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會逢澤殺雞儆猴 保家國孫門盡忠(2)  
   
會逢澤殺雞儆猴 保家國孫門盡忠(2)

“君上,”公孫鞅輕聲說道,“百無一用方是大用!舍此一女,可得全局啊!”

孝公心頭一怔,喃喃自語道:“百無一用方是大用?”

孝公又在殿中走動起來。走有兩個來回,略頓一頓,重又回到機前坐下來問道:“依愛卿之見,紫云何時出嫁為宜?”

公孫鞅道:“事不宜遲,逢澤之會就是最佳時機。魏王登基、秦魏聯姻,對魏惠王來說,這是雙喜臨門,對君上必無防范之心!”

“愛卿何時動身,赴逢澤之會?”

“三日之後!”

孝公沉思有頃,朝外喊道:“來人!”

內臣此時剛好蓋完璽印,手拿盟書急走進來:“微臣在!”

“傳旨後宮,讓紫云公主准備出嫁!”

“微臣遵旨!”

內臣出去後,公孫鞅拜道:“君上聖明若此,實乃秦國之幸啊!”

孝公緩緩地站起身子,長歎一聲:“公孫愛卿,寡人累了!”

“微臣告退!”

公孫鞅告退後不久,後宮像是炸了窩。聽說將她嫁給魏人,紫云公主要死要活地率先哭鬧起來。孝公夫人,也就是紫云公主的生身母親,拉上她去找老夫人。見娘兒倆哭得如同淚人兒一樣,老夫人愣過半日,方才弄明白原委,登時揮動龍頭拐杖將地磚敲得梆梆直響,邊敲邊叫:“來人,喊嬴渠梁過來!還有,把虔兒、駟兒幾個統統喊來!”

不消一時,秦孝公、嬴虔、嬴駟三個急急趕來。嬴虔、嬴駟只聽說老夫人生氣,卻不知道原委,因而是一臉的茫然。只有秦孝公知道是怎麼回事,一見到老夫人,先自跪在地上。嬴虔、嬴駟一見,趕忙也在後面跪下來,大氣也不敢出。

老夫人端坐幾前,滿面怒容,將拐杖狠狠地敲打著地磚,厲聲斥責道:“魏狗子霸我河西,殺我夫君,與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嬴渠梁,你——你這個不孝之子,你且說說,為什麼要把我的小云兒嫁予魏狗?”

秦孝公將頭伏在地上,只不做聲。

“嘿,”老夫人冷笑一聲,“你以為只要不說話,就能過這一關,是嗎?我且問你,聽說又是這個公孫鞅自作主張,把小云兒賣了!”

秦孝公囁嚅道:“回母親的話,此事與公孫鞅無關,是渠梁自作主張,托公孫鞅向魏室提親。母親要打要罰,渠梁認領!”

“你你你——你淨包庇這個外鄉人。”老夫人怒極而泣,手指嬴虔、嬴駟,“你睜眼看看他們,公孫鞅今兒責這個,明兒罰那個,只怕我這把老骨頭,不定哪天也要受他敲打。嬴渠梁,你——你口口聲聲孝字當頭,今兒就在這兒說說清楚!”

秦孝公緩緩地叩下頭去,任憑老夫人百般斥責,一句犟嘴的話也沒再說。公孫鞅推動變法改制,受到牽連的多是世族舊臣,而這些人中大多數都與老夫人有所牽連,因而老夫人是一百個不稱心。此番借得這個因由,老夫人是連哭帶訴,直將公孫鞅赴秦後的種種“惡行”細述一遍。

因代太子受過、被公孫鞅刑過鼻子的嬴虔聽到傷心處,爬到老夫人跟前,抱住她的大腿痛哭失聲:“母親——”

秦孝公只是將頭叩在地上,死也不肯說話。老夫人說得累了,抹一把眼淚,朝秦孝公大聲說道:“嬴渠梁你聽著,沒有孤家的旨意,小云兒你誰也不能嫁!”

說完,老夫人徑自起身,拐杖嘚嘚地敲著地面,揚長而去。

直到老夫人走遠,秦孝公才從地上站起來,黑著面孔掃一眼站在那兒不知所措的夫人,轉身疾步走去。內臣愣怔一下,小跑著跟在身後。快要走到書房時,孝公放慢了腳步。內臣趕上一步,小聲說道:“君上,紫云公主的事兒,要麼先緩一緩?”

秦孝公停住腳步,轉身望著內臣,震怒道:“緩什麼緩?傳旨下去,紫云出嫁之事盡快操辦!再有——從今以後,無論是朝廷還是後宮,除去老夫人之外,誰敢再議此事,殺無赦!”

內臣跪下,自掌嘴巴道:“微臣該死!”

上篇:會逢澤殺雞儆猴 保家國孫門盡忠(1)     下篇:會逢澤殺雞儆猴 保家國孫門盡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