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713-1714  
   
正文 1713-1714


慘敗

但至少在當時,形勢非常樂觀,滁州城內的兵力還不到萬人,幾十萬人圍著打,無論如何,是沒問題的。

幾天後,他得知盧象升率領援軍,趕到了。

但他依然不怵,因為盧象升的援兵,也只有兩萬多人。此前雖說吃過盧閻王的虧,但現在手上有三十萬人,平均十五個人打一個,就算用腳算,也能算明白了。

盧象升率領總兵祖寬、游擊羅岱,向滁州城外的高迎祥發動了進攻。

雙方會戰的地點,是城東五里橋。

在講述這場戰役之前,有必要介紹一下滁州的地形,在滁州城東,有一條很寬的河流,水流十分洶湧。

我再重複一遍,河流很寬,水流很洶湧。

這場會戰的序幕,是由祖寬開始的,關甯鐵騎擔任先鋒,沖入敵陣,發動了進攻。

戰斗早上開始,下午結束。

下午結束的時候,那條很寬,水流很洶湧的河流,已經斷流了,斷流的原因,史料說法如下——積尸填溝委塹,滁水為不流。

通俗點的說法,就是尸體填滿了河道,水流不動。

尸體大部分的來源,是高迎祥的部下,在經曆近七年的光輝創業後,他終于等來了自己最慘痛的潰敗。

關甯鐵騎實在太猛,面對城東兩萬民軍,如入無人之境,亂砍亂殺。

高迎祥很聰明,他立即反應過來,調集手下主力騎兵,准備發動反擊,畢竟有三十萬人,只要集結反攻,必定反敗為勝。

紅樓夢里的同志們曾告訴我們這樣一句話:大有大的難處。

高迎祥的缺點,就是他優點——人太多。

人多,嘴雜,外加剛打敗仗,通訊不暢,也沒有高音喇叭喊話,亂軍之中,誰也摸不清怎麼回事,所以高闖王折騰了半天,也沒能集中自己的部隊。

但高闖王還是很靈活的,眼看兵敗如山倒,撒腿就往外跑,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脫離困境。

這是很正確的,因為根據以往經驗,官軍都是拿工資的,而拿工資的人,有一個最大的特點——拿多少錢,干多少事。無論是洪承疇,還是左良玉,只要把鬧事的趕出自己管轄范圍就算數了,沒人較真。所謂跟蹤追擊這類活動,應該屬于加班行為,但朝廷曆來沒有發加班費的習慣,所以向來是不怎麼追的,追個幾里,意思到了,也就撤了。

但是這一次,情況發生了變化。

我說過,盧象升是一個好人,一個負責任的官員。這一點反映在戰斗上,就是認死理,凡是都往死了辦。

按照這個處事原則,他追了很遠——五十里。

之前我還說過,盧象升的外號,是盧閻王,雖然長得很白,但手很黑,無論是民軍,還是民軍家屬,只要被他追上,統統都格殺勿論,五十里之內,民軍尸橫遍野,保守估計,高迎祥的損失,大致在五萬人以上。

追到五十里外,停住了。

不追,不是因為不想追,也不是不能追,而是不必追。

擺脫了追擊的高迎祥很高興,現在的局勢並不算壞,三年前,他被打得只剩下幾千人,逃到湖廣鄖陽,避避風頭,二十天後出山,又是一條好漢,何況手上有幾十萬人乎?

但安徽終究是呆不下去了,他轉變方向,向壽山進發,准備在那里渡過黃河,去河南打工。

黃河岸邊,他就遇到了明軍總兵劉澤清。

劉澤清用大刀告訴他,此路不通。

劉澤清並非猛人,並非大人物,也沒多少兵,但是,他有渡口。

他就堵在河對岸,封鎖渡口,燒毀船只,高迎祥只能看看,掉頭回了安徽。

無所謂,到哪兒都是混。

但在回頭的路上,他又遇見了祖大樂。

祖大樂也是遼東系的著名將領,遇上了自然沒話說,又是一頓打,高迎祥再次夜奔。

好不容易奔到開封,又遇見了陳永福。

陳永福是個當時沒名,後來有名的人,五年後,他堅守城池,把一個人變成了獨眼龍——獨眼李自成。

這種人,自然不白給,在著名地點朱仙鎮跟高迎祥干了一仗,大敗了高迎祥。

高迎祥終于發現,事情不大對勁了,自己似乎掉進了圈套。

他的感覺,是非常正確的。

得知高迎祥攻擊滁州時,盧象升曾極為驚慌,但驚慌之後,他萌生了一個計劃——徹底消滅高迎祥的計劃。

高迎祥的想法,是非常高明的,學習朱重八同志,突襲南直隸,威脅南京,但遺憾的是,他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他沒有在這里混過。

沒有混過的意思,就是人頭不熟,地方不熟,什麼都不熟。

所以這個計劃的關鍵在于,絕不能讓高迎祥離開,把他困在此地,就必死無疑。

上篇:正文 1711-1712     下篇:正文 1715-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