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眾公侯孟津朝王 公孫鞅孤膽使魏(7)  
   
眾公侯孟津朝王 公孫鞅孤膽使魏(7)

眾人面面相覷。身為諸侯,竟然當著天子之面大談王業,而天子莫說是怒,連言也不敢,唯有傷心和委屈,這真是千古未有的奇事。

魏惠侯話鋒一轉:“不過,天下還真有這麼一人,他自以為德高望重,才華蓋世!”

眾侯陡地一驚,不約而同地轉向魏惠侯。熊槐大聲問道:“請問魏侯,此人是誰?”

魏惠侯收起微笑,一字一頓:“秦公嬴渠梁!”

眾人再次面面相覷。

韓昭侯再碰一下田辟疆:“看到了嗎?繞來繞去,總算繞到了點子上!”

魏惠侯斂起面孔,聲音漸漸嚴厲:“今日諸侯朝王,天下歸心,君守君道,臣守臣綱,可謂黎民洪福。唯獨關中秦公妄自尊大,既不躬身前來,亦不道明因由!這是什麼?這是蔑視天下!這是目無天子!這是以下逆上!這是違背天道倫常!”

魏惠侯一連串扣下如此之多的大帽子,這是在場諸公誰也不曾料到的。向以膽小怕事著稱的衛敬公似乎吃不住這一連串的雷霆之問,兩手打戰,幾案上剛剛倒滿的酒爵被他碰翻在地,酒水灑落一身。

坐在他身邊的趙肅侯倒是顯得鎮定自若。他慢慢地伸手拾起酒爵,在幾案上放正。公孫衍急忙上前,重新斟滿。

燕公、魯公等端坐于位,眼睛微閉,似乎什麼也沒有聽見,什麼也沒有看見。

幾個小國君主神色不安地望著魏惠侯,生怕雷霆之怒降臨在自己頭上。田辟疆的目光鄙夷地射向衛敬公,鼻孔里哼了一聲。

魏惠侯卻對衛敬公的快速反應甚是滿意,望著他道:“請問衛公,秦公居心叵測,冒天下之大不韙,是否當由天下共誅之?”

驚魂未定的衛敬公哪里受得住這一問,當下語無倫次:“衛弗不——不——是——”

魏惠侯微微一笑,和藹地說:“衛公,你到底想說什麼呀?”

衛敬公越發慌亂:“我——我——是——是——”

魏惠侯的目光滿意地離開衛敬公,逐一掃過眾人,見無人出頭,點點頭,將目光落在周天子身上:“秦公目無陛下,有違倫常,衛公認為秦公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其罪當誅,陛下以為如何?”

原本就心亂如麻的周顯王冷不丁吃此一問,更是驚慌失措,環顧左右道:“這——”

魏惠侯聲色俱厲,目光如劍:“秦公早生不臣之心,人神共怒,衛公認為其罪當誅,陛下以為如何?”

周顯王越加驚慌,額頭汗水浸出,拿衣襟連擦幾把,囁嚅道:“愛——愛卿意——意下如何?”

魏惠侯將語氣加重,身子前傾,目光直逼顯王:“是魏罃在問陛下!”

自登基以來,周顯王何曾見過臣下如此對他說話,情急之下,竟是呆了,連舌頭也似僵在口中,好半天方才擠出兩個字:“當——當誅!”

聽到此話,魏惠侯似乎終于想起臣道,緩緩離開座位,正正衣襟,走到周天子前面,叩拜于地:“陛下聖明!魏罃願領正義之師,擇日伐秦,以正天道,奏請陛下恩准!”

周顯王再次環顧左右,見無人接應,只好應道:“就——就依愛卿所奏!”

魏惠侯朗聲說道:“魏罃領旨!”

魏惠侯起身,重新走到與天子並列的位置上,坐下,掃視一圈,緩緩說道:“諸位公侯,魏罃受天子之命興師伐罪,征討秦賊,還望各位鼎力相助,有力出力,有錢出錢。具體數目就由敝邦的上大夫陳軫統一協調。魏罃不多說了,望諸位在會盟大典過後,各自按照約定,籌齊糧款兵員,共誅失道之秦!”

眾侯面面相覷,沒有一人應聲,但也沒有一人出頭反對。

魏惠侯如變魔術般換成一副笑臉:“來來來,今宵花好月圓,諸位應當盡興暢飲才是!上大夫,歌舞侍候!”

陳軫志得意滿地說:“微臣領旨!”

陳軫擺手,音樂響起,舞伎入場,舞的是在武王伐紂凱旋歸來後由周公親自編創的《大武》。這首歌舞主要表現武王克紂的豐功偉業,大凡朝王盛典均要演奏。這是例行曲目,原本無可厚非,但這日仍有一點不同尋常,就是所有持戈、持戟的大周兵卒是清一色的魏國武卒裝飾,而商紂王的士卒穿的則是秦服。

上篇:眾公侯孟津朝王 公孫鞅孤膽使魏(6)     下篇:眾公侯孟津朝王 公孫鞅孤膽使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