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6)  
   
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6)

說完,老家宰急走出去,對護院說道:“早讓你們去喊少爺,人呢?”

護院道:“回家老的話,小人已到元亨樓喊過兩遭了,少爺賭得興起,不肯回來!”

老家宰急道:“主公就在這一會兒,不讓少爺回來,如何能成?”

護院答應一聲,走進馬廄牽出一匹快馬,徑朝元亨樓馳去。

賭廳中人聲鼎沸,白虎正與梁公子、吳公子等幾人賭得熱鬧。白虎額頭上青筋突起,汗水直淌,目不轉睛地盯住小桃紅手中的骰子,口中叫道:“大!大!大!”

小桃紅一邊搖著骰子,一邊凝視白虎,美目生盼,將手朝賭台上輕輕一按,結果是小。

白虎顯出失望的神色。小桃紅伸出玉手,遺憾地將他面前的一堆金子劃向贏家,身子軟軟地朝白虎身邊一歪,櫻口微啟,將搖骰子的纖手伸到白虎面前:“白少爺,瞧奴家這手——”

白虎輕輕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吹了一口氣,笑道:“這下好了,你再去搖,准贏!”

說完,白虎大手一揮,跟在他身後的小厮迅速打開箱子,拿出五十金擺在幾上:“押五十金!”

護院急急走到白虎身邊,扯一把白虎的衣服道:“少爺,老爺——老爺他——”

白虎不耐煩地:“一邊去,老子手氣剛上來,你就來煩!”

“少爺,老爺他——是真的不行了!是真的!”護院急道。

小桃紅朝白虎的身上一拱,嗲道:“什麼不行呀,白少爺?”

“行行行,我的小乖乖!”白虎摟住她,哄了一句,眼睛瞪向護院,大聲喝道,“什麼不行?賭場里敢說這種喪氣話,找死啊你!滾滾滾,再在這里啰唆,我就把你押到台上!”

護院見白虎生氣,又見眾人都向他投來異樣的目光,長歎一聲,擠出賭場。

在斜對面的另外一間屋子里,戚光透過珠簾隱隱地看著這一切,嘴角露出陰笑,對站在身邊的林掌櫃點了點頭,吩咐道:“小桃紅真是一個妙人兒,賞她五金!”

林掌櫃哈腰說道:“小人記下了!”

“真有意思!”戚光笑道,“那邊老夫子行將上路,這邊他的寶貝兒子摟著美女賭錢,這要排成一出戲,定是好看!”

林掌櫃笑道:“這要是戲,戚爺便是那寫戲文的人!”

戚光呵呵笑道:“你小子高抬戚某了!這寫戲文的,只能是主公啊!”

護院縱馬馳回相府,急急走進白圭的庭院,正要進去,卻被守在門口的一個奴婢攔住。護院急道:“我有急事欲見家老!”

奴婢朝里面努一下嘴,護院打眼一看,趕忙退到一邊。

病榻前面,白圭正在交待後事。只見他伸出老手,緊緊地握住龍賈的兩手,顫聲說道:“龍將軍!”

龍賈泣道:“白相國!”

四只老手緊緊地搭在一起。

白圭依舊是顫著聲音:“君上昏昧,妄自稱王,大魏百年基業,眼看毀于一旦!老朽無能,愧對先君哪!”

“老相國,”龍賈道,“您已經盡力了!魏有今天,是天意。魏沒了明天,也是天意!天意難違啊!”

“唉,”白圭歎道,“大魏的今天來之不易,老朽我——合——合不上眼哪!”

龍賈也是一聲長歎,勾下頭去,淚水流出。

白圭略頓一頓,緩緩說道:“自吳起奪占河西以來,六十年來,為這七百里土地,秦、魏屢起戰端,河西處處可見尸骨。龍將軍,你鎮守河西多年,應該知道這些。老秦人恩怨分明,有仇必報。河西血仇,他們怎能輕易忘記呢?”

“相國所言,龍賈深有感觸。這些年來,龍賈外修長城,內儲糧草,處處設防,謹小慎微,無時不在提防秦人!”

白圭點了點頭,說道:“你做這些,老朽也都看見了。可這是昨天和今天,明天呢?”

龍賈的眉頭漸漸皺起,緊握白圭之手:“老相國——”

白圭目視龍賈:“老朽將行,有一事欲托將軍!”

上篇: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5)     下篇: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