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601-1620  
   
正文 1601-1620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1]



他說:我五年平遼,全憑法度,今天不殺你,如何懲戒後人?皇上給我尚方寶劍,就是為此!



這是句相當忽悠人的話,特別是最後一句,皇上給我尚方寶劍,就是為此。



為此——到底為什麼?



所謂為此,就是為了維護紀律,也就是客氣客氣的話,沒有特指,因為皇帝並未下令,用此劍殺死毛文龍。



但在毛文龍聽來,為此,就是皇帝發話,讓袁同志拿著家伙,今天上島來砍自己,所以他沒有反抗。



換句話說,毛文龍同志之所以束手待斃,是因為他的語法沒學好,沒搞清主謂賓的指代關系,弄錯了行情。



從小混社會,有豐富江湖經驗的毛總兵就這麼被稀里糊塗地干掉了。這就是小時候不好好讀書的惡果。



人干掉了,接下來的是擦屁股程序。



首先是安慰大家,我只殺毛文龍,首惡必辦,脅從不問。然後是發錢,袁崇煥隨身帶著十萬兩(約六千多萬人民幣),全都發了,只是這種先殺人,再分錢的方式,實在太像強盜打劫。



而最後,也最重要的一步,是安撫。



毛文龍手下這幾萬人,基本都是他的親信,要保證這些人不跑,也不散伙,袁崇煥很是花了一番心思,先是換了一批將領,安插自己的親信,然後又任命毛文龍的兒子毛承祿當部將,這意思是,我雖然殺了你爹,但那是公事,跟你沒有關系,照用你,別再鬧事。



幾大棒加胡蘿蔔下去,效果很好,沒人鬧,也沒人反,該干啥還干啥,袁崇煥很高興。



毛文龍就這麼死了,似乎什麼都沒有改變。



但後果是有的,且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嚴重。



最高興的是皇太極,他可以放心了,因為毛文龍所控制的區域,除皮島外,還有金州、旅順等地區,而毛總兵人品雖不咋樣,但才能出眾,此人一死,這些地盤就算沒人管了,他可以放心大膽地進攻京城。



而自信的袁督師認定,他的善後工作非常出色。但他不知道的是,在那群被他安撫的毛文龍部下里,有這樣三個人,他們的名字分別是尚可喜、耿仲明、孔有德。



這三位仁兄就不用多介紹了,都是各類“辮子戲”里的老熟人了,前兩位先是造反,折騰明朝,後來又跟著吳三桂造反,折騰清朝,史稱“三藩”。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2]



而最後這位孔有德更是個極品,他是清朝僅有的兩名漢人封王者之一(另一個是吳三桂)。現在北京有個地名叫公主墳,據說里面埋的就是孔有德的女兒。



當漢奸能當出這麼大成就,實在是因為他的漢奸當得非常徹底。後來鎮守桂林時,遇到了明末第一名將李定國,被打得滿地找牙,氣不過,竟然自焚了。清朝認為這兄弟很夠意思,就追認了個王。



這三位仁兄原先都是山東的礦工,覺得掙錢沒夠,就改行當了海盜,後來轉正成了毛文龍的部將。事實證明,這三個人只有毛文龍能鎮住,因為兩年後,他們就都反了。



事實還證明,他們是很有點水平的,後來當漢奸時很能打仗,為大清的統一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



再提一句,那位被袁督師提拔的毛文龍之子毛承祿後來也反了,不過運氣差點,沒當上漢奸,就被剁了。



所謂文龍該死,結果大致如此。



但跟上述結果相比,下面這個才是最為致命的。



到底是朝廷里混過的,殺死毛文龍後,袁崇煥立刻意識到,這事辦大了。



所以他立即上書,向皇帝請罪,說這事我辦錯了,以我的權力,不應該殺死毛文龍,請追究我的責任,等待皇帝處分。



袁崇煥認識錯誤的態度很誠懇,方法卻不對。如果要追究責任,處分、

撤職、充軍都是不夠的,唯一能夠擺平此事的方法,就是殺人償命。



殺人的必備程序



在明朝,殺一個人很難嗎?



答案是不難,拍黑磚、打悶棍、路上遇到劫道的,手腳利落的,也就一根煙功夫。



但要合法地殺掉一個人,很難。



因為大明是法制社會,徹頭徹尾的法制社會。



這絕不是開玩笑,只要熟讀以下攻略,就算你在明朝犯了死罪,要想不死,也是可能的。



比如你在明朝犯了法(殺了人),就要定罪,運氣要是不好,定了個死罪,就要殺頭。



但暫時別慌,只要你沒干造反之類的特種行當,不會馬上被推出去殺掉,一般都是秋後處決。



有人會問,秋後處決不一樣是處決嗎?不過是多活兩天而已。



確實是多活了,但只要你方式得當,就不只是多活兩天,事實上,據記載,最高記錄是二十多年。



之所以出現這種奇怪的現象,是因為要處決一個人,必須經過複核,而在明朝,複核的人不是地方政府,也不是最高法院大理寺,甚至不是刑部部長。



唯一擁有複核權的人,是皇帝。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3]



這句話的意思是,無論你在哪里犯罪,市區、縣城乃至邊遠山區,無論你犯的是什麼罪,殺人、放火或是砸人家窗戶,且無論你是張三、李四、王二麻子,還是王侯將相,只要你犯了死罪,除特殊情況外,都得層層報批,縣城報省城,省城報刑部,刑部報皇帝,皇帝批准,才能把你干掉。



自古以來,人命關天。



批准的方式是打勾,每年刑部的官員,會把判刑定罪的人寫成名單,讓皇帝去勾,勾一個殺一個。



但問題是,如果你的名字在名單上,無非也就讓皇帝大人受累勾一筆,秋後就拉出去砍了,怎麼可能活二十多年不死呢?



不死攻略一:



死緩二十多年的奇跡,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種獨特習慣,要知道,皇帝大人在勾人的時候,並不是全勾,每張紙上,他只勾一部分,經常會留幾個。



此即所謂君臨天下,慈悲為懷,皇帝大人是神龍轉世,犯不著跟你們平頭百姓計較,少殺幾個沒關系。



但要把你的性命寄托在皇帝大人打勾上,實在太懸,萬一那天他心情欠佳,全勾了,你也沒轍。



所以要保證活下來,我們必須另想辦法。



不死攻略二:



相對而言,攻略二的生存機率要高得多。當然,成本也高得多。



攻略二同樣起源于皇帝大人的某種習慣——日理萬機。



要打通攻略二,靠運氣是沒戲的。你必須買通一個人,但這個人不是地方官員(能買通早就買了),也不是刑部(人太多,你買不起),更加不是皇帝(你試試看)。



而是太監。



皇帝大人從來不清理辦公桌,也不整理公文的,每次死刑名單送上來,都是往桌上一放,打完勾再換一張,畢竟我國幅員遼闊,犯罪分子一點不缺,動不動幾十張勾決名單,今天勾不完,放在桌上等著明天批。



但是皇帝們絕不會想到,明天勾的那張名單,並不是今天眼前的這張。



玄機就在這里,既然皇帝只管打勾,名字太多,又記不住,索性就把下面名單挪到上面去,讓沒出錢的難兄難弟們先死,等過段時間,看著關系戶的那張名單又上來了,就再往下放,周而複始,皇帝不批,就不能殺,就在牢里住著,反正管吃管住,每年全家人進牢過個年,吃頓團圓飯,不亦樂乎。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4]



而能干這件事的,只有皇帝身邊的太監,而且這事沒啥風險,也就是把公文換個位置,又沒拿走,皇帝發現也沒話說。



但這件事也不容易。因為能翻皇帝公文的,大都是司禮監,能混到司禮監的,都不是凡人,很難攀上關系,且收費也很貴,就算買通了,萬一哪天他忘了,或是下去了,該殺還是得殺。



無論費多大功夫,能保住命,還是值得的。



不過需要說明的是,以上攻略不適用于某些特殊人物,比如崇禎,工作干勁極大,喜歡打勾,一勾全勾完,且記性極好,又比較討厭太監,遇到這種皇帝,就別再指望了。



綜上所述,在明代,要合法干掉一個人,是很難的。



之所以說這麼多,得出這個結論,只是要告訴你,袁崇煥的行為,有多麼嚴重。



殺個老百姓,都要皇帝複核,握有重兵,關系國家安危的一品武官毛文龍,就這麼被袁崇煥殺了,連個報告都沒有。



僅此一條,即可處死袁崇煥。



更重要的是,此時已有傳言,說袁崇煥殺死毛文龍,是與皇太極配合投敵,因為他做了皇太極想做而做不到的事。



這種說法是比較扯的,整個遼東都在袁崇煥的手中,他要投敵,打開關甯防線就行,毛文龍只能在島上看著。



事情鬧到這步,只能說他實在太有個性了。



在朝廷里,太有個性的人注定是混不長的。



但袁崇煥做夢也沒想到,他等來的,卻是一份嘉獎。



崇禎二年(1629)六月十八日,崇禎下令,痛斥毛文龍專橫跋扈,目無軍法,稱贊袁崇煥處理及時,沒有防衛過當,加以獎勵。



這份旨意說明了崇禎對袁崇煥的完全推崇和信任,以及對毛文龍的完全唾棄。



他是這樣說的,不是這樣想的。



按照史料的說法,聽說此事後,崇禎“驚惶不已”。



驚惶是肯定的,好不容易找了個人收拾殘局,結果這人一上來,啥都沒整,就先干掉了幫自己撐了八年的毛總兵,腦袋進水了不成?



但崇禎同志不愧為政治家,關鍵時刻義無反顧地裝了孫子:人你殺了,就是罵你,他也活不了,索性罵他幾句,說他死得該再吐上幾口唾沫,沒問題。



袁崇煥非常高興,殺人還殺出好了,很是歡欣鼓舞了幾天,但他並不清楚,他可以越權,可以妄為,卻必須滿足一個條件。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5]



這個條件的名字,叫做辦事。



要當督師,可以,要取消巡撫,可以,遼東你說了算,可以,殺掉毛文龍,也可以,但前提條件是,你得辦事,五年平遼,只要平了,什麼都好辦,平不了嘛,就辦你。



袁崇煥很清楚這點,但畢竟還有五年,鬼知道五年後什麼樣,慢慢來。



但兩個月後,一個人的一次舉動,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順便說一句,這人不是故意的。



崇禎二年(1629)十月,皇太極准備進攻。



雖然之前曾被袁崇煥暴打一頓,狼狽而歸,但現實是嚴峻的,上次搶回來的東西,都用得差不多,又沒有再生產能力,不搶不行啊。



可問題是,關甯防線實在太硬,連他爹算在內,都去了兩次了,連塊磚頭都沒能敲回來。



皇太極進攻的消息,袁崇煥聽到過風聲,一點不慌。



北京,背靠太行山脈和燕山山脈,通往遼東的唯一大道就是山海關,把這道口子一堵,鬼都進不來,所以袁崇煥很安心。



關卡是死的,人是活的。



冥思苦想的皇太極終于想出了通過關甯防線的唯一方法——不通過關甯防線。



中國這麼大,不一定非要從遼東去,飛不了,卻可以繞路。



遼東沒法走,那就繞吧,繞到蒙古,從那兒進去,沒轍了吧。



就這樣,皇太極率十萬軍隊(包括蒙古部落),發動了這次決定袁崇煥命運的進攻。



這是一次載入軍事史冊的突襲,皇太極充分展現了他的軍事才華,率軍以不怕跑路的精神,跑了半個多月,從遼東跑到遼西,再到蒙古。



蒙古邊界沒有堅城,沒有大炮,皇太極十分輕松地跨過長城,在地圖上畫個半圓後,于十月底到達明朝重鎮遵化。



遵化位于北京西北面,距離僅兩百多公里,一旦失守,北京將無險可守。



袁崇煥終于清醒了,但大錯已經釀成,當務之急,是派人擋住皇太極。



估計是欺負皇太極上了癮,袁崇煥沒有親自上陣,他把這個光榮的任務交給了趙率教。



皇太極同志帶了十萬人,全部家當,以極為認真的態度來搶東西,竟然只派個手下,率這麼點人(估計不到一萬)來擋,太瞧不起人了。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6]



趙率教不愧名將之名,得令後率軍連趕三天三夜,于十一月三日到達遵化,很不容易。



十一月四日,出去打了一仗,死了。



對于趙率教的死,許多史料上說,他是被冷箭射死,部下由于失去指揮,導致崩潰,全軍覆沒。



但我認為趙率教死不死,不是概率問題,是個時間問題,就那麼點人,要對抗十萬大軍,就算手下全變成趙率教,估計也擋不住。



趙率教陣亡,十一月五日,遵化失陷。



占領遵化後,後金軍按照慣例,搞了次屠城,火光沖天,鬼哭狼嚎,再講一下,不知是為了留個紀念,還是覺得風水好,清軍入關後,把遵化當成了清朝皇帝的墳地,包括所謂“千古一帝”的康熙、乾隆以及“名垂青史”的慈禧太後,都埋在這里。



幾具有名的尸體躺在無數具無名的尸體上,所謂之霸業,如此而已。



最後說幾句,到了民國時期,土匪出身的孫殿英又跑到遵化,挖了清朝的祖墳,據說把乾隆、慈禧等一干偉大人物的尸體亂踩一通,著實是死不瞑目。當然,由于此事干得不地道,除個別人(馮玉祥)說他是革命行為外,大家都罵,又當然,罵歸罵,從墳里掏出來的寶貝,什麼乾隆的寶劍,慈禧的玉枕頭(據說是宋美齡拿了),還是收歸收。



幾百年折騰來,折騰去,也就那麼回事。



但遵化怎麼樣,對當時的袁崇煥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十一月五日,得知消息的袁督師明白,必須出馬了。隨即親率大軍,前去迎戰皇太極。



十一月十日,當他到達京城近郊,剛松口氣的時候,卻得知了一個意外的消息。



原任兵部尚書王洽被捕了,而接替的他的人,是孫承宗。



王洽剛上任不久就下台,實在是運氣太差,突然遇上這麼一出,打也打不過,守也守不住,只好撤職,一般說來,老板開除員工,也就罷了,但崇禎老板比較牛,撤職之後又把他給砍了。



關鍵時刻,崇禎決定,請孫承宗出馬,任內閣大學士、兵部尚書。



在這場史稱“己巳之變”的戰爭中,這是崇禎做出的最英明,也是唯一英明的決定。



此時的袁崇煥已經到達遵化附近的薊州,等待著皇太極的到來,因為根據後金軍之前的動向看,這里將是他的下一個目標。



這是個錯誤的判斷。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7]



皇太極繞開薊州,繼續朝京城挺進。



情況萬分緊急,因為從種種跡象看,他的最終目的就是京城。



但袁崇煥不這麼看,他始終認為,皇太極就是個搶劫的,兜***也好,繞路也罷,搶一把就走,京城並無危險。



其實孫承宗也這樣認為,但畢竟是十萬人的搶劫團伙,所以他立即下令,袁崇煥應立即率部,趕到京郊昌平、三河一帶布防,阻擊皇太極。



到此為止,事情都很正常。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很不正常。



袁崇煥知道了孫承宗的部署,卻並未執行,當年的學生,今天的袁督師,已無需服從老師的意見。



他召集軍隊,開始了一種極為詭異的行動方式。



十一月十一日,袁崇煥率軍對皇太極發動追擊。

說錯了,是只追不擊。



皇太極繞過薊州,開始北京近郊旅游,三河、香河、順義一路過去,所到之處都搶劫留念。袁崇煥一直跟著他,搶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就這樣,袁崇煥幾萬人,皇太極十萬人,共十多萬人在北京周圍轉悠,從十一日到十五日,五天一仗沒打。



袁崇煥在這五天里的表現,是有爭議的,爭議了幾百年,到今天都沒消停。



爭議的核心只有一個:他到底想干什麼?



大敵當前,既不全力進攻,也不部署防守,為什麼?



當時人民群眾的看法比較一致:袁崇煥是叛徒。



不攻也不守,跟著人家兜***,不是叛徒是什麼?



更重要的是,皇太極在這五天里沒閑著,四處搶劫,搶了又沒人做主,郊區居民異常憤怒,都罵袁崇煥。



朝廷的許多高級官員也很憤怒,也罵袁崇煥,因為他們也被搶了(北京城土地緊張,園林別墅都在郊區)



民不聊生,官也不聊生,叛徒的名頭算是背定了。



所以每當翻閱這段史料時,我總會尋找一樣東西——動機。



叛徒是不對的,要叛變不用等到今天,他手下的關甯軍是戰斗力最強的部隊,將領全都是他的人,只要學習吳三桂同志,把關一交,事情就算結了。



失誤也不對,憑他的智商和水平,跟著敵人兜圈之類的蠢事,也還干不出來。



所以我很費解,費解他的舉動為何如此奇怪,直到我想起了在這三年前他對熊廷弼說過的四個字,才終于恍然大悟。



“主守,後戰。”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8]



致命漏洞



袁崇煥很清楚,以戰斗力而言,如果與後金軍野戰,就算是最精銳的關甯鐵騎,也只能略占上風,要想徹底擊敗皇太極,必須用老方法:憑堅城,用大炮。



而這里,唯一的堅城,就是北京。



為實現這一戰略構想,必須故意示弱,引誘皇太極前往北京,然後以京城為依托,發動反擊。



鑒于袁崇煥同志已經死了,也沒時間告訴我他的想法,但事情的發展印證了這一切。



十一月十六日,當皇太極終于掉頭,沖向北京時,袁崇煥當即下令,向北京進發。



袁崇煥堅信,到達京城之時,即是勝利到來之日。



但事實上,命令下發的那天,他的死期已然注定。



因為在計劃中,他忽視了一個十分不起眼,卻又至關重要的漏洞。



一直以來,袁崇煥的固定戰法都是堅守城池,殺傷敵軍,待敵疲憊再奮勇出擊,從甯遠到錦州,屢試不爽。



所以這次也一樣,將敵軍引至城下,誘其攻堅,待其受挫後,全力進攻,可獲全勝。



很完美,很高明,如此完美高明的計劃,大明最偉大的戰略家,城里的孫承宗先生竟然沒想到。



孫承宗想到了。



他堅持在北京外圍迎敵,不想誘敵深入,不想大獲全勝,並不是他愚蠢,而是因為他不但知道袁崇煥的計劃,還知道這個計劃的致命漏洞。



這個漏洞,可以用五個字來概括:這里是北京。



無論理論還是實戰,這個計劃都無懈可擊,之前甯遠的勝利已經證明,它是行得通的。



但是這一次,它注定會失敗,因為這里是北京。



甯遠也好,錦州也罷,都是小城市,里面當兵的比老百姓還多,且位居前線,都是袁督師說了算,讓守就守,讓撤就撤,不用討論,不用測評。



但在京城里,說話算數的人只有一個,且絕不會是袁崇煥。



袁督師這輩子什麼都懂,就是不懂政治。皇上坐在京城里,看著敵軍跑來跑去,就在眼皮子底下轉悠,覺都睡不好,把你叫來護駕,結果你也跑來跑去,就是不動手,把皇帝當猴耍,現在連招呼也沒打,就突然沖到北京城下,到底想干什麼?!



洞悉這一切的人,只有孫承宗。



所以謙虛的老師設置了那個無比保守,卻也是唯一可行的計劃。



驕傲的學生拒絕了這個計劃,他認為,自己已經超越了所有的人。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09]



就在袁崇煥率軍到達北京的那一天,孫承宗派出了使者。



這位使者前往袁崇煥的軍營,只說了一段話:皇上十分賞識你,我也相信你的忠誠,但是你殺掉了毛文龍,現在又把軍隊駐紮在城外,很多人都懷疑你,希望你盡力為國效力,若有差錯,後果不堪設想。



雖然在史料上,這段話是使者說的,但很明顯,這是一個老師,對他學生的最後告誡。



孫承宗的判斷一如既往,很准。



袁崇煥到北京的那一天,是十一月十七日,很巧,他剛到不久,另一個人就到了——皇太極。



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我曾查過當時的布陣方位,皇太極的軍隊在北城,而袁崇煥在南城的廣渠門,雖說比較遠,但你剛來,人家就到,實在太像帶路的,要人民群眾不懷疑你,實在很難。



更重要的是,明朝有規定,邊防軍隊,未經皇帝允許,不得駐紮于北京城下。但袁崇煥同志實在很有想法,誰都沒請示,就到了南城。



到這份上,如果還不懷疑袁崇煥,就不算正常了。



京城里大多數人很正常,所以上到朝廷,下到賣菜的,全都認定,袁崇煥有問題。



唯一不正常的,是崇禎。



他沒有罵袁崇煥,只是下令袁崇煥進城,他要親自召見。



召見的地點是平台,一年前,袁崇煥在這里,得到了一切。現在,他將在這里,失去一切。



其實袁崇煥本人是有思想准備的,一年過去,寸土未複不說,還讓皇太極打到了城下,實在有點說不過去,皇帝召見,大事不妙。



如果是叛徒,是不會去的,然而他不是叛徒,所以他去了。



跟他一起進去的,還有三個人,分別是總兵滿桂、黑云龍、祖大壽。



祖大壽是袁崇煥的心腹,而滿桂跟袁崇煥有矛盾,黑云龍是他的部下。



此前我曾一度納悶,見袁崇煥,為什麼要拉這三個人進去,後來才明白,其中大有奧妙。



袁崇煥的政治感覺相當好,預感今天要挨整,所以進去時脫掉了官服,穿著布衣,戴黑帽子以示低調。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卻是他做夢都想不到的。



崇禎沒有發火,沒有訓斥,只是做了一個動作:



他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大衣,披到了袁崇煥的身上。



袁督師目瞪口呆。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0]



一年多啥也沒干,敵人都打到城下了,竟然還這麼客氣,實在太夠意思了。



在以往眾多的史料中,對崇禎同志都有個統一的評價:急躁。



然而這件事情充分證明,崇禎,是一個成熟、卓越的政治家。



一年前開會,要錢給錢,要糧給糧,看誰順眼就提誰(比如祖大壽),看誰不順眼就換誰(比如滿桂),無所謂,只要把活干好。



一年了,寸土未複,干掉了牽制後金的毛文龍,皇太極來了,也不玩命打,跟他在城邊兜***,嚴重違反治安規定,擅自帶兵進駐城下,還是那句話,你到底想干什麼?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是個人,就要解決袁崇煥了。



崇禎不是人,他是皇帝,一個有著非凡忍耐力,和政治判斷的皇帝。



以他的脾氣,換在以往,早就把袁崇煥給剁了,現在情況緊急,必須裝孫子。



所以自打袁崇煥進來,他一直都很客氣,除了脫衣服,就是說好話,你如何辛苦,如何忠心,我如何高興等。



其實千言萬語就一句話:你的工作干得很不好,我很不高興,但是現在不能收拾你。



到這個份上,還能如此克制,實在難得,如果要給崇禎同志的表現打分的話,應該是十分。



而袁崇煥同志之後的表現,應該是負分。



說的事情沒有做到,做的事情不應該做,又讓皇帝大人吃那麼多苦頭,卻得到了這樣的嘉獎,袁崇煥受寵若驚。



所謂受寵若驚,是受寵後自己吃驚,他接下來的舉動,卻讓別人吃驚。



在感謝皇帝大人的恩典後,袁崇煥開始了一場讓無數人匪夷所思許多年的演說:



他首先描述了敵情,按照他的說法,敵軍異常強大,且傾盡全力,准備拿下北京,把皇帝陛下趕出去,連繼位的日子都定好了,很難抵擋。



這段話是徹頭徹尾的胡說,且是故意的胡說,皇帝大人不懂業務,或許還會亂想,袁崇煥是專業人士,明知皇太極是窮的沒辦法,才來搶一把的,搶完了人家即回去了,竟然還要蒙領導,實在太不像話了。



但問題的關鍵在于,為什麼?



袁崇煥的這一表現,被當時以及後來的許多人認定,他是跟皇太極勾結的叛徒。



從經濟學的觀點來看,這是不太可能的。所謂勾結,總得有個理由,換句話說,有個價錢,但問題是,當年皇太極同志,可是很窮的。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1]



要知道,皇太極之所以來搶,是因為家里沒錢,沒錢,怎麼跟人勾結呢?



雖說此前也有李永芳、范文程之類的人前去投奔,但事實上,也都並非什麼大人物。比如李永芳,只是個地區總兵,而且就這麼個小人物,努爾哈赤同志都送了一個孫女,一個駙馬的(額駙)頭銜,還有無數金銀財寶,才算把他套住。



范文程更不用說,大明混不下去,到後金混飯吃的,只是一個舉人而已,皇太極都給個大學士,讓他當主力參謀。



李永芳投降的時候,是地區副總兵,四品武官,努爾哈赤就搭進去一個孫女,按照這個標准,如果要買通明代最大地方官,總管遼東、天津、登州、萊州、薊州五個巡撫的袁崇煥,估計他就算把女兒、孫女全部打包送過去,估計也是白搭。



至于分地盤,就更不用說了,皇太極手里的地方,也就那麼大,要分都拿不出手,誰跟你干?



當然,如果你非要較真,說他們倆一見如故,不要錢和地盤,老子也豁出去跟你干,我也沒辦法。



所以從經濟學的角度講,只要袁崇煥智商正常,是不會當叛徒的。



他糊弄皇帝的唯一原因,是兩個字——心虛。



沒法不心虛,跟皇帝吹了牛,說五年平遼,不到一年,人家就帶兵來平你了。之前干掉了毛總兵,在北京城下又跟人兜圈,不經許可沖到城下,這事干得實在太糙。



不把敵人說得狠點,不把任務描述得艱巨點,怎麼混過去?



可他萬萬沒想到,這一糊弄,就糊弄過了。



皇帝當場傻眼不說,大臣們都嚇得不行,戶部尚書畢自嚴的舌頭伸了出來,半天都沒收回去。



客觀地講,袁督師干了一件相當缺德的事,但精彩的表演還沒完,等大家驚訝完後,他又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始終認為,這句話讓他最終送了命。



“我的士兵連日征戰,希望能夠進城修整。”



這孩子沒救了。



在明朝,邊防軍隊未經許可進駐城下,基本就算造反,竟然還要兵馬入城休息,實在太囂張了。



當然,這個要求是有前科的。之前不久,滿桂在城外與後金軍大戰,中途曾經進入德勝門甕城休息,按袁崇煥的想法,他的地位比滿桂高,滿桂能進甕城,他也能進。



舉動如此可疑,大家本來就猜忌你,還要帶兵入城,遼東人參吃多了。



所以崇禎立即做出了答複:不行。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2]



袁督師倒也不依不饒:那我自己進城。



答複:不行。



會議就此結束。



這一天是崇禎二年(1629)十一月二十三日,根據種種跡象顯示,崇禎判定,袁崇煥不可再用。



但除掉此人,還需要時間,至少七天。



幕後人物



袁崇煥的宿命已經注定。



但他的悲劇,不在于他最後被殺,而是他直到被殺,也不知道為什麼。



事實上,致他于死地的那幾條罪狀里,有一條是很滑稽的。



這條滑稽的罪狀,來源于三天前的一次偶然事件。



三天前,是十一月二十日。



在這一天,皇太極率軍發動了進攻。



這是自于謙保衛戰後,京城發生的最大規模的戰斗,皇太極以南北對進戰術,分別進攻北城的德勝門和南城的廣渠門。



為保證不白來,皇太極下了血本,北路軍五萬余人,由他親率,隨同攻擊的包括大貝勒代善,濟爾哈朗等,而守衛北城的,是滿桂。



南路軍也不白給,共四萬人,三貝勒莽古爾泰帶隊,還包括後來辮子戲里的主要角色多爾袞、多鐸,守在這里的,就是袁崇煥。



戰斗同時開始。



袁崇煥率所部九千余人,在城外列陣迎敵。



莽古爾泰雖然比較蠢,但算術還是會的,四萬對九千,往前沖就是了。



但戰術還是要講的,他先率軍先沖袁崇煥的左翼,沖不動,退了。



過了一會,又率軍沖擊明軍右翼,還是沖不動,又退了。



估計是自尊心受到了傷害,第三次,他率領全部主力,直接撲袁崇煥。



後果很嚴重。



袁崇煥帶來的,是明軍最精銳的部隊——關甯鐵騎。



而且據某些史料講,包括祖大壽、吳襄在內的一干猛人,都在這支部隊里。



幾乎就在莽古爾泰沖鋒的同時,袁崇煥發動了反沖鋒。



此戰無需介紹戰術,因為基本沒有戰術,雙方騎兵對沖,誰更能砍,誰就能贏。



戰斗過程極其慘烈,四小貝勒之一的阿濟格的坐騎被射死,他身中數箭,差點當場完蛋,莽古爾泰本人被擊傷。



袁崇煥也很懸,為鼓勵士兵,他親自上陣參加沖鋒。據史書記載,他左沖右突如入無人之境,身中數箭,竟然毫發無傷,有如神助。



同樣身中數箭,阿濟格被射得奄奄一息,袁督師還能繼續奮斗,秘訣在于四個字——“重甲難透”。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3]



這四個字的意思是,袁督師身上的盔甲厚,箭射到他身上,一點事都沒有。



在關甯鐵騎的攻擊下,後金軍開始敗退。



但八旗軍的戰斗力相當強悍,加上莽古爾泰腦子不好用,還有幾把力氣,再次集結部隊,發動了第二次沖鋒。



死磕的力量是很大的,袁督師的中軍被沖散,他在亂軍之中被人圍攻,差點被剁。好在部下反應快,幫他格了幾刀(格之獲免),才從鬼門關爬出來。



穩住陣腳後,關甯軍開始反擊,然後又是你打過來,我打過去,一直折騰了八個鍾頭,直到晚上六點,莽古爾泰終于支持不住,敗退,沒來得及跑的,都被趕進了護城河。



廣渠門之戰結束,後金累計傷亡一千余人,明軍大勝。



南城勝利之際,北城的滿桂正在苦苦支撐。



進攻德勝門的軍隊,包括皇太極的親軍主力,戰斗力非常強,滿桂先派部將迎戰,沒一會就被打回來。關鍵時刻,滿桂同志表現出了高昂的革命斗志,親自上陣,並指揮城頭炮兵開炮支援。



在他的光輝榜樣映照下,城下明軍勇猛作戰,城上明軍勇猛開炮,後金軍死傷慘重。但不知城頭上的哪位仁兄,點炮的時候太過勇猛,一哆嗦偏了准頭,一炮直奔滿桂同志,當場就把他撂倒,遍體負傷,好在撿了條命,被人護著回去養傷了。



主帥雖然撤走,但在大炮的掩護下,明軍依然奮戰不已,付出重大傷亡後,皇太極被迫撤退,德勝門之戰就此結束。



這一天對袁崇煥而言,是很光榮的,他憑借自己的精兵良將,在京城打敗了實力強勁的八旗軍。



更重要的是,同一天出戰的滿桂,是他的死敵,當著皇帝的面,一個打出去,一個抬回來,實在很有面子。



可是他想不到,滿桂同志的這筆帳,最終會算到他的身上,因為在那天戰役結束時,一個流言開始在京城流傳:



開炮打傷滿桂的,就是袁崇煥。



這個說法是不可信的,因為滿桂在德勝門作戰,而袁崇煥在廣渠門,今天在北京,要跑個來回,估計都要一個鍾頭,無論如何,袁崇煥都是過不去的。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4]



但袁督師背這個黑鍋,也不是全無道理,他跟滿桂從甯遠就開始干仗,後來硬把滿總兵擠回關內,從來就不待見這人,現在滿桂受傷了,算在他頭上也不奇怪。



從毛文龍開始,到滿桂,再到崇禎,袁崇煥一步步將自己逼入絕境,雖然他自己並不知曉。



袁崇煥,廣西藤縣人,自“蠻夷之地”而起,奮發讀書,然資質平平,四次落第,以三甲僥幸登科,後赴遼東,得孫承宗賞識,于遼東潰敗之時,以獨軍守孤城,屹然不倒,先後擊潰努爾哈赤、皇太極父子,護衛遼東。



後受閹黨所迫離職,蒙崇禎器重再起,然性格跋扈,調離滿桂,安插親信,以尚方寶劍殺毛文龍,奉調守京,不顧大局,擅自駐防于城下,致京郊怨聲四起,後不惜性命,與皇太極苦戰,大破敵軍,不顧生死,身先士卒。



我想,差不多了。



最終命運揭曉之前,袁崇煥的表現大致如此。



他並不是一個天賦異稟的人,經過努力和奮斗,還有難得的機遇(比如孫承宗),才最終站上曆史的舞台。



他並不完美,不守規章,不講原則,想怎麼干就怎麼干,私心很重,聽話的就提,不聽話的就整(或殺)。



而某些所謂“專家”的所謂“力挽狂瀾”,基本就是扯淡。關于這個問題,我曾在社科院明史學會的例會上,跟明史專家討論過多次。客觀地講,以他的戰略眼光(跟著皇太極繞京城跑圈)和實際表現(擅殺毛文龍),守城出戰確屬上乘,讓他繼續鎮守遼東,還能鬧出什麼事來也難說,所謂挽救危局,隨便講幾句吧。



袁崇煥絕不是叛徒,也絕不是一個關鍵性人物,他存在與否,並不能決定明朝的興衰成敗。換句話說,以他的才能,無論怎麼折騰,該怎麼樣還怎麼樣。



對于這個悲劇性的結論,我不知道袁崇煥是否知道,他的一生豐富多彩,困守孤城,決死拼殺、遭人排擠、縱橫馳騁、身處絕境,人家遇不上的事,他大都遇上了。



但無論何時、何地,得意、失意,他一直在努力,他堅信,自己的努力終將改變一切。



他始終沒有放棄過



崇禎二年(1629)十一月二十七日,京城九門換防,一切准備就緒。



最終的結局已經注定,無需改變,也無法改變。



就在這天,堅定的袁崇煥開始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後一戰——左安門之戰。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5]



袁崇煥列隊于城外。



因為不能入城,只能背城布陣。背對著冰冷的牆磚,在京城凜冽的寒風中,他面對皇太極,展開了波瀾壯闊人生的最後一幕。



後金軍用潮水般的進攻,證明了自己還想進北京搶一把的美好願景,但關甯鐵騎用倒在他們面前的無數尸體證明,你們不行。



雙方在左安門外持續激戰,經過長達五個多小時的拉鋸,皇太極終于支持不住,再次敗退。左安門之戰,以明軍獲勝告終。



結束了,都結束了。



一個將軍最好的歸宿,就是在最後一場戰役中,被最後一顆子彈打死

——巴頓



我原先認為,說這句話的人,應該是吃飽了撐的外加精神失常,現在我明白了,他是對的。



崇禎二年(1629)十二月一日,袁崇煥得到指示,皇帝召見立即進城。



召見的理由是議餉,換句話說就是發工資。



命令還說,部將祖大壽一同覲見。



從古到今,領工資這種事都是跑著去的。袁崇煥二話不說,馬上往城里跑,所以他忽略了如下問題:既然是議餉,為什麼要拉上祖大壽?



跑到城下,卻沒人迎接,也不給開城門,等了半天,丟下來個筐子,讓袁督師蹲進去,拉上來。



這種入城法雖說比較寒摻,但好歹是進去了,在城內守軍的指引下,他來到了平台。



滿桂和黑云龍也來了,正等待著他。



在這個曾帶給他無比榮譽和光輝的地方,他第三次見到了崇禎。



第一次來,崇禎很客氣,對他言聽計從,說什麼是什麼,要什麼給什麼。第二次來,還是很客氣,十一月份了,城頭風大(我曾試過),二話不說就脫衣服,很夠意思。



第三次來,崇禎很直接,他看著袁崇煥,以低沉的聲音,問了他三個問題:



一、 你為什麼要殺毛文龍。



二、 敵軍為何能長驅直入,進犯北京。



三、 你為什麼要打傷滿桂。



袁崇煥沒有回答。



對于他的這一反應,許多史書上說,是沒能反應過來,所以沒說話。



事實上,他就算反應過來,也很難回答。



比如毛文龍同志,實在是不聽話外加不順眼,才剁了的,要跟崇禎明說,估計是不行的。再比如敵軍為何長驅直入,這就說來話長了,最好拿張地圖來,畫幾筆,解釋一下戰術構思,最後再順便介紹自己的作戰特點。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6]



至于最後滿桂問題,對袁督師而言,是很有點無厘頭的,因為他確實不知道這事。



總而言之,這三個問題下來,袁督師就傻了。



對于袁督師的沉默,崇禎更為憤怒,他當即命令滿桂脫下衣服,展示傷疤。



其實袁崇煥是比較莫名其妙的,說得好好的,你脫衣服干嘛?又不是我打的,關我屁事。



但崇禎就不這麼想了,袁崇煥不出聲,他就當是默認了,隨即下令,脫去袁崇煥的官服,投入大牢。



這是一個讓在場所有人都很驚訝的舉動,雖然有些人已經知道,崇禎今天要整袁崇煥,但萬萬沒想到,這哥們竟然玩大了,當場就把人給拿下。更重要的是,袁崇煥手握兵權,是城外明軍總指揮,敵人還在城外呢,你把他辦了,誰來指揮?



所以內閣大學士成基命、戶部尚書畢自嚴馬上提出反對,說了一堆話:大致意思是,敵人還在,不能沖動,沖動是魔鬼。



但崇禎實在是個四頭牛都拉不回來的人物,老子抓了就不放,袁崇煥軍由祖大壽率領,明軍總指揮由滿桂擔任,就這麼定了!



現在你應該明白,為什麼兩次平台召見,除袁崇煥外,還要叫上滿桂、黑云龍和祖大壽。



祖大壽是袁崇煥的心腹,只要他在場,就不怕袁軍嘩變,而滿桂是袁崇煥的死敵,抓了袁崇煥,可以馬上接班,如此心計,令人膽寒。



綜觀崇禎的表現,斷言如下:但凡說他蠢的,真蠢。



但這個滴水不漏的安排,還是漏水。



袁崇煥被抓的時候,祖大壽看上去並不吃驚。



他沒有大聲喧嘩,也沒有高調抗議,甚至連句話都沒說。畢竟抓了袁崇煥後,崇禎就馬上發了話,此事與其他人無關,該干什麼還干什麼。



但史書依然記下了他的反常舉動——發抖,出門的時候邁錯步等等。



對于這一跡象,大家都認為很正常——領導被抓了,抖幾抖沒什麼。



只有一個人發現了其中的玄妙。



這個人叫余大成,時任兵部職方司郎中。



祖大壽剛走,他就找到了兵部尚書梁廷棟,對他說:



“敵軍兵臨城下,遼軍若無主帥,必有大亂!”



梁廷棟毫不在意:



“有祖大壽在,斷不至此!”



余大成答:



“作亂者必是此人!”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7]



梁廷棟沒搭理余大成,回頭進了內閣。



在梁部長看來,余大成說了個笑話。于是,他就把這個笑話講給了同在內閣里的大學士周延儒。



這個笑話講給一般人聽,也就是笑一笑,但周大學士不是一般人。



周延儒,字玉繩,常州人,萬曆四十一年進士。



周延儒同志的名氣,是很大的。十幾年前我第一次翻明史的時候,曾專門去翻他的列傳,沒有翻到。後幾經查找才發現,這位仁兄被歸入了特別列傳——奸臣傳。



奸臣還不好說,奸是肯定的。此人天資聰明,所謂萬曆四十一年進士,那是謙虛的說法。事實上,他是那一年的狀元,不但考試第一,連面試(殿試)也第一。



聽到這句話,嗅覺敏銳的周延儒立即起身,問:



“余大成在哪里?”



余大成找來了,接著問:



“你認為祖大壽會反嗎?”



余大成回答:



“必反。”



“幾天?”



“三天之內。”



周延儒立即指示梁廷棟,密切注意遼軍動向,異常立即報告。



第一天,十二月二日,無事。



第二天,十二月三日,無事。



第三天,十二月四日,出事。



祖大壽未經批示,于當日凌晨率領遼軍撤離北京,他沒有投敵,臨走時留下話,說要回甯遠。



回甯遠,也就是反了。皇帝十分震驚,關甯鐵騎是精銳主力,敵人還在,要都跑了,攤子怎麼收拾?



周延儒很鎮定,他立即叫來了余大成,帶他去見皇帝談話。



皇帝問:祖大壽率軍出走,怎麼辦?



余大成答:袁崇煥被抓,祖大壽心中畏懼,不會投敵。



皇帝再問:怎麼讓他回來?



余大成答:只有一件東西,能把他拉回來。



這件東西,就是袁崇煥的手諭。



好辦,馬上派人去牢里,找袁督師寫信。



袁督師不寫。



可以理解,被人當場把官服收了,關進了號子,有意見難免,加上袁督師本非善男信女,任你說,就不寫。



急眼了,內閣大學士,外加六部尚書,搞了個探監團,全跑到監獄去,輪流勸說,口水亂飛。袁督師還是不肯,還說出了不肯的理由:



“我不是不寫,只是寫了沒用,祖大壽聽我的話,是因為我是督師,現我已入獄,他必定不肯就范。”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8]



這話糊弄崇禎還行,余大成是懂業務的:什麼你是督師,他才聽你的話,那崇禎還是皇上呢,他不也跑了嗎?



但這話說破,就沒意思了,所以余大成同志換了個講法,先捧了捧袁崇煥,然後從民族大義方面,對袁崇煥進行了深刻的教育,說到最後,袁督師欣然拍板,馬上就寫。



拿到信後,崇禎即刻派人,沒日沒夜地去追,但祖大壽實在跑得太快,追上的時候,人都到錦州了。



事實證明,袁督師就算改行去賣油條,說話也是算數的。祖大壽看見書信(還沒見人),就當即大哭失聲,二話不說就帶領部隊回了北京。



局勢暫時穩定,一天後,再度逆轉。



十二月十七日,皇太極再度發起攻擊。



這次他選擇的目標,是永定門。



估計是轉了一圈,沒搶到多少實在玩意,所以皇太極決定,玩一把大的,他集結了所有兵力,猛攻永定門。



明軍于城下列陣,由滿桂指揮,總兵力約四萬,迎戰後金。



戰役的結果再次證明,古代游牧民族在玩命方面,是有優越性的。



經過整日激戰,明軍付出重大傷亡,主將滿桂戰死,但後金軍也損失慘重,未能攻破城門,全軍撤退。



四年前,籍籍無名的四品文官袁崇煥,站在那座叫甯遠的孤城里,面對著只知道攢錢的滿桂、當過逃兵的趙率教、消極怠工的祖大壽,說:



“獨臥孤城,以當虜耳!”



在絕境之中,他們始終相信,堅定的信念,必將戰勝強大的敵人。



之後,他們戰勝了努爾哈赤,戰勝了皇太極,再之後,是反目、排擠、陣亡、定罪、叛逃。



趙率教死了,袁崇煥坐牢了,滿桂指認袁崇煥後,也死了,祖大壽終將走上那條不歸之路。



共患難者,不可共安樂,世上的事情,大致都是如此吧。



密謀



永定門之戰後,一直沒撈到硬貨的皇太極終于退兵了——不是真退。



他派兵占據了遵化、灤城、永平、遷安,並指派四大貝勒之一的阿敏鎮守,以此為據點,等待時機再次發動進攻。



戰局已經壞到不能再壞的地步,雖然外地勤王的軍隊已達二十多萬,鑒于滿桂這樣的猛人也戰死了,誰都不敢輕舉妄動,朝廷跟關外已基本失去聯系,遼東如何,山海關如何,鬼才知道,京城人心惶惶,形勢極度危險。



然後,真正的拯救者出現了。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19]



半個月前,草民孫承宗受召進入京城,皇帝對他說:“從今天起,你就是大學士,這是上級對你的信任。”



然後皇帝又說,“既然你是孫大學士了,現在出發去通州,敵人馬上到。”



對于這種平時不待見,臨時拉來背鍋的欠揍行為,孫承宗沒多說什麼,在他看來,這是義務。



但要說上級一點不支持,也不對,孫草民進京的時候,身邊只有一個人,他去通州迎敵的時候,朝廷還是給了孫大學士一些人。



一些人的數量是,二十七個。



孫大學士就帶著二十七個人,從京城沖了出來,前往通州。



當時的通州已經是前線了,後金軍到處劫掠,殺人放火兼干車匪路霸,孫大學士路上就干了好幾仗,還死了五個人,到達通州的時候,只剩二十二個。



通州是有兵的,但不到一萬人,且人心惶惶,總兵楊國棟本來打算跑路了,孫承宗把他拉住,硬拽上城樓,巡視一周,說明白不走,才把大家穩住。



通州穩定後,作為內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孫承宗開始協調各路軍隊,組織作戰。



以級別而言,孫大學士是總指揮,但具體實施起來,卻啥也不是。



且不說其他地區的勤王軍,就連嫡系袁崇煥都不聽招呼,孫承宗說,你別繞來繞去,在通州布防,把人擋回去就是了,偏不聽,協調來協調去,終于把皇太極協調到北京城下。



然後又是噼里啪啦一陣亂打,袁督師進牢房,皇太極也沒真走,占著四座城池,隨時准備再來。京城附近的二十多萬明軍,也是看著人多,壓根沒人出頭,關甯鐵騎也不可靠,祖大壽都逃過一次了,難保他不逃第二次。



據說孫承宗是個水命,所以當救火隊員實在再適合不過了。



他先找祖大壽。



祖大壽是個比較難纏的人,且向來囂張跋扈,除了袁崇煥,誰的面子都不給。

但孫承宗是例外,用今天的話說,當年袁督師都是給他提包的,老領導的老領導,就是領導的平方。



孫大學士說:袁督師已經進去了,你要繼續為國效力。



祖大壽說,袁督師都進去了,我不知哪天也得進去,還效力個屁。



孫承宗說:就是因為袁督師進去了,你才別鬧騰,趕緊給皇帝寫檢討,就說你要立功,為袁督師贖罪。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0]



祖大壽同意了,立即給皇帝寫信。



這邊糊弄完了,孫承宗馬上再去找皇帝,說祖大壽已經認錯了,希望能再有個機會,繼續為國效命。



話剛說完,祖大壽的信就到了,皇帝大人非常高興,當即回複,祖大壽同志放心去干,對你的舉動,本人完全支持。



雖然之前他也曾對袁崇煥說過這句話,但這次他做到了,兩年後祖大壽在大凌河與皇太極作戰,被人抓了,後來投降又放回來,崇禎問都沒問,還接著用。如此鐵杆,就是孫承宗糊弄出來的。



孫承宗搞定了祖大壽,又去找馬世龍。



馬世龍也是遼東系將領,跟祖大壽關系很好,當時拿著袁崇煥的信去追祖大壽的,即是此人。這人的性格跟祖大壽很類似,極其強橫,唯一的不同是,他連袁崇煥的面子都不給,此前有個兵部侍郎劉之綸,帶兵出去跟皇太極死磕,命令他帶兵救援,結果直到劉侍郎戰死,馬世龍都沒有來。



但是孫大學士仍然例外,什麼關甯鐵騎、關甯防線,還有這幫認人不認組織的武將,都是當年他弄出來的,能壓得住陣的,也只有他。



但手下出去找了幾天,都沒找到這人,因為馬世龍的部隊在西邊被後金軍隔開,沒消息。



但孫承宗是有辦法的,他出了點錢,找了幾個人當敢死隊,拿著他的手書,直接沖過後金防線,找到了馬世龍。



老領導就是老領導,看到孫承宗的信,馬世龍當即表示,服從指揮,立即前來會師。



至此,孫承宗終于集結了遼東系最強的兩支軍隊,他的下一個目標是:擊潰入侵者。



皇太極退出關外,並派重兵駐守遵化、永平四城,作為後金駐關內辦事處,下次來搶東西也好有個照應。



這種未經許可的經營行為,自然是要禁止的,崇禎三年(1630)二月,孫承宗集結遼東軍,發起進攻。



得知孫承宗進攻的消息時,皇太極並不在意,按年份算,這一年,孫承宗都六十八了,又精瘦,風吹都要擺幾擺,看著且沒幾天蹦頭了,實在不值得在意。



結果如下:



第一天,孫承宗進攻欒城,一天,打下來了。



第二天,進攻遷安,一天,打下來了。



第三天,皇太極坐不住了,他派出了援兵。

上篇:正文 1581-1600     下篇:正文 1621-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