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413-1418  
   
正文 1413-1418


對于這個問題,方從哲並未多想,便說出了自己的回答:

這個人叫李可灼,他說自己有仙丹,我們沒敢輕信。

他實在應該多想想的。

因為金丹不等于仙丹,輕信不等于不信。

正是這個模棱兩可的回答,導致了一個錯誤的判斷:

好吧,召他進來。

于是,李可灼進入了大殿,他見到了皇帝,他為皇帝號脈,他為皇帝診斷,最後,他拿出了仙丹。

仙丹的名字,叫做紅丸。

此時,是萬曆四十八年(1620)八月二十九日上午,明光宗服下了紅丸。

他的感覺很好。

按照史書上的說法,吃了紅丸後,渾身舒暢,且促進消化,增加食欲(思進飲膳)。

消息傳來,宮外焦急等待的大臣們十分高興,歡呼雀躍。

皇帝也很高興,于是,幾個時辰後,為鞏固療效,他再次服下了紅丸。

下午,勞苦功高的李可灼離開了皇宮,在宮外,他遇見了等待在那里的內閣首輔方從哲。

方從哲對他說:

你的藥很有效,賞銀五十兩。

李可灼高興地走了,但他並沒有領到這筆賞銀。

方從哲以及當天參與會議的人都留下了,他們住在了內閣,因為他們相信,明天,身體好轉的皇帝將再次召見他們。

六個時辰之後

凌晨,住在內閣的大臣們突然接到了太監傳達的諭令:

即刻入宮覲見。

所有的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但當他們尚未趕到的時候,就已得到了第二個消息——皇上駕崩了。

萬曆四十八年(1620)九月初一,明光宗在宮中逝世,享年三十九,享位一月。

皇帝死了,這十分正常,皇帝吃藥,這也很正常,但吃藥之後就死了,這就不正常了。

明宮三大案之紅丸案,就此拉開序幕。

沒有人知道,所謂的紅丸,到底是什麼藥,也沒有人知道,在死亡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陰謀。

[1414]

此時向乾清宮趕去的人,包括內閣大臣、各部長官,共計十三人。在他們的心中,有著不同的想法和打算,因為皇帝死了,官位、利益、權力,一切的一切都將改變。

只有一個人例外。

楊漣十分悲痛,因為那個賞識他的人,已經死了,而且死得不明不白。此時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

查出案件的真相,找出幕後的黑手,揭露惡毒的陰謀,讓正義得以實現,讓死去的人得以瞑目。

這就是楊漣的決心。

但此時,楊漣即將面對的,卻是一個更為複雜,更為棘手的問題。

雖然大家都住在內閣,同時聽到消息,畢竟年紀不同,體力不同,比如內閣的幾位大人,方從哲老先生都七十多了,劉一璟、韓曠年紀也不小,反應慢點、到得晚點十分正常。

所以首先到達乾清宮的,只有六部的部長、都察院左都禦史,當然還有楊漣。

這幾個人已經知道了皇帝去世的消息,既然人死了,那就不用急了,就應該考慮尊重領導了,所以他們決定,等方首輔到來再進去。

進不了宮,眼淚儲備還不能用,而且大清早的,天都沒亮,反正是等人,閑著也是閑著,于是,他們開始商討善後事宜。

繼承皇位的,自然是皇長子朱由校了,但問題是,他的父親死了,母親也死了,而且年紀這麼小,宮里沒有人照顧,怎麼辦呢?

于是,禮部尚書孫如游、吏部尚書周嘉謨、左都禦史張問達提出:把朱由校交給李選侍。

這個觀點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支持,事實上,反對者只有一個。

然後,他們就聽到了這個唯一反對者的聲音:

萬萬不可!

其實就官職和資曆而言,楊漣沒有發言的資格,因為他此時他不過是個小小的七品給事中,說難聽點,他壓根就不該呆在這里。

然而在場的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靜靜地等待著他的發言,因為他是皇帝臨死前指定的召見者,換句話說,他是顧命大臣。

楊漣十分激動,他告訴所有的人,朱由校很幼稚,如果把他交給一個女人,特別是一個用心不良的女人,一旦被人脅迫,後果將不堪設想。

這幾句話,徹底喚起了在場朝廷重臣們的記憶,因為就在幾天前,他們親眼目睹了那個凶惡女人的猙獰面目。

他們同意了楊漣的意見。

但事實上,皇帝已經死了,未來的繼承人,已在李選侍掌握之中。

所以,楊漣說出了他的計劃:

入宮之後,立刻尋找皇長子,找到之後,必須馬上帶出乾清宮,脫離李選侍的操縱,大事可成!

十三位顧命大臣終于到齊了,在楊漣的帶領下,他們走向了乾清宮。

一場你死我活的斗爭即將開始。

[1415]

戰斗,從大門口開始

當十三位顧命大臣走到門口的時候,被攔住了。

攔住他們的,是幾個太監。毫無疑問,這是李選侍的安排。

皇帝去世的時候,她就在宮內,作為一位智商高于鄭貴妃的女性,她的直覺告訴她,即將到來的那些顧命大臣,將徹底毀滅她的野心。

于是她決定,阻止他們入宮。

應該說,這個策略是成功的,太監把住大門,好說歹說就不讓進,一幫老頭加書呆子,不懂什麼槍杆子里出政權的深刻道理,只能干瞪眼。

幸好,里面還有一個敢玩命的:

皇上已經駕崩,我們都是顧命大臣,奉命而來!你們是什麼東西!竟敢阻攔!且皇長子即將繼位,現情況不明,你們關閉宮門,到底想干什麼?!

對付流氓加文盲,與其靠口,不如靠吼。

在楊漣的怒吼之下,吃硬不吃軟的太監閃開了,顧命大臣們終于見到了已經歇氣的皇上。

接下來是例行程序,猛哭猛磕頭,哭完磕完,開始辦正事。

大學士劉一璟首先發問:

皇長子呢?他人在哪里?

沒人理他。

快點交出來!

還是沒人理他。

李選侍清醒地意識到,她手中最重要的棋子,就是皇長子,只要控制住這個未來的繼承人,她的一切願望和野心,都將得到滿足。

這一招很絕,絕到楊漣都沒辦法,宮里這麼大,怎麼去找,一幫五六十歲的老頭,哪有力氣玩捉迷藏?

楊漣焦急萬分,畢竟這不是家里,找不著就打地鋪,明天接著找,如果今天沒戲,明天李選侍一道聖旨下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必須找到,現在,馬上,必須!

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一個太監走了過來,在大學士劉一璟的耳邊,低聲說出了兩個字:

暖閣。

這個太監的名字,叫做王安。

王安,河北雄縣人,四十多年前,他進入皇宮,那時,他的上司叫馮保。

二十六年前,他得到了新的任命,到一個誰也不願意去的地方,陪一個誰也不願意陪的人,這個人就是沒人待見,連名分都沒有的皇長子朱常洛。

[1416]

王安是個好人,至少是個識貨的人,當朱常洛地位岌岌可危的時候,他堅定且始終站在了原地,無論是爭國本,還是34;梃擊都竭盡全力,證明了他的忠誠。

朱常洛成為明光宗之後,他成為了司禮秉筆太監,掌控宮中大權。

這位仁兄最喜歡的人,是東林黨,因為一直以來,東林黨都是皇帝陛下的朋友。

而他最不喜歡的人,就是李選侍,因為這個女人經常欺負後宮的一位王才人,而這位王才人,恰好就是皇長子朱由校的母親。

此刻還不下爛藥,更待何時?

劉一璟大怒,大吼一聲:

誰敢藏匿天子!

可是吼完了,就沒轍了,因為這畢竟是宮里,人躲在里面,你總不能破門而入去搶人吧。

所以最好的方法,是讓李選侍心甘情願地交人,然後送到門口,揮手致意。

這似乎絕不可能,但是王安說,這是可能的。隨後,他進入了暖閣。

面對李選侍,王安體現出了一個卓越太監的素質,他雖沒有搶人的體力,卻有騙人的智力。

他對李選侍說,現在情況特殊,必須讓皇長子出面,安排先皇的喪事,安撫大家的情緒,事情一完,人就能回來。

其實這謊扯得不圓,可是糊弄李選侍是夠了。

她立即叫出了朱由校。

然而,就在她把人交給王安的那一瞬間,卻突然醒悟了過來!她隨即拉住了朱由校的衣服,死死拉住,不肯松手。

王安知道,動粗的時候到了,他決定欺負眼前這個耍賴的女人。因為太監雖說不男不女,可論力氣,比李小姐還是要大一些。

王安一把拉過朱由校,抱起就走,沖出了暖閣。當門外的顧命大臣們看見皇長子的那一刻,他們知道,自己勝利了。

于是,在先皇的尸體(估計還熱著)旁,新任皇帝接受了顧命大臣們的齊聲問候:萬歲!

萬歲喊完了,就該跑了。

在人家的地盤上,搶了人家的人,再不跑就是真是傻子了。

具體逃跑方法是,王安開路,劉一璟拉住朱由校的左手,英國公張維賢拉住朱由校的右手,包括方從哲在內的幾個老頭走中間,楊漣斷後。就這樣,朱由校被這群活像綁匪(實際上也是)的朝廷大臣帶了出去。

事情正如所料,當他們剛剛走出乾清宮的時候,背後便傳來了李選侍尖利的叫喊聲:

哥兒(指朱由校),回來!

[1417]

李大姐這嗓子太突然了,雖然沒要人命,卻把顧命大臣們嚇了一跳,他們本來在乾清宮外准備了轎子,正在等轎夫來把皇子抬走,聽到聲音後,腳一剁,不能再等了!

不等,就只能自己抬,情急之下,幾位高干一擁而上,去抬轎子。

這四位高級轎夫分別是吏部尚書周嘉謨,給事中楊漣,內閣大學士劉一璟,英國公張維迎。

前面幾位大家都熟,而最後這位張維迎,是最高世襲公爵,他的祖先,就是跟隨明成祖朱棣靖難中陣亡的第一名將張玉。

也就是說,四個人里除楊漣外,職務最低的是部長,我又查了下年齡,最年輕的楊漣,當時也已經四十八歲了,看來人急眼了,還真敢拼命。

就這樣,朱由校在這幫老干部的簇擁下,離開了乾清宮,他們的目標,是文華殿,只要到達那里,完成大禮,朱由校就將成為新一代的皇帝。

而那時,李選侍的野心將徹底破滅。

當然,按照最俗套的電視劇邏輯,壞人們是不會甘心失敗的,真實的曆史也是如此。

畢竟老胳膊老腿,走不快,很快,大臣們就發現,他們被人追上了。

追趕他們的,是李選侍的太監。一個帶頭的二話不說,惡狠狠地攔住大臣,高聲訓斥:

你們打算把皇長子帶到哪里去?

一邊說,還一邊動手去拉朱由校,很有點動手的意思。

對于這幫大臣而言,搞陰謀、罵罵人是長項,打架是弱項。于是,楊漣先生再次出場了。

他大罵了這個太監,並且鼓動朱由校:

天下人都是你的臣子,何須害怕!

一頓連罵帶捧,把太監們都鎮住了,領頭的人見勢不妙,就撤了。

這個被楊漣罵走的領頭太監,名叫李進忠,是個不出名的人。但不久之後,他將更名改姓,改為另一個更有名的名字——魏忠賢。

在楊漣的護衛下,朱由校終于來到了文華殿,在這里,他接受了群臣的朝拜,成為了新的皇帝,史稱明熹宗。

明熹宗朱由校

這就算即位了,但問題在于,畢竟也是大明王朝,不是雜貨鋪,程序還要走,登基還得登。

有人建議,咱就今天辦了得了,可是楊漣同志不同意,這位仁兄認定,既然要登基,就得找個良辰吉日,一查,那就九月初六吧。

這是一個極為錯誤的決定。

[1418]

今天是九月初一,只要皇長子沒登基,乾清宮依然是李選侍的天下,而且,她依然是受命照顧皇長子的人,對于她而言,要翻盤,六天足夠了。

然而楊漣本人,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就在他即將步入深淵的時候,一個人拉住了他,並且把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臉上。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左光斗。

左光斗,字遺直,安徽桐城人。萬曆三十五年進士。現任都察院巡城禦史,楊漣最忠實的戰友,東林黨最勇猛的戰士。

雖然他的職位很低,但他的見識很高,剛一出門,他就揪住了楊漣,對著他的臉,吐了口唾沫:

到初六登基,今天才初一,如果有何變故,怎麼收拾,怎麼對得起先皇?!

楊漣醒了,他終于明白,自己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

皇長子還在宮內,一旦李選侍掌握他,號令群臣,到時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但事已至此,只能明天再說,畢竟天色已晚,皇宮不是招待所,楊大人不能留宿,無論如何,必須等到明天。

楊漣走了,李選侍的機會來了。

當天傍晚,朱由校再次來到乾清宮,他不能不來,因為他父親的尸體還在這里。

可是他剛踏入乾清宮,就被李選侍扣住了,尸體沒帶走,還搭進去一個活人。

眼看顧命大臣們就要完蛋,王安又出馬了。

這位太監可謂是智慧與狡詐的化身,當即挺身而出,去和李選侍交涉,按說被人搶過一次,總該長點記性,可是王安先生幾番忽悠下來,李選侍竟然又交出了朱由校。

這是個很難理解的事,要麼是李小姐太弱智,要麼是王太監太聰明,無論如何最終的結果是,李選侍失去了一個機會,最後的機會。

因為第二天,楊漣將發起最為猛烈的進攻。

九月初二

吏部尚書周嘉謨和禦史左光斗同時上書,要求李選侍搬出乾清宮。

這是一個十分聰明的戰略,因為乾清宮是皇帝的寢宮,只要李選侍搬出去,她將無法制約皇帝,失去所有政治能量。

但要趕走李選侍,自己動手是不行的,畢竟這人還是後妃,拉拉扯扯成何體統?

經過商議,楊漣等人統一意見:讓她自己走。

左光斗主動承擔了這個艱巨的任務,為了徹底趕走這個女人,他連夜寫出了一封奏疏,一封堪稱惡毒無比的奏疏。

上篇:正文 1407-1412     下篇:正文 1419-1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