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651-1660  
   
正文 1651-1660


[1651]

對于這一舉動,祖大壽嗤之以鼻,並不害怕,事實上,得知圍城後,他還派人在城頭喊話:

“我軍糧草充足,足以支撐兩年,你奈我何?”

皇太極聽到了,並不生氣,想了個很絕的回答,又派了個人去回話:

“那就困你三年!”

所謂糧食支撐兩年,自然是吹牛的,幾天倒還成,而且祖大壽當時手下的部隊,有一萬多人,雖然皇太極的兵力是兩萬多,但以他的水平,守半個月沒問題。

更重要的是,他還有個指望——援軍。

大凌河被圍的消息傳來後,孫承宗立刻開始組織援軍,先派了幾撥小部隊,由吳襄帶頭,往大凌河奔。據說後來的著名人物吳三桂也在部隊里。

可惜,這支部隊剛到松山,就被打回去了。

皇太極早有准備,因為他的部隊,攻城不在行,打野戰沒問題,反正這破樓拆定了,來幾撥打幾撥!

孫承宗也很硬,這城樓修定了,就是用人擠,也要擠進去!

崇禎四年(1631),最大規模的援軍出發了。

這支援軍由大將張春率領,共四萬余人,奔襲大凌河,列陣迎敵。

大客戶上門,皇太極自然親自迎接,到陣前一看,傻眼了。

統帥張春是個不怎麼出名,卻有點水平的人,他千里迢迢趕到大凌河,卻擺出防守的陣勢,收縮兵力,廣建營寨,然後架起大炮,等皇太極來打。

因為就雙方軍事實力而言,跟皇太極玩騎兵對砍,基本等于自殺。擺好陣勢,准備大炮,還能打幾天。

這是個極為英明的抉擇,可惜,還不夠。

戰斗開始,皇太極派出精銳騎兵,以左右對進戰術,攻擊張春軍兩翼。

但張春同志很有水平,陣勢擺的很好,大炮打得很准,幾輪下來,後金軍隊損失慘重。

在戰場上,英明是不夠的,決定戰爭勝負的,是實力。

進攻失敗後,皇太極拿出了他的實力——大炮。

由于之前被大炮打得太慘,皇太極決定,開發新技術,造大炮。

經過刻苦偷學,後金軍造出了自己的大炮,共三十門,雖說質量如何不能保證,至少能響。

[1652]

所以當巨大的轟鳴聲從後金軍隊中傳出時,張春竟然產生錯覺,認為是自己的大炮炸膛,還派人去查,但殘酷的事實告訴他,敵人已經馬刀換炮了。

但張春認定,無論如何,都要頂住,他親自上陣督戰,希望穩住陣腳。

這個願望落空了。

為保證此戰必勝,張春來的時候,還帶上了一員猛將——吳襄。按原先的想法,吳將軍是本地人,跟皇太極也打了不少仗,熟悉情況。

應該說,這個說法是很對的,吳襄到底了解情況,一看仗打成這樣,立馬就跑了。

這種搞法極其惡心,並直接導致了張春的潰敗。

明朝四萬援軍就此覆滅,而城內的祖大壽,基本可以絕望了。

但絕望的祖大壽不打算放棄,他決定突圍。

突圍的地點,選在南城,據他觀察,南城敵人最為薄弱。

按祖大壽的想法,能突出去最好,突不出去就回來,也就是試試。但他萬沒想到,這一試,竟然解決了一個貝勒。

幾天後,祖大壽發動突圍,與後金軍發生激戰。

圍困南城的,是皇太極的哥哥莽古爾泰,此人屬于大腦很稀缺,四肢很發達類型,故被稱為後金第一猛將(粗人代名詞),但這次,他遇上了更猛的祖大壽。

戰斗非常激烈,祖大壽不愧為名將,帶著城里的兵(並非關甯軍)往死里沖,重創城南軍隊。

莽古爾泰感覺不對,便向皇太極請求援兵,但出乎意料的是,援兵竟然遲遲不到,莽古爾泰只能親自督陣,用上所部全部兵力,才擋住了祖大壽的突圍,損失極為慘重。

莽古爾泰在四大貝勒里,排行第三(皇太極第四),被弟弟忽悠了,實在是氣不過,所以他立即找到皇太極,說自己損失過重,要求換防。

但皇太極壓根不搭理他,莽古爾泰氣不過,就把刀抽了出來,要砍皇太極,幸好被人攔住,才沒出事。

搞笑的是,莽古爾泰同志回去後,居然慫了,且越想越怕,連夜都跑到皇太極那里承認錯誤。

皇太極倒也干脆,直接綁了關進牢房,不久後莽古爾泰就死了,死因不明。

這已經不是皇太極第一次耍詐了,他老人家雖然靠兄弟上台,卻很信不過兄弟,按照他的想法,四大貝勒是沒有必要的,只要一個就夠了。

為達到這一目的,每到打硬仗時,他都故意安排兄弟上陣,所謂“打死敵人除外患,打死自己除內亂”。

[1653]

比如崇禎三年,他聽說孫承宗出兵關內四城,明知敵人很猛,就派二貝勒阿敏出征,被打了個稀里嘩啦回來,趁機撤了兄弟的職。

這次也差不多,如此說來,他大概還差祖大壽個人情。

但祖大壽的情況並未改變,他依然出不去,援軍依然沒法來,他依然不投降。

皇太極想招降祖大壽,很想,所以他費勁心機,先是往城里射箭,夾帶信件,可是祖大壽的習慣很不好,總不回。

打了個把月,回信了。

這也是迫不得已,當初被圍的時候,實在太過突然,按照明朝規定,軍事部隊執行任務時,身邊只帶三天干糧,現在都三十天了,吃什麼?

吃人。

大凌河城里,除了一萬多軍隊外,還有兩萬多民工,幾千匹馬。

還好,沒有糧食,吃馬也能活,過了幾十天,馬吃完了。

沒辦法,只能吃人了。

當兵的開始吃民工,而且很有組織性,今天吃幾個,就殺幾個,挑好人,組織起來殺掉,分吃。

殺掉的人除了肉吃完外,連骨頭都沒剩,收起來當柴禾燒,用人骨烤人肉,真正是物盡其用。

就是這樣,也沒有投降。

但祖大壽已經到極限了,這樣下去,沒被後金軍打死,也被城里的兵給吃了。所以他開始跟皇太極聯系。

聯系的話題很簡單,兩個字——投降。

皇太極知道城里很困難,很缺糧食,但他並不知道,祖大壽很堅韌。

祖大壽根本不想投降,他只是拖延時間,等待援軍,但時間越來越長,援軍卻越來越少,于是,經過審慎地思考,祖大壽做出了一個抉擇,脫離苦海的抉擇。

他與皇太極的使者進行了會談,表示願意投降。

崇禎四年(1631),祖大壽召集眾將,宣布決定,投降。

所有的人都贊成,只有一個人反對——何可綱。

袁崇煥沒有看錯人,何可綱是一個靠得住的人,他嚴辭拒絕了祖大壽的提議,即使餓死,絕不投降!

袁崇煥也沒有說錯,他的魔咒最終應驗了。

大家都投降,你不投降,就只有殺了你了。

祖大壽用行動,完成了袁崇煥諾言的最後部分:自相殘殺。

他命令將拒不投降的何可綱推出城外,斬首示眾。

[1654]

何可綱死前,並不驚慌,也不憤怒,只有鄙視,對叛徒祖大壽的鄙視。或許在他看來,這是最後的解脫,他終究沒有辜負袁崇煥的期望。

但他並不知道,堅持到底的人,並不只他一個,堅持的方式,除死外,還有其它方式,比死更痛苦的方式。

殺死何可綱後,祖大壽出城投降。

對于祖大壽同志,皇太極顯示了最高程度的敬意,比對兄弟還客氣,帶著所有高級官員出營迎接,連跪拜禮都免了,拉進大營後,管吃管喝,吃完喝完又送土特產,安排休息。

祖大壽很感動,隨即提出,希望為後金立功,並擬出了一個方案:

錦州的守將,都是自己的手下,雖然現在有巡撫丘禾嘉坐鎮,但只要能潛入城內,召集部下,就能殺掉丘禾嘉,攻陷錦州。

皇太極同意了他的方案,給祖大壽湊了幾百人,假裝大凌河逃兵,護送他進入錦州,並派出多爾袞率領軍隊,隱藏在錦州附近,等待祖大壽的信號。

信號是炮聲,按照約定,祖大壽如順利入城,應于十一月二日放炮,第二天動手,殺掉丘禾嘉,如一切順利,就鳴炮通知城外後金軍,里應外合,攻克錦州。

兩天後,在皇太極的注視下,祖大壽率領隨從,出發前往錦州。

事情非常順利,十一月一日,在後金軍的暗中護送下,祖大壽順利入城。

從某個角度看,皇太極是個生意人。

其實他並不相信祖大壽,所以勸降又放走,還客客氣氣地請客送禮,只是希望得到更大的回報。

十一月二日,當他聽到錦州城內傳來炮聲時,他終于放心了,祖大壽傳出入城信號,這次生意不會虧本了。

但是第二天,他沒有聽到炮聲,很明顯,祖大壽還沒有動手。

第三天,也沒有炮聲。

就在他極度懷疑之刻,卻收到了祖大壽的密信。

這封信是祖大壽從城中送出的,大致內容是說,由于出發倉促,且錦州軍隊很多,身邊的人又少,暫時無法動手,過兩天再說。

既然如此,就多等兩天。

兩天,沒信。

又兩天,還沒信。

到第三個兩天,終于有信了。

皇太極又收到了祖大壽的信,寫得相當客氣,首先感謝皇太極同志的耐心等待,然後訴苦,說錦州城內防布森嚴,難以動手,希望皇太極繼續等著,估計到來年,就能辦這事了。

被人涮了。

上篇:正文 1621-1640     下篇:正文 1661-1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