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

在陳軫的刻意安排下,秦國聘親使團行至崤關時遭到魏卒刁難,硬是被耽擱幾日。待他們趕到洛陽,魏國的使團也已到了。許是巧合,許是出自陳軫的故意,兩家隊伍幾乎是在同時抵達洛陽。秦國的聘親人馬從西門入,魏國的從北門入,俱是旌旗招搖,鑼鼓喧天,喧鬧聲驚天動地。

這些年來,由于沒有諸侯前來朝覲,洛陽王城似乎已被天下遺忘,何曾見過今日這般熱鬧?一時間,滿城人都在追著看,尤其是在弄明白兩家均是前來聘娶周室公主的事之後,圍觀的人就更多了,直將洛陽的兩條主街堵了個水泄不通。

諸侯來朝,一般被安排在萬邦驛館。萬邦驛館分為公、侯兩片館舍,分別接待公、侯等屬國君臣。在公、侯館之外,另有一處王館,是特為楚國准備的,因為楚國不與周室同宗,也不是大周屬國,周室早就承認它的王國地位。

按照朝覲規矩,公國在左側,侯國在右側。秦是公國,當住左側,魏是侯國,當住右側。但當陳軫的使團走到國驛館時,既不進侯館,也不進公館,而是以獨立王國自居,徑直去了王館。

魏使的越禮舉止嚇傻了在國驛館里主持事務的大行人和司儀,他們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兒,攔也不敢攔,說也不敢說,只是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走進館中,自行卸下行李,各挑房間安頓下來。由于驛館多時無人居住,房間久未打掃,顯得很亂。陳軫讓隨員們分成兩撥,一撥搬運,另一撥打掃並整理館舍。

吩咐過後,見天氣太熱,陳軫拿上一柄芭蕉扇,一邊搖著,一邊走出館舍。沒走多遠,他就來到公使館前,靠在一棵香樟樹上,遠遠地看著秦國使團也在那兒安排館舍,搬運物品。

正在忙活的樗里疾一眼望到陳軫,趕忙放下手中的箱子,大踏步朝他走來,老遠就堆起笑臉,兩手拱起,走到跟前時,更是將腰彎成直角,躬下一個大禮道:“秦使樗里疾見過上卿大人!”

陳軫心中有氣,也不放下手中扇子,只將兩手略略一拱,算是回禮,語氣更是傲慢:“魏使陳軫見過樗里大夫!”

樗里疾也不介意,爽朗笑道:“在下前番與大良造使魏,承蒙上卿關照,總算不辱使命。大良造回秦之後,時常掛念上卿,幾次叮囑在下,無論何時見到上卿,一定要代他致敬!在下本想在空閑時分前往安邑,特別向上卿轉達大良造的問候,不想卻在此地相遇,真是巧了!”

樗里疾偏在此時重提安邑之事,陳軫當下臉面發漲,本想回敬幾句,一時卻是尋不到合適的言辭。河西遭襲之後,陳軫方才明白公孫鞅是在拿他和公子卬當猴耍,悔得胸口連疼數日。也是因為此事,魏惠王對他的信任大打折扣,眼見到手的相國之位竟是漸去漸遠了。幸虧他的腦子轉得快,在極其關鍵的選將一事上扳回一局,不然的話,這數年的辛苦就將毀于一旦,眼睜睜地聽憑朱威、公孫衍他們的意願得逞。

陳軫畢竟還是陳軫,窘過一時,臉色迅即恢複如初,嘴角綻出一絲冷笑,接上了樗里疾的話茬,道:“在下謝大良造關照!在下也請五大夫轉呈大良造,就說他欠在下的那顆人頭,在下其實早就忘記了,讓他不必老是掛在心上。還有,在下順便提醒大良造一句,也請五大夫轉達,下次若再發生這樣的事,在下縱使有心,恐怕也幫不上忙了!”

樗里疾大笑道:“在下代大良造謝過上卿的好意。不過,在下也想提醒上卿,這種事情永遠不會發生了。”話鋒一轉,“聽說上卿此來,是專程為魏王陛下聘娶太子妃的,在下敢問所聘何人哪?”

陳軫將手中的扇子輕搖幾下:“聽說五大夫此來,也是專程為秦公聘娶太子妃的,不知所聘何人哪?”

樗里疾道:“秦公所聘是周室長公主姬雪!”

陳軫將手中的扇子搖得嘩嘩直響:“巧哩,大魏陛下所聘,也是周室長公主姬雪!”

樗里疾雖說早已猜出魏使的來意,心頭仍不免“咯噔”一聲,但也旋即爆出一聲長笑:“哈——這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上篇:隨巢子鬼谷求方 公孫鞅代魏選將(19)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