁兄也極其狡猾,朝廷重金懸賞,但凡抓到他的,升官賞錢不說,還能分房子,但十幾年過複查,連根毛沒抓到。

現在機會終于到了。

在高拱的命令下,王崇古派出一名使者,前往俺答軍營談判,這句使者的名字叫鮑魚崇德。

在很多人看來,這是一個看上去並不複雜的任務,便實際上非常複雜。

使者踏入了俺們答的營帳,等待他卻不是談判的誠意和酒宴,而是就冷的刀劍和這樣一句話:

“你知不知道,之前來過的兩個明朝使者,已經被我殺掉了。”

殘廢的威脅撲面而來,因為這位俺答似乎根本沒有談判的打算。

萬幸的是,那個看上去並不起眼的使者鮑崇德,實際上非常起眼。

鮑崇德,當地人,原本是翻譯,之後不斷的進步,兼職干起了外交,這一次,他將用自己出眾的能力去完成這次凶險無比的任務。

“我知道”鮑崇德從容不迫地回答。

“那你知不知道,之前與我對陣的明軍將領,也大都被我殺掉了。”--囂張是可以升級的。

“我知道”

“那你為什麼還敢來?”

然而囂張的俺答最終沉默了,因為鮑崇德的一句話:

“如果我不來,你的孫子就命了。”

雖然俺答擺出了一幅堅決不談判的架勢,但鮑崇德卻十分肯定,他不過是在虛張聲勢,雖說他搶了孫了的老婆,和孫子的感情也不好,但無論如何,他絕不會放棄這個孫子。

因此在此之前,鮑使者普得到了一個十分准確的情報,俺答是一個怕老婆的人。

雖然俺答有好幾個老婆,且生性野蠻,也沒受過什麼專教育,但他依然是怕老婆的,特別是那個叫伊克哈屯的女人。

這位伊克哈屯大概算是俺笑資曆最老的老婆,也是最厲害的一個,雖說當時的蒙古部落娶幾個老婆很正常,是不是孫女,算不算**也沒人管,可偏偏那位跑掉的把澀那吉,就是伊克哈屯養大的。

你娶幾個老婆我不管,但你趕走了我養大孫子,我就刻了你!于是在那之後的一段時間內,俺答的宿營地經常會出現這樣一幕:滿面怒氣的伊克哈屯追著俺答跑,並且一邊追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木棍,發出了大聲的怒吼:

“老東西,快把我的孫子要回來,要不就打死你!”

雖然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俺答殺了很多人,搶了很多東西,但他畢竟也是人,這麼個鬧騰法,每天都不得安生,實在受不了,可要他拉下面子求人,也確實干不出來,不得已才出此絕招,希望給對方一個下馬威。

可惜鮑崇德並非等閑之輩,這位仁兄也是在官場打滾的,要論玩陰謀手段,俺答還得叫他一聲爺爺。

于是大家都不忽悠了,開始擺事實講道理,俺答開門見山:

“我的孫子現在哪里,情況如何?”

“他的近況很好,我們給他安排了住處,你不用擔心。”

情況摸清楚了,下面談條件:

“你們何時才肯放回我的孫子?”

“隨時都可以。”鮑崇德笑著回答道。

“其實我們只需要一個人而已。”

然後他說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俺答想了一下,只想了一下。

于是他也笑了。對他而言,那個人實在無足輕重。

幾天之後,穿著新衣服的把漢那吉回到了蒙古,還帶來了許多禮物,而俺答也終于得以從每日的追逐中解脫出來,不用擔心棍棒會隨時落到自己的頭上。

唯一的失敗者是趙全,這位仁兄毫無廉恥地當了十幾年走狗,最終卻得到了這樣的下場。

曆史又一次證明,所有背叛自己祖國的人,終將被所有人背叛,因為奴才終究只是奴才。

趙全抓回來了,被凌遲處死,據說他身體還不錯,割了上千刀才死,把漢那吉回家去了,繼續過他的日子,畢竟老婆是不難找的。

按說事情到了這里,已然結束了,明朝白撈了一個漢奸,王崇古的橫財也該到此為止,但事實上,發財的機會才剛剛開始。

在這次外逃風波之前,明朝和韃靼之間除了刀光劍影,沒有任何共同語言,明朝看韃靼是土匪,韃靼看明朝是惡霸,經過這件事雙方發現,原來對方並非洪水猛獸,雖說有代溝,但還是可以溝通的。

于是接下來,他們開始談論一個全新的問題——封貢互市。所謂封貢互市,具體講來是這麼個過程,明朝封韃靼,發給俺答等人新衣服(官服)、公章(官印)等官僚主義用品,承認他們的土財主地位。而韃靼要聽從明朝大哥的教誨,不得隨意搗亂搶劫,這叫封。

當然了,俺答雖說讀書少,也絕不是白癡,給幾枚公章,發幾件衣服就想忽悠他,那還是有難度的,要我聽話,你就得給錢。實際操作方法為,每年俺答向明朝進貢土特產(馬匹牛羊不限,有什麼送什麼),而明朝則回贈一些金銀珠寶,生活用品等,這叫貢。

但封貢畢竟是小買賣,蒙古部落上百萬人,對日用品市場需求極大,又沒有手工業,要想徹底解決問題,最好的方法就是搞邊境貿易。大家找一個地方,弄個集貿市場,來往商販把攤一擺,你買我賣,這就叫互市。

其實自從元朝取消國號後,混吃等死就成了大多數蒙古人的心願,所謂回中原當大地主,夢里時常也能見到。

可是沒辦法,蒙古的經濟結構實在太單一,騎馬放牧人人都會,可你要他造個鍋碗瓢盆出來,那真是比登天還難。如果要幾十年不用這些玩意,似乎又說不過去,找人要,人家又不給,沒辦法,只有搶了。

現在既然能靠做生意掙回來,那自然更好,畢竟為搶個臉盆把命丟掉,實在也是太不劃算。

體育就是和平——顧拜旦說的。

貿易也是和平——這是我說的。

有一點必須說明,只有在實力對等的前提下,貿易才能帶來和平,邊境有王崇古、譚綸、戚繼光這幫狠人守著,誰搶就收拾誰,人家才肯老老實實做生意,否則還是搶劫劃算。

對于封貢互市制度,蒙古是一呼百應,極其歡迎,但他們的熱臉卻貼上了冷屁股——明朝的屁股。

雖然王崇古極力推動這一制度,但朝廷的許多大臣卻對此極不感冒,因為在許多人看來,蒙古韃靼那一幫子都是野蠻人,給點好處讓他們消停點就行了,做生意?做夢!

當時的朝廷已經是一片混亂,反對派氣勢洶洶,其主要觀點是:東西我大明多的是,但即使送給要飯的,也不能給蒙古人!

這一派帶頭的,就是罵神歐陽一敬手下唯一的幸存者英國公張溶,而海瑞的那位後台老板朱衡也是反對派的干將,真可謂是一脈相承。

而贊成的自然是高拱、張居正一幫人,但高拱畢竟是內閣大學士,算是皇帝的秘書,不便公開表態,他是個聰明人,一看朝廷里反對一片,強行批准定被口水淹死,便見風使舵,想出了一個辦法。

在我看來,正是因為想出了這個方法,高拱才得到了明代傑出政治家的光榮稱號。而這個辦法,也充分地體現出了中國人幾千年來的卓越才能,包括:鑽空子、繞道走、打擦邊球、以及民主精神。

他找到了反對派首領張溶,可還沒等他說話,張溶就叫囂起來:

“無論你說什麼,我們都絕不同意!”

“沒問題”,高拱笑著說道,“如果你們不同意,那我們來表決。”

張溶目瞪口呆,因為事實證明,高拱並沒有開玩笑。

于是中國曆史上最為奇特的“封貢票決”事件發生了,大家不鬧騰了,開始投票,據史料記載,參與此次投票的共有四十四人,在會議上,贊成反對雙方堅持了各自的觀點,陸續發言,而最後的結果卻更讓人哭笑不得。

經皇帝公證,驗票統計如下:贊成封貢互市者二十二人,反對封貢互市者二十二人。

這下白鬧了,事情又被踢給了皇帝。

這大概算是中國政治史上少有的一幕,皇帝說了不算,內閣說了也不算,在萬惡的封建社會,竟然要靠投票解決問題,實在有負“黑暗專制”的惡名。

當然,高拱兄不是什麼自由斗士,對搞民主也沒啥興趣,他之所以來這麼一出,實在是另有企圖。

根據我的估計,在此之前,他一定曾算過票數,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才提議投票,因為一旦投票不成,事情就會推給皇帝,可是皇帝不會管事,自然就會推給內閣,而內閣,是高拱說了算。

于是一圈繞回來,還是繞到了高拱的手上,這就是傳說中的乾坤挪移大法。

既然大臣解決不了,封貢互市的決定權便回到了內閣,李春芳可以忽略不及,高拱和張居正本來就是幕後主謀,于是事情就這麼定了。

隆慶五年(1571),邊境市場正式開放,各地客商陸續趕到這里,開展貿易活動,一個偉大的奇跡就此出現,自朱元璋起,折騰了兩百多年的明蒙戰爭終于落下帷幕,此後近百年中,雙方再未爆發大規模的戰爭。

和平終究還是實現了,這是高拱立下的不朽功勳。決裂

潘季馴、殷正茂和王崇古的任用,證明了高拱是一個無比卓越的優秀政治家,在他的統領下,大明王朝開始重新煥發生機活力,而他的聲名也隨之達到了最高峰。

然而就在那光輝燦爛的頂點,一個陰影卻已悄然出現,出現在他的背後。

張居正並不是個老實人,他或許是個好人,卻絕不老實,對于高拱同志,他一直都是有看法的:

論資曆,高拱比他早來三年,論職務,高拱從翰林院的科員干起直到副部長、部長、大學士,幾十年辛辛苦苦熬出來的,勞苦功高,而他卻是從一個從五品副廳級干部被直接提拔為大學士,屬于走後門的關系戶,論能力,高拱可謂是不世出之奇才,能夠善斷,相對而言,他還只是個愣頭青。

所以無論從哪一方面看,張居正都只能乖乖當小弟,而一直以來他也是這樣做的,凡事唯高拱是從,遇到大事總是請示再請示,十分尊重領導。

可問題在于,高拱並不滿足于當老大,他還要當爹,他要所有的人都聽命于他,服從他的指揮,誰要不聽話,是要被打屁股的。

剛開始的時候,張居正也沒啥意見,畢竟高拱是老同志,耍耍威風似乎也沒什麼,但很快他就改變了自己的看法——當他親眼看到那個被打屁股的人時。

這位倒了黴的仁兄就是殷士儋,關于此人,那真是說來話長。

嘉靖二十六年(1547),殷士儋和張居正同期畢業,由于成績優秀,被選為庶吉士,之後又被調入裕王府,擔任裕王的講官。

既有翰林的背景,又是太子的班底,官運也不錯,隆慶二年(1568)還當上了禮部尚書,但奇怪的是,他偏偏就是入不了閣。

在明代,這實在是個要命的問題,記得我當年小學時曾被任命為衛生委員,現在想來,那是我擔任過的最高職務,雖說唯一的好處就是每天多掃一次地,卻實在讓人心潮澎湃,激動不已,為什麼呢?

因為衛生委員是班委成員。

要知道,各科科代表雖說平時管收作業,實在是威風八面(特別是對我這種不愛交作業的人),但他們不是班委成員,老師召集開會的時候,他們是沒有資格去的,也得不到老師的最高指示。

衛生委員就不同了,雖然每日灰頭土臉,但每當聽到老師召喚時,將手中的掃把一揮,高傲地看一眼收作業的課代表,開會去也!

那是相當的牛。

相信你已經明白了,課代表就是各部部長,班委就是內閣,老師就是……

掃地的強過收本子的,就是這個道理。

殷士儋討厭收作業,他想去掃地,但他始終沒有得到這個機會。

而根正苗紅的殷部長入不了閣,說到底,還得怪他的那張嘴。

在這個世界上,同樣一件事,不同的說法有截然不同的效果,比如一個胖子,體重一百公斤,如果你硬要說人家體重0.1噸,被人打殘了我也不同情你。

殷士儋大致就是這麼一個人,他是曆城(今山東濟南)人,算是個地道的山東大漢,平時說話總是直來直去,當年給裕王當講官時經常嚴辭厲色,搞得大家都坐立不安,所以後來裕王登基,對這位前老師也沒什麼好感。

其實皇帝怎麼想還無所謂,關鍵是高拱不喜歡他。

這很正常,高拱要聽話的人,而殷士儋明顯不符合此條件。

所以入閣的事情拖了好幾年,人員進進出出,就是沒他的份,這不奇怪,奇怪的是,到了隆慶四年(1570)十一月,這位收作業的仁兄竟然拿到了掃把——入閣了。

這自然不是高拱偶發善心,實在是殷部長個人奮斗的結果,既然高拱不靠譜,皇帝也不能指望,那就只剩下了一條路——太監。

殷士儋一咬牙,走了太監的門路,終于得償所願,對此高拱也只能望洋興歎,畢竟他也是靠太監起家的。

但老奸巨滑的高學士自然不會就此了結:不能擋你進來,那就趕你出去!為了及早解決這個不聽話的下屬,他找來了自己的心腹,都給事中韓楫。

幾天之後,在韓楫的指示下,言官們開始發動攻擊,殷士儋同志的老底被翻了個遍,從上學到找老婆,但凡能找到的都拿來罵,搞得他十分狼狽。

高拱得意了,這樣下去沒多久,殷士儋只能一走了之,事實證明他是對的,但他也忽略了十分重要的一點——殷士儋的脾氣。

于是一場意外就此發生。

事情從一次會議開始,本來內閣開會只有大學士參加,但有時也邀請言官們到場,偏偏這一次,來的正是韓楫。殷士儋不喜歡高拱,本打算打聲招呼就走人,一看韓楫來了,頓時精神煥發,快步走上前去,說了這樣一句話:

“聽說韓科長(韓楫是六科都給事中,明代稱為科長)對我有意見,有意見不要緊,不要被小人利用就好!”

高拱就在現場。

殷學士的這句話只要不是火星人,想必都明白是什麼意思,加上在場的人又多,于是高拱的臉面也蓋不住了。

“成何體統!”

好!你肯蹦出來就好!

孫子當夠了,殷士儋終于忍無可忍,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高拱!陳大人(指陳以勤)是你趕走的,趙大人(指趙貞吉)是你趕走的,李大人(指李春芳)也是你趕走的,現在你看我不順眼,又想趕我走!首輔的位置是你家的不成!?”

高拱當時就懵了,他萬萬沒想到,像殷士儋這種檔次的高級干部,竟然會當眾發飚,一時反應不過來,但更讓他想不到的還在後頭。

殷士儋真是個實誠人,實誠得有點過了頭,這位仁兄罵完了人,竟然還不解恨,意猶未盡,卷起袖子奔著高拱就去了。

反正罵也罵了,索性打他一頓,就算要走,也夠本了!

到底是多年的老政治家,高拱兄也不是吃素的,看見殷同志來真格的,撒腿就跑,殷士儋也窮追不舍:臉已經撕破了,今天不打你個半死不算完!

關鍵時刻,張居正站了出來,他拉住了殷士儋,開始和稀泥:

“萬事好商量,你這又何必呢?”

然而殷士儋明顯不是稀泥,而是水泥,一點不給面子,對著張居正又是一通怒吼:

“張太岳(張居正號太岳),你少多管閑事,走遠點!”

老子今天豁出去了,誰敢擋我就滅了誰!

所幸在場的人多,大家緩過勁來,一擁而上,這才把殷大學士按住,好歹沒出事。

我算了一下,鬧事的時候,殷士儋五十六歲,高拱六十歲,張居正最年輕,也四十七歲,三位中老年人竟然還有精力鬧騰,實在讓人欽佩。

殷士儋不愧是山東人,頗有點梁山好漢的意思,敢作敢當,回家後沒等高拱發作,就主動提出辭職,回家養老去了。

在高拱看來,這個結果還不錯,雖說差點被人打,但自己還是贏了,可以繼續在內閣當老大。但他絕對想不到的是,這場風波正是他覆亡的起點,因為在那個紛亂的場景中,張居正牢牢地記住了那句被很多人忽略的話:

現在你看我不順眼,又想趕我走!首輔的位置是你家的不成!?

是啊,既然李大人可以被趕走,陳大人可以被趕走,那麼我也會被趕走——當高大人看我不順眼的時候。

況且,我也喜歡首輔的那個位置。

于是,從那一天開始,張居正就確定了這樣一個認識——兩個人之中,只能留一個。

而那個人,只能是我。

為了實現我的夢想和抱負,高拱,你必須被毀滅。

張居正打定了主意,准備對他的老朋友、老同事動手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先出招的人,竟然是高拱。

其實一直以來,高拱雖說對張居正抱有戒心,卻還是把他當朋友的,直到有一天,他聽到了那個傳聞。

對高拱而言,趙貞吉是可惡的,殷士儋是可惡的,但只要他們滾蛋,倒也沒必要趕盡殺絕,只有一個人除外——徐階。

對徐大人,高拱可謂是關懷備至,對方家破人亡之後,他還是不依不饒,經常過問徐階的近況,唯恐他死得太輕松。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突然跑來告訴他,張居正和徐階有秘密來往,答應拉他一把,幫他兒子免罪,當然了,張居正也沒白干,他收了三萬兩白銀。

高拱平靜地點了點頭,他准備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

不久之後的一天,他找到張居正閑聊,突然仰天長歎:

“老天爺真不公平啊!”

張居正沒有說話,他知道後面的話才是正題。

“為什麼你有那麼多兒子,而我一個也沒有?”

張居正這才松了一口氣,高拱確實運氣不好,六十多歲的人了,無兒無女,將來也只能斷子絕孫了。

為緩和氣氛,張居正發揮了他和稀泥的專長,笑著說了這麼一句:

“兒子多,但也不好養活啊!”

好了,要的就是這句話。

“你有徐階送你的三萬兩白銀,養活幾個兒子不成問題。”高拱微笑著,露出了猙獰的面目。

張居正慌了,他這才發現對方來者不善,無奈之下,他只得賭神罰咒,說些如果收錢,出門讓車撞死,生兒子沒屁眼之類的話,最後搞得聲淚俱下,高拱才作了個樣子,表示這是有人造謠,我絕對不信,然後雙方握手言和,重歸于好。

給他一個教訓,今後他就會老實聽話——這是高拱的想法。

必須盡快解決他,再也不能遲疑!——這是張居正的決心。

上篇:正文 1071-1080     下篇:正文 1091--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