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621-1640  
   
正文 1621-1640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1]

帶領援兵的,是皇太極的大哥,四大貝勒之一的阿敏。

阿敏是皇太極的大哥,在四大貝勒里,是很能打的。派他去,顯示了皇太極對孫承宗的重視,但我始終懷疑,皇太極跟阿敏是有點矛盾的。

因為戰斗結果實在是慘不忍睹。

阿敏帶了五千多人到了遵化,正趕上孫承宗進攻,但他剛到,看了看陣勢,就跑路了。

孫承宗並沒有派兵攻城,他只是在城下,擺上了所有的大炮。

戰斗過程十分無聊,孫承宗對炮兵的使用已經爐火純青,幾十炮打完,城牆就轟塌了,阿敏還算機靈,早就跑到了最後一個據點——永平。

如果就這麼跑回去,實在太不像話,所以阿敏在永平城下擺出了陣勢,要跟孫承宗決戰。

決戰的過程就不說了,直接說結果吧,因為從開戰起,勝負已無懸念,孫承宗對戰場的操控,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大炮轟完後,騎兵再去砍,真正實現了無縫對接。

阿敏久經沙場,但在孫老頭面前,軍事技術還是小學生水平,連一天都沒撐住,白天開打下午就跑了,死傷四千余人,連他自己都負了重傷,差點沒能回去。

就這樣,皇太極固守的關內四城全部失守,整個過程只用五天。

消息傳到京城,崇禎激動了,他二話不說,立馬跑到祖廟向先輩彙報,並認定,從今以後,就靠孫承宗了。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自崇禎二年十一月起,皇太極率軍進入關內,威脅北京,沿途燒殺搶掠,所過之地實行屠城,尸橫遍野,史稱“己巳之變”。

在這場戰爭中,無辜百姓被殺戮,經濟受到嚴重破壞,包括滿桂在內的幾位總兵陣亡,袁崇煥下獄,明朝元氣大傷。

但一切已經過去,對于崇禎而言,明天比昨天更重要。

當然,在處理明天的問題前,必須先處理昨天的問題。

這個問題的名字叫做袁崇煥。

對話

怎麼處理袁崇煥,這是個問題。

其實崇禎並不想殺袁崇煥。

十二月一日,逮捕袁崇煥的那天,崇禎給了個說法——解職聽堪。

這四個字的意思是,先把職務免了,再看著辦。

看著辦,也就是說可以不辦。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2]

事實上,當時幫袁崇煥說話的人很多,看情形關幾天沒准就放了,將來說不定還能複職。

但九個月後,崇禎改變了主意,他已下定決心,處死袁崇煥。

為什麼?

對于這一變化,許多人的解釋,都來源于一個故事。

故事是這樣的:

崇禎二年(1629)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北京城外無計可施的皇太極,決定玩個陰招。

他派人找來了前幾天抓住的兩個太監,並把他們安排到了一個特定的營帳里,派專人看守。

晚上,夜深人靜之時,在太監的隔壁營帳,住進了兩個人,這兩個人用人類能夠聽見的聲音(至少太監能聽見),說了一個秘密。

秘密的內容是袁崇煥已經和皇太極達成了密約,過幾天,皇太極攻擊北京,就能直接進城。

這兩個太監不負眾望,聽見了這個秘密,第二天,皇太極又派人把他們給送了回去。

他們回去之後,就找到了相關部門,把這件事給說了,崇禎大怒,認定袁崇煥是個叛徒,最終把他給辦了。

故事講完了。

這是個相當智慧且相當胡扯的故事。

二十年前,我剛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曾相信過這個故事,後來我長大了,就不信了。

但把話說絕了,似乎不太好,所以我更正一下:如果當事人全都是小學二年級水平,故事里的詭計是可以成功的。

因為這個故事實在太過幼稚。

首先,你要明白,崇禎不是小學二年級學生,他是一個老練成熟的政治家,也是大明的最高領導。

三年前,滿朝都是閹黨,他啥都沒說,只憑自己,就擺平了無法無天的魏忠賢;兩年前,袁崇煥不經許可,干掉了毛文龍,他還是啥都沒說。

明朝的言官很有職業道德,喜歡告狀,自打袁崇煥上任,他的檢舉信就沒停過,說得有鼻子有眼,某些問題可能還是真的,他仍然沒說。

敵軍兵臨城下,大家都罵袁崇煥是叛徒,他脫掉自己的衣服,給袁崇煥披上,打死他都沒說。

所以最後,他聽到了兩個從敵營里跑出來的太監的話,終于說了:殺掉袁崇煥。

無語,徹底的無語。

我曾十分好奇,這個讓人無語的故事到底是怎麼來的。

經過比對記載此事的幾十種史料,我確定,這個故事最早出現的地方,是清軍入關後,由清朝史官編撰的《清太宗實錄》。

明白了。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3]

記得當年我第一次去看清朝入關前的原始史料,曾經比較煩,因為按照常規,這些由幾百年前的人記錄的資料,是比較難懂的,而且基本都是滿文,我雖認識幾個,但要看懂,估計是很難的。

結果大吃一驚。

我看懂了,至少明白這份資料說些什麼,且毫不費力,因為在我翻開的那本史料里,有很多繡像。

所謂繡像,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插圖,且畫工很好,很詳細,打仗、談事都畫出來,是個人就能看明白。

後來我又翻過滿洲實錄,也有很多插圖,比如甯遠之戰、錦州之戰,都畫得相當好。

這是個比較奇怪的現象,古代的插圖本圖書很多,比如金瓶梅、西游記等等,但通常來講,類似政治文書、曆史記錄之類的玩意,為示莊重,是沒有插圖的,從司馬遷、班固,到修明史的張廷玉,二十五史,統統地沒有。順便說句,如果哪位仁兄能夠找到司馬遷版原始插圖史記,或是班固版插圖漢書,記得通知我,多少錢我都收。

疑惑了很久後,我終于找到了答案——文化。

後金是游牧民族,文化比較落後,雖說時不時也有范文程之類的文化人跑過去,但終究是差點,漢字且不說,滿文都是剛造出來的,認識的人實在太少。

但這麼多年,都干過些什麼事,必須要記,開個會、談個話之類的,一個個傳達太費勁,寫成文字印出去,許多人又看不懂,所以就搞插圖版,認字的看字,不認字的就當連環畫看,都能明白。

而在軍事作戰上,這點就更為明顯了。

努爾哈赤、皇太極以及後來的多爾袞,都是卓越的軍事家,能征善戰,但基本都是野路子練出來的,屬于實干派。在這方面,明朝大致相反,孫承宗袁崇煥都是考試考出來的,屬于理論派。

打仗這個行當,和打架有點類似,被人拍幾磚頭,下次就知道該拿菜刀還是板磚,朝哪下手更狠,老是當觀眾,很難有技術上的進步。

所以在戰場上,卷袖子猛干的實干派往往比讀兵書的理論派混得開。

但馬克思同志告訴我們,理論一旦與實踐結合,就會產生巨大的能量,成功范例如孫承宗等,都是曠世名將。

皇太極等人及時意識到了自己工作中的不足,于是他們擺事實,找差距,決定普及理論。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4]

在明朝找人來教,估計是不行了,所以教育的主要方法,是讀兵書。反正兵書也不是違禁品,找人去明朝采購回來,每人發一本,慢慢看。

工作進行得十分順利,托人到關內去買,但采購員到地方,就傻眼了。

因為從古至今,兵書很多,什麼太公兵法、孫子兵法、六韜三略且不說,光是明代,兵書就有上百種,是出版行業的一支生力軍。

面對困難,皇太極們沒有氣餒,他們經過仔細研討比較,終于確定了最終的兵法教材,並大量采購,保證發到每個高級將領手中。

此後無論是行軍還是打仗,後金軍的高級將領們都帶著這本指定兵法教材,早晚閱讀。

這本書的名字,叫做《三國演義》。

其實沒必要吃驚,畢竟孫子兵法之類的書,確實比較深奧,到京城街上拉個人回來,都未必會讀。要讓天天騎馬打仗的人讀,實在勉為其難,當時《三國演義》里的語言,大致就相當于是白話文了,方便理解,而且我相信,這本書很容易引起後金將領們的共鳴——有插圖。

沒錯,答案就在這本書中。

所謂反間計的故事,如不知來源,可參考《三國演義》之蔣干中計,綜合上述資料,以皇太極們的文化背景,能編出這麼個故事,差不多了。

但更關鍵的,是下一個問題——為什麼要編這個故事。

這個問題困惑了我三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找到了答案——我的答案。

我認定,這是一個陰謀,一個蓄謀已久且極其高明的陰謀。

關于此陰謀的來龍去脈,鑒于本人為此思考了很久,所以我決定,歇口氣,等會再講。

其實改變崇禎主意的,並不是那個幼稚的反間計,而是一次談話。

這次談話發生在一年前,談話的兩個人,分別是內閣大學士錢龍錫,和剛剛上任的薊遼督師袁崇煥。

談話內容如下:

錢龍錫:平遼方略如何?

袁崇煥:東江、關甯而已。

錢龍錫:東江何解?

袁崇煥:毛文龍者,可用則用之,不可用則除之。

翻譯一下,意思大致是這樣的:錢龍錫問,你上任後准備怎麼干。袁崇煥答,安頓東江和關甯兩個地方。錢龍錫又問:為什麼要安頓東江。

袁崇煥答:東江的毛文龍,能用就用,不能用就殺了他。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5]

按說這是兩人密談,偏偏就被記入了史料,實在是莫名其妙。

而且這份談話記錄看上去似乎也沒啥,錢龍錫問袁崇煥的打算,袁崇煥說准備收拾毛文龍,僅此而已。

但殺死袁崇煥的,就是這份談話記錄。

崇禎二年(1629)十二月七日,禦史高捷上疏,彈劾錢龍錫與袁崇煥互相勾結,一番爭論之後,錢龍錫被迫辭職。

著名史學家孟森曾說過,明朝有兩大禍患:第一是太監,其次是言官。

我認為,這句話是錯的。言官應該排在太監的前面,如太監是流氓,言官就是流氓2.0版本——文化流氓。

鑒于明代政治風氣實在太過開明,且為了保持政治平衡,打朱元璋起,皇帝就不怎麼管這幫人。結果脾氣越慣越大,有事說事,沒事說人,逮誰罵誰,見誰踩誰(包括皇帝),到了崇禎,基本已經形成了有組織,有系統的流氓集團,許多事情就壞在他們的手里。

在這件事上,他們表現得非常積極,此後連續半年,關于袁崇煥同志叛變、投敵乃至于生活作風等多方面問題的黑材料源源不斷,一個比一個狠(許多後人認定所謂袁崇煥投敵賣國的鐵證,即源自于此)。

就這麼罵了半年,終于出來個更狠的。

崇禎三年(1630)八月,山東禦史史范上疏,彈劾錢龍錫收受袁崇煥賄賂幾萬兩,連錢放在哪里,都說得一清二楚。

太陰險了。

在明代,收點黑錢,撈點外快,基本屬于內部問題,不算啥事,但這封奏疏卻截然不同。

因為他說,送錢的人是袁崇煥。

這錢就算是閻王送的,都沒問題,惟獨不能是袁崇煥。

因為袁崇煥是邊帥,而錢龍錫是內閣大臣。按照明朝規定,如果邊帥勾結近臣,必死無疑(有謀反嫌疑)。

十天後,崇禎開會,決定,處死袁崇煥。

崇禎二年(1629)十二月袁崇煥入獄,一群人圍著罵了八個月,終于,罵死了。

事情就是這樣嗎?

不是

在那群看似漫無目的,毫無組織的言官背後,是一雙黑手,更正一下,是兩雙。

這兩雙手的主人,一個叫溫體仁,一個叫周延儒。

周延儒同志前面已經介紹過了,這里講一下溫體仁同志的簡曆:男,浙江湖州人,字長卿,萬曆二十六年進士。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6]

這兩人後面還要講,這里就不多說了,對這二位有興趣的,可以去翻翻明史。順提一下,很好找,直接翻奸臣傳,周延儒同志就在嚴嵩的後面,接下來就是溫體仁。

應該說,袁崇煥從“聽堪”,變成了“聽斬”,基本上就是這二位的功勞。但這件事情,最有諷刺意味的,也就在這里。

因為溫體仁和周延儒,其實跟袁崇煥沒仇,且壓根兒就沒想干掉袁崇煥。

他們真正想要除掉的人,是錢龍錫。

有點糊塗了吧,慢慢來。

一直以來,溫體仁和周延儒都想解決錢龍錫,可是錢龍錫為人謹慎,勢力很大,要鏟除他非常困難。十分湊巧,他跟袁崇煥的關系很好,這次恰好袁崇煥又出了事,所以只要把袁崇煥的事情扯大,用他的罪名,把錢龍錫拉下水,就能達到目的。

袁崇煥之所以被殺,不是因為他自己,而是因為錢龍錫,錢龍錫之所以出事,不是因為他自己,而是因為袁崇煥。

幕後操縱,言官上疏,罵聲一片,只是為了一個政治目的。

接下來要解開的迷題是,他們為什麼要除掉錢龍錫。

有人認為,這是一個複仇的問題。是由于黨爭引起的,周延儒和溫體仁都是閹黨,因為被整,所以借此事打擊東林黨,報仇雪恨。

我認為,這是一個曆史基本功問題,是由于史料讀得太少引起的。

周延儒和溫體仁絕不是閹黨,雖然他們並非什麼好鳥,但這一點我是可以幫他們二位擔保的。事實上,閹黨要有他們這樣的人才,估計也倒不了。

崇禎元年(1628),就在崇禎大張旗鼓猛捶閹黨的時候,溫體仁光榮提任禮部尚書,周延儒榮升禮部侍郎。堂堂閹黨,如此頂風作案,公然與嚴懲閹黨的皇帝勾結獲得提升,令人發指。

在攻擊袁崇煥的人中,確實有閹黨,但這件事情的幕後策劃者,卻絕非同類,當一切的偽裝去除後,真正的動機始終只有倆字——權力。

內閣的權力很大,位置卻太少,要把自己擠上去,只有把別人擠下來。事實上,他們確實達到了目的,由于袁崇煥的事太大,錢龍錫當即提出辭職,而跟錢龍錫關系很好的大學士成基命幾個月後也下課,周延儒和溫體仁先後入閣,頂替了他們,成為了大學士。

而袁崇煥,只是一個無辜的犧牲品。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7]

崇禎三年(1630)八月十六日,崇禎在平台召開會議——第四次會議。

第一次,他提拔袁崇煥,袁崇煥很高興;第二次,他脫衣服給袁崇煥,袁崇煥很感動;第三次,他抓了袁崇煥,袁崇煥很意外;第四次,他要殺掉袁崇煥,袁崇煥不在。

袁崇煥雖沒辦法與會(坐牢中),卻毫無妨礙會議的盛況,參加會議的各單位有內閣、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五府、六科、錦衣衛等等,連翰林院都來湊了人數。

人到齊了,崇禎開始發言,發言的內容,是列舉袁崇煥的罪狀。主要包括給錢給人給官,啥都沒干,且殺掉毛文龍,放縱敵人長驅而入,消極出戰等等。

講完了,問:

“三法司如何定罪?”

沒人吱聲。

弄這麼多人來,說這麼多,還問什麼意見,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于是,崇禎說出了他的裁決:

依律,凌遲。

現場鴉雀無聲。

袁崇煥的命運就這樣確定了。

他是冤枉的。

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凶手。

溫體仁、周延儒未必想干掉袁崇煥,崇禎未必不知道袁崇煥是冤枉的,袁崇煥未必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死。

但他就是死了。

很滑稽,曆史有時候就是這麼滑稽。

袁崇煥被押赴西市,行刑。

或許到人生的最後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死,他永遠也不會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著許多或明或暗的規則,必須適應,必須放棄原則,背離良知,和光同塵,否則,無論你有多麼偉大的抱負,多麼光輝的理想,都終將被湮滅。

袁崇煥是不知道和光同塵的,由始至終,他都是一個不上道的人。他有才能,有抱負,有個性,施展自己的才能,實現自己的抱負,彰顯自己的個性,如此而已。

那天,袁崇煥走出牢房,前往刑場,沿途民眾圍觀,罵聲不絕。

他最後一次看著這個他曾為之奉獻一切的國家,以及那些他用生命護衛,卻謾罵指責他的平民。

傾盡心力,嘔心瀝血,只換來了這個結果。

我經常在想,那時候的袁崇煥,到底在想些什麼。

他應該很絕望,很失落,因為他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冤屈才能被洗刷,他的抱負才能被了解,或許永遠也沒有那一天,他的全部努力,最終也許只是遺臭萬年的罵名。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8]

然而就在行刑台上,他念出了自己的遺言:

一生事業總成空,

半世功名在夢中。

死後不愁無勇將,

忠魂依舊守遼東。

這是一個被誤解、被冤枉、且即將被千刀萬剮的人,在人生的最後時刻留下的詩句。

所以我知道了,在那一刻,他沒有絕望,沒有失落,沒有委屈,在他的心中,只有兩個字——堅持。

一直以來,幾乎所有的人都告訴我,袁崇煥的一生是一個悲劇。

事實並非如此。

因為在我看來,他這一生,至少做到了一件事,一件很多人無法做到的事——堅持。

蠻荒之地的苦讀書生,福建的縣令,京城的小小主事,堅守孤城的甯遠道,威震天下的薊遼督師,逮捕入獄的將領,背負冤屈死去的囚犯。

無論得意,失意,起或是落,始終堅持。

或許不能改變什麼,或許並不是扭轉乾坤的關鍵人物,或許所作所為並無意義,但他依然堅定地,毫無退縮地堅持下來。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也沒有放棄。

陰謀

袁崇煥是一個折騰了我很久的人。

圍繞這位仁兄的是是非非,叛徒也罷,英雄也好,幾百年吵下來,毫無消停跡象

但一直以來,對袁崇煥這個人,我都感到很納悶。因為就曆史學而言,曆史人物的分類大致分為三級:

第一級:關鍵人物,對曆史發展產生過轉折性影響的,歸于此類。

典型代表:張居正。如果沒這人,就沒有張居正改革,萬曆同志幼小的心靈沒准能茁壯成長,明朝也沒准會早日完蛋,總而言之,都沒准。再比如秦檜,也是關鍵人物,他要不干掉岳飛,不跟金朝和談,後來怎麼樣,也很難說。總而言之,是能給曆史改道的人。

第二級:重要人物,對曆史產生重大影響的,歸于此類。

典型代表:戚繼光。沒有戚繼光,東南沿海的倭寇很難平息。但此級人物與一級人物的區別在于,就算沒有戚繼光,倭寇也會平息,無非是個時間問題。換句話說,這類人沒法改道,只能在道上一路狂奔。

第三級:雞肋人物,但凡史書留名,又不屬于上述兩類人物的,皆歸于此類。

典型代表:太多,就不扯了,這類人基本都有點用,但不用似乎也沒問題,屬路人甲乙丙丁型。

袁崇煥,是第二級。

--------------------

各位朋友:

周末休息,下周一恢複更新。

祝大家周末愉快。

當年明月

2008年11月7日

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29]

明末是一個特別亂的年代。朱氏公司已經走到懸崖邊,就快掉下去了,還有人往下踹(比如皇太極之流),也有人往上拉(比如崇禎,楊嗣昌)。出場人物很多,但大都是二、三級人物,折騰來折騰去,還是亡了。

一級人物也有,只有一個。

只有這個人,擁有改變宿命的能力——我說過了,是孫承宗。

關甯防線的構建者,袁崇煥、祖大壽、趙率教、滿桂的提拔者,收拾爛攤子,收複關內四城,趕走皇太極的護衛者。

從頭到尾,由始至終,都是他在忙活。

其實二級人物袁崇煥和一級人物孫承宗之間的差距並不大,他有堅定的決心,頑強的意志,卓越的戰斗能力,只差一樣東西——戰略眼光。

他不知道為什麼不能隨便殺總兵,為什麼不能把皇太極放進來打,為什麼自己會成為黨爭的犧牲品。

所以他一輩子,也只能做個二級人物。

好了,現在最關鍵的時刻到了:

為什麼一個二級人物,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呢?不是民族英雄,就是賣國賊。

賣國賊肯定不是。所謂指認袁崇煥是賣國賊的資料,大都出自當時言官們的奏疏,要麼是家在郊區,被皇太極燒了;要麼是跟著溫體仁、周延儒混,至少也是看袁崇煥不順眼。這幫人搞材料,那是很有一套的,什麼黑寫什麼,偶爾幾份流傳在外,留到今天,還被當成寶貝。

其實這種黑材料,如果想看,可以找我。外面找不到的,我這里基本都有,什麼政治問題、經濟問題、生活作風問題,應有盡有,編本袁崇煥黑材料全集,綽綽有余。

至于民族英雄,似乎也有點懸,畢竟他老人家太有個性,干過些不地道的事,就水平而言,也不如孫老師,實在有點勉為其難。

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從未間斷,因為我隱約感到,在所謂民族英雄與賣國賊之爭的背後,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直到有一天,我找到了這個秘密的答案:陰謀。

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30]

那一天,我跟幾位史學家聊天,偶爾有人說起,據某些史料及考證,其實弘光皇帝(朱由崧,南明南京政權皇帝)跟崇禎比較類似,也是相當勤政,賣命干沒結果。

這位弘光同志,在史書上,從來就是皇帝的反面教材,吃喝嫖賭無一不精,所以我很奇怪,問:

“若果真如此,為何這麼多年,他都是反面形象?”

答:

“因為他是清朝滅掉的。”

都解開了。

崇禎很勤政,崇禎並非亡國之君,弘光很昏庸,弘光活該倒黴,幾百年來,我們都這樣認為。

但我們之所以一直這樣認為,只是因為有人這樣告訴我們。

之所以有人這樣告訴我們,是因為他們希望我們這樣認為。

在那一刻,我腦海中的謎團終于解開,所有看似毫不相關的線索,全都連成了一線。

崇禎不該死,因為他是被李自成滅掉的,所以李自成在清朝所修明史里面的分類,是流寇。

而我依稀記得,清軍入關時,他們的口號並非建立大清,而是為崇禎報仇,所以崇禎應該是正義的。

弘光之所以該死,因為他是被清軍滅掉的,大清王朝所剿滅的對象,必須邪惡,所以,弘光應該是邪惡的。

在百花繚亂的曆史評論背後,還是只有兩字——利益。

但凡能爭取大明百姓支持的,都要利用,但凡是大清除掉的,都是敵人。只為了同一個目的——維護大清利益,穩固大清統治。

掌握這把鑰匙,就能解開袁崇煥事件的所有疑團。

其實袁崇煥之所以成為幾百年都在風口浪尖上轉悠,只是因為一個意外事件的發生。

由于清軍入關時,打出了替崇禎皇帝報仇的口號,所以清朝對這位皇帝的被害,曾表示極度的同情,對邪惡的李自成、張獻忠等人,則表示極度的唾棄(具體表現,可參閱明史流寇傳)。

因此,對于崇禎皇帝,清朝的評價相當之高,後來順治還跑到崇禎墳上哭了一場,據說還叫了幾聲大哥,且每次都以兄弟相稱,很夠哥們,但到康乾時期,日子過安穩了,發現不對勁了。

因為崇禎說到底,也是大明公司的最後一任董事長,說崇禎如何好,如何死得憋屈,說到最後,就會出現一個悖論:

既然崇禎這麼好,為什麼還要接受大清的統治呢?

所以要搞點緋聞丑聞之類的玩意,把人搞臭才行。

但要直接潑汙水,是不行的,畢竟誇也誇了,哭也哭了,連兄弟都認了,轉頭再來這麼一出,太沒水准。

要解決這件事,絕不能揮大錘猛敲,只能用軟刀子背後捅人。

最好的軟刀子,就是袁崇煥。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31]

陰謀的來龍去脈大致如上,如果你不明白,答案如下:

要詆毀崇禎,無需謾罵,無需汙蔑,只需要誇獎一個人——袁崇煥。

因為袁崇煥是被崇禎干掉的,所以只要死命地捧袁崇煥,把他說成千古偉人,而如此偉人,竟然被崇禎干掉了,所謂自毀長城,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把崇禎與曆史上宋高宗(殺岳飛)之流歸為同類。

當然了,安撫大明百姓的工作還是要做,所以該誇崇禎的,還是得誇,只是誇的內容要改一改,要著力宣傳他很勤政,很認真,很執著,至于精明能干之類的,可以忽略忽略。總而言之,一定要表現人物的急躁、沖動,想干卻沒干成的形象。

而要樹立這個形象,就必須借用袁崇煥。

之後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把袁崇煥樹立為英雄,沒有缺點,戰無不勝,只要有他在,就有大明江山,再適當渲染氣氛,編實錄,順便弄個反間計故事,然後,在戲劇的最高潮,偉大的英雄袁崇煥——

被崇禎殺掉了。

多麼愚蠢,多麼自尋死路,多麼無可救藥。

就這樣,在袁崇煥的歎息聲中,崇禎的形象出現了:

一個很有想法,很有能力,卻沒有腦子,沒有運氣,沒有耐心,活活被憋死的皇帝。

最後,打出主題語:

如此皇帝,大明怎能不亡?

收工。

袁崇煥就這樣變成了明朝的對立面,由于他被捧得太高,所以但凡跟他作對的(特別是崇禎),都成了反面人物。

肯定了袁崇煥,就是否定了崇禎,否定了明朝,清朝弄到這麼好的擋箭牌,自然豁出去用,所以幾百年下來,跟袁督師過不去的人也很多,爭來爭去,一直爭到今天。

說到底,這就是個套。

幾百年來,崇禎和袁崇煥,還有無數的人,都在這個套子里,被翻來覆去,紛爭、吵鬧,自己卻渾然不知。

所以,應該戳破它。

當然,這一切只是我的看法,不能保證皆為真理,卻可確定絕非謬誤。

其實無論是前世的紛爭,還是後代的陰謀,對袁崇煥本人而言,都毫無意義。他竭盡全力,立下戰功,成為了英雄,卻背負著叛徒的罪名死去。

很多人曾問我,對袁崇煥,是喜歡,還是憎惡。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32]

對我而言,這是個沒有意義的問題,因為我堅信曆史的判斷和評價,一切的缺陷和榮耀,都將在永琲漁伅#惚e,展現自己的面目,沒有偽裝,沒有掩飾。

所以我竭盡所能,去描述一個真實的袁崇煥:並非天才,並非優等生,卻運氣極好,受人栽培,意志堅定,卻又性格急躁,同舟共濟,卻又難以容人,一個極其單純,卻又極其複雜的人。

在這世上,只要是人,都複雜,不複雜的,都不是人。

袁崇煥很複雜,他極英明,也極愚蠢,曾經正確,也曾經錯誤。其實他被爭議,並不是他的錯,因為他本就如此,他很簡單的時候,我們以為他很複雜,他很複雜的時候,我們以為他很簡單。

事實上,無論叛徒,或是英雄,他都從未變過,變的,只是我們自己。

越過幾百年的煙云,我看到的袁崇煥,並沒有那麼複雜,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在那個風云際會的時代,抱持著自己的理想,堅持到底。

即使這理想永遠無法實現,即使這注定是個悲劇的結尾,即使到人生的最後一刻,也永不放棄。

有時候,我會想起這個人,想起他傳奇的一生,他的光榮,他的遺憾。

有時候,我看見他站在我的面前,對我說:

我這一生,從沒有放棄。

抽簽

對袁崇煥而言,一切都結束了,但對崇禎而言,生活還要繼續,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當然,未必會更好。

他親手除掉了有史以來最龐大、最邪惡的閹黨,卻驚奇地發現,另一個更強大的敵人,已經站立在他的面前。

這是一個看不見的敵人。

崇禎上台不久,就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他是皇帝,大家也認這個皇帝,交代下去的事,卻總是干不成,工作效率極其低下。

因為自登基以來,所有的大臣都在干同一件事——吵架。

今天你告我,明天我告你,瞎折騰,開始崇禎還以為這是某些閹黨的反撲,但時間長了才發現,這是純粹的、無組織、無紀律的吵架。

一夜之間,朝廷就變了,正事沒人干,盡吵,且極其複雜。當年朝廷斗爭,雖說殘酷,好歹還分個東林黨,閹黨,帶頭的也是魏忠賢、楊漣之類的大腕,而今不同了,黨爭標准極低,只要是個人,哪怕是六部里的一個主事處長,都敢拉幫結伙,逮誰罵誰,搞得崇禎摸不著頭腦:是誰弄出來這幫龜孫?

就是他自己。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33]

這一切亂象的源頭,來源自一年前崇禎同志的一個錯誤決定。

解決魏忠賢後,崇禎認為,除惡必須務盡,矯枉必須過正,干人必須徹底,所以開始拉清單,整閹黨,但凡跟魏忠賢有關系的,拍馬屁的,站過隊的,統統滾他娘的。

這是一個極其不地道的舉動。大家到朝廷來,無非是混,誰當朝就跟誰混,說幾句好話,服軟低頭,也就是混碗飯吃。像楊漣那樣的英雄人物,我們都是身不能至,心向往之,起碼在精神上支持他,現在反攻倒算,打工一族,何苦呢?

但崇禎同志偏要把事做絕,砸掉打工仔的飯碗,那就沒辦法了。大家都往死里整,當年你說我是閹黨,整頓我,沒事,過兩年我上來,不玩死你不算好漢。

特別是東林黨,那真不是善人,逮誰滅誰,不聽話的,有意見的,就打成閹黨,啥事都干不成。

比如天啟七年(1627),除掉魏忠賢後,崇禎打算重建內閣,挑了十幾個人候選,官員就開始罵,這個有問題,那個是特務,搞得崇禎很頭疼,選誰都有人罵,都得罪人,抓狂不已。

在難題面前,崇禎體現出了天才政治家的本色,閉門幾天,想出了一個中國政治史上前所未有的絕招。只要用這招,無論選誰,大家都服氣,且毫無怨言——枚卜。

天啟七年(1627)十二月,在崇禎的親自主持下,枚卜大典召開。

就讀音而言,枚卜和沒譜是很像的,實際上,效果也差不多,因為所謂枚卜,用今天的話說,就是抓鬮。

具體方法是,把候選人的名字寫在字條上,放進金瓶,然後搖一搖,再拿夾子夾,夾到的上崗,沒夾到下課,完事。

內閣大學士,大致相當于內閣成員,首輔大學士就是總理,其他大學士就是副總理,是大明帝國除皇帝外的最高領導——抓鬮抓出來的。

有人曾告訴我,論資排輩是個好政策,我不信,現在我認為,抓鬮也是個好政策,你最好相信。

抓鬮抓出來的,誰也沒話說,且防止走後台,告黑狀、搞關系等等,好歹就是一抓,都能服氣,實為中華傳統厚黑學、稀泥學之瑰寶。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34]

崇禎同志的首任內閣就此抓齊,總共九人,除之前已經在位的三個,後面六個全是抓的,包括後來被袁崇煥拖下水的錢龍錫同志,也是這次抓出來的。

這是明朝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內閣之一,具體都是誰就不說了,因為沒過一年,除錢龍錫外,基本都下課了。

下課的原因不外務以下幾種:被罵走,被擠走,被趕走,自己走。

不是不想干,實在是環境太惡劣,明朝這幫大臣都不省油,個個開足馬力,誰當政,就把誰往死里罵。特別是言官,人送外號“抹布”:乾淨送別人,肮髒留自己,貼切。

但歸根結底,還是這幫孫子欠教育,內閣大臣又比較軟,好好說話,就是不聽,首任內閣剛成立,就一擁而上,彈來罵去,當即干挺五個。

這下皇帝也不干了,你們把人趕走,是痛快了,老子找誰干活?

所以崇禎元年(1628)十一月,崇禎決定,再抓幾個。

吏部隨即列出候選名單,准備抓鬮。

在這份名單上,有十一個人,按說抓鬮這事沒譜,能不能入閣全看運氣,但這一次,幾乎所有的人都認定,有一個人,必定能夠入閣。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錢謙益。

《三國演義》到了八十回後,猛人基本都死絕了,稍微有點名的,也就是姜維、劉禪之類的雜魚。明末倒也湊合,還算名人輩出,特別是干仗的武將,什麼袁崇煥、皇太極、張獻忠、李自成,知名度都高。

文臣方面就差多了,到了明末,特別是崇禎年間,十幾年里,文臣無數,光內閣大臣就換了五十個,都是肉包子打狗。就算研究曆史的,估計也不認識,而其中唯一的例外,就是錢謙益。

錢謙益,字受之,蘇州常熟人,萬曆三十六年進士,名人,超級名人。

錢謙益之所以有名,很大原因在于,他有個更有名的老婆——柳如是。

關于這個人的是是非非,以後再說,至少在當時,他就很有名了。

因為他不但飽讀詩書,才華橫溢,且是東林黨的領導。閹黨倒台,東林上台,理所應當,朝廷里從上到下,基本都是東林黨,現在領導要入閣,就是探囊取物。

所以連錢謙益自己都認為,抓鬮只是程序問題,入閣只是時間問題,洗個澡,換件衣服,就准備換單位上班了。

可這世上,越是看上去沒事的事,就越容易出事。

(長篇)明朝那些事兒-曆史應該可以寫得好看[1635]

作弊

錢謙益入內閣,一般說來是沒有對手的,而他最終沒有入閣,是因為遇上了非一般的對手。

在崇禎十余年的統治中,總共用過五十個內閣大臣,鑒于皇帝難伺候,下屬不好管,大部分都只干了幾個月,就光榮下崗。

只有兩個人,能夠延續始終,把革命進行到底,這兩個人,一個是周延儒,一個是溫體仁。

雖然二位兄弟在曆史上的名聲差點(奸臣傳),但要論業務能力和智商,實在無與倫比。

不幸的是,錢謙益的對手,就是這兩位。

之所以要整錢謙益,不是因為他們也在吏部候選名單上,實際上,他們連海選都沒入,第一輪干部考察就被刷下來了。

海選都沒進,為什麼要坑決賽選手呢?

因為實在太不像話了。

海選的時候,錢謙益的職務是禮部右侍郎,而周延儒是禮部左侍郎,溫體仁是禮部尚書。

同一個部門,副部長入閣,部長連決賽都沒進,豈有此理。

所以兩個豈有此理的人,希望討一個公道。

在後世的史書里,出于某種目的,溫體仁和周延儒的歸類都是奸臣,也就是壞人。但仔細分析,就會發現,至少在當時,這兩位壞人,都是弱勢群體。

在當時的朝廷,東林黨勢力極大,內閣和六部,大都是東林派,所以錢謙益基本上算是個沒人敢惹的狠角色。

但溫部長和周副部長認為,讓錢副部長就這麼上去,實在太不公平,必須鬧一鬧。

于是,他們決定整理錢謙益的黑材料,經過不懈努力,他們找到了一個破綻,七年前的破綻。

七年前(天啟元年)

作為浙江鄉試的主考官,錢謙益來到浙江監考,考試、選拔、出榜,考試順利完成。

幾天後,他回到了北京,又幾天後,禮部給事中顧其中上疏彈劾錢謙益,罪名,作弊。

批判應試教育的人曾說,今日之高考,即是古代之進士科舉,罪大惡極。

我覺得這句話是不恰當的,因為客觀地講,高考上榜的人,換到明代,最多就是秀才,舉人可以想想,進士可以做夢。

上篇:正文 1601-1620     下篇:正文 1651-1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