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候黃雀螳螂捕蟬 避兵禍慈母送子(14)  
   
候黃雀螳螂捕蟬 避兵禍慈母送子(14)

張猛三騎馳到張邑,在鎮中心的張家大院門外停下。張猛讓兩個護衛守在門外,自己走進門去。聽到馬蹄聲響,老家宰張伯慌忙迎出,見是張猛,跪下叩道:“小人叩見張將軍!”

張猛趕忙上前扶起:“張伯快快請起!”

拉起張伯,張猛眼睛四下里一掃:“夫人呢?”

張伯道:“夫人晨起就到少梁去了,說是去為儀兒請個先生!”

張猛驚道:“怎麼又請先生?上次那個呢?”

張伯連連搖頭,長歎一聲:“唉,這個儀兒,哪有先生教得了他?不瞞將軍,這三年來,夫人少說也為他換過七個先生,可沒有一個待過足月的!這儀兒無人管教,簡直是無法無天,莫說是打架斗毆,便是上房子揭瓦的事,他也干得出來。夫人急得食不甘味,寢不安枕。這不,聽說一個安邑的先生新來少梁,學問甚是了得,夫人為示恭敬,天剛放亮就躬身去請了!張將軍在客堂里稍坐片刻,夫人想必這就回來了!”

張猛心中有事,哪里肯坐,當下說道:“在下還有要事,這就走了。在下有個口信兒,托張伯捎給夫人!”

“將軍請講!”

“秦人又要攻打河西了!”

張伯大驚:“這——陛下不是與秦人結盟了嗎?”

張猛道:“那是秦人玩的詭計。張伯您還不知道那些秦人嗎?”

張伯點頭道:“不瞞將軍,聽說與秦人結盟,這陣子沒有人不高興的。可我這心里一直犯著嘀咕,這下算是亮堂了。請問將軍,這秦人何時會打過來?”

張猛道:“哪一日在下吃不准,近則三日五日,遠也就是十天半月的事。您轉告夫人,讓夫人務必有個防備!”

張猛三人打馬走後,張伯目送一程,轉身回到院里,尋出一只矮凳,搬至院中樹下,靠樹坐下,悶頭思索這一重大變故。

張伯苦思有頃,還沒尋出個理路,聽到外面車馬聲漸近,知道是張夫人他們回來了。張伯急忙喊出幾個奴仆,在門口列隊迎候。這邊剛剛站穩,那邊張夫人的車馬已到門口。早有仆人放好踏腳板,張夫人先自走下車來,然後必恭必敬,彎腰朝車中行出一個大禮,說道:“寒舍已至,先生請!”

車中隨即走出一個四十來歲的精瘦漢子,下車之後,朝張夫人回一禮道:“張夫人請!”

張夫人與那先生走進院門,徑至堂中坐下,手指張伯對先生說道:“這是張伯,家中大小事情,都由張伯一手料理。先生有何要求,只管吩咐張伯就是!”

那先生看一眼張伯,略揖一禮:“在下見過家老,望多關照!”

張伯趕忙回揖:“老奴隨時侍候先生!”

張夫人掃視一圈,轉對張伯道:“儀兒呢?”

張伯道:“剛一吃過早飯,儀兒就和兩個小厮出門走了,照規矩這陣兒也該回來了。”

張夫人道:“指望他回來,日頭得從西方出來。張伯,你去尋他一尋,就說我有急事找他,讓他馬上回來!”

張伯答應一聲,走出門去。

望著張伯走出院子,張夫人這才長出一口氣,扭頭對先生道:“先生莫要見笑,他阿大去得早,留下我們孤兒寡母。本指望這孩子有點出息,誰想總也收不住他的野性,一天到晚總是惹事,讓我擔驚受怕。不瞞先生,前面我不知請過多少先生了,沒有一個能夠降得住他。先生您要多下些力氣,只要能讓這孩子有個進取,我這里願付雙份酬金!”

先生忙道:“令公子的事,在下早聽說了。夫人放心,在安邑之時,無論誰家孩子多麼調皮,在下只要一出面,他們就都服服帖帖。要是降不住他,在下斷不敢來!”

張夫人趕忙揖禮:“真能這樣,先生于儀兒就有再生之恩,老婦另有厚報!”

張伯出門,還沒走出幾步,就見跟隨張儀的一個小厮氣喘籲籲地急跑回來。張伯趕忙叫住他:“小順兒,少爺呢?”

小順兒見是張伯,趕忙定下步子,又喘幾口,方才說道:“回——回家老的話,麻——麻煩來了!”

上篇:候黃雀螳螂捕蟬 避兵禍慈母送子(13)     下篇:候黃雀螳螂捕蟬 避兵禍慈母送子(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