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699-1700  
   
正文 1699-1700


這是極其有趣的一件事,王左桂投降了,李自成不投降,不沾泥投降了,他也沒投降。

雖說李自成也曾經投降過,比如被王樸包圍,被陳奇瑜包圍等等,但大體而言,他是沒怎麼投降的。

這說明,李自成不是痞子,他是有骨氣的。

相比而言,張獻忠的表現實在不好。

他投降的次數實在太多,投降的時機實在太巧,每次都是打不過,或是眼看打不過了,就投降,等緩過一口氣,立馬就翻臉不認人,接著干,很有點兵油子的感覺。

史料記載,張獻忠的長相,是比較魁梧的,他身材高大,面色發黃(所以有個外號叫黃虎),看上去非常威風。

而李自成就差得多了,他的身材不高,長得也比較抱歉,據說不太起眼(後來老婆跑路了估計與此有關),但他很講義氣,很講原則,且從不貪小便宜。

曆史告訴我們,痞子就算混一輩子,也還是痞子,滑頭,最後只能滑自己。長得帥,不能當飯吃。

成大器者的唯一要訣,是能吃虧。

吃虧就是占便宜,原先我不信,後來我信,相當靠譜。

李自成很能吃虧,所以開會的時候,別人不說,他說。

第八隊隊長,不起眼的下屬,四處尋找出路的孤獨者,這是他傳奇的開始。

他說,一個人敢拼命,也能活命,何況我們有十幾萬人,不要怕!

大家都很激動,他們認識到,李自成是對的,到這個份上,只能拼了。

但問題在于,他們已經被重重包圍,在河南呆下去,死路,去陝西,還是死路,去山西,依然是死路,哪里還有路?

有的,還有一條。

李自成以他卓越的戰略眼光,和無畏的勇氣,指出那條唯一道路。

他說,我們去攻打大明的都城,那里很容易打。

他不是在開玩笑。

當然,這個所謂的都城,並不是北京,事實上,明代的都城有三個。

北京,是北都,南京,是南都,還有一個中都,是鳳陽。

打北京,估計路上就被人干挺了,打南京,也是白扯,但打鳳陽,是有把握的。

鳳陽,位于南直隸(今屬安徽),這個地方之所以被當作都城,只是因為它是朱元璋的老家。事實上,這里唯一與皇室有關的東西,就是監獄(宗室監獄,專關皇親國戚),除此以外,實在沒啥可說,不是窮,也不是非常窮,而是非常非常窮。

但鳳陽雖然窮,還特喜歡擺譜,畢竟老朱家的墳就在這,逢年過節,還喜歡搞個花燈游行,反正是自己關起門來樂,警衛都沒多少。

這樣的地方,真是不打白不打。

而且進攻這里,可以吸引朝廷注意,擴大起義軍的影響。

話是這麼說,但是畢竟洪承疇已經圍上來了,有人去打鳳陽,就得有人去擋洪承疇,這麼多頭領,誰都不想吃虧。

所以會議時間很長,討論來討論去,大家都想去打鳳陽,最後,他們終于在艱苦的斗爭中成長起來,領悟了政治的真諦,想出了一個只有絕頂政治家,才能想出的絕招——抓鬮。

抓到誰就是誰,誰也別爭,誰也別搶,自己服氣,大家服氣。

抓出來的結果,是兵分三路,一路往山西,一路往湖廣,一路往鳳陽。

但這個結果,是有點問題的,因為我查了一下,抓到去鳳陽的,恰好是張獻忠、高迎祥、李自成。

沒話說了。

但凡是沒辦法了,才抓鬮,但有的時候,抓鬮都沒辦法。

真沒辦法。

抓到好鬮的一干人等,向鳳陽進發了,幾天之後,他們將震驚天下。

在洪承疇眼里,所謂民軍,都是群沒腦子的白癡,但一位哲人告訴我們,老把別人當白癡的人,自己才是白癡。

檢討

很巧,民軍抵達鳳陽的時候,是元宵節。

根據慣例,這一天鳳陽城內要放花燈,許多人都湧出來看熱鬧,防守十分松懈。

就這樣,數萬人在夜色的掩護下,連大門都沒開,就大搖大擺地進了鳳陽城。

慢著,似乎還漏了點什麼——大門都沒開,怎麼能夠進去?

答:走進去。

因為鳳陽根本就沒有城牆。

鳳陽所以沒有城牆,是因為修了城牆,就會破壞鳳陽皇陵的風水。

就這樣,連牆都沒爬,他們順利地進入了鳳陽,進入了老朱的龍興地。

接下來的事情,是比較順理成章的,據史料記載,帶軍進入鳳陽的,是張獻忠。

如果是李自成,估計是比較文明的,可是張獻忠先生,是很難指望的。

之後的事情,大致介紹一下,守衛鳳陽的幾千人全軍覆沒,幾萬多間民房,連同各衙門單位,全部被毀。

除了這些之外,許多保護單位也被燒得乾淨,其中最重要的單位,就是朱元璋同志的祖墳。

上篇:正文 1697-1698     下篇:正文 1701-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