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5)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5)

戚光點頭道:“主公放心,小人一看那人,就知他是口無遮攔的貨,仗著女人的裙子發點小財,這就趕來顯擺!”

陳軫點頭道:“若是扯上那嬴虔,倒是可信。嬴虔原本就是帶兵的人,秦公卻讓公孫鞅做了主將,讓嬴虔去管糧草,嬴虔哪里甘心?心里有氣,難免會在家里發泄。這個姓初的既有這層關系,所說定是實情。這樣吧,你把整個過程寫出來,我這就寫個奏章,面呈陛下!”

戚光回到自己居處,找出一張精致的羔羊皮,將前後經過一絲不差地書寫完畢,按上手印,拿去交給陳軫。陳軫粗粗瀏覽一遍,納入袖中,說道:“備車!”

這日午後,魏惠王用過午膳,像往常一樣在左右的陪同下來到後花園的涼亭下面,躺在他最喜歡的吊床上,閉目小盹。

魏惠王躺有一時,忽身坐起,在吊床上愣了一陣,重又躺下。毗人看在眼里,知道陛下心里有事,便從宮女手中接過扇子,小心翼翼地候立一邊,明是為惠王扇風,實是候旨。

果然,魏惠王陡地睜開眼睛,抬頭問道:“朱司徒現在何處?”

毗人手中的扇子未停,口中回話道:“回稟陛下,朱司徒此時當在司徒府吧!陛下如欲見他,微臣這就召其進宮!”

魏惠王緩緩地坐起來,抬頭看看亭子外面:“這陣兒云多,沒日頭,寡人尋他去!”

時值仲夏,正是三伏,魏惠王在這大中午里甘冒酷暑去見一個臣下,著實令毗人大吃一驚。他放下扇子,愣怔片刻,方才遲疑地問:“陛下是說,擺駕司徒府?”

魏惠王奇怪地望著他:“你沒聽見?”

毗人趕忙回道:“微臣遵旨!”

不多一時,魏惠王的車輦就在衛士們的前簇後擁之下馳出王宮,徑投司徒府去。

陳軫的軺車行至宮門時,魏惠王的車輦剛剛駛離,揚起一路塵土。他大是驚異,示意禦手跟上陛下的車輦。他一路跟至司徒府前,遠遠看到魏惠王已經下車走進府中。

陳軫沉思有頃,叫禦手駕車直驅上將軍府。

大中午有客來,這在上將軍府中也是稀奇。家宰將陳軫領至客堂,聽陳軫說有急事欲見上將軍,不敢怠慢,連茶也顧不上沏,就奔後堂去了。

陳軫左等右等,卻是遲遲不見公子卬出來。陳軫等得大是著急,眼珠子時不時地瞄向擺在大廳一側的滴漏。

就在陳軫額頭冒火、坐立不安之時,公子卬身著睡袍,從一側的偏門急急走進,進門就兩手一抱致歉道:“上卿久等了!”

陳軫趕忙起身回禮,調侃他道:“上將軍這幾日泡在溫柔鄉里,連下官也顧不得了!”

公子卬嘻嘻笑道:“不瞞上卿,這小娘兒們真是一個天生尤物,極其乖巧,這些日來得知秦人占據河西,魏、秦要起戰事,她是一股勁地哭,哭得那個傷心哪,連我這八尺漢子也被她哭得心里酸酸的!”

陳軫當下笑道:“常言說,英雄難過美人關。紫云公主這一啼哭,公子只怕連槍也提不起來了!”

公子卬恨恨地說:“娘兒們歸娘兒們,爺兒們歸爺兒們。縱使這個小尤物哭死,秦人那兒,我一個也不放過!公孫鞅這個王八羔子,反三複四,實在可惱!此番河西會戰,本將定要親手擒他回來,讓他活不成,死不了,領略一下做小人是何下場!”

陳軫卻是輕歎一聲:“唉,只怕公孫鞅他無法領略上將軍的手段了!”

公子卬一臉驚愕:“哦,此話怎講?”

陳軫道:“下官有事面陳陛下,正欲進宮,遠遠卻見陛下擺駕司徒府。如果不出下官所料,陛下親去司徒府,為的必是主將一事,朱威也必舉薦龍賈。如果陛下拜龍賈為主將,只怕上將軍想做副將,也是個難喲!”

公子卬怒道:“這撮老胡子畏秦如虎,如何能做主將?”

陳軫道:“是啊,下官也是這麼想。龍賈長期與秦為鄰,秦人對他了如指掌,自然是願意與他對陣!”

上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4)     下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