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7)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7)

童子接過,呈給隨巢子。

隨巢子接過,見是列子所寫的一篇短文,講的是北山愚公發現門前有二山擋道,說服全家老小矢志移之,最後感動上天,差使神仙將二山搬走。

隨巢子反複看過數遭,長歎一聲:“唉,這個北山愚公,說的正是隨巢子啊!”

鬼谷子微微笑道:“愚公如何能及隨巢兄?”

隨巢子道:“為何不及?”

鬼谷子道:“請問隨巢兄,何為大形山?何為王屋山?”

隨巢子道:“大形者,他也;王屋者,我也。列子是說,大凡人心,皆有二山為障,一是心中有他,二是心中有我。”

鬼谷子笑道:“這就是了。在隨巢兄心中,王屋早已搬走,只有大形一山;而在北山愚公心中,卻是二山俱在。隨巢兄只需移去心頭一山,愚公卻要移去心頭二山。移一山與移二山,難易豈不一目了然?”

隨巢子卻是輕輕搖頭,道:“知我者,王兄也;不知我者,亦王兄也!愚公心中雖有二山,卻矢志移之;隨巢子心中雖只一山,非但無志移之,反倒為之煩惱不已,夜不成寐!”

鬼谷子哈哈笑道:“真是人各有志,不可強求啊!”

隨巢子抬頭,殷切地望著鬼谷子道:“不瞞王兄,隨巢子此來,為的正是這座大形山。”

鬼谷子連連搖頭道:“大形也好,王屋也罷,早與鬼谷王栩沒有瓜葛。隨巢兄這次若是單為此山而來,看來只能抱憾而去了!”

此話等于先將去路堵死。隨巢子心中咯噔一下,眉尖微動,旋即笑道:“不提此山也罷。隨巢子還有一事,順便請教王兄!”

鬼谷子道:“若為他事,王栩願效微勞!”

端起茶杯,隨巢子再品一口,緩緩說道:“先師墨翟早年收治一個病人。此人膿腫已成,久治不愈,先師引以為憾,仙去之時,先師只好將此病人托于隨巢子。隨巢子雖是竭盡全力,迄今仍然回天乏術!時至今日,此人毒已至骨,病入膏肓,近于不治。隨巢子素知王兄醫道高深,特來討教!”

鬼谷子低頭沉思良久,抬頭說道:“繞來繞去,隨巢兄這顆救世之心,終是難了!”

隨巢子揖禮:“還請王兄以天地大愛為念,教隨巢子一個救治良方!”

鬼谷子見隨巢子將話說到這個地步,只好還過一禮,長歎道:“唉,隨巢兄愛心,感天地,泣鬼神,王栩豈無所動?請問隨巢兄是如何救治此人的?”

隨巢子道:“隨巢子施的依然是先師墨翟之方,先以膏藥敷其病灶,以湯藥釋其毒素,再視其陰陽盛衰,損其有余,補其不足,徐徐調理。只是調理至今,其病非但未見好轉,膿腫反而增大,毒氣反而至骨,隨巢子已是束手無策,苦惱不已啊!”

鬼谷子點點頭:“隨巢兄所施,原是救治正方。之所以未見功效,是因為時日未到。慢藥出慢效,隨巢兄之方旨在除根,功效當在日後!”

隨巢子道:“能得王兄此言,隨巢子心中略所安慰。只是膿腫日大,膿毒日多,為害日劇,患者日苦,隨巢子每日見之,心實不忍哪!”

“如此說來,”鬼谷子笑道,“隨巢兄只是不忍日日面對膿腫,甚想一夕除之!”

隨巢子長歎一聲,“這是奢望哪!不瞞王兄,若能一夕除之,隨巢子死無憾耳!”

鬼谷子又思一時,方才說道:“倘若如此,王栩倒有一方,只恐隨巢兄不忍去做!”

隨巢子眼中放光,急道:“王兄快說,隨巢子願意一試!”

鬼谷子道:“隨巢兄可持利刃一把,割開病灶,先剜去膿腫,後刮骨剔毒。”

隨巢子當下閉目陷入深思,良久,睜眼說道:“重症之人忌用猛藥,此為醫家常理。王兄此法雖好,可這一刀子下去,只怕膿腫未除,患者先已疼死了。”

鬼谷子卻是微微一笑:“患者也許會疼死過去。不過,疼死之後,患者必能醒來。此時,病灶已除,隨巢兄只需外敷生肌之藥,內補所失元氣,旬日之間,傷口或可痊愈。屆時再行溫養之藥,調理陰陽二氣,損有余而補不足,患者必可恢複如常,身健體壯。”

上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6)     下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