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正文 1759-1762  
   
正文 1759-1762


然後,楊嗣昌離開了京城,離開了崇禎的視線,此一去,即是永別。

崇禎十二年(1639)十月,楊嗣昌到達襄陽,第一件事,是開會。與會人員包括總督以及所有高級將領。楊嗣昌還反複交代,大家都要來,要開一次團結的大會。

人都來了,會議開始,楊嗣昌的第一句話是,逮捕熊文燦,押送回京,立即執行。

然後,他拿出了尚方寶劍。

明白?這是個批斗會。

總督處理了,接下來是各級軍官,但凡沒打好的,半路跑的,一個個拉出來單練,要麼殺頭,要麼撤職,至少也是處分,當然,有一個人除外——左良玉。

左良玉很慌張,因為他的罪過很大,敗得太慘,按楊大人的標准,估計直接就拉出去了。

但楊嗣昌始終沒有修理他,直到所有的人都處理完畢,他才叫了左良玉的名字,說,有樣東西要送給你。

左良玉很激動,因為楊嗣昌答應給他的,是平賊將軍印。

在明代,將軍這個稱呼,並非職務,也不是級別,大致相當于榮譽稱號,應該說,是最高榮譽,有明一代,武將能被稱為將軍的,不會超過五十個人。

對左良玉而言,意義更為重大,因為之前他把總兵印丟了,這種丟公章的事,是比較丟人的,而且麻煩,公文調兵都沒辦法,現在有了將軍印,實在是雪中送火鍋,太夠意思。

楊嗣昌絕頂聰明,要按照左良玉的戰績,就算砍了,也很正常,但他很明白,現在手下能打仗的,也就這位仁兄,所以必須籠絡。先用大棒砸別人,再用胡蘿蔔喂他,恩威並施,自然服氣。

效果確實很好,左良玉當即表示,願意跟著楊大人,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干到底。

對于楊嗣昌的到來,張獻忠相當緊張,緊張到楊大人剛來,他就跑了。

因為他知道,熊文燦只會忽悠,但楊嗣昌是玩真格的,事業剛剛起步,玩不起。

張獻忠對局勢有足夠的判斷,對實力有足夠的認識,可惜,跑得不足夠快。

他雖然很拼命地跑,但沒能跑過左良玉,心情激動的左大人熱情高漲,一路狂奔,終于在四川截住了張獻忠。

戰斗結果說明,如果面對面死打,張獻忠是打不過的,短短一天之內,張獻忠就慘敗,敗得一塌糊塗,死傷近萬人,老婆孩子,連帶那位叫做潘獨鼇的軍師,都給抓了,由于敗得太慘,跑得太快,張獻忠連隨身武器都丟了(大刀),這些東西被左良玉全部打包帶走,送給了楊嗣昌。

消息傳來,萬眾歡騰,楊嗣昌極為高興,當即命令左良玉,立即跟蹤追擊,徹底消滅張獻忠。

左良玉依然積極,馬上率軍,尾隨攻擊張獻忠。

局勢大好。

士為知己者死

十幾天後,左大人報告,沒能追上,張獻忠跑了。

楊嗣昌大怒,都打到這份上了,竟然還讓人跑了,干什麼吃的,怎麼回事?

左良玉回複:有病。

按左大人的說法,是因為他進入四川後,水土不服,結果染了病,無力追趕,導致張獻忠跑掉。

但按某些小道消息的說法,事情是這樣的,在追擊過程中,張獻忠派人找到左良玉,說你別追我了,讓我跑,結果左良玉被說服了,就讓他跑了。

這種說法的可能性,在楊嗣昌看來,基本是零,畢竟左良玉跟張獻忠是老對頭,而且左大人剛封了將軍,正在興頭上,殘兵敗將,拿啥收買左良玉?無論如何,不會干這種事。

然而事實就是這樣。

左良玉很得意,張獻忠很落魄,左良玉很有錢,張獻忠很窮,然而張獻忠確實收買了左良玉,沒花一分錢。

他只是托人,對左良玉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的大意是,你之所以受重用,是因為有我,如果沒有我,你還能如此得意嗎?

所謂養寇自保,自古以來都是至理名言,一旦把敵人打光了,就要收拾自己人,左良玉雖說是文盲,但這個道理也還懂。

然而就憑這句話,要說服左良玉,是絕無可能的,畢竟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一句話就想蒙混過關,純胡扯。

左良玉放過張獻忠,是因為他自己有事。

因為一直以來,左良玉都有個問題——廉政問題。文官的廉政問題,一般都是貪汙受賄,而他的廉政問題,是搶劫。

按史料的說法,左良玉的軍隊紀律比較差,據說比某些頭領還要差,每到一地都放開搶,當兵的撈夠了,他自己也沒少撈,跟強盜頭子沒啥區別。

對他的上述舉動,言官多次彈劾,朝廷心里有數,楊嗣昌有數,包括他自己也有數,現在是亂,如果要和平了,追究法律責任,他第一個就得蹲號子。

所以,他放跑了張獻忠。

這下楊嗣昌慘了,好不容易找到個機會,又沒了,無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帶兵,進入四川,圍剿張獻忠。

自打追繳張獻忠開始,楊嗣昌就沒舒坦過。

要知道,張獻忠他老人家,原本就是打游擊的,而且在四川一帶混過,地頭很熟,四川本來地形又複雜,這里有個山,那里有個洞,經常追到半路,人就沒了,楊大人只能滿頭大汗,坐下來看地圖。

就這麼追了大半年,毫無結果,據張獻忠自己講,楊嗣昌跟著他跑,離他最近的時候,也有三天的路,得意之余,有一天,他隨口印出一首詩。

這是一首詩,一首打油詩,一首至今尚在的打油詩(估計很多人都聽過),打油詩都能流傳千古,可見其不凡功力,其文如下:

前有邵巡撫,常來團轉舞。

後有廖參軍,不戰隨我行。

好個楊閣部,離我三尺路。

文采是說不上了,意義比較深刻,所謂邵巡撫,是指四川巡撫邵捷春,廖參軍,是指監軍廖大亨。據張獻忠同志觀察,這二位一個是經常來轉轉,一個是經常跟著他走,只有楊嗣昌死追,可是沒追上。

這首詩告訴我們,楊嗣昌很孤獨。

所有的人,都在應付差事,出工不出力,在黑暗中堅持前行的人,只有他而已。

在史書上,楊嗣昌是很囂張的,鬧騰這麼多年,罵他的口水,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然而無論怎麼彈劾,就是不倒。就算他明明干錯了事,卻依然支持他,哪怕打了敗仗,別人都受處分,他還能升官。

當年我曾很不理解,現在我很理解。

他只是信任這個人,徹底地相信他,相信他能力挽狂瀾,即使事實告訴他,這或許只能是個夢想。

畢竟在這個冷酷的世界上,能夠徹底地相信一個人,是幸運的。

崇禎並沒有看錯人,楊嗣昌終將回報他的信任,用他的忠誠、努力,和生命。

崇禎十三年(1640)十二月,跟著張獻忠轉圈的楊嗣昌得到了一個令他驚訝消息:張獻忠失蹤。

對張獻忠的失蹤,楊嗣昌非常關心,多方查找,其實如張頭領永遠失蹤,那也倒好,但考慮到他突遭意外(比如被外星人綁走)的幾率不大,為防止他在某地突然出現,必須盡快找到這人,妥善處理。

張獻忠去向哪里,楊嗣昌是沒有把握,四川、河南、陝西、湖廣,反正中國大,能藏人的地方多,鑽到山溝里就沒影,鬼才知道。

但張獻忠不會去哪里,他還有把握,比如京城、比如襄陽。

京城就不必說了,路遠坑深,要找死,也不會這麼個死法。而襄陽,是楊嗣昌的大本營,重兵集結,無論如何,絕不可能。

下次再有人跟你說,某某事情絕無可能,建議你給他兩下,把他打醒。

張獻忠正在去襄陽的路上。

對張獻忠而言,去襄陽是比較靠譜的,首先,楊嗣昌總跟著他跑,兵力比較空虛,其次,他的老婆孩子都關在襄陽,更重要的是,在襄陽,有一個人,可以置楊嗣昌于死地。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創造了跑路的新紀律,據說一晚上跑了三百多里,先鋒部隊就到了,但人數不多——十二個。

雖然襄陽的兵力很少,但十二個人估計還是打不下來的,張獻忠雖然沒文憑,但有常識,這種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所以這十二個人的身份,並不是他的部下,而是楊嗣昌的傳令兵。

他們穿著官軍的衣服,趁夜混入了城,以後的故事,跟特洛伊木馬計差不多,趁著夜半無人,出來放火(打是打不過的),城里就此一片漿糊,鬧騰到天明,張獻忠到了。

他攻下了襄陽,找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就開始找那個能讓楊嗣昌死的人。

找半天,找到了,這個人叫朱翊銘。

朱翊銘,襄王,萬曆皇帝的名字,是朱翊鈞,光看名字就知道,他跟萬曆兄是同輩的,換句話說,他算是崇禎皇帝的爺爺。

但這位仁兄實在沒有骨氣,明明是皇帝的爺爺,見到了張獻忠,竟然大喊:千歲爺爺饒命。

很詭異的是,張獻忠同志非常和氣,他禮貌地把襄王同志扶起來,讓他坐好。

襄王很驚慌,他說,我的財寶都在這里,任你搬用,別客氣。

張獻忠笑了,他說,你有辦法讓我不搬嗎?

襄王想想也是,于是他又說,那你想要什麼?

張獻忠又笑了:我要向你借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

腦袋。

在殺死襄王的時,張獻忠說:如果沒有你的腦袋,楊嗣昌是死不了的。

此時的楊嗣昌,剛得知張獻忠進入湖廣,正心急火燎地往回趕,趕到半路,消息出來,出事了,襄陽被攻陷,襄王被殺。

此後的事情,按很多史料的說法,楊嗣昌非常惶恐,覺得崇禎不會饒他,害怕被追究領導責任,畏罪自殺。

我個人認為,這種說法很無聊。

上篇:正文 1757-1758     下篇:正文 1763-1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