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5)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5)

周顯王打了個怔,神志也似乎清醒一些,捏牢玉筒的手漸漸松開,朝顏太師淡淡一笑道:“諸侯求聘,這是好事。可兩家爭聘,寡人只此一個雪兒,如何是好?”

顏太師沉思有頃:“這雖為國事,也為家事,陛下可問兩位公叔,或有良策!”

周顯王微微點頭:“嗯,愛卿所言甚是,”轉向內宰,“傳兩位公叔覲見!”

周顯王的兩位公叔,一個是周烈王喜的二弟,一個是三弟,在輩分上均是顯王的叔公。烈王崩時,將位傳于姬扁,使兩位王弟輔政,統稱周公。三弟封于洛陽西郊,食邑三十里,史稱西周公;二弟封于洛陽東郊的鞏邑,亦食邑三十里。周室本就七十里,被這兩個叔公各占三十里,顯王便只剩下洛陽王城及近郊十里了。

就傾向來說,西周公親秦,東周公親魏。因而,陳軫、樗里疾一到洛陽,在遞過聘書之後,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分頭去找這兩位周公。待周顯王使人傳召兩位周公時,陳軫、樗里疾尚自坐在他們的府中敘話,那東周公更是乘著陳軫的軺車一道進的洛陽王城。

兩位周公急急慌慌地趕至王宮,周顯王安排他們于萬安殿覲見。與此同時,顯王急使人請來顏太師,讓他也參與決定這件大事。

周顯王授意,顏太師簡要就魏侯、秦公使人求聘一事作了介紹。早已知曉端細的東、西周公各捋一把胡須,都把眼睛望向顯王。

顯王道:“秦、魏均來聘娶雪兒,可雪兒只有一個,是嫁予秦,還是嫁予魏,寡人想聽聽兩位叔公的!”

東周公決定先入為主,當下抿一口茶,緩緩說道:“陛下,依仲叔之見,雪兒嫁給魏室方為合適。方今天下,魏勢最強。前番孟津之會,天下為之震動。周室若能與魏室聯姻,一定可以號令天下!”

東周公一上來就提孟津之會,周顯王心頭頓時一寒,面上卻無顯露,只將目光轉向西周公:“季叔之見如何?”

西周公橫了東周公一眼,大聲駁道:“此言誤國,陛下斷不可聽!依季叔之見,這門親事應當結與秦室。秦公起用公孫鞅變法,國勢強盛,如日中天,天下有目共睹。周室只有與秦室聯姻,方可確保千年基業!”

東周公本就與西周公不睦,兩家常為一些瑣事慪氣,開始幾年還算面和心不和,近兩年干脆連面子也不要了,一個若是說東,另一個必然說西,因而是一見面就吵。這一點顏太師心知肚明,之所以建議顯王去問他們兩個,沖的也是這個。無論何事,只要這兩個人在,永遠沒有一致的時候,更不會產生解決方案。而眼下這樁事,最好的方案就是沒有方案,最好的解決就是不去解決。

果然,東周公一聽西周公唱反調,震幾怒道:“秦人本為虎狼之邦,向來不習中原教化。秦公更以暴戾著稱于世,大行嚴法苛政,與我大周寬仁治世之道由來相左。周室若與秦人聯姻,豈不是與虎狼結親?”

西周公冷笑一聲,反駁道:“若論暴戾,秦室何及魏室?魏室本為外姓大夫,弑君犯上,始亂天下。先王封其為侯,意在責其悔過自新,不想魏室不思悔改,反而愈行愈遠。前番約諸侯孟津朝王是假,圖謀天下方是其心!果不其然,前後不過兩個月,這魏侯就原形畢露,自稱為王,與大周分庭抗禮。如此亂臣賊子,我當得而誅之,何能與其聯姻呢?”

西周公這番侃侃陳辭一下子點在要害上,東周公一時氣結,猛喘幾口,方才找到詞兒:“陛下,天下禮崩樂壞,並非始自魏室。自春秋以降,大戰數百,滅國數百,天下哪有義字?哪有禮字?如今人心皆壞,豈能怪罪于一個魏室?”

西周公正欲駁斥,突然看到周顯王伸出兩手,緩緩地捂在耳朵上。西周公知趣,瞪了東周公一眼,也就收住話口。東周公也是橫他一眼,將目光轉向周顯王。

周顯王見兩人不吵了,這才松開兩手,抬頭望向顏太師,緩緩說道:“兩位叔公爭執不下,老愛卿可有兩全之策?”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4)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