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6)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6)

顏太師沉思有頃,緩緩說道:“微臣無能,眼下尚無兩全之策!”

周顯王道:“諸位愛卿,雪兒之事,容後再議。你們還有何奏?”

三位老臣互看一眼,叩拜于地:“微臣告退!”

三人已經退至門口,周顯王道:“顏愛卿留步!”

顏太師回身叩道:“陛下有何吩咐?”

看到東、西周公已經走遠,周顯王這才看著他說:“老愛卿,寡人知道你早有良策,現在可以說了!”

顏太師苦笑一聲:“陛下,微臣確實沒有良策。秦、魏此來,聘親是假,爭名奪勢是真。老臣以為,秦也好,魏也罷,哪一個都是虎狼之邦,我大周天國招惹不得。既然兩個都招惹不得,陛下何不另覓佳婿呢?”

周顯王惑然:“另覓佳婿?”

顏太師點頭。

周顯王搖頭:“眼下除去秦、魏之外,並無其他公侯前來聘親,如何另覓?”

顏太師道:“燕國夫人已薨三年,如今喪期已過,燕公尚未續娶。老臣以為,陛下可將姬雪公主遠嫁燕國!”

周顯王沉思有頃,望向顏太師:“請問愛卿,燕公可有此意?”

顏太師道:“回陛下的話,燕公與周室本為一姓,血脈相通。若是陛下賜親,燕公定無異議。”

周顯王輕輕搖頭:“若是賜婚燕公,秦、魏那邊,寡人如何應付?”

顏太師緩緩說道:“這個倒是不難。天下名士淳于髡近日在周,眼下寄住在老臣舍下。陛下若有此意,老臣可請淳于髡為媒,對外誑說,淳于子此來是專為燕公納彩的。至于納彩所需禮器,自有老臣籌辦。老臣同時快馬知會燕公,詳述其中隱情,燕公是深明大義之人,也必樂于從命!”

周顯王再次低下頭去,陷入長思。有頃,他慢慢地站起身子,沉重地走向屏風。

就在隱入屏風之時,顯王回頭望一眼顏太師:“老愛卿,也讓淳于子住在太廟驛館,以公使之禮待之。”

顏太師叩拜:“老臣遵旨!”

這日人定時分,洛陽太廟兩側的列國驛館附近再次熱鬧起來。鑼鼓喧天,嗩呐聲聲,爆竹不斷。秦、魏使館人員聞聽聲音,急忙出來觀看。不一會兒,眾人就著火把,遠遠望見周室謁者引著幾輛馬車走至旁邊的公使館,打的旗號是“燕”、“聘”、“淳于”。

十幾個“燕人”忙前忙後地從車上朝館舍搬運聘禮。淳于髡搖著一把大扇子,在兩個仆役的攙扶下緩緩下車,昂著腦袋走向館舍。

陳軫、樗里疾得報,看到又來一家聘親的,俱吃一驚。二人相視有頃,不約而同地跨上前去,迎住淳于髡。

陳軫首先揖禮:“來使可是稷下先生淳于子?晚生陳軫有禮了!”

淳于髡收住扇子,還禮道:“哦,是陳軫哪。老朽淳于髡見過魏使!”將眼瞥向樗里疾,“這位是——”

樗里疾揖禮道:“秦使樗里疾見過淳于子!”

淳于髡回禮道:“樗里疾?嗯,老朽聽說秦人里有姓樗里的,今日倒是碰上了!老朽淳于髡見過秦使!”

抬眼看了看車前的旗號,陳軫納悶地說:“聽說淳于子在稷下講學,怎麼這——”

淳于髡爆出一聲長笑:“哈哈哈,老朽在稷下待悶了,就想出去走走。常言道,吃人酒水,替人跑腿!老朽行至燕地,連吃燕公三日酒水,只好替燕公跑腿嘍。這不,此行就是專為燕公聘親來的!”

樗里疾驚道:“為燕公聘親?也是聘太子妃嗎?”

淳于髡搖頭道:“非也,非也!若是為個太子妃,燕公何需央老朽出面?”

陳軫也是大為驚異:“那您是——”

淳于髡道:“不瞞兩位,燕國夫人已薨三年,燕公有意攀親周室,老朽此來,就是玉成此事的!”

樗里疾笑道:“燕公已過半百,雄心倒是不老喲。請問淳于子,燕公所聘何人為夫人呢?”

淳于髡道:“還能有誰?自然是長公主了!”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5)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