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8)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8)

隨巢子佩服地點頭說道:“王兄之言震耳發聵,隨巢子深以為然哪!今日看來,隨巢子一生所求,皆是方不對證,藥未入里。王兄之方,化長疼為短疼,或對其證了!”

鬼谷子道:“隨巢兄過譽!”

隨巢子又道:“只是這快刀利刃、以毒攻毒之法,卻非隨巢子所長。王兄之方,隨巢子心有余而力不足,還得王兄親為才是!”

鬼谷子趕忙搖頭:“王栩入谷多年,早習慣山野逍遙,療治世間俗證實非王栩所欲!”

隨巢子真誠懇求道:“王兄既已看透證候,亦開出良方,為何不再多走一步,使患者早脫苦海呢?”

鬼谷子道:“他人自有他人福,山人自有山人樂。人生苦樂皆由自然,亦皆歸于自然,隨巢兄何苦勉為其難呢?”

隨巢子沉思有頃,緩緩說道:“蒼生自相殘殺,青春死于非命,老弱孤苦無依……天下苦難,早非隨巢子言語所能形容,以王兄慧眼,豈能不知?王兄既知,又何忍居此幽谷,獨善己身?請聽隨巢子一言,人生苦樂雖為自然,戰亂殺戮卻是人禍。既為人禍,當有人治。隨巢子乏力,只能舍出薄面,懇求王兄了!”

說完,隨巢子竟自起身,在鬼谷子面前徐徐跪下,慢慢地叩下頭去,老淚流出。

鬼谷子雖是詫異,卻不為所動。

隨巢子卻也是極其固執之人,竟是紋絲不動,一直跪著。

兩人僵持一時,鬼谷子輕歎一聲,緩緩說道:“隨巢兄,王栩心腸已如鐵石,你何時跪得累了,自己起來吧。王栩回洞清修去了!”

鬼谷子說完,站起身子,緩緩地走進與草舍連在一起的鬼谷洞中。

童子實在看不下去,對著鬼谷子離去的背影又是吐舌頭,又是做鬼臉。待鬼谷子剛一進洞,童子即走過來,一把拉住隨巢子的胳膊,同情地說:“隨巢子老丈,您別求他了,童子這就為您做碗吃的,補補元氣!”

隨巢子緩緩起身,長歎一聲,搖了搖頭,邁著沉重的步子走出草舍。

遠遠看到隨巢子從谷中走出,宋趼忙從樹下站起,迎上幾步,見隨巢子一臉沉重,遲疑一下,方才問道:“先生,鬼谷子不在谷中嗎?”

隨巢子搖了搖頭。

宋趼想了一下,又道:“這麼說來,他也必是沒有濟世良方了?”

隨巢子再次搖頭。

宋趼大是迷惑:“既有良方,難道是他不肯說給先生?”

隨巢子又是搖頭。

宋趼焦急起來:“這——這是為什麼?”

隨巢子長歎一聲:“鬼谷先生雖有治世妙方,卻非我等所能力為啊!”

宋趼道:“這個好辦,何人能為,我們請他就是!”

隨巢子道:“天下能行此方的,也許唯有鬼谷先生一人,可他——唉!”

隨巢子在石頭上坐下,面呈愁容。

宋趼既不知道是何妙方,又不知道鬼谷先生為何能為而不肯為,眼望隨巢子愁容滿面,也只有干著急的份兒。

隨巢子正自愁悶,眼角忽然瞄到林中不遠處長有一只特別漂亮的蘑菇,心中陡然一動,遂作漫不經心狀走了過去,拔起來納入袖中。

宋趼道:“鬼谷先生既然不願下山,我們能否試試別的?”

隨巢子淡淡說道:“他不肯幫忙,為師能有什麼辦法?下山去吧!”

說完,隨巢子師徒二人沿著來路向山下走去。

走有一程,隨巢子悄悄地從袖中摸出毒菇,送入口中,往前又走不過數十步,毒力發作,他突然一歪,倒在地上。

宋趼原在前面開路,聽到後面聲音不對,回頭一看,大驚失色,急忙扶起隨巢子:“巨子!巨子——”

隨巢子已是口吐白沫,臉色烏青。

宋趼急得跪地大哭:“醒醒啊,巨子——”

隨巢子緩緩睜開眼睛,眼望宋趼,嘴角微動,吃力地說:“宋趼——”

宋趼泣道:“巨子,弟子在此!”

上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7)     下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