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3)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3)

老太師說著,看也不看,就將聘書、禮單納入袖中,搖頭又歎一聲:“唉,這些個公呀,侯呀,天下都讓他們攪和殆盡,可他們仍不知足,連天子這塊彈丸之地也不放過!”

禦史熟知太師,他若是閑扯起來,就會叨嘮個沒完,急道:“太師,您——您扯遠了,眼下——眼下這可怎麼辦哪?”

“扯遠嘍,扯遠嘍,”顏太師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地站起身子,顫巍巍地走向門口,口中又是一聲叨嘮,“唉,我堂堂天國公主,卻被兩個屬國派大夫強搶,這叫什麼世道喲!”

顏太師走到院中,看到老家宰正在陪淳于髡散步,叫住他,顫悠悠地吩咐道:“備車,老朽這要進宮!”

這日午後,顯王像往常一樣,用過午膳就一頭紮進禦書房中,連內宰也被他趕了出去,只將大門關牢,自己獨享一份清靜。

而在實際上,對于顯王來說,這世上也許根本不存在清靜二字。正如顏太師所說,自孟津之會後,大周天子顯王姬扁的確是窩著一肚子的心火。

姬扁這年不足四十,作為男人,正是大有作為的年紀。但從姬扁記事起,這周室天下就只是名義上的了。二十三歲那年,姬扁承繼大統,加冕那日,他曾對著列祖列宗的牌位鄭重發誓,一定要在有生之年重振周室。轉眼十幾年過去,周室非但沒有振作,反而在他治理下每況愈下,僅有燕公、魯公、衛公、蔡公等弱國、小國曾派使臣朝過,大國公侯早已將他拋到九霄云外。剛繼位幾年,他也幾欲振作,但周室原本不過彈丸之地,橫豎數十里,還沒有泗上的蔡國大,這又被他父王將這幾十里分封給他的兩位叔公,只給他留下一個小小的王城,當真是要錢沒錢,要人沒人,成了個真正的孤家寡人。十幾年下去,他的凌云之志便也磨損得所剩無幾。偏在此時,魏侯約定眾公侯孟津朝王,著實讓他欣喜有加。誰想去到孟津,他這堂堂天子,竟成了那個魏侯的戲弄對象!

顯王在幾案之前悶頭坐了不知多久,不由得將那孟津之事從頭又想一遍,心頭火氣這就又上一層。火氣攻心,顯王頓覺難受,勉強站起來,在那廳中來回踱步排解。正踱之間,顯王無意中望見牆上掛著的一柄寶劍,徑自走過去,取下來拿在手中,緩緩拔出。

赫然入目的是劍柄上的一行字:“先王未達之業,吾必以此劍達之!”

他清楚地記得,這行字是他在登基那日親手刻下的。

如今,寶劍依然,字跡依然。周顯王睹物傷情,淚水潸然而下。

顯王正自傷心,門口聽到敲門聲,忙將寶劍掛到牆上,走至幾前坐下。不一會兒,內宰推門進來,叩拜于地:“啟奏陛下,娘娘有請!”

“哦,所為何事?”

“兩位公主從琴師習琴已有數年,琴藝大是長進。娘娘今日特請琴師進宮,說是在琴房考評兩位公主琴藝,特請陛下聖裁!”

聽到娘娘和兩位公主,顯王的臉色頓時和緩下來,臉上現出慈愛,點頭道:“你去告訴娘娘,就說寡人這就去琴房!”

顯王更衣、梳洗已畢,換過一身簡裝,與內宰一道走向琴房。待他們到時,琴房里已是人聲鼎沸,王後已在陪位上坐下,琴師坐在客位,廳中央擺著一琴一箏,幾個宦者和王後、公主跟前的侍女站在兩廂,濟濟一堂。兩位公主坐在一條長凳上,面色微紅,顯然有些緊張。

看到顯王進來,王後及琴房所有人等均起身叩拜見禮。顯王徑直走到王後跟前,扶她起來,攜其手走至主位,示意王後在陪位坐下,自己也于主位坐定,擺手叫大家平身。

王後微笑著望向顯王,見他點頭,轉向琴師道:“先生,可以開始了!”

琴師的目光親切地望向長公主姬雪。一身紫紗的姬雪輕輕點頭,款款起身,走至顯王、王後跟前,各拜三拜,再至琴師跟前亦是三拜,方才走到琴前,坐定,兩手撫琴,面若桃花,二目流盼,宛如仙女下凡,真正一個絕代佳人。剛好發育成熟的酥胸前面晃蕩著一只黃澄澄的金蟬,更為她平添了幾許高貴。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2)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