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4)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4)

公孫鞅陰著臉轉向司馬錯:“司馬將軍,誰是少梁主將?”

司馬錯道:“打出的旗號是‘公孫’。魏軍諸將末將大多知曉,只未聽說此人!”

公孫鞅陡吃一驚:“怪道如此,原來是他!”

秦孝公急問:“公孫愛卿,你認識此人?”

公孫鞅點了點頭:“此人原是相國白圭府中門人,名喚公孫衍。在下出使魏國時,與他有過一面之交,還差一點栽在此人手中!如果是他,這一戰可就不好打了!”

眾人一聽,皆是一驚,面面相覷,因為公孫鞅此前從未用這種語氣評論過列國將帥。

嬴駟的臉上卻露出興奮的表情,當下說道:“你們一個是公孫鞅,一個是公孫衍,看來是個對手。嬴駟請問,若是你們二人相比,何人可以高出一籌?”

嬴駟在此時提出這個問題顯然極不合適,甚至有種幸災樂禍的味道。秦孝公白他一眼,正欲轉移話題,公孫鞅卻道:“回稟殿下,鞅與公孫衍何人勝出一籌,這要以結局說話。不過,依鞅眼下所知,若是此人真的成為魏國主將,秦、魏將在河西有一場惡戰!”

秦孝公驚道:“果真如此,愛卿可有良策?”

公孫鞅道:“回稟君上,現在不是議這個的時候。如果不出微臣所料的話,龍賈應該往回趕了。我們定要趕在龍賈返還之前拿下臨晉關和少梁。攻破少梁,可除公孫衍。攻破臨晉關,可將龍賈堵在河東,有力也用不上!”

秦孝公道:“愛卿所言甚是!”環視眾臣,“諸位愛卿!”

眾臣皆目視孝公。

孝公朗聲說道:“河西遭襲,魏罃必盡傾國之力與我較量。秦、魏這一仗是非打不可了。要打,我們就要打出個子丑寅卯!”轉向公孫鞅,“公孫愛卿,你只管用兵,天塌下來,有寡人頂著!不瞞愛卿,寡人此番帶來精兵十萬,這就駐防在洛水一線,隨時聽候愛卿調用。寡人另備蒼頭十萬,以防不測之變!”

公孫鞅朗聲回道:“微臣決不辜負君上重托!”

有了秦公的堅強後援,公孫鞅再次組織秦兵猛攻三城,尤其是少梁和臨晉關。箭矢如雨,戰鼓驚天,秦兵以前所未有的凶猛從四面八方爬向城牆。公孫衍渾身是血,手拿長矛大聲呼叫著沿城牆奔走。城內百姓送飯送水。食油用完了,許多大爺大娘燒開一桶桶滾燙的開水抬到城牆上。由于天氣炎熱,這些開水分外管用,無數秦兵被燙得渾身起泡,慘叫著滾下爬梯。

幾十名秦兵抬起一根巨大的圓木喊著號子撞擊城門。城門內早有一輛守門兵車候在那兒。不一會兒,城門被撞開,正當秦兵一擁而進時,二十多個魏卒遠遠地推起兵車,朝城門洞直沖過去。兵車前面布滿兵刃,那些秦兵躲閃不及,立時慘叫聲聲,尚在後面的急忙退卻。城門洞再次被牢牢封死。

第五日傍晚,龍賈已經率領先頭騎兵急馳回來,經過臨晉關浮橋,進得關中。龍賈大開關門,無數魏兵風馳電掣般殺向公孫鞅的中軍。公孫鞅知道龍賈回援,急忙鳴金,退兵五十里下寨。

龍賈當下馬不停蹄,沖向少梁,揚起的塵土遮天蔽日。司馬錯正在指揮攻城,突然看到南面塵土滾滾,知道魏人援兵到了,急忙鳴金,已是遲了,龍賈殺到,公孫衍也乘勢開門殺出,前後夾攻,司馬錯大敗,急撤而去。

至此為止,這場決定命運的河西大戰以秦人突襲成功而拉開序幕,又以公孫衍、張猛等殊死堅守城池、龍賈及時回援而扳回危局。雙方初戰各勝一場,暫成平手,當下各守陣營,調兵遣將,在七百里河西正式擺開陣勢。

這是一場不該發生或至少是不該這麼早就發生的戰爭。

隨巢子與弟子宋趼靜靜地站在遠處山頂的一塊巨石上,凝視著連綿起伏的烽火。隨巢子的兩道濃眉漸漸擰起,一把白須隨徐徐的谷風微微飄蕩。

隨巢子的眼前依次疊出燃燒的麥田和房屋、屠城後的平陽街道、宗祠里被辱的婦女、那個見證了一場獸行後完全瘋掉的鳴鑼老人、兩具燒焦的童尸、告子疑慮的眼神、魏宮里宮娥的勁舞、魏惠王拂袖而去的身影、龍賈大軍東赴衛境、少梁城下秦、魏士兵的格殺……

上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3)     下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