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2)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2)

陳軫也是一聲長笑:“哈——是啊,可這花落誰家,倒是一場好戲喲!”

秦、魏兩家安頓就緒,分別將聘書呈送周室里專門負責接待四方來使的大行人。大行人在朝中是中大夫,收到聘書後不敢怠慢,當即去見禦史。

秦魏兩家聘親之事鬧得滿城風雨,禦史自是早有耳聞。他正在揣摸此事是否屬實,大行人已是拿著聘書走了進來。大行人一邊呈上聘書,一邊不無義憤地將魏使越禮強占楚館的行徑細細講述一遍。這年月禮樂早已無存,禦史只是皺了下眉頭,隨手就將聘書展開。禦史打眼一看,卻是大吃一驚,因為兩家在聘書中寫下的,竟然是同一個人:長公主姬雪!

這麻煩可就大了!禦史不假思索,趕忙召來車夫,匆匆趕往宮中。

禦史急至前殿,陛下不在那兒。他略略思索,徑直來到禦書房,見大門緊閉,內宰守在門外。

禦史急忙揖禮道:“請轉奏陛下,在下有急事叩見!”

內宰緩緩搖頭道:“陛下有旨,誰也不見!”

禦史從袖中摸出秦使、魏使的聘書和納彩禮單:“這——”

內宰看他一眼道:“陛下有旨,外事可問太師,內事可問兩位周公!”

禦史長歎一聲,本欲再說什麼,嘴巴動了兩下,還是打住了。他走出宮門,沉思有頃,驅車徑奔太師府。門人見是禦史,又見他神色匆忙,知他有急事,趕忙稟報。不一會兒,老家宰迎出。

禦史揖禮道:“下官有急事求見太師,煩請家老稟報!”

老家宰還禮道:“太師正在會客,請大人改日再來!”

禦史急道:“這——這事兒——下官懇請家老——”

不待禦史說完,老家宰已經看出事關重大,點頭道:“大人稍等,小人這就稟報太師!”

老家宰轉身進府,不一會兒,出來道:“禦史大人,太師有請!”

禦史跟著家宰走進府中,果見廳中客位上端坐一人,年約五十來歲,光禿的頭頂在燭光下閃著亮光。三朝元老顏太師坐在主位幾前,已是年逾古稀,須發皆白。

禦史伏身叩道:“下官叩見老太師!”

顏太師抬手指向客人:“這位是名聞天下的稷下先生淳于髡,來,你也認識一下!”

禦史起身,朝客人揖一禮道:“在下見過淳于子!先生大名,在下久聞了!”

淳于髡還過一禮,指著自己的禿頭笑道:“是的,在下這個光頭,天下無人不知!”

禦史此時卻是無心說笑,急忙轉向顏太師道:“老太師,下官可否借一步說話?”

淳于髡聽到此言,趕快起身道:“你們說話吧,外面天氣甚好,在下正好欲去院中走走!”

話音落處,淳于髡已經走到門外。家老跟在後面,也走出門去。

顏太師緩緩地轉過頭來,望向禦史。

禦史急道:“大事不好了!魏室、秦室皆來使臣納彩,下官火急叩見陛下,可陛下——唉!”

顏太師慢悠悠地說道:“秦、魏皆來使臣納彩,這有何不好?”

禦史急道:“老太師,他們不是納彩,是——”

顏太師擺了擺手,指著淳于髡留下的席位道:“禦史大人,坐下來,慢慢說!”

禦史這才意識到自己過于急切了,走至客位盤腿坐下,將兩國求親之事扼要陳述一遍,又將兩份聘書及兩家的納彩禮單呈上,說:“太師請看!”

顏太師接過,輕歎一聲,徐徐說道:“唉,都是這個孟津之會害了陛下!什麼武王伐紂七百年大典?什麼天下公侯朝覲天子?那魏罃是個什麼東西?方今天下是個什麼情勢?諸侯真要朝王,為何不到洛陽來?唉,老朽苦勸陛下,要他莫去,陛下就是不聽。陛下這是沒看透啊!陛下這是心不死啊!陛下一心想借這個機會振作,這下好了!自打孟津回來,連這朝事也全廢了,小朝不說,即使大朝,幾曾見他臨過?老朽本欲再去勸諫,可思來想去,唉,這又勸諫什麼呢?”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1)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