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4)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4)

廳中寂靜無聲,所有的目光無不射在姬雪身上。姬雪的目光望向琴師,琴師道:“雪公主,請彈俞伯牙的《高山》!”

姬雪再次點頭,兩目微閉,兩臂高高揚起,纖指輕輕落下。寂靜的琴房里一時琴聲流溢,鳥語花香,嘈嘈切切,錯錯雜雜,一曲《高山》被姬雪公主彈得九曲回還,滴水不漏。

姬雪一曲彈畢,眾人齊聲喝彩。她羞澀一笑,起身朝眾人深揖一禮,又到顯王、王後、先生跟前各拜三拜,款款回至原位坐下。

與姬雪公主相比,一身白紗的二公主姬雨卻是另一風格。不待琴師相請,姬雨已是自行起身,也照姬雪的樣子拜過幾拜,大步走至箏前,刷地坐下,尚未發育完全的胸脯微微一挺,伸手將胸前蕩來蕩去的那只乳色玉蟬兒一把捉住,朝胸衣里一塞,伸開手臂連揚數揚,似要唱歌一般咳嗽一聲,引得眾人失聲大笑。顯王更是憐愛有加,目視王後,王後報以粲然一笑:“看這孩子——”

也不待琴師發話,姬雨“啪”的一聲落下手指,箏弦響處,卻是俞伯牙的《流水》。《高山》、《流水》不僅是名曲,也都是極難彈的,若是技藝不精,絕對不敢動指,尤其是在精通音律的顯王、王後面前,便是一絲破綻,也是毫無藏處。

姬雨利落地彈完,琴房里再起一陣喝彩。姬雨謝過,嘻嘻笑著走到姐姐跟前,摟住姐姐的脖頸坐定。

接下來,最要緊的便是周顯王的評判。一直閉目靜聽的顯王睜開眼睛,望著琴師,面呈微笑:“雪兒、雨兒的琴藝近日大有長進,先生功不可沒啊!”

琴師起身叩道:“草民叩謝陛下褒獎!兩位公主慧根天成,一點便通,草民何敢居功?”

周顯王將頭轉向王後,王後笑道:“本宮久未聽到先生雅奏,勞煩先生也彈一曲!”

琴師再叩:“草民謝娘娘抬愛!不知娘娘欲聽何曲?”

王後道:“就是雪兒、雨兒方才所奏,先生只彈首尾兩節!”

琴師叩道:“草民獻丑了!”

琴師起身走至琴邊,雙目微閉,一陣靜靜的沉寂之後,突然起指,果然是非同凡響。

待琴師奏完,王後對姬雪、姬雨道:“雪兒、雨兒,你們過來!”

姐妹倆走過來,依在王後左右兩側。王後一手撫摸一個女兒,輕輕說道:“聽到了吧,這才是《高山》和《流水》!撫琴在心,不在手!”

姬雪、姬雨各自點頭。王後正欲說話,內宰走進:“陛下,顏太師求見!”

“顏太師?”周顯王略一沉思,點頭道,“宣其書房覲見!”

周顯王回到禦書房,顏太師已經跪在門口。顯王走過來,扶他起來,與他一道走進廳中,分賓主坐下。

看到老太師面色陰郁,顯王知道朝中又有大事,而且不是好事,輕歎一聲,問道:“老愛卿,你就說吧,什麼事?”

顏太師道:“陛下,秦公、魏侯均來使臣,各下聘書和聘禮,向陛下求聘!”

聽到又是魏侯,顯王怒道:“求聘?寡人什麼也沒有,他求什麼聘?”

顏太師緩緩說道:“陛下,是他們,是秦公和魏侯,他們欲聘長公主為太子妃!”

“你是說——雪兒?”顯王略吃一驚。

“正是!”

顯王沉思一會兒,似乎還是沒有完全弄明白,緩緩問道:“是哪一家?”

顏太師道:“回稟陛下,是兩家!”

顯王眼睛睜大:“兩家?你是說魏侯和秦公?”

“正是!兩家各派使臣,各發聘書,各送彩禮,都要求聘姬雪公主為太子妃!”顏太師從袖中摸出聘書和禮單,放在幾案上。

這一切顯得不可思議。顯王愣怔片刻,似乎有點明白一些,然後是越來越明白,伸手摸過幾案上一只插朱筆的玉筒,鼻孔里的呼吸聲越來越急,胸脯更是急劇起伏,身體隨胸脯的起伏而微微顫動。

顏太師感到周顯王已將玉筒越捏越緊,盡管他的臉上仍然在極力保持鎮靜,輕聲叫道:“陛下——”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3)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