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345-1352  
   
正文 1345-1352

[1345]

但無論如何,皦秀才終究和此事搭上了邊。有了這麼個說法,事情就好辦了,偵查工作隨即開始,首先是搜查,家里翻個底朝天,雖說沒找到妖書,但發現了一批文稿,據筆跡核對(司法學名:文檢),與妖書的初期版本相似(注意,是相似)。

之後是走訪當群眾,以皦秀才平日的言行,好話自然沒有,加上這位兄弟又有前科,還進過號子,于是錦衣衛最後定案:有罪。

案子雖然定了,但事情還沒結。因為明朝的司法制度十分嚴格,處決人犯必須經過司法審訊。即便判了死罪,還得由皇帝親自進行死刑複核,這才能把人拉出去咔嚓一刀。

所以萬曆下令,鑒于案情重大,將此案送交三法司會審。

之前提過,三法司,即是明朝的三大司法機關:大理寺、都察院、刑部,大致相當于今天的司法部、監察部、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若干部門。

三法司會審,是明代最高檔次的審判,也是最為公平的審判。倒不是三法司這幫人有啥覺悟,只是因為參與部門多,把每個人都搞定,比較難而已。例如當年的嚴世藩,人緣廣,關系硬,都察院、大理寺都有人,偏偏刑部的幾個領導是徐階的人,最後還是沒躲過去。

相比而言,像皦秀才這種要錢沒錢要權沒權的人,死前能撈個三司會審,也就不錯了,結案只是時間問題。

可是這起案件,遠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一到三法司,皦秀才就不認賬了。雖說之前他曾招供,說自己是仇恨鄭國泰,故意寫妖書報複,但那是在錦衣衛審訊時的口供。錦衣衛是沒有善男信女的,也不搞什麼批評教育,政策攻心,除了打就是打,口供是怎麼來的,大家心里都有數。現在進了三法司,看見來了文明人,不打了,自然就翻了案。

更麻煩的是,沈一貫和朱賡也不認。

這二位明顯是被妖書案整慘了,心有不甘,想借機會給沈鯉點苦頭吃。上疏皇帝,說證詞空泛,不可輕信,看那意思,非要搞出個一二三才甘心。

所以在審訊前,他們找到了蕭大亨,准備做手腳。

蕭大亨,時任刑部尚書,是沈一貫的親信,接到指令後心領神會,在審訊時故意誘供,讓皦秀才說出幕後主使。

[1346]

可是皦秀才還真夠意思,問來問去就一句話:

無人主使!

蕭大亨沒辦法,畢竟是三法司會審,搞得太明顯也不好,就給具體負責審案的下屬,刑部主事王述古寫了張條子,還親自塞進了他的袖口,字條大意是,把這件事情往郭正域、沈鯉身上推。

沒想到王述古接到條子,看後卻大聲反問領導:

案情不出自從犯人口里,卻要出自袖中嗎?!

蕭大亨狼狽不堪,再也不敢摻和這事。

沈鯉這邊也沒閑著,他知道沈一貫要鬧事,早有防備:你有刑部幫忙,我有都察院撐腰。一聲令下,都察院的禦史們隨即開動,四下活動,滅火降溫,准備冷處理此事。

其中一位禦史實在過于激動,竟然在審案時,眾目睽睽之下,對皦秀才大聲疾呼:

別牽連那麼多人了,你就認了吧。

審案審到這個份上,大家都是哭笑不得,要結案,結不了;不結案,又沒個交代,皇帝、太子、貴妃、內閣,誰都不能得罪。萬一哪天皦秀才吃錯了藥,再把審案的諸位領導扯進去,那真是哭都沒眼淚。

三法司的人急得不行,可急也沒用,于是有些不道的人就開始拿案件開涮。

比如有位審案禦史,有一天突然神秘對同事說,他已經確定,此案一定是皦秀才干的。

大家十分興奮,認定他有內部消息,紛紛追問他是怎麼知道的。

禦史答:

昨天晚上我做夢,觀音菩薩告訴我,這事就是他干的。

當即笑癱一片。

沒辦法,就只能慢慢磨,開審休審,休審開審,周而複始,終于有一天,事情解決了。

皦生光也受不了了,天天審問,天天用刑,天天折騰,還不如死了好,所以他招供了:

是我干的,你們拿我去結案吧。

這個世界清淨了。

萬曆三十二年(1604)四月,皦生光被押赴刑場,凌遲處死。

妖書案就此結束,雖說鬧得天翻覆,疑點重重,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皦生光很冤枉。

因為別的且不談,單說妖書上列出的那些官員,就皦秀才這點見識,別說認識,名字都記不全。找這麼個人當替死鬼,手真狠,心真黑。

妖書何人所寫,目的何在,沒人知道,似乎也沒人想知道。

因為有些時候,真相其實一點也不重要。

[1347]

本作品16k小說網獨家文字版首發,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k.cn!妖書案是結了,可轟轟烈烈的斗爭又開始了。沈一貫被這案子整得半死不活,氣得不行,卯足了勁要收拾沈鯉。挖坑、上告、彈劾輪番上陣,可沈鯉同志很是強悍,怎麼搞都沒倒。反倒是沈一貫,由于鬧得太過,加上樹大招風,竟然成為了言官們的新目標。罵他的人越來越多,後來竟然成了時尚(彈劾日眾)。

沈一貫眼看形勢不妙,只好回家躲起來,想要避避風頭,沒想到這風越刮越大,三年之間,彈劾他的奏疏堆起來足有一人高,于是他再也頂不住了。

萬曆三十四年(1606),沈一貫請求辭職,得到批准。

有意思的是,這位仁兄走之前,竟然還提了一個要求:我走,沈鯉也要走。

恨人恨到這個份上,也不容易。

而更有意思的是,萬曆竟然答應了。

這是一個不尋常的舉動,因為沈鯉很有能力,又是他的親信。而沈一貫雖說人滑了點,辦事還算能干,平時朝廷的事全靠這兩人辦,萬曆竟然讓他們全都走人,動機就一個字——煩。

自打登基以來,萬曆就沒過幾天清淨日子。先被張居正壓著,連大氣都不敢出,等張居正一死,言官解放,吵架的來了,天天鬧騰。到生了兒子,又開始爭國本,堂堂皇帝,竟然被迫就范。

現在太子也立了,某些人還不休息,跟著搞什麼妖書案,打算混水摸魚,手下這兩人還借機斗來斗去,時不時還以辭職相威脅,太過可惡。

既然如此,你們就都滾吧,有多遠滾多遠,讓老子清淨點!

沈一貫和沈鯉走了,內閣只剩下了朱賡。

這一年,朱賡七十二歲。

朱賡很可憐,他不但年紀大,而且老實,老實到他上任三天,就有言官上書罵他,首輔大人心態很好,統統不理。

可讓他無法忍受的是,他不理大臣,皇帝也不理他。

內閣人少,一個七十多的老頭起早貪黑熬夜,實在扛不住,所以朱賡多次上書,希望再找幾個人入閣。

可是前後寫了十幾份報告,全都石沉大海,到後來,朱大人忍不住了,可憐七十多歲的老大爺,親自跑到文華門求見皇帝,等了半天,卻還是吃了閉門羹。

[1348]

換在以前,皇帝雖然不上朝,但大臣還是要見的,特別是內閣那幾個人,這樣才能控制朝局。比如嘉靖,幾十年不上朝,但沒事就找嚴嵩、徐階聊天,後來索性做了鄰居,住到了一起(西苑)。

但萬曆不同,他似乎是不想干了。在他看來,內閣一個人不要緊,沒有人也不要緊,雖然朱首輔七十多了,也還活著嘛。能用就用,累死了再說,沒事就別見了,也不急這幾天,會有人的,會見面的,再等等吧。

就這樣,朱老頭一邊等一邊干,一個人苦苦支撐,足足等了一年,既沒見到助手,也沒見過皇帝。

這一年里朱老頭算被折騰慘了,上書國政,皇帝不理,上書辭職,皇帝也不理,到萬曆三十四年(1607),朱賡忍無可忍,上書說自己有病,竟然就這麼走了。

皇帝還是不理。

最後一個也走了。

內閣沒人呆,首輔沒人干,經過萬曆的不懈努力,朝廷終于達到了傳說中的最高境界——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自明代開國以來,只有朱元璋在的時候,既無宰相,也無內閣,時隔多年,萬曆同志終于重現往日榮光。

而對于這一空前絕後的盛況,萬曆很是沉得住氣,沒人就沒人,日子還不是照樣過?

但很快,他就發現這日子沒法過了。

因為內閣是聯系大臣和皇帝的重要渠道,而且內閣有票擬權,所有的國家大事,都由其擬定處理意見,然後交由皇帝審閱批准。所以即使皇帝不干活,國家也過得去。

朱元璋不用宰相和內閣,原因在于他是勞模,什麼都能干。而萬曆先生連文件都懶得看,你要他去干首輔的活,那就是白日做夢。

朝廷陷入了全面癱瘓,這麼下去,眼看就要破產清盤,萬曆也急了,下令要大臣們推舉內閣人選。

幾番周折後,于慎行、葉向高、李廷機三人成功入閣,班子總算又搭起來了。

但這個內閣並沒有首輔,因為萬曆特意空出了這個位置,准備留給一個熟人。

這個人就是王錫爵,雖說已經告老還鄉,但憶往昔,崢嶸歲月稠。之前共背黑鍋的革命友誼,給萬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他派出專人,去請王錫爵重新出山,並同時請教他一個問題。

王錫爵不出山。

由于此前被人坑過一次,加上都七十四歲了,王錫爵拒絕了萬曆的下水邀請,但畢竟是多年戰友,還教過人家,所以,他解答了萬曆的那個疑問。

[1349]

萬曆的問題是,言官太過凶悍,應該如何應付。

王錫爵的回答是,他們的奏疏你壓根別理(一概留中),就當是鳥叫(禽鳥之音)!

我覺得,這句話十分之中肯。

此外,他還針對當時的朝廷,說了許多意見和看法,為萬曆提供了借鑒。

然後,他把這些內容寫成了密疏,派人送給萬曆。

這是一封極為機密的信件,其內容如果被曝光,後果難以預料。

所以王錫爵很小心,不敢找郵局,派自己家人攜帶這封密信,並反複囑托,讓他務必親手交到朝廷,絕不能流入任何人的手中,也算是吸取之前申時行密疏**的經驗。

但他做夢也沒想到,這一次,他的下場會比申時行還慘。

話說回來,這位送信的同志還是很敬業的,拿到信後立即出發,日夜兼程趕路,一路平安,直到遇見了一個人。

當時他已經走到了淮安,准備停下來歇腳,卻聽說有個人也在這里,于是他便去拜訪了此人。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李三才。

李三才,字道甫,陝西臨潼人,時任都察院右僉都禦史,鳳陽巡撫。

這個名字,今天走到街上,問十個人估計十個都不知道,但在當年,卻是天下皆知。

關于此人的來曆,只講一點就夠了:

二十年後,魏忠賢上台時,編了一本東林點將錄,把所有跟自己作對的人按照水滸一百單八將稱號,以實力排序,而排在此書第一號的,就是托塔天王李三才。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十分厲害的人物。

因為淮安正好歸他管,這位送信人原本認識李三才,到了李大人的頭,就去找他敘舊。

兩人久別重逢,聊著聊著,自然是要吃飯,吃著吃著,自然是要喝酒,喝著喝著,自然是要喝醉。

送信人心情很好,聊得開心,多喝了幾杯,喝醉了。

李三才沒有醉,事實上,他非常清醒,因為他一直盯著送信人隨身攜帶的那口箱子。

在安置了送信人後,他打開了那個箱子,因為他知道,里面必定有封密信。

[1350]

得知信中內容之後,李三才大吃一驚,但和之前那位泄露申時行密疏的羅大纮不同,他並不打算公開此信,因為他有更為複雜的政治動機。

手握著這封密信,李三才經過反複思考,終于決定:篡改此信件。

在他看來,篡改信件,更有利于達到自己的目的。

所謂篡改,其實就是重新寫一封,再重新放進盒子里,讓這人送過去,神不知鬼不覺。

可是再一細看,他就開始感歎:王錫爵真是個老狐狸。

古代沒有加密電報,所以在傳送機密信件時,往往信上設有暗號,兩方約定,要麼多寫幾個字,要麼留下印記,以防被人調包。

李三才手中拿著的,就是一封絕對無法更改的信,倒不是其中有什麼密碼,而是他發現,此信的寫作者,是王時敏。

王時敏,是王錫爵的孫子,李三才之所以認定此信系他所寫,是因為這位王時敏還有一個身份——著名書法家。

這是真沒法了,明天人家就走了,王時敏的書法天下皆知,就自己這筆字,學都沒法學,短短一夜時間,又練不出來。

無奈之下,他只好退而求其次,抄錄了信件全文,並把信件放了回去。

第二天,送信人走了,他還要急著把這封密信交給萬曆同志。

當萬曆收到此信時,絕不會想到,在他之前,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信件的內容,而其中之一,就是遠在無錫的普通老百姓顧憲成。

這件事可謂疑團密布,大體說來,有幾個疑點:

送信人明知身負重任,為什麼還敢主動去拜會李三才,而李三才又為何知道他隨身帶有密信,之後又要篡改密信呢?

這些問題,我可以回答。

送信人去找李三才,是因為李大人當年的老師,就是王錫爵。

非但如此,王錫爵還曾對人說,他最喜歡的學生,就是李三才。兩人關系非常的好,所以這位送信人到了淮安,才會去找李大人吃飯。

作為鳳陽巡撫,李三才算是封疆大吏,而且他本身就是都察院的高級官員,對中央的政治動向十分關心,皇帝為什麼找王錫爵,找王錫爵干什麼,他都一清二楚,唯一不清楚的,就是王錫爵的答複。

最關鍵的問題來了,既然李三才是王錫爵的學生,還算他的親信,李三才同志為什麼要背後一刀,痛下殺手呢?

因為在李三才的心中,有一個人,比王錫爵更加重要,為了這個人,他可以出賣自己的老師。

萬曆二年(1574),李三才考中了進士,經過初期培訓,他分到戶部,當上了主事,幾年之後,另一個人考中進士,也來到了戶部當主事,這個人叫顧憲成。

[1351]

這之後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史書上沒有寫,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驚奇發現,當顧憲成和李三才在戶部做主事的時候,他們的上司竟然叫趙南星。

聯想到這幾位後來在朝廷里呼風喚雨的情景,我們有理由相信,在那些日子里,他們談論的應該不僅僅是仁義道德,君子之交,暗室密謀之類的把戲也沒少玩。

李三才雖然是東林黨,但道德水平明顯一般,他出賣王老師,只是因為一個目的——利益。

只要細細分析一下,就能發現,李三才塗改信件的真正動機。

當時的政治形勢看似明朗,實則複雜,新成立的這個三人內閣,可謂凶險重重,殺機無限。

李廷機倒還好說,這個人性格軟弱,屬于和平派,誰也不得罪,誰也不搭理,基本可以忽略。

于慎行就不同了,這人是朱賡推薦的,算是朱賡的人,而朱賡是沈一貫的人,沈一貫和王錫爵又是一路人,所以在東林黨的眼里,朱賡不是自己人。

剩下的葉向高,則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人,此後一系列重大事件中,他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此人雖不是東林黨,卻與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是個合格的下黨。

這麼一擺,你就明白了,內閣三個人,一個好欺負,兩個搞對立,遇到事情,必定會僵持不下。

僵持還算湊合,可要是王錫爵來了,和于慎行團結作戰,東林黨就沒戲了。

雖然王錫爵的層次很高,公開表明自己不願去,但東林黨的同志明顯不太相信,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打開那封信,看個究竟。

在那封信中,李三才雖然沒有看到重新出山的許諾,卻看到了毫無保留的支持,為免除後患,他決定篡改。

然而由于寫字太差,沒法改,但也不能就此算數,為了徹底消除王錫爵的威脅,他抄錄並泄露了這封密信,而且特意泄露給言官。

因為在信中,王錫爵說言官發言是鳥叫,那麼言官就是鳥人了。鳥人折騰事,是從來不遺余力的。

接下來的事情可謂順其自然,輿論大嘩,言官們奮筆疾書,把吃奶的力氣拿出來痛罵王錫爵,言辭極其憤怒,怎麼個憤怒法,舉個例子你就知道了。

我曾翻閱過一位言官的奏疏,內容就不說了,單看名字,就很能提神醒腦——巨奸塗面喪心比私害國疏。

如此重壓之下,王錫爵沒有辦法,只好在家靜養,從此不問朝政,後來萬曆幾次派人找他複出,他見都不見,連回信都不寫,估計是真的怕了。

事情的發展,就此進入了顧憲成的軌道。

[1352]

王錫爵走了,朝廷再也沒有能擔當首輔的人選,于是李廷機當上了首輔,這位兄弟不負眾望,上任後不久就沒頂住罵,回家休養,誰叫也沒用,基本算是罷工了。

而異類于慎行也不爭氣,剛上任一年就死了,就這樣,葉向高成為了內閣的首輔,也是唯一的內閣大臣。

對手被鏟除了,這是最好的結局。

必須說明的是,所謂李三才和顧憲成的勾結,並不是猜測,因為在史料翻閱中,我找到了顧憲成的一篇文章。

在文章中,有這樣幾句話:

木偶蘭溪、四明、嬰兒山陰、新建而已,乃在遏婁江之出耳。

人亦知福清之得以晏然安于其位者,全賴婁江之不果出……密揭傳自漕撫也,豈非社稷第一功哉?

我看過之後,頓感毛骨悚然。

這是兩句驚天動的話,卻不太容易看懂,要看懂這句話,必須解開幾個密碼。

第一句話中,木偶和嬰兒不用翻譯,關鍵在于新建、蘭溪、四明、山陰、以及婁江五個詞語。

這五個詞,是五個名,而在這里,則是暗指五個人。

新建,是指張位(新建人)、蘭溪,是指趙志皋(蘭溪人)、四明,是指沈一貫(四明人),山陰,是指朱賡(山陰人)。

所以前半句的意思是,趙志皋和沈一貫不過是木偶,張位和朱賡不過是嬰兒!

而後半句中的婁江,是指王錫爵(婁江人)。

連接起來,我們就得到了這句話的真實含義:

趙志皋、沈一貫、張位、朱賡都不要緊,最為緊要的,是阻止王錫爵東山再起!

顧憲成,時任南直隸無錫縣普通平民,而趙、張、沈、朱四人中,除張位外,其余三人都當過首輔,首輔者,宰相也,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然而這個無錫的平民,卻在自己的文章中,把這些不可一世的人物,稱為木偶、嬰兒。

而從文字語氣中可以看出,他絕非單純發泄,而是確有把握,似乎在他看來,除了王錫爵外,此類大人物都不值一提。

一個普通老百姓能牛到這個份上,真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上篇:正文 1341-1344     下篇:正文 1353-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