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7)  
   
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7)

龍賈趕忙跪下:“龍賈恭聽!”

白圭道:“公孫鞅所謀,必在河西!如果老朽眼睛不瞎的話,不出一年,河西必有大戰。老朽托付予你的,就是河西的七百里江山!”

龍賈哽咽道:“龍賈記下了!”

白圭道:“龍將軍,老朽知道,這一托定是難為你了。老朽世代商賈,聚有一點家當。家宰?”

老家宰急忙跪在一邊:“老奴在!”

“庫中還有多少金子?”

“回主公,修鴻溝先後用去八千金,固河堤用去三千金,前年大旱,救濟災民用去一千五百金,庫中尚存七千三百金!”

白圭沉思有頃,顫聲說道:“都給龍將軍吧,河西防務,離不開這些黃白之物啊!”

老家宰道:“老奴遵命!”

公孫衍、朱威一齊跪于榻前,熱淚奔湧:“主公——”

白圭的眼睛慢慢地轉向朱威,緩緩說道:“朱司徒,大溝定于下月既望放水,老朽答應親去開閘,看來,此事得勞煩你去走一趟了!”

朱威泣道:“下官——遵命——”

白圭劇烈咳嗽起來,公孫衍急忙過去,輕輕捶背。

白圭大口喘氣,過一會兒,感覺稍好一些,眼睛再度轉向龍賈:“龍將軍,賢能之才乃國之根本。魏國能夠敵住公孫鞅的,眼下只有公孫衍。老朽屢次舉薦,君上,唉——魏先失吳起,後失公孫鞅,不能再失公孫衍了!讓他到你那兒去吧,河西防務,用得上!”

龍賈道:“龍賈記下了!”

白圭的目光慢慢地轉向公孫衍:“公孫衍——”

公孫衍哽咽道:“主公!”

白圭的眼睛望向牆壁。公孫衍順著望去,見牆上掛著一柄寶劍,急忙取下來,放在榻上。白圭手撫寶劍,對公孫衍顫聲說道:“這就是春秋時吳王夫差賜給伍子胥的那把屬鏤寶劍,子胥就是用它刎頸而去的。回想子胥一生,嘔心瀝血,為吳立下汗馬功勞,不想換來的竟是此劍。老朽一生自比子胥,每視此劍,多有感懷。老朽本欲留它在急切時刻效仿子胥,今日看來,用它不上了。如此寶劍,子胥先生尚未帶走,老朽自然不敢獨享。老朽將行,這就把它送給你吧!”

公孫衍雙手接過寶劍,泣拜:“主公——”

白圭再次劇烈咳嗽,公孫衍輕輕捶背。

咳嗽稍住,白圭的眼睛四下搜索,似在尋覓。家宰知道是在尋找白虎,趕忙走到門外,見護院已經候在那里,劈頭問道:“少爺呢?”

護院道:“少爺死也不肯回來,小人上去拉他,他說要把小人當賭注押上!”

老家宰急得跺腳,指著他的面孔責道:“你——你這個沒用的東西!快,多帶幾個人去,把他給我捆回來!”

“遵命!”護院立即挑了幾個臣仆,幾騎快馬卷入大街,揚起一溜塵土。

老家宰返回房間,白圭問道:“混小子回來了嗎?”

老家宰跪下:“回老爺,少爺跟人習武去了,老奴已經派人去叫,這——這就回來!”

白圭的眼睛直視老家宰:“都什麼時候了,說實話吧,他人在哪兒?”

老家宰哽咽道:“老爺——”

白圭道:“說吧!”

老家宰泣不成聲:“在——在元亨樓賭錢!”

白圭的眼睛閉上,兩滴老淚滾出。有頃,他慢慢地睜開眼睛,對老家宰道:“叫——叫綺漪來!”

不一會兒,老家宰領著綺漪走了進來。綺漪年方十六,本是趙國大夫鍾楚的女兒。鍾楚因當廷斥罵趙國權臣奉陽君,不久即以叛國罪被滿門抄斬。鍾楚並無兒子,只有女兒綺漪,當時不過兩歲。鍾楚可能是預知自己大難臨頭,事前使奶娘抱了綺漪悄悄出走。

奶娘依照鍾楚囑托,帶著綺漪曆盡千辛萬苦,終于趕到魏國,投奔白圭。奶娘不久病死,在這世上,綺漪除去白圭父子之外,再無親人。她雖比白虎小六歲,二人卻是一起長大,青梅竹馬,誰也離不開誰。眼見綺漪漸漸出落成絕代美女,白圭看在眼里,喜在心頭,便于去年綺漪及笄之後,為他們隆重地辦了婚事。

上篇: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6)     下篇: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