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273-1278  
   
正文 1273-1278


[1273]

終結的決斷

鄧子龍戰死了,他用自己的生命擋住了日軍的退路。

在島津義弘看來,失去將領的明軍很快就會被擊潰,並乖乖地讓開道路。

但是他錯了。

此時的明軍已不再需要指揮,當他們親眼目睹那悲壯的一幕,怒火被徹底引燃之時,勇氣和憤怒已經成為了最為偉大的統帥。

在複仇火焰的驅使下,鄧子龍的浙兵發動了潮水般的逆襲,日軍節節敗退,被趕回了露梁海內。

在那里,他們又遇見了分別不久的老朋友:陳璘和李舜臣。

這下熱鬧了,陳璘軍、李舜臣軍,再加上退進來的島津軍和追擊的鄧子龍軍,露梁海里布滿戰艦,可謂是人滿為患。

島津義弘軍的末日終于來臨,等候已久的陳璘和李舜臣對日艦發動了最後進攻,數百門艦炮猛烈轟鳴,無數日軍不是被炮彈當場炸死,就是跳海當飼料。在刺鼻的硫磺和血腥味中,伴隨著燃燒的烈焰,藍色的露梁海一片赤紅。

這就是曾經橫行海上,驍勇善戰的島津水軍的最後一幕,也是古往今來侵略者的必然結局。

絕望的日軍開始了最後的反撲,但已于事無補,在大炮的轟鳴聲中,他們都將前往同一個世界。

然而就在最終勝利的時刻即將到來的時候,一個意外發生了。

在戰斗中,李舜臣又一次身先士卒,考慮到之前他只有十二條破船就敢打日軍四百條戰艦,而今正值痛打落水狗,不表現一把實在說不過去。

但就在他奮勇沖擊的時候,一顆子彈飛來,擊中了他的胸膛。

這是一件極為匪夷所思的事情,此時明朝聯軍占盡先機,日軍已是強弩之末,一盤散沙,打一槍就得換個地方,基本屬于任人宰割型,行將崩潰。

敵軍已被包圍,兵力武器占優,士氣十分振奮,殘敵不堪一擊,這就是當時的戰況,且李舜臣乘坐龜船,四周都有鐵甲包裹,射擊空隙有限,說難聽點,就算站出去讓人打,都未必能被擊中。

然而李舜臣還是中彈了。

[1274]

在這世上,有些事情是說不准的,比如二戰時的蘇軍大將瓦杜丁,自出道以來身經百戰,什麼惡仗、硬仗、找死仗都打過。斯大林格勒挺過來了,庫爾斯克打贏了,追得德軍名將曼斯坦因到處跑,如此猛人,竟然在戰役結束,到地方檢查工作的時候,遇上了一幫土匪,腿上挨了一冷槍。按說傷也不重,偏偏就沒搶救過來,就這麼死了。

李舜臣的情況大致如此。

啥也別說了,總之一句話,這就是命。

身負重傷的李舜臣明白,他的使命即將結束,但這場戰役並未終結。

于是,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對身邊的部將李莞留下了這樣一句話:

我就要死了,但現在戰況緊急,不要透露我的死訊,請你接替我的位置,以我的名義,繼續戰斗下去。

這也是他的最後遺言。

在戰場上,唯一的衡量標准就是勝負,因為只有勝利者的故事,才能流傳下來。

所以李舜臣依然是幸運的,他雖沒能看到勝利的來臨,但他的一切都將作為勝利者的傳奇傳揚萬世,正如他所寫過的那首詩句:

全節終須報,成功豈可知?

平生心已定,此外有何辭!

節已報,心已定,便已成功,再有何辭?

伴隨著李舜臣的逝去,日軍迎來了自己的最後命運,在明朝聯軍的全力猛攻下,戰斗變成了屠殺,日方四百余艘戰艦被擊沉,一萬余人陣亡,日軍慘敗。

但要說日軍毫無亮點,那也是不客觀的。要特別提出表揚的,就是島津義弘同志,他用實際行動證明,自己的逃跑本領可謂舉世無雙,在拋下無數墊背、送死的同胞後,他終于逃了出去,雖然此時他的身邊,只剩下了幾十余條破船和幾百名士兵。

萬曆二十六年(1598)十一月十九日中午,曆時一天半的露梁海大戰正式結束,日軍精銳第五軍全軍覆沒,史稱露梁海大捷。

露梁海大捷後,翹首期盼的小西行長部終于徹底崩潰,紛紛化整為零,四散奔逃,小西行長不落人後,率殘部趁明軍不備,乘船偷渡出海,經過千辛萬苦逃回日本,余部大部被殲。

至此,抗倭援朝戰爭正式結束,此戰曆時七年,最終,以中國軍隊的徹底勝利,以及日本軍隊的徹底失敗而告終。

七年前,那杯由邪惡與野心釀成的苦酒,最終澆到豐臣秀吉的墳頭上。

活該,死了也該。

正義終究戰勝了邪惡,無論此時,或是三百四十年後,曆史都用事實告訴了我們相同的道理:

無論何時何地,總會有那麼幾個不安分的侵略者,他們或許殘暴,或許強大,或許看似不可戰勝,但終將被埋葬。

[1275]

戰爭結束了,勝利也好,失敗也罷,參戰的主角們都有了各自的結局。

兩年後(1600),超級34;忍者德川家康終于發作,集結兵力,准備欺負豐臣秀吉的孤兒寡婦,死硬派小西行長當即聯同石田三成等人,組成西軍,出兵迎戰。

但滑稽的是,出于對小西行長、石田三成的極度憎恨,作為豐臣秀吉的鐵杆親信,加藤清正、福島正則等人當機立斷,放下與德川家康之間的敵我矛盾,毅然投入到轟轟烈烈的內部矛盾中去,加入東軍,跟小西行長玩命。

而最搞笑的,莫過于島津義弘,此人和豐臣秀吉關系本就不好,開戰之初是德川家康的人,並奉命去幫助守城。結果城里的人未接通報,以為他是敵人派來忽悠的,不但沒有開門,還對他放了幾槍。

換了別人,無非是回去找德川家康告一狀,之後該干嘛還干嘛,可這位就不同了,二杆子精神再起,操著家伙連夜投小西行長去也。

經過你來我往數個回合,這一大幫子人終于在日本關原碰上了,展開死磕,經過一天戰斗,西軍敗退,小西行長戰敗後逃走,後又被擒獲斬首,島津義弘還是一如既往地跑了路,後來托人求情撿了一條命。

豐臣秀吉創立的事業就此完結。

但曆史的懲罰並未結束,十五年後(1615),戰火再起,在大阪夏季戰役中,德川家康攻克了豐臣家的最後據點大阪城,豐臣秀吉的老婆孩子都死在城里,豐臣家族滅亡,斷子絕孫。

我不是報應論者,但這一次,我信。

此後,德川家康統一日本,並建立了著名的德川幕府,他著力與明朝恢複友好關系,發展經濟,頗有建樹。

朝鮮失去了李舜臣,卻迎來了和平,回複了平靜的生活,為紀念那些為了朝鮮人民的安甯和自由而犧牲的明軍將士,朝鮮政府修建了大報壇,每年祭祀,以表示對明朝仗義相助的感激,並提醒後輩不忘報恩。

現在,大報壇已經消失了,為什麼消失,我不知道。

明朝的大軍得勝歸來,萬曆並沒有虧待他們,將領之中,麻貴升任右都督,陳璘和劉綎也升了官。

[1276]

當兵的也沒白干,為表彰群眾,據說萬曆從國庫里撥出了八萬兩白銀,作為對士兵的封賞,當然,具體到每個人的頭上,一層扒一層,外加還有陳璘這樣的領導,能分到多少,那就不好說了。但無論如何,也算夠意思了。

雖然在七年之中,曾有過無數的曲折,遇上許多的困難,付出了相當的代價,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為打贏了。

所謂正義、邪惡、侵略、暴行,大多時候都是毫無意義的胡扯,衡量戰爭的唯一且永遠的准則,就是勝利,或失敗。

用黑暗的暴力維護了光明的正義,這正是明朝創立的不朽功勳。

這場戰爭的最後結局大致如此,十分清楚,但有趣的是,幾百年後,曆史對于這場戰爭的評價,卻十分之不清楚。

具體說來是這樣的:日本的史料表示,這是一場延續了戰國光榮以及名將光輝的戰爭,雖然未必光彩(這一點,他們是承認的)。

朝鮮(韓國)的史料則認為,這場戰爭之所以勝利,主要是因為李舜臣和朝鮮義軍(無奈,政府軍的表現實在太差),至于其他方面的因素,當然是有的,但似乎也是比較次要的。

而明朝方面……,基本沒什麼動靜。

現象是奇怪的,但原因是簡單的,因為在明朝看來,這場戰爭,壓根就不是什麼大事。

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所謂的抗倭援朝戰爭,在史學界實在不算個啥,也沒聽說哪位專家靠研究這事出了名,即使在明代,它也只是萬曆三大征的一部分而已,史料也不算多,除了《萬曆三大征考》還算是馬馬虎虎外,許多細節只能從日本和朝鮮史料中找。

說起來,也只能怪我國地大物博,什麼事都有,什麼人都出,就規模而言,這場戰爭確實不值一提,打了七年,從頭到尾,明軍的總人數不過四萬左右,直到最後一年,才勉強增兵至八萬,且打兩個月就收了場,架勢並不算大。

而日本為了打這場仗,什麼名將精兵之類的老本全都押上去了,十幾萬人拉到朝鮮,死光了再填,打到後來,國內農民不夠,竟然四處抓朝鮮人回去種田,實在是頂不住了。

朝鮮更不用說,被打得束手無策,奄奄一息,差點被人給滅了,國王都准備外出避難,苦難深重,自然印象深刻。

相比而言,日本是拼了老命,朝鮮是差點沒命,而明朝卻全然沒有玩命的架勢,派幾萬人出國,軍費糧食自己掏腰包,就把日本辦挺了,事後連戰爭賠款都沒要(估計日本也沒錢給)。

什麼叫強大?這就叫強大。

[1277]

在進行這場戰爭的同時,明朝還調兵十余萬,圍剿四川方向的楊應龍叛亂,在萬曆同志看來,這位叫楊應龍的土財主(土司),比豐臣秀吉的威脅更大。

基于以上理由,在宣傳方面,明朝也是相當落後。戰爭結束後,在日本,明明表現不咋樣的加藤清正、島津義弘都被捧上了天,所謂虎加藤34;、鬼石曼子一波接一波的吹,從沒消停過。

朝鮮方面,貨真價實的李舜臣自不必說,死後被封公爵,幾百年下來,能加的榮譽都加了,成為了家喻戶曉的民族英雄。

至于明朝,對相關人員的處理,大致是這樣的:

戰後,劉綎、陳璘任職都督同知(從一品),算是升了半級。當然,也不是白升的,幾個月後,這二位仁兄就被調去四川播州的窮山惡水,因為在那里,還有個楊應龍等著他們去收拾。

英勇獻身的鄧子龍也得到了封賞,他被追賜為都督僉事(從二品),並得到了一個世襲職位,給兒子找了個鐵飯碗。

僅此而已。

但和李如松比起來,以上的幾位就算不錯了。這位仁兄智勇雙全、能征善戰,幾乎以一己之力挽救了朝鮮戰局,是朝鮮戰爭中最為傑出的軍事天才。

可這位蓋世英雄,死後不但沒人捧,還差點被口水淹死第二遍。

說到底,都是言官惹的禍。

明代是一個開明的朝代,言官可以任意發言,批評皇帝,彈劾大臣,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民主。

可是民主過了頭,就有問題了,發展到萬曆年間,言官們已經是無所不罵,壞人要罵,好人也要罵,不干事的要罵,干事的也要罵,且職位越高,權力越大,罵得就越響。

而李成梁十分符合這個條件,這位兄弟鎮守邊界數十年,權大勢大,是最好的目標,外加他虧空貪汙之類的事情也沒少干,下台之後自然不招人待見,彈章堆得和山一樣高,說什麼的都有。

李如松自然也未能幸免,加上他在朝鮮風光一時,功勳卓著,就成了連帶打擊對象。最惡心人的是禦史丁應泰,不但攻擊他本人,連他的戰績也要罵,說平壤戰役是小勝,日軍死傷極少,碧蹄館之戰是大敗,明軍死傷極多。

這還不算,他居然檢舉朝鮮與日本串通,說李如松也有通倭嫌疑。

[1278]

要按照他的說法和算法,明軍的士兵估計都是死後從墳里刨出來的(一共也就四、五萬人),日軍都是拿白鴿的和平使者(死傷不多,就是要逃)。李如松應該算是雙面間諜,明明和日軍勾結,偏偏還把日軍趕跑了。

這人不但無恥,還很無聊,彈劾一封接著一封,鬧到最後,連不愛搭理人的萬曆也忍不住了,直接給他下了個革職令讓他滾蛋。

然而,從根本上講,封賞過少,彈劾過多的責任者並不是丁應泰,更不是萬曆,因為按照明朝的慣例和規定,像抗倭援朝這種規模的戰役,帶幾萬人出去打一場,封賞就這麼少,彈劾就這麼多,大家都習慣了。

所以真正的原因雖然可笑,卻很真實:

對明朝而言,這實在不是個太大的事。

既然不是什麼大事,自然就沒人管,自己不管別人當然也不管,加上那些無聊的言官潑髒水,修明史的清代史官照單全收,日本和朝鮮史料又站在自己的立場上各說各話,于是,對這場戰爭的評價,就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爭議、誤解、謎團。

然而無論大小,曆史上確實存在過這樣一件事情:

四百多年前,有一群人為了摧垮貪欲和邪惡,遠赴他鄉,進行過一場偉大的戰爭,在這場驚心動魄的較量里,他們中的許多人,為此獻出了自己的一切。

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知道這一切,知道有這樣一場戰爭,有這樣一群人,曾為了捍衛自由與正義,英勇奮戰,毫無畏懼。

為了那些無比的智慧,無畏的勇氣,以及無私的犧牲。

萬曆二十七年(1599)四月,征倭總兵麻貴率軍凱旋歸來,明神宗在午門接見了他。

在搞完大大小小不厭其煩的程序儀式後,明神宗下旨,當眾宣讀大明詔書,通傳天下,宣告抗倭援朝之役就此結束。

這是一封詔書,也是一個預言,因為在這份長篇大論之中,有這樣一句話:

義武奮揚,跳梁者,雖強必戮!

絕頂的官僚

在萬曆執政的前二十多年里,可謂是內憂不止,外患不斷,他祖上留傳下來的,也只能算是個爛攤子,而蒙古、甯夏、朝鮮、四川,不是叛亂就是入侵,中間連口氣都不喘,軍費激增,國庫難支。

可是二十年了,國家也沒出什麼大亂子,所有的困難,他都安然度過。

因為前十年,他有張居正,後十年,他有申時行。

上篇:正文 1269-1272     下篇:正文 1279-1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