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1)  
   
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1)

龐涓並不是莽撞之人。起過誓言,他靠住一棵大樹坐下,頭腦漸漸冷靜下來,開始思索複仇計劃。眼下就去報仇肯定不行,一來安邑是陳軫的地盤,他這一逃,他們必會日夜戒備;二來他人單勢孤,縱使摸進府中,怕也難以成事。

大丈夫報仇,十年不遲。龐涓思索再三,決定先避過眼前一時,然後再尋時機複仇。但去何地避禍,龐涓卻是犯難,因為他自幼就在安邑長大,除安邑尚有幾個朋友之外,他處並無一個熟人。

正無主意,龐涓突然想起那次羅文曾對他說,父親要他有事去找叔父。龐涓心中忽然亮堂起來,因為早些時間,他曾聽父親講起過去,說是他家原住大梁,自幼父親雙亡,唯有一個弟弟名喚龐青,住在大梁南街,從小學習箍桶,眼下定是一個箍桶匠。龐涓打定主意,決定去大梁尋找叔父。

第二日早晨,龐涓找到一戶守林人家,見室中無人,自去灶房尋了點吃的,又到屋中尋出一件粗布衣服穿上,見牆上有頂草帽,順便摘下戴在頭頂,從袖中摸出幾枚銅幣放在灶台上,出林後徑投大梁方向而去。

走不多時,龐涓來到一個小鎮,看到十字街頭圍著一堆人。他擠上前去,原來是兩個官府的人正在張貼告示,為首一張告示上,赫然畫著他的畫像,下面是他的籍貫、姓名和所犯罪行。

龐涓詳細讀過自己的罪行,冷冷一笑,拉下斗笠,徑自離去。

按下龐涓遠去大梁不表,且說這魏惠侯自從得到公子卬送來的王服之後,每日臨睡之前都要宮人為他試穿一遍,南面稱尊的熱度逐日升高,到五月初九大朝這日,也就是在漁人、樵人宣稱鳳鳴龍吟之後的第三日,魏惠侯更有一種如火燒身的感覺。上朝鍾聲已是響過三遍,身著一身寢衣的魏惠侯坐在寢宮的長凳上,仍在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根本沒有動身的意思。

司服宦者拿著他在平日大朝時所穿的朝服,勾頭候在一邊,悄聲提醒道:“上朝鍾聲響過三遍了,君上!”

魏惠侯不去睬他,而是慢慢地將臉轉向內臣,自說自話道:“今日是大朝吧!”

毗人應道:“回稟君上,今日五月初九,正是大朝,朝中下大夫以上諸臣,已在廷中等候君上!”

魏惠侯站起身子,來回走動幾步,對毗人道:“秦使公孫鞅上朝了嗎?”

“公孫鞅是外臣,若無君上召見,不能上朝!”

“讓他也上朝吧!”

“微臣領旨!”毗人對外叫道,“君上有旨,傳秦使公孫鞅上朝聽宣!”

魏惠侯又候一時,方才瞄一眼司服。司服急拿衣服過來,正欲為他更衣,魏惠侯白他一眼:“不是這套!”

司服不明所以,一時愣了,手拿朝服怔在那兒。毗人眼珠兒一轉,立時走到旁邊的衣櫃中,取出王服和王冠。魏惠侯略略點了下頭,先自走到銅鏡跟前。

毗人小心翼翼地服侍魏惠侯穿好王服、王履,戴好王冠、王帶。魏惠侯在鏡前左右擺動一番,滿意地點了點頭,似是自語,又似是對毗人說道:“寡人穿上這套服飾上朝,會嚇到人嗎?”

毗人聞言,當即叩伏于地:“微臣叩見陛下!”

司服等眾宮人亦齊齊跪下:“奴婢叩見陛下!”

對著鏡子,魏惠侯親自動手正了一下王冠,對毗人道:“上朝!”

在眾人的簇擁下,身著王服的魏惠侯走進大殿,下大夫以上文武百官早已候立于內。

毗人走到龍椅旁邊,清了一下嗓子,大聲唱道:“陛下駕到!”

聽到“陛下”二字,眾臣無不傻在那兒。眾臣正在愣怔,身著王服、王冠、王履的魏惠侯從殿後轉出,邁步登上主位,緩緩坐上龍椅。

整個朝廷鴉雀無聲,靜得連出氣的聲音都聽不到。魏惠侯橫掃眾臣一眼,朗聲說道:“諸位愛卿,自春秋以降,周室失德,禮崩樂壞,諸侯不能安其所,百姓不能樂其業。演至今日,天下戰亂更多,民生更苦,百姓猶處火海之中。今有鳳鳴于龍山,龍吟于逢澤,此乃天降祥瑞于大魏。寡人決定秉承天意,准允秦公所請,自今日起南面稱尊,內安諸民,外撫四海,再造上古盛世!”

上篇: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0)     下篇: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