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6)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6)

公子卬的兩眼似要冒出火來,怔有片刻,突然抬頭道:“上卿足智多謀,必有良策教我!”

陳軫微微點頭:“上將軍若是真的想做主將,下官倒是可以幫忙,只是——”

公子卬急道:“上卿有話,不妨直說!”

陳軫緩緩說道:“白相國過世這麼久了,這朝中——”

公子卬輕輕點頭,接聲道:“上卿所言甚是,朝中不可久空相位。待本公子打敗秦人,一定奏明父王,力推上卿為相!”

陳軫趕忙叩拜于地:“下官叩謝公子再造之恩!”

陳軫所料一點兒沒錯,魏惠王擺駕司徒府,的確是為主將一事。

迎拜一套虛禮過後,君臣二人相對坐下,魏惠王開門見山,長歎一聲:“唉,寡人悔不聽白圭忠言,終致此禍!這幾日來,寡人是無時不在思念老臣白圭啊!”

朱威聞聽此言,號啕大哭,邊哭邊道:“陛下,微臣等的就是陛下這句話啊!”

這一哭,這一訴,將魏惠王的感傷也全勾引了出來,禁不住拿衣襟抹淚道:“愛卿啊,你也是好臣子,你和白圭,都是寡人的好臣子啊!”

魏惠王這一說,朱威更是涕淚交流,候立于側的毗人早也忍耐不住,趕忙躲到門外,悄悄地抹著淚抽噎!

廳中君臣二人這樣傷心一陣,朱威道:“陛下,亡羊補牢,未為晚矣。陛下今日醒悟,白相國在天之靈,也必欣慰了!”

魏惠王道:“愛卿啊,白相國走了,寡人沒人商量。思來想去,真能實意出個主意的也就是愛卿你了。寡人今日上門找你,只為一件大事。此番對秦作戰,誰做主將,事關全局。寡人苦思數日,仍難決斷,此來是想聽聽愛卿之見!”

朱威似乎早想妥當,毫不遲疑地說道:“回陛下的話,微臣以為,陛下當以龍賈為主將,公孫衍為副將!”

魏惠王沉思有頃,緩緩點頭:“愛卿所見,正中寡人之心。龍賈做主將一事可以定下,只是讓這公孫衍做副將——”

朱威道:“陛下,以公孫衍之才,完全可做主將。微臣薦他只做副將,已是屈才了!”

魏惠王眉頭微皺:“公孫衍只是相府門人,若做副將,豈不讓秦人小瞧了?”

朱威起身,叩首:“公孫鞅在魏之時,也不過是相府公叔痤的門人。到秦之後,秦公卻用他為大良造,實攝相國之位。微臣斗膽提起這樁舊案,還望陛下三思!”

魏惠王面色不悅,低頭沉思許久,抬頭問道:“愛卿是說,這公孫衍之才可比公孫鞅?”

“陛下,”朱威道,“方今列國,英才雖多,多為平庸之輩,守土或可有用,爭天下則嫌不足。能爭天下的,就微臣所見,這世上只有二人,一是公孫鞅,另一就是公孫衍。陛下,眼下公孫鞅領兵犯我疆土,能夠與他相抗的,我們沒有別人,只有這個公孫衍了!白相國臨終之際,曾是一再叮囑龍將軍和微臣:‘魏國已失公孫鞅,不可再失公孫衍!’白相國口中,從無虛言哪,陛下!”

魏惠王心頭一震,凝眉沉思有頃,又看朱威一眼,轉身徑去。

朱威愣怔一下,也不遠送,依舊伏地叩道:“微臣恭送陛下,祝陛下萬安!”

從朱威那兒回來,魏惠王吩咐毗人,任誰也不見,只將自己關在書房里,閉目冥思。他要好好整理一下頭緒,而且要從頭整起。

首先是孟津之會,然後是伐秦,再後是公孫鞅來使,白圭死諫,再後是什麼?對,是稱王!稱王錯了嗎?千年王業,這是他兒時之夢,而他已屆五旬,如果此時再不為之,此生豈不白活了嗎?再後——對,再後是伐衛!這衛敬公難道不該伐嗎?此人陰一套,陽一套,早把他恨得牙根癢癢的。再說,出兵也不單單是為伐衛,而是——再後又是什麼?是隨巢子,對,是隨巢子。還甭說,這個老夫子確有先見之明,現在看來,老夫子所說的黃雀指的並不是那三只猴子,而是這頭黑雕!可當時他為什麼偏就看不出來呢?所謂當局者迷,他這是真迷了……

上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5)     下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