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7)  
   
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7)

魏惠王就這樣一直坐著,想著,一直想到天色傍黑。因他有言在先,晚膳早已到了,竟是沒有一人敢來吱聲。

天色已經黑透,惠王兩眼閉著,竟也沒有覺得。毗人輕手輕腳地進來,在幾處地方點上燭光,魏惠王猛然覺得眼前一亮,方知天已黑了。毗人見惠王仍在苦思,點完蠟燭後趕忙離開,候在門外。

魏惠王的眼睛重又閉合起來,耳邊響徹的是朱威的聲音:“微臣以為,陛下當以龍賈為主將,公孫衍為副將!……公孫鞅在魏之時,也不過是相府公叔痤的門人。到秦之後,秦公卻用他為大良造,實攝相國之位。微臣斗膽提起這樁舊案,還望陛下三思!……陛下,眼下公孫鞅領兵犯我疆土,能夠與其相抗的,我們沒有別人,只有這個公孫衍了!白相國臨終之際,曾是一再叮囑龍將軍和微臣:‘魏國已失公孫鞅,不可再失公孫衍!’白相國口中,從無虛言哪,陛下!”

“魏國已失公孫鞅,不可再失公孫衍!”魏惠王陡地站起身子,在廳中來回走動,口中喃喃道,“公孫鞅——公孫衍——同是公孫,同是相國門人,同受老相國器重——”

魏惠王猛然間打個激靈,停住步子,大喊一聲:“來人!”

毗人急急走進:“臣在!”

魏惠王以斬釘截鐵的語氣大聲說道:“派人速至河西,召公孫衍、龍賈二位將軍立即趕回安邑!”

第一次從魏惠王口中聽到“公孫衍”三字,且排序竟在龍賈之前,毗人心領神會,當下朗聲回道:“微臣遵旨!”

毗人轉身出去擬旨,剛剛走到門口,見一名宦者領著陳軫走來,眉頭當下微皺。陳軫遠遠望見毗人,趕忙揖禮。毗人見狀,只得停住步子,朝陳軫回一禮道:“上卿大人,這麼晚了,還不歇息?”

“在下有事求見陛下,望閣老稟報一聲!”

“陛下後晌就吩咐過了,任他何人,一概不見!”

陳軫顯得非常著急:“這——在下——這事兒真是火急,閣老您看——”

毗人兩手一攤,目露難色:“上卿大人,陛下的脾氣您是知道的!”

陳軫正欲說話,里面傳出魏惠王的聲音:“是誰在說話?”

毗人說道:“回稟陛下,上卿說是有事求見陛下,被臣攔下!”

聽說是陳軫,魏惠王沉默一會兒,方才冷冷說道:“既然來了,就讓他進來吧!”

陳軫進門,叩拜道:“微臣叩見陛下!”

魏惠王斜他一眼:“這麼晚了,愛卿欲奏何事?”

陳軫再拜,說道:“微臣得到密報,因事關重大,故連夜叩見!”

魏惠王多少有些詫異,道:“哦,是何密報?”

陳軫忙從袖中取出戚光所寫的羊皮密折,毗人接過,遞給惠王。惠王仔細讀過,皺眉沉思。

陳軫道:“陛下,微臣以為此情屬實。秦人與龍將軍前後打過幾十年交道,肯定對他了如指掌,也必是期盼他做主將!”

魏惠王突然將密折放在幾案上,哈哈大笑起來。惠王這一笑,不僅是陳軫,便是毗人,也是一愣。

魏惠王笑過,朗聲說道:“陳愛卿,這份密報倒是不錯,不過,寡人要的就是這個!”

陳軫遲疑一下,抬頭問道:“陛下已——已經定下主將了?”

魏惠王微微點頭:“寡人想定了,此番起用公孫衍為主將,龍賈為副將,殺秦人一個出其不意!”

陳軫震驚,沉思有頃,朗聲奏道:“陛下,微臣以為不妥!”

魏惠王抬頭看著他,面色不悅:“有何不妥?”

陳軫略住一下,理清思路,緩緩說道:“微臣以為不妥有三。一是公孫衍曾是相府門人,身賤人輕,如果拜為主將,必不服眾。將不服眾,何能駕馭三軍?”

魏惠王點頭道:“嗯,這算是一條,這二呢?”

“二是秦人如果知道我方主將是一門人,士氣必振。我方軍心不穩,敵方士氣大振,兩軍相較,只這麼一起一落,勝負不戰已判!還有這三,公孫衍是否有才,微臣實在懷疑。龍賈東征之時,曾使公孫衍為河西代守丞,同時留給他兩萬甲士,自己帶走兩萬新兵!兩萬甲士外加各個城邑的守備之卒,河西的兵員數量雖不富足,也相當可觀。可結果呢?長城一夜失守,除少梁、陰晉、臨晉關三座孤城之外,短短三日,公孫衍就使河西整個淪陷!”

上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6)     下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