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285-1291  
   
正文 1285-1291


[1285]

明代的言官中,固然有楊繼盛那樣的孤膽英雄,但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團伙作案。一個成功言官的背後,總有一撥言官。

丁此呂失敗了,于是幕後黑手出場了,合計三雙。

這三個人的名字,分別是李值、江東之,羊可立。在我看來,這三位仁兄是名副其實的罵仗鐵三角。

之所以給予這個榮譽稱號,是因為他們不但能罵,還很鐵。

李、江、羊三人,都是萬曆五年(1577)的進士。原本倒也不熟,自從當了禦史後,因為共同的興趣和事業(罵人)走到了一起,在戰斗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並成為了新一代的攪屎棍。

之所以說新一代,是因為在他們之前,也曾出過三個極能鬧騰的人,即大名鼎鼎的劉台、趙用賢、吳中行。這三位仁兄,當年曾把張居正老師折騰得只剩半條命,十分湊巧的是,他們都是隆慶(1571)五年的進士,算是老一代的鐵三角。

但這三個老同志都還算厚道人,大家都捧張居正,他們偏罵,這叫義憤。後來的三位,大家都不罵了,他們還罵,這叫投機。

丁此呂的奏疏剛被打回來,李植就沖了上去,槍口直指內閣的申時行。還把管事的吏部尚書楊巍搭了上去,說這位人事部長逢迎內閣,貶低言官。

話音沒落,江東之和羊可立就上書附和,一群言官也跟著湊熱鬧,輿論頓時沸沸揚揚。

對于這些舉動,申時行起先並不在意:丁此呂已經滾蛋了,你們去鬧吧,還能咋地?

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幾天以後,萬曆下達了第二道諭令,命令丁此呂留任,並免除應天主考高啟愚(負責出考題)的職務。

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政治信號。

其實申時行並不知道,對于張居正,萬曆的感覺不是恨,而是痛恨。這位曾經的張老師,不但是一個可惡的奪權者,還是籠罩在他心頭上的恐怖陰影。

支持張居正的,他就反對,反對張居正的,他就支持!無論何人、何時、何種動機。

這才是萬曆的真正心聲,上次趕走丁此呂,不過是給申老師一個面子,現在面子都給過了,該怎麼來,咱還怎麼來。

申時行明白,大禍就要臨頭了:今天解決出考題的,明天收拾監考的,殺雞儆猴的把戲並不新鮮。

[1286]

情況十分緊急,但在這關鍵時刻,申時行卻表現出了讓人不解的態度,他並不發文反駁,對于三位禦史的攻擊,保持了耐人尋味的沉默。

幾天之後,他終于上疏,卻並非辨論文書,而是辭職信。

就在同一天,內閣大學士許國、吏部尚書楊巍同時提出辭呈,希望回家種田。

這招以退為進十分厲害,刑部尚書潘季馴、戶部尚書王璘、左都禦史趙錦等十余位部級領導紛紛上疏,挽留申時行。萬曆同志也手忙腳亂,雖然他很想支持三位罵人干將,把張居正整頓到底,但為維護安定團結,拉人干活,只得再次發出諭令,挽留申時行等人,不接受辭職。

這道諭令有兩個意思,首先是安慰申時行,說這事我也不談了,你也別走了,老實干活吧。

此外,是告訴江、羊、李三人,這事你們干得不錯,深得我心(否則早就打屁股了),但到此為止,以後再說。

事情就此告一段落,然而之後的發展告訴了我們,這一切,只不過是熱身運動。

問題的根源,在于鐵三角。科場舞弊事件完結後,這三位拍對了馬屁的仁兄都升了官:江東之升任光祿寺少卿,李植任太仆寺少卿,羊可立為尚寶司少卿。

太仆寺少卿是管養馬的,算是助理弼馬溫,正四品。光祿寺少卿管吃飯宴請,是個肥差,正五品。尚寶司少卿管公章文件,是機要部門,從五品。

換句話說,這三個官各有各的好處,卻並不大,可見萬曆同志心里有譜:給你們安排好工作,小事來幫忙,大事別摻和。

這三位兄弟悟性不高,沒明白其中的含義,給點顏色就准備開染坊。雖然職務不高,權力不大,卻都很有追求,可謂是手攥兩塊錢,心懷五百萬,歡欣鼓舞之余,准備接著干。

而這一次,他們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打算捏軟柿子,將矛頭對准了另一個目標——潘季馴。

可憐潘季馴同志,其實他並不是申時行的人。說到底,不過是個搞水利的技術員,高拱在時,他干,張居正在時,他也干,是個標准的老好人,無非是看不過去,說了幾句公道話,就成了打擊對象。

話雖如此,但此人一向人緣不錯,又屬于特殊科技人才,還干著司法部部長(刑部尚書),不是那麼容易搞定的。

可是李植只用了一封奏疏,就徹底終結了他。

[1287]

這封奏疏徹底證明了李先生的厚黑水平,非但絕口不提申時行,連潘技術員本人都不罵。只說了兩件事——張居正當政時,潘季馴和他關系親密,經常走動,張居正死後抄家,他曾幾次上書說情。

這就夠了。

申時行的親信,不要緊;個人問題,不要緊;張居正的同伙,就要命了。

沒過多久,兢兢業業的潘師傅就被革去所有職務,從部長一踩到底,回家當了老百姓。

這件事干得實在太過齷齪,許多言官也看不下去了。禦史董子行和李棟分別上書,為潘季馴求情,卻被萬曆駁回,還罰了一年工資。

有皇帝撐腰,鐵三角越發肆無忌憚,把戰火直接燒到了內閣的身上,而且下手也特別狠,明的暗的都來。先是寫匿名信,說大學士許國安排人手,准備修理李植、江東之。之後又明目張膽地彈劾申時行的親信,不斷發起挑釁。

部長垮台,首輔被整,鬧到這個份上,已經是人人自危,鬼才知道下個倒黴的是誰。連江東之當年的好友,刑科給事中劉尚志也憋不住了,站出來大吼一聲:

你們要把當年和張居正共事過的人全都趕走,才肯干休嗎(盡行罷斥而後已乎)?!

然而讓人費解的是,在這片狂風驟雨之中,有一個人卻始終保持著沉默。

面對漫天陰云,申時行十分之鎮定,既不吵,也不鬧,怡然自得。

這事要換在張居正頭上,那可就了不得了。以這位仁兄的脾氣,免不了先回罵兩句,然後親自上陣,罷官、打屁股,搞批判,不搞臭搞倒誓不罷休。劉台、趙用賢等人,就是先進典型。

就能力與天賦而言,申時行不如張居正,但在這方面,他卻遠遠地超越了張先生。

申首輔很清楚,張居正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政務天才。而像劉台、江東之這類人,除了嘴皮子利索,口水旺盛外,干工作也就是個白癡水平。和他們去較真,那是要倒黴的,因為這幫人會把對手拉進他們的檔次,並憑借自己在白癡水平長期的工作經驗,戰勝敵人。

所以在他看來,李植、江東之這類人,不過是跳梁小丑,並無致命威脅,無須等待多久,他們就將露出破綻。

所謂寬宏大量,胸懷寬廣之外,只因對手檔次太低。

[1288]

然而鐵三角似乎沒有這個覺悟,萬曆十三年(1585)八月,他們再一次發動了進攻。

事情是這樣的,為了給萬曆修建陵墓,申時行前往大峪山監督施工,本打算打地基,結果挖出了石頭。

在今天看來,這實在不算個事,把石頭弄走就行了。可在當時,這就是個掉腦袋的事。

皇帝的陵寢,都是精心挑選的風水寶地,要保證皇帝大人死後,也得躺得舒坦,竟然挑了這麼塊石頭地,存心不讓皇上好好死,是何居心?

罪名有了,可申時行畢竟只是監工,要把他拉下水,必須要接著想辦法。

經過一番打探,辦法找到了:原來這塊地是禮部尚書徐學謨挑的,這個人不但是申時行的親家,還是同鄉。很明顯,他選擇這塊破地,給皇上找麻煩,是有企圖的,是用心不良的,是受到指使的。

只要咬死兩人的關系,就能把申時行徹底拖下水。而這幫野心極大的人,也早已物色好了首輔的繼任者,只要申時行被彈劾下台,就立即推薦此人上台,並借此控制朝局,這就是他們的計劃。

然而這個看似萬無一失的計劃,卻有兩個致命的破綻。

幾天之後,三人同時上疏,彈劾陵墓用地選得極差,申時行玩忽職守,任用私人,言辭十分激烈。

在規模空前的攻擊面前,申時行卻毫不慌張,只是隨意上了封奏疏說明情況,因為他知道,這幫人很快就要倒黴了。

一天之後,萬曆下文回複:

閣臣(指申時行)是輔佐政務的,你們以為是風水先生嗎(豈責以堪輿)!?

怒火中燒的萬曆罵完之後,又下令三人罰俸半年,以觀後效。

三個人被徹底打懵了,他們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歸根結底,還是信息工作沒有到位。這幾位仁兄晃來晃去,只知道找地的是徐學謨,卻不知道拍板定位置的,是萬曆。

皇帝大人好不容易親自出手挑塊地,卻被他們罵得一無是處,不出口氣實在說不過去。

不過還好,畢竟算是皇帝的人,只是罰了半年的工資,勵精圖治,改日再整。

可還沒等這三位繼續前進,背後卻又挨了一槍。

[1289]

在此之前,為了確定申時行的接班人選,三個人很是費了一番腦筋,反複討論,最終拍板——王錫爵。

這位王先生,之前也曾出過場。張居正奪情的時候,上門逼宮,差點把張大人搞得橫刀自盡,是張居正的死對頭,加上他還是李植的老師,沒有更適合的人選了。

看上去是那麼回事,可惜有兩點,他們不知道:其一,王錫爵是個很正派的人,他不喜歡張居正,卻並非張居正的敵人。

其二,王錫爵是嘉靖四十一年進士,考試前就認識了老鄉申時行,會試,他考第一,申時行考第二,殿試,他考第二,申時行第一。

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毛澤東

基于以上兩點,得知自己被推薦接替申時行之後,王錫爵遞交了辭職信。

這是一封著名的辭職信,全稱為《因事抗言求去疏》,並提出了辭職的具體理由:

老師不能管教學生,就該走人(當去)!

這下子全完了,這幫人雖說德行不好,但畢竟咬人在行,萬曆原打算教訓他們一下後,該怎麼樣還怎麼樣。

可這仨太不爭氣,得罪了內閣、得罪了同僚,連自己的老師都反了水,再這麼鬧騰,沒准自己都得搭進去,于是他下令,江東之、李植、羊可立各降三級,發配外地。

家犬就這麼變成了喪家犬,不動聲色之間,申時行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和稀泥的藝術

對申時行而言,江東之這一類人實在是小菜一碟。在朝廷里呆了二十多年,徐階、張居正這樣的超級大腕他都應付過去了,混功已達出神入化的地步,萬曆五年出山的這幫小嘍羅自然不在話下。

混是一種生活技巧,除個別二杆子外,全世界人民基本都會混。因為混並不影響社會進步,人類發展,該混就混,該干就干,只混不干的,叫做混混。

申時行不是混混,混只是他的手段,干才是他的目的。

一般說來,新官上任,總要燒三把火,搞點政績,大干特干,然而綜觀申時行當政以來的種種表現,就會驚奇地發現,他的大干,就是不干。他的作為,就是不作為。

申時行干的第一件事情,是廢除張居正的考成法。

這是極為出人意料的一招,因為在很多人看來,申時行是張居正的嫡系,毫無理由反攻倒算。

[1290]

但申時行就這麼干了,因為這樣干,是正確的。

考成法,是張居正改革的主要內容,工作指標層層落實,完不成輕則罷官,重則坐牢,令各級官員威風喪膽。

在很長時間里,這種明代的打考勤,發揮了極大效用,有效提高了官員的工作效率,是張居正的得意之作。

但張先生並不知道,這種考成法,有一個十分嚴重的缺陷。

比如朝廷規定,戶部今年要收一百萬兩稅銀,分配到浙江,是三十萬,這事就會下派給戶部浙江司郎中(正五品),由其監督執行。

浙江司接到命令,就會督促浙江巡撫辦理。巡撫大人就會去找浙江布政使,限期收齊。

浙江布政使當然不會閑著,立馬召集各級知府,限期收齊。知府大人回去之後召集各級知縣,限期收齊。

知縣大人雖然官小,也不會自己動手,回衙門召集衙役,限期收齊。

最後干活的,就是衙役,他們就沒辦法了,只能一家一家上門收稅。

明朝成立以來,大致都是這麼個辦法,就管理學而言,還算比較合理,搞了兩百多年,也沒出什麼大問題。

考成法一出來,事情就麻煩了。

原先中央下達命令,地方執行,就算執行不了,也好商量。三年一考核,災荒大,刁民多,今年收不齊,不要緊,政策靈活掌握,明年努力,接著好好干。

考成法執行後,就不行了,給多少任務,你就得完成多少,短斤少兩自己補上,補不上就下課受罰。

這下就要了命了,衙役收不齊,連累知縣,知縣收不齊,連累知府,知府又連累布政使,一層層追究責任,大家同坐一條船,出了事誰也跑不掉。

與其自下而上垮台,不如自上而下壓台。隨著一聲令下,各級官吏紛紛動員起來,不問理由,不問借口,必須完成任務。

于是順序又翻了過來,布政使壓知府,知府壓知縣,知縣壓衙役,衙役……,就只能壓老百姓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上級壓下級,下級壓百姓。一般年景,也還能對付過去,要遇上個災荒,那就慘了,衙役還是照樣上門,說家里遭災,他點頭,說家里死人,他還點頭,點完頭該交還得交。揭不開鍋也好,全家死絕也罷,收不上來官就沒了,你說我收不收?

以上還算例行公事,到後來,事情越發惡劣。

[1291]

由于考成法業績和官位掛鉤,工作完成越多,越快,評定就越好,升官就越快。所以許多地方官員開始報虛數,狗不拉屎的窮鄉僻壤,也敢往大了報,反正自己也不吃虧。

可是朝廷不管那些,報了就得拿錢。于是挨家挨戶地收,收不上來就逼,逼不出來就打,打急了就跑。而跑掉的這些人,就叫流民。

流民,是明代中後期的一個嚴重問題。用今天的話說,就是社會不安定因素,這些人離開家鄉,四處游蕩,沒有戶籍,沒有住所,也不辦暫住證,經常影響社會的安定團結。

到萬曆中期,流民數量已經十分驚人。連當時的北京市郊,都盤踞著大量流民。而且這幫人一般都不是什麼老實巴交的農民,偷個盜搶個劫之類的,都是家常便飯。朝廷隔三差五就要派兵來掃一次,十分難辦。

而這些情況,是張居正始料未及的。

于是申時行毅然廢除了考成法,並開辟了大量田地,安置各地的流民耕種,社會矛盾得以大大緩解。

廢除考成法,是申時行執政的一次重要抉擇。雖然是改革,卻不用怎麼費力,畢竟張居正是死人兼廢人,沒人幫他出頭,他的條令不廢白不廢。

但下一次,就沒這麼便宜的事了。

萬曆十八年(1590),總兵李聯芳帶兵在邊界巡視的時候,遭遇埋伏,全軍覆滅。下黑手的,是蒙古韃靼部落的扯立克。

事情鬧大了,因為李聯芳是明軍高級將領,韃靼部落把他干掉了,是對明朝政府的嚴重挑釁。所以消息傳來,大臣們個個摩拳擦掌,打算派兵去收拾這幫無事生非的家伙。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是非打不可了,堂堂大明朝,被人打了不還手,當縮頭烏龜,怎麼也說不過去。而且這事鬧得皇帝都知道了,連他都覺得沒面子,力主出兵。

老板發話,群眾支持,戰爭已是勢在必行,然而此時,申時行站了出來,對皇帝說:

不能打。

在中國曆史上,但凡國家有事,地方被占了,人被殺了,朝廷總就是群情激奮,人人喊打,看上去個個都是民族英雄,正義化身,然而其中別有奧秘:

臨戰之時,國仇家恨,慷慨激昂,大家都激動。在這個時候,跟著激動一把,可謂是毫無成本,反正仗也不用自己打,還能落個名聲,何樂而不為。

上篇:正文 1279-1284     下篇:正文 1292-1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