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逢澤殺雞儆猴 保家國孫門盡忠(1)  
   
會逢澤殺雞儆猴 保家國孫門盡忠(1)

這邊龍賈、朱威、公孫衍他們忙忙碌碌地進出相府,為白相國的葬禮忙活,那邊公孫鞅、陳軫等也未曾空閑一刻,就秦魏結盟、典章禮儀、稱王慶典等日夜討論。不消幾日,秦、魏睦鄰盟書初稿擬定,陳軫、公孫鞅檢查無誤,使人在羔羊皮上謄寫兩份,送往宮中,交魏惠王禦覽。

魏惠王仔細看過,對毗人點頭道:“拿王璽來!”

毗人走進密室,拿出一個十分精致的紅木盒子,在魏惠王面前展開。魏惠王拿出王璽,看了看刻好後未被用過的潔白璽面,笑著對公孫鞅和陳軫道:“這塊王璽,寡人可是第一次用喲!”

公孫鞅當即跪下,道:“陛下將王璽首次用于秦人之事,當是秦人之幸!”

魏惠王道:“愛卿請起!只要這璽印蓋上,秦人之事,自然也是寡人之事!”

公孫鞅再拜道:“微臣代秦公謝陛下蔭佑!”

魏惠王聽得高興,親自蘸上朱泥,端端正正地在兩塊羊皮上各壓一印。毗人收過,交給公孫鞅。

公孫鞅雙手接過,再拜三拜,朗聲說道:“今有陛下璽印,這盟書也就生效了。微臣這就攜帶盟書啟程回秦,待秦公蓋上璽印之後,派專使呈送陛下!”

“如此甚好!”魏惠王說完,將頭扭向陳軫,“陳愛卿,這宗伯之事,你辦得如何?”

陳軫叩道:“啟奏陛下,新朝伊始,典章禮儀正在制訂,不日即可頒布。至于慶典,吉日和勝地已由卦師卜出!”

“哦,”魏惠王面呈喜色,“是何日何地?”

陳軫道:“吉日是五月既望,勝地是逢澤!”

魏惠王思索有頃,點頭道:“嗯,逢澤乃鳳鳴龍吟之地,寡人也當前去祭拜!好吧,此事就這麼定下,愛卿可以傳檄列國公侯,讓他們于下月既望會于逢澤!嗯,還有,話一定要說明白,就說此番是寡人南面稱尊,在逢澤舉行登基大典,免得列國有所誤解,以為又是去朝那個周天子的!”

陳軫道:“微臣遵旨!”

從宮里告退出來,陳軫、公孫鞅徑到元亨樓去,由公孫鞅做東,叫來公子卬,在元亨樓里大宴一番,慶賀秦、魏結盟成功。

酒宴過後,公孫鞅收好盟書,告辭回秦。因有傳檄列國之事急需安排,陳軫送至西城門即辭別回府。公子卬心中有事,一直送至城西十里長亭。公孫鞅回身揖道:“上將軍留步,公孫鞅就此作別!”

公子卬回揖道:“紫云公主之事,還望大良造多多費心!”

公孫鞅笑道:“上將軍放心,這杯喜酒,公孫鞅想不喝都不成啊!”

回到咸陽,公孫鞅當夜趕至秦宮,將使魏過程向孝公講述個大要,然後拿出魏惠王蓋過璽印的盟書,放在孝公幾案上。

孝公掃了一眼盟書,不加細讀,當下交待內臣加蓋璽印,派專使送往魏國。內臣拿上盟書剛走出去,公孫鞅就跪在地上,自稱有罪。

“愛卿力挽危局,功莫大焉,罪從何來?”孝公一時愣了,一邊說著,一邊親手去扶公孫鞅。

公孫鞅不肯起來,只是一直跪在地上,口中仍稱有罪。

孝公松開手,退至自己幾前,緩緩說道:“那你說吧,是什麼罪?”

“罪臣斗膽,私將紫云公主許嫁了!”

“你說什麼?”秦孝公似乎沒聽明白,“什麼紫云公主?什麼許嫁?”

公孫鞅勾住頭,緩緩說道:“微臣使魏期間,自作主張,將紫云公主許配給魏國上將軍公子卬了!”

秦孝公張口結舌,一下子呆了。約過半晌,他忽地站起來,在殿中急急地連走數個來回,這才停住步子,大聲數落道:“愛卿啊愛卿,你你你——你叫寡人怎麼說呢!臨行之前,你從未提過紫云之事,怎麼平白無故,說嫁就把她嫁出去了?你你你——你不是不知道紫云的事,這不是在剜寡人的心頭肉嗎?”

“公孫鞅知罪!”

孝公搖頭道:“知罪,知罪!知罪能頂何用?這麼大的事兒,你總該事先有個商量吧!整個大秦國,哪個不知紫云是寡人的心肝寶貝,可——可你卻把她一口許給那個百無一用的繡花枕頭!”

上篇:龐公子虎穴救父 老相國舍命諫主(18)     下篇:會逢澤殺雞儆猴 保家國孫門盡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