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曆史紀實 戰國縱橫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8)  
   
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8)

宋趼一臉茫然,實在憋不住了:“巨子,您——您這是——”

隨巢子微微笑道:“嗯,看起來像個蔡國人了!”

宋趼驚異地問:“蔡國人?蔡國不是早被楚國滅掉了嗎?”

隨巢子道:“蔡國雖然不在,蔡人卻在。你只要穿上這身衣服,准能進宮見到天國王後!”

宋趼更加迷茫:“見到天國王後?”

隨巢子點點頭。

宋趼再問:“巨子要弟子拜見王後,可有要事?”

隨巢子道:“幫天子過一道大坎!”

宋趼眼睛大睜:“過一道大坎?什麼大坎?”

隨巢子從袖中掏出一只錦囊,交予宋趼,微微笑道:“不要問了,你只管進宮就是!進宮之後,你可將此錦囊交給王後,別的不必多說!”

宋趼點點頭,接過錦囊,邁腿朝王宮走去。

周天子從萬安殿里出來,回到禦書房獨坐有頃,越想越是難受。堂堂天子,遇到事兒竟是沒有一個可以商量的。兩個叔公有等于無,只會添堵,顏太師出的主意只能說是無奈之舉。再觀朝中,竟是沒有一個能臣,似這等事,只有他一個人扛著。

心中煩悶,顯王自然也就想到了王後。又坐一時,他叫上內宰,一步一步地朝靖安宮里挪去。

聽聞天子來了,王後及眾宮女全都叩拜于地。周顯王扶起王後,對內宰、宮正及眾宮女擺了擺手,眾人知趣地退出。

宮中只剩他們二人時,周顯王卻是想不出如何開口,只是黑沉著臉,慢慢地在廳內來回走動。

王後看著他走有一會兒,緩緩說道:“陛下心神不甯,可是為了雪兒之事?”

顯然,她已盡知內情。周顯王的步子走得更加沉重,連呼吸聲也粗了許多。

王後緩緩地站起身子:“陛下,這瓜熟蒂落,雪兒去歲及笄,也該出嫁了!”

周顯王停住步子,面呈怒容:“雪兒是到了出嫁年齡,可秦、魏兩家哪兒是來聘親的?他們是來——是來——”

顯王越說越氣,順手拿起窗台旁邊的一個玉瓶,猛地摔在地上。玉瓶“啪”的一聲,應聲而碎。

這只玉瓶是王後的陪嫁物,也是她眼中最貴重的愛物,頃刻間竟然成為一堆碎片,王後心里咯噔一下,噙住眼淚,緩緩走到窗前,跪在地上,一聲不響地撿拾碎片。

周顯王見到王後這樣,似乎知道自己做得過了,走到王後跟前,在她身邊跪下,沮喪地說:“愛妃你說,寡人算什麼?寡人是什麼?!”

王後兩手仍在不停地撿拾碎片,口中輕柔地說:“陛下,您是大周天子!”

周顯王淒然哂笑道:“什麼大周天子?大周何在?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可如今,王土何在?王臣何在?寡人不過是他們槍頭下的纓子,劍柄上的珠子——寡人——寡人這心里,窩囊啊!”

王後放下碎玉,伸出纖手徐徐捉住顯王的大手,道:“陛下,天下又不是只有魏、秦兩家,陛下要是不稱心,咱們可為雪兒另擇一家!”

顯王的腦海里閃過顏太師的主意,但還是輕輕搖頭道:“另擇何人?天下公侯,弱國敢怒而不敢言,強國有哪一家知道禮義廉恥?哪一家顧念周室尊榮?魏、秦這就不說了,楚人向不服周,莊王時居然興兵問鼎;趙、韓本是大夫篡政,與魏是一丘之貉;齊自桓公之後,再無君子,到田氏代姜,齊人也就不知何人了。老燕人雖說尚存正氣,只是燕公已老,燕室又弱而偏遠,無濟于事!”

王後輕聲安慰道:“這些事兒又不是一日兩日了,陛下有志振作,亦當慢慢圖之!”

顯王淒然說道:“你叫寡人如何振作?先前寡人還存一絲振作之心,孟津會上,這點心思也就隨風而去了。愛妃呀,寡人是眼睜睜地看著先祖的基業土崩瓦解,眼睜睜啊!”

顯王說得傷心,淚水不由自主地順著兩腮流下來,滴在磚地上。

上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7)     下篇:遭逼親周室狼跋 偷學藝蘇秦背劍(9)